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十五章 蛇七
    那气质陡然大变的更夫听到这声音,垂手而立,回道:

    “走了。”

    语气以及态度,竟然有着一丝恭敬的意味。

    漆黑如墨的小巷深处,慢慢走出个人来。

    这人,身材娇小轻盈,一身翠绿色的衣衫在尚未熄灭的火光照映下,异常打眼。

    正是安安。

    她走出来,先是掂起脚尖,往剑晨离去的方向极力望了望。

    待见入目所及尽是一片黑之后,这才小手轻轻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随即看向更夫,噗哧一笑,“你怎么这身打扮?”

    那更夫没有说话,手掌往脸上一抹,再拿开时,竟然模样大变!

    剑晨看见他时,乃是一位约摸五六十岁的老者,而此时出现在安安眼前的,竟然是一张面容坚忍的年轻面孔。

    这年轻男人看起来顶多二十七八,他将手掌心里捏着的一张如同人皮一般的物事小心翼翼地装回怀里,这才苦笑道:

    “刚才那人身法好快,紧紧咬在小姐身后,属下迫不得已,只好打昏了更夫。”

    安安满意地道:“还好你机警。”

    原来剑晨刚刚跟着安安出了客栈,便被这自称属下的年轻男子看在眼里。

    于是他悄悄绕到了安安前头,找了合适的时机暗地里给安安提示。

    安安这才惊觉,不过她也是心计过人,当下不动声色,继续在夜色中带着剑晨满巫州城乱转。

    一直到更夫撞到剑晨,才找准机会隐没入黑暗中。

    年轻男子左右看看,对安安说道:“小姐,此地非说话之处,还请跟属下来。”

    安安点点头,随即跟着年轻男子往剑晨离开相反方向离去。

    原地只留下那盏已经连骨架也快烧没了的灯笼,微弱的火光在风中一跳一跳,终于,最后一点火星也淹没在这夜色中,四周,重又静了下来。

    吱呀——!

    年轻男子领着安安走了不远,在一处民房前停了下来,伸手一推,房门应声而开。

    他当先踏进屋内,掏出火折子晃了晃,点燃了屋内唯一一盏油灯。

    安安跟了进来,左右看看,却是一间只有一张桌子,四面除了墙,别无他物的小屋。

    “蛇七,你的易容术越来越厉害了,就算是我,迎面与你撞上,怕也看不出来。”

    被称作蛇七的年轻男子回头,面上不见一丝得色,对安安笑笑,道:“小姐谬赞了,与小姐比起来,属下这只能算小把戏。”

    安安小手一挥,“好啦,咱们也被互吹啦,交代你的事,查得如何了?”

    提起正事,蛇七的面容骤然严肃了几分,躬身应了声是,回道:“有所得,但进展缓慢。”

    安安奇道:“查一个人而已,以你们蛇卫的本事,竟然过了月余之后告诉我进展缓慢?”

    蛇七道:“当日小姐在休宁镇时命属下查探这剑晨的身世,属下也以为……这本是小事一桩。”

    “哦?”安安听他话里有话,不由讶道。

    “这剑晨乃是齐云山白岳峰剑冢掌门伍元道人的弟子,常居于剑冢,从不曾涉足江湖。”

    安安小嘴一撇,“废话,这我都知道,还用你说?”

    蛇七苦笑道:“可是属下探查了半月有余,所查到的,也就是这么多。”

    “这怎么可能?”安安惊讶出声,“以你们蛇牙的本事,半个月时间都查不出一丁点来?”

    “喂喂,你这么偷懒好吗?刚才你说的事,还是本小姐告诉你的吧?”

    蛇七的脸上仍然苦笑连连,解释道:“小姐这可错怪属下了,小姐吩咐的事,属下就是上刀山下……”

    “好了好了,别扯些没用的,说正事!”安安挥挥手,打断了正言辞激昂的蛇七。

    “是!”蛇七应了声,脸上的神情突然古怪起来,“那半月来,属下在休宁镇上多方查探,本以为只是一件小事,不想,却……遇到了莫大的阻力。”

    安安奇道:“阻力?休宁镇附近除了齐云山上的伍元道人,谁还有本事能给你阻力?”

    “难道……你遇见了伍元?”

    蛇牙却是摇头,“不,不是伍元。”

    “属下在休宁镇探查之时,多次受到一个神秘蒙面人的阻碍,这才使得半月多时间里一丝进展也没有。”

    他的眼中,突然露出一抹惊惧,“后来有一次,属下终于正面与这神秘人交手,谁知这神秘人的武功……竟然高得出奇!”

    “有多高?”安安眼中也有着讶色,蛇七的本事,她自然再清楚不过,能当得起他一声高得出奇的,武林中只怕不多。

    “属下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纵使已经过去一月有余,回想起那神秘人的可怕,蛇七的额头竟也微微见了汗。

    “在他手中,属下就像是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孩童,毫无还手之力!”

    他用力甩了甩头,似乎想将这段恐怖的记忆甩出脑海一般,有些庆幸地说道:“若非那人并没有杀人之心,恐怕属下就见不着小姐了。”

    安安惊讶不已,“有这回事?你已是半步立派境界,那这人的武功得高到什么程度?宗师,还是隐踪?”

    蛇七的双目茫然起来,回道:“属下不知,但他给属下的感觉,竟然如同主上一般,只能用深不可测的形容。”

    “爹爹?”安安惊叫一声,“竟然能与爹爹相提并论,你确定这人不是伍元?”

    在齐云山附近,有这等身手的人,安安只能想到剑晨的师父,伍元道人。

    蛇七肯定道:“不是,伍元道人乃是用剑的大行家,而这人所用的兵器好生古怪,乃是一把金算盘!”

    “金算盘?”安安一愣,她心思何等敏捷,陡然想起一人来,急忙问道:“你说的这人,是不是身材胖胖的?”

    蛇七一怔,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摇着头道:“小姐所指的,莫非是那有着奇怪招牌的客栈掌柜?”

    “不是他,休息一下客栈的明掌柜属下见过,虽然神秘人蒙了面,看不清样貌,但却是个身材高大壮硕之人,却不是明掌柜那般圆圆滚滚。”

    身材高大?善使算盘?武功深不可测?

    安安皱着眉头,脑海里将这三个特征联系在一起,陡然心里闪出一个名字来。

    震惊抬起头,却见蛇七也正望向她,苦笑道:“小姐也想到了?”

    “那人的身份,只怕是……天下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