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七章 好不要脸
    “傻子!”

    安安惊见那团爆开的血花,吓得肝胆欲裂,惊恐尖叫。

    她的尖叫惹得花想蓉也回头,同样看到了血花爆起的一幕。

    花想蓉没有丝毫迟疑,鹅黄的身形一飘,已然转了回头,急向剑晨处冲去。

    岂知她才冲到安安身边,剑晨突然身形一晃,侧过身来。

    “没事,没事,你们快走!”

    两女一看,顿时松了一口大气。

    原来剑晨乃是背对她二人,血花却是爆起在他身前。

    受视线所阻,两女只看到激飞而起的血水,却是看不出这血水从何而来。

    剑晨这一侧身,她俩才看清楚。

    此时剑晨手中的千锋棍已然变幻了形态,花想蓉是第一次见,而安安却在步云亭时见过一次。

    正是八龙银镖!

    千锋棍的前端,连接着八条微不可察的银色细线,而细线的一头,却有三个身上扎着血洞,正惨叫不已的赤焰门人。

    原来剑晨抛开两女,再回头时,这三个本就离他不远的赤焰门人已尾随其后跟了上来。

    石元龙那一声拿下,分明主要针对的便是剑晨。

    三人眼见目标近在眼前,不由心中一喜,急欲在自家舵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说不定还能立个大功。

    是以三人两刀一剑,不由分说,齐齐往剑晨身上招呼而来。

    危急关头,杀不杀人已经不在剑晨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只知,自己多重创一人,安安与花想蓉两人逃生的希望便能大上一分,是以电光火石间,千锋再次露出恐怖的八龙银牙!

    八方行尽!

    一招出,八镖骤然疾射三人。

    千锋的诡厄,即便强如已达立派境界的白焰剑派李焰使也在一时不察之下中了招,更何况三个比剑晨修为还低,只不过入门境界的赤焰门人?

    于是几乎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三人中左右两人的双肩便各中了一枚银镖,而中间使剑的那位就要倒霉一些,其余四枚银镖尽数没入了他的身体。

    使剑那位的惨叫声,也是这三人中最悲催的一位。

    剑晨手腕翻转,八龙银镖在他巧劲运使下,挣脱三人的身体,还来不及回棍,他身形一展,八道银芒自空中打了个旋,即刻又四散开来。

    噗,噗——!

    又是两声入肉闷响,紧随三人之后追来的四人,又有两人宣告中招。

    另两人落后了半步,也是见机得快,两人手中宽阔的玄武钢刀连忙横挡身前。

    只听铛铛铛铛四声金属交鸣,两人被四镖震得蹬蹬蹬连退三步,好在是解了银镖入肉之祸。

    不过当两人拿起玄武钢刀时,才震惊发现,厚度约摸达到两指有余的玄武刀身上,竟然硬生生被银镖扎出了两个深陷其内的窟窿,好险只差一丝便扎了个对穿。

    两人惊惧不已,冷汗刷的一下打湿了后背。

    这镖,好生锐利!

    八方行尽果然不愧为归一剑法前四层中唯一也是最强的一式群攻招法。

    受千锋只能弹出八枚银镖的限制,剑晨虽然不能像师父一般,一剑出而分攻十六处,但这八镖此刻在他使来,简直如臂使指,说不出的圆浑爽快。

    八枚银镖,连同八根极细的银丝,在空中宛若了有生命一般,四处飞散,空气中尽是尖锐刺耳的破空龙吟。

    “你们快走!”

    剑晨又是接连两次八方行尽使了出来,逼退赤焰门人中,又有三人即告中招,顿时惨叫连连。

    虽然他已竭尽全力,奈何赤焰门之人实在太多,刚逼退三个,又冲上四个,弄得他疲于奔命,好不容易抽出一丝空档,急忙大叫两女快逃。

    “走不了了。”

    谁知,回答他的,却是一道浑厚的男声。

    剑晨一惊,连忙八镖齐出,趁赤焰门人抵挡之际飞身而退。

    这才往声音来处望去。

    怪不得安安与花想蓉两人久久没有声息,原来……她两人早已被制住。

    石元龙。

    剑晨看去时,正见石元龙一手一个,像捏小鸡一般双手放在安安与花想蓉两人颈后大穴。

    安安眼珠滴溜溜乱转,花想蓉银牙紧咬,均都一动不动,任由石元龙制住。

    看两人的神色,分明是早被人点了穴道,此刻石元龙就算放开手掌,恐怕两人也无法动弹。

    两女被制,剑晨无奈停手,怒道:“放开她们!”

    “好。”石元龙竟然很听话,果然将手从两女穴道上移开,竟然还又问了一句,“然后呢?”

    剑晨一愣,然后?试探着道:“然后再解开她们的穴道!”

    石元龙哈哈大笑,“小子,你在做梦呢?”

    “要解开她们的穴道不是不行,就算放你们走也是可以的,但是,作为交换,你总得给老夫留下点好处不是?”

    石元龙想要什么,剑晨当然清楚,可是……看着两女,剑晨心中迟疑起来。

    玄冥诀,给,还是不给?

    石玉轩也从人群中走出来,笑嘻嘻走到石元龙身旁,两手一挥,竟然各在两女俏脸上摸了一把,猥琐道:“小子,你可得想快点,这两个小妞,本公子可是喜欢得紧!”

    “你!”剑晨一怒,恨不得冲上去爆打他一顿,怒喝道:“住手!”

    “住手?”石玉轩哈哈一笑,“行……没问题,那么,东西呢?”

    两手一摊,石玉轩耸了耸肩,淫笑着,又捏了捏花想蓉的俏脸,阴沉道:“贱人,竟敢拒绝本公子,待会有你好受!”

    “住手!”

    剑晨双眼一闭,暗自叹息一声,心道:“大叔,对不起,我,我要违诺了。”

    眼睁睁看着两女受辱,剑晨无法可想之下,心中已是有了妥协的打算。

    他正准备开口,突然,四周传来一道飘忽不定的叹息:

    “真是,好不要脸。”

    这声音飘飘忽忽,听在剑晨耳中竟然有些耳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谁。

    石元龙一惊,鹰目四盼,口中厉喝道:“赤焰门办事,识相的闲事少理!”

    面对石元龙的威胁,那道叹息并未理会,飘飘忽忽的声音忽左忽右,仍然重复道:“真是,好不要脸!”

    “好不要脸!”

    “好不要脸!”

    …………

    这四个字,陡然从四面八方响起,起初只是偶尔一声,过了不大一会儿,越来越密集,接连不断响起,慢慢地,竟然汇聚成一道声音凝聚而成的洪流。

    一波一波,冲击向赤焰门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