<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十四章 拳威
    “三拳。”

    黑龙伸出三根手指,“你只需要接下我三拳,那么,便饶你一命。”

    他的眼神很淡然,看向管平的目光连一丝波澜也没有,就仿佛,看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死物。

    管平的面色难看至极,这种淡然比之嘲笑,甚至不屑,更加令他难受。

    这分明就是,完全没将他管平放在眼里。

    他一咬牙,命已不要,还能在此时弱了气势?

    当下一声大喝:“莫说三拳,就是三十拳,你爷爷我也接得下!”

    黑龙冷笑一声,:“好,希望你一直这么硬气。”

    话音刚落,管平却突然长身而起,手中齐眉棍带着呜呜风响,劈头便怒砸而下!

    他也是不傻,黑龙说三拳,当真就要硬挺着接他三拳?

    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抢攻,才有一分胜机。

    这一棍的力道竟然不弱,看得出来,管平也是有着不错的武功修为在身。

    然而,黑龙眼见齐眉棍就将临头,却是不闪不避,反而嘴角一动,笑了笑。

    当——!

    管平的虎口一麻,而心中却是大喜,因为他明明白白看到,自己出尽全力的一棍已然狠狠砸在黑龙油黑光亮的脑门上。

    这根齐眉短棍乃是管平艺成之时,他的师父亲手所赠,闯荡江湖多年来,不知伴他斗过了多少强敌,管平甚至已经将之看成了自己的第二生命。

    也正因此,他对自己这一棍极为自信,莫说是脑袋,就是一块巨石,说不得,也得砸个四分五裂不可。

    啪——裂!

    然而,他脸上的喜色才刚刚冒起,却又听到一声令他心脏猛跳的声音。

    这声音,绝不是黑龙的脑门被他砸碎的骨裂声。

    那么……是什么?

    他正茫然,突然只觉持棍的手掌猛然往下沉了沉,眼皮一跳,恍然间似乎有一块黑影从黑龙的脑门反弹了出去。

    管平的心,沉到了谷底。

    往齐眉棍看去,果然,那反弹而出的黑影,正是他珍如生命的齐眉短棍其中一截。

    他的第二生命,断了。

    脑门遭了一击重击,黑龙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倒嘿嘿笑了起来,口中突的炸起一道春雷:“第一拳,接好!”

    右拳猛然如绷紧的弓弦一般拉伸到极致!

    呜——!

    拳出,似离弦,若惊鸿,爆发出的拳风,竟然比管平以齐眉棍怒劈还要狂烈。

    管平的面色,立时大变。

    他也不是初出江湖的菜鸟,大大小小的江湖争斗也参与过不少,这临敌之际的经验也是极为丰富。

    这一拳,能不能接?接不接得下?

    不行!

    管平无比丰富的对战经验,只在瞬息之间就给出了答案。

    可是,那又如何?

    有些东西,不是你不想接,就可以不接。

    就比如,黑龙的拳。

    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当管平的心中已经有了不能硬接的答案时,他能够做的,就只有硬接。

    断了一截的齐眉棍被他双手横握,全身的内力几乎催谷到了极致,拼了命往双手处输去。

    双手持棍,横封在胸前,这便是管平在拳到之前,唯一能做出的应对。

    啪——裂!

    黑龙的右拳,如同打桩一般冲着管平的胸口就夯了下去,齐眉棍好险在最后一刻挡在胸前,先于管平的胸口一步尝了尝拳头的滋味。

    于是,管平又听到了他第二生命断裂的声音,只是这次,他已经没时间心疼。

    因为……齐眉棍之后,便是他的身体。

    粗如儿臂的齐眉棍在黑龙的右拳下,竟然脆弱得像一支麦杆,连阻挡片刻的程度也没做到,几乎就在棍身断裂的同时,管平只觉胸口如被万斤巨石砸中一般,壮硕的身躯猛得一颤,被巨大的冲击力猛得打得向后飞退。

    噗——!

    人还在空中,管平的喉头一紧,体内气血翻江倒海一般涌了上来,嘴巴一张,喷出好大口血箭。

    扑通——!

    一拳之威强悍如斯,管平的身躯腾空倒飞出五六丈远,待力竭下落之时,竟已到了江面上,在受了重击,又无可凭借之下,管平的脑袋一栽,直直落入沅江之中。

    “嘁,真没用,一拳而已。”

    黑龙缓缓收回拳头,轻轻往拳面上吹了口气,仿若自言一般,却是一眼也没往江面上瞧过。

    壮硕如牛的管平,竟然连黑龙一拳也接不下?这个结果令在场所有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包括黑龙身后的七个黑龙会帮众在内,看向黑龙的眼神,已是惊惧不已。

    在这当口,全场噤若寒蝉,无一人敢说话,甚至发出一点响动,唯恐下一个遭殃的,就会是自己。

    除了……

    扑通——!

    突然从船上似乎又有什么人落入江中,溅起好大水花。

    “傻子!”

    “夫君!”

    渡船之上,安安与花想蓉两女的声音不分先后响起,二人正趴在护栏上,焦急地往江中望去。

    那船上落水之人,竟是剑晨?

    哗啦——!

    数息之间,从管平落水之处冒起两个头来,正是剑晨与面色纸金的管平。

    原来他跳入江中,却是为了救人。

    也好在渡口所在的江面水流平缓,管平的身躯又沉重,这才直沉入底,没有被水流卷跑。

    剑晨单手奋力提起管平的身体,另一只手配合双脚尽力地往岸边划着,他打小便爱去白岳峰下的小溪中玩耍,是以水性却也不错,没划得几下,双脚已然踩上实地。

    上得岸来,剑晨将管平的身躯反转,轻轻一掌拍在他后背上,只听呕的一声,管平吐出一大口混合着鲜血的江水来。

    他双手撑在地上,一边又呕了几口水,一边呼呼地喘着粗气,好半晌,才缓过一口气。

    “小兄弟是你救了我?多谢!”

    他的脸色仍然纸金一片,但神智尚还清醒,感激得对剑晨说道。

    剑晨摆了摆手,正要说话,黑龙的声音又从后传来,令他皱了皱眉。

    “咦?还能喘气儿?”

    黑龙的面上,倒不见有多惊讶,却是调侃的意味更重几分。

    剑晨沉着脸,单手一压强撑着一口气想要站起来的管平,转回身,对黑龙道:“这位兄台,得饶人处且饶人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