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八章 打狗阵
    正在赤焰门众人迟疑四望的时候,那道声音凝聚布成的洪流突然又有了变化。

    嗒嗒嗒,嗒嗒嗒……

    突然之间,四面八方骤然响起似乎有人以竹竿敲打地面所发出的嗒嗒声。

    这声音既快且密,更令赤焰门众人心惊的是,光听声音的密集程度,恐怕不是十几二十个人就能完成的。

    只怕……比他们在场的五六十人还要更多!

    石元龙听到这个声音,面色突然沉了下来,似乎已经知道来者是谁。

    当下一声怒喝:“郭传宗,少来装神弄鬼!”

    呼——!

    运气掌力,一掌拍向他左侧密林。

    掌风过处,热浪滚滚!

    剑晨忽喜忽惊。

    喜的是,来人竟然是小郭兄弟?在此群敌环伺之际,总是一个人令他心下稍安的好消息。

    而惊的是,石元龙这一掌他竟然很熟悉。

    不,熟悉的不是掌法,而是内力!

    他往石元龙掌力拍出处望去。

    却见密林中鲜艳娇翠的嫩绿树叶受此掌风波及,竟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萎缩了起来。

    这分明与白焰剑派李焰使所用的极阳内力如出一辙!

    还没等他深想这其中的关窍,那道掌风已经自林中钻了进去。

    啪。

    一声轻响,却是打在树干上,留下一个焦黑的巴掌印。

    “老不要脸的,你瞎啊!”

    正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石元龙击中的那棵大树上时,骤然从另一侧的密林中,传来一个笑嘻嘻地声音。

    剑晨一喜,这次他听得明白,果然是才分别没多久的丐帮小帮主郭传宗。

    回头一望,果不其然,郭传宗单薄瘦小的身影正缓缓从密林中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他一惯笑嘻嘻的表情。

    “小郭兄弟!”他惊喜地叫了一声。

    郭传宗冲他眨眨眼,慢悠悠地踱了过来。

    石元龙怒不可遏:“小叫花子,我赤焰门与你丐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老夫劝你就此退去,免得伤了你我两帮的和气!”

    郭传宗下巴一扬,哼了一声,道:“剑晨大哥是我的朋友,他有事,我就得来,你怕伤和气,那你退呀!”

    石玉轩抢上前来,厉喝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真当我赤焰门怕你不成!”

    “赤焰门?”郭传宗斜他一眼,不屑道:“不过就是个靠人多欺负人少的下三滥帮派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石玉轩气极而笑,手指连点郭传宗,“好好好,本公子今日偏偏就要人多欺负你们人少,你又奈我何?”

    手掌高高抬起,就待对赤焰门众下令。

    却只听郭传宗笑了起来,淡然道:“谁人多,那可说不定。”

    他拇指与食把伸进口中,腮帮子一鼓,吹了个胡哨。

    陡然,先前那边既集且密的嗒嗒声又响了起来。

    左右两侧的密林中人影闪动,呼啦啦一下子,钻出无数衣衫褴褛的乞丐来。

    石玉轩大惊,连四面八方望去。

    却见这群乞丐人手一根破竹竿,正一下一下以极快的速度点在地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响声。

    最关键的是,这群乞丐的数量竟然比他赤焰门人还要多得多,他一眼望去,密密在赤焰门身后围了一大圈的乞丐,竟然数也数不过来。

    这些乞丐看似就那么随意地站着,但手里的竹竿点在地面上,竟然暗含某种规律,听在人耳中,仿佛就连心脏也随着竹竿点地的节奏疾速跳动起来。

    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赤焰门的人群里,立时起了一阵骚动,就连石玉轩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沱红。

    石元龙眼中厉芒一闪,阴沉道:“打狗阵法?”

    丐帮打狗阵法威震天下,此时惹得赤焰门众心浮气燥的嗒嗒声,正是打狗阵法的启阵之术,赶狗入穷巷。

    “咦?”郭传宗看着他,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曾经用此阵法打过你吗?”

    郭传宗的牙尖嘴利实在不弱于安安,三言两语间,便将石元龙比作了狗。

    “你!”石元龙勃然大怒,喝道:“郭传宗,老夫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若是你还要捣乱,就休怪老夫不客气!”

    郭传宗哈哈大笑,道:“若我爷爷在此,只怕你这老不要脸的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装什么大头蒜?”

    石元龙的忍耐终于到达极限,怒喝一声:“臭叫花子,老夫今日便替你爷爷教训你!”

    单脚重重往地面一跺,身形临空而起,犹如俯冲扑食的恶鹰,双掌并列于前,狠狠轰向郭传宗。

    掌未至,热浪已扑面。

    剑晨从李焰使处是见识过这极阳内力的厉害,当下惊呼一声:“小心!”

    抢上一步,将郭传宗护在身后,天纹银伞已然撑起,将热浪挡在伞外。

    石元龙的视线中,陡然便被这银面铭纹的巨大伞面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咦?”他惊咦一声,天纹银伞来得突然,他又身在空中变招不易,索性双掌狠狠轰在伞面上。

    砰——!

    含怒出手的石元龙没有留力,这一掌几乎出了他八成功力,轰得真银锻造的伞面上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浪。

    石元龙心中一惊,他的武功修为早已达到名动大成境界,只差一步便可跨入立派之境。

    而被这古怪的银伞挡在后面的人,自然是此次赤焰门出动的主要目标——剑晨。

    剑晨的武功境界,石元龙在先前的混战中已然看得明白,只不过是精进而已。

    可是现在他突然对自己的判断起了怀疑,一个精进境界的小子,凭什么可以挡得下自己八成功力的一掌?

    石元龙心思电转间,双掌与天纹银伞硬碰所产生的反震力陡然传来,他身躯临空一翻,稳稳落了回去。

    再抬眼看去,本来稳定的身躯突然歪了一歪,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

    那把巨大的天纹银伞,竟然仍旧横在那里,一寸也没有移动过。

    石元龙八成功力的一掌,竟然连让剑晨退后一步的作用也没有。

    “咳,咳!”

    郭传宗从伞后钻了出来,摆弄着一小撮有些焦黄的头发,怒气冲天,“石元龙你爷爷的,你赔小爷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