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十章 快来捡钱呀
    这个声音出现得不太是时候。

    剑晨正狠狠咬了一大块馒头,还没来得及咀嚼,便被吓得一缩脖子。

    顿时发出嗝的一声,好大一块馒头哽进喉咙里,上不得,也下不得。

    剑晨的眼睛,越瞪越大,脸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花想蓉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又是抚胸又是拍背,好一通忙活。

    在她的帮助下,剑晨在几乎就要动用混沌内力的当口,终于闭着眼睛死命往下一咽,咕噜一声,顺过气来。

    这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再抬起头来,房门外哪里还有安安的人影?

    剑晨一怔,噌地一下站起来就想追出去。

    只才迈出一只脚,突然又顿了顿,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如何面对安安。

    是因为安安的神秘?

    还是他昨夜跟踪安安,心里产生的负疚感?

    剑晨也说不清楚,他只是怔怔地站了一会,突然叹了口气,又悻悻地坐了下来。

    他的动作,花想蓉看在眼里,不禁奇怪道:“夫君,你怎么了?”

    剑晨拿起吃了一半的馒头,放进嘴里咬了一小口,有些意兴阑珊:“没事。”

    又看着花想蓉,踌躇道:“花小姐……”

    “叫我蓉儿!”花想蓉小手虚挡在剑晨嘴前,清脆的声音很柔,但也很坚持。

    剑晨无奈,只得道:“好吧,蓉……儿,你真的不准备回辰州了吗?”

    “要回。”花想蓉毫不迟疑道。

    “但是要等夫君办完自己的事情后,咱们一起回去见爹爹。”

    剑晨的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喜色,听完花想蓉后半句,又垮了下来。

    “花……蓉儿,我的事情,很复杂,说不定,也很危险,你跟着我……”

    花想蓉摇着头,打断剑晨再说下去,轻轻道:“夫君,自从你当日在擂台上,面对石玉轩之时,对蓉儿说‘交给我’的时候,蓉儿已经决定,这一生,跟定你啦。”

    她的小脸泛起一团红晕,羞涩而又坚定地道:“此生不悔!”

    剑晨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巴掌,没事儿,说什么废话?

    仍然作着最后的努力:“可是,我自小无父无母,乃是师父把我养大,而我的身上,极有可能背负着一段血海深仇,这些,你……”

    花想蓉再一次将他打断,她在比武招亲擂台上展现出的飒爽之气浮现出来,清脆的嗓音仿佛珠落玉盘,字字回荡在剑晨心间:

    “你无父无母,蓉儿的爹爹就是你的爹爹,你要报仇,蓉儿就替你背剑,你若死了……蓉儿便挖个大坑,咱俩长眠于地下,生,在侧,死,同穴。”

    剑晨不说话了,低着头,一口一口咬着手里的馒头。

    他自小相依为命的只有师父,后来又来了尹修空,这两人几乎占据了剑晨自有记忆以来全部的生活。

    此刻,眼前这位女子,竟然因为他的一句话,作出了生死相随的承诺。

    虽然他现在仍然不能接受,但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劝花想蓉回家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

    巫州城比之辰州更加,也更加繁华。

    但巫州城最热闹,人最多的地方,却是在城外。

    从东边城门出去,不过一里来地,便是沅江边的渡口。

    作为水上交通的要道,巫州城东这处渡口修建得极为宽阔,每日里往来穿梭的客商也是络绎不绝。

    也由此,巫州城内大半的居民都是在这渡口上计生活,拉纤的、替客商挑货物的、帮城中客栈拉生意的,不一而足。

    以至于纵然渡口建得宽阔,但在每艘渡船靠岸时,若没有一把子力气,只是别想挤得上来。

    剑晨三人此时正从东城门出来,一见这人流耸动的场景,也是目瞪口呆起来。

    “这……这要是想上船,怕不得等上一天?”

    剑晨看看人流,再掂起脚尖看看已然靠岸的渡船,又惊又愁。

    花想蓉牵着她神骏的白马,也是愁眉不展,小手抚着白马的脖子,担忧道:“小白,一会儿要是上了船,你可得收着些性子,莫要踢伤了人。”

    小白两个朝天的鼻孔打了个响鼻,朝外喷出两股热气,竟似听懂了一般。

    “安安,你有没有办法?”

    这一个多月以来,剑晨已经养成了遇事不决问安安的好习惯,此时心急渡江,下意识就向安安问道。

    安安黑着脸,似乎还在为早间的事情气着,闻言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剑晨一怔,不由尴尬地摸了摸后脑。

    花想蓉看在眼里,眼珠一转,笑道:“夫君,这有何难,看蓉儿的。”

    “蓉儿,你有办……哎哟!”

    突然身体一歪,痛叫出声。

    “咦?”花想蓉看看着,疑惑道:“夫君,你怎么了?”

    剑晨呲牙裂嘴,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你有什么办法?”

    花想蓉不虞有他,神秘一笑,得意道:“看我的。”

    当先便往人流处走去。

    待她走到前方,剑晨这才身形一矮,扭曲着脸拼命揉搓着小腿。

    他身边,安安冷冷的声音传来:“一个馒头而已,这就蓉儿啦?看来过几日,又得改口叫娘子了罢?”

    原来却是剑晨那一声“蓉儿”叫出口,安安从侧面陡然一脚,狠狠踢在他小腿迎面骨上。

    安安冷冰冰的言语听在他耳中,顿时顾不得小腿的痛处,连忙站起来,正想跟安安解释。

    突然,走向人流的花想蓉高声叫道:“大家快来捡钱呀!”

    剑晨一愣,连向她看去。

    却见花想蓉的手里不知何时抓了满满一把碎银子,在叫了那一嗓子之后,手臂一甩,竟然将银子往旁边奋力扔了出去。

    十数块碎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亮晶晶的光辉,落在离花想蓉十来丈远处。

    人流中陡然一阵哗然,这大白天的,居然有人想不开撒钱?

    轰的一声,渡口处陡然喧哗起来,有些见机的快的,已经一个箭步往银子散落处冲了过去。

    花想蓉笑嘻嘻地,对她造成的轰动极为满意,又从荷包里一掏,再伸出手时,满满一把银子顿时又抓在手里,笑道:

    “别挤别挤,这里还有!”

    刷,随手一挥,这把银子被她甩向另外一侧。

    “这……”剑晨目瞪口呆,“这也行?!”

    安安撇着嘴,倒是不见惊讶,“有什么不行?她家可是辰州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