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五章 石元龙
    辰州城很繁华,就是放在大唐也算一中大型城池。

    更何况此城地处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平日里过往的客商络绎不绝,就连城门也比大多中小城镇要关得晚些。

    就是这样一处人流即使不如过江之鲫也相差不远的官道上,竟然有人有能力将之清空!

    “是赤焰门。”

    安安冷静下来,肯定地说道。

    花想蓉手中缰绳一拉,掉转马头,凝神看去,不由柳眉一竖,冷冷哼了一声。

    剑晨踏前一步,将两女护在身后,静静等待着这群人的到来。

    奇怪的是,这群人既然如安安推断的那般,是赤焰门的人,那么自然是来找剑晨寻仇的。

    可是,这些人就这么缓缓地走着,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一点也不怕剑晨他们发现身后有人而快马逃跑。

    等了一会,这群人终于走得近了,粗粗一看,却怕得有二三十人之多。

    为首那人,剑晨三人都认识,正是被剑晨搅了好事的石玉轩。

    花想蓉厌恶地看着石玉轩,冷道:“真是阴魂不散。”

    安安的气还没消,闻言没好气道:“你跟他走,魂就散了。”

    花想蓉跳下马来,白她一眼,“我跟他走干嘛?我可是有夫君的人了。”

    护在两女身前的剑晨,身躯突然抖了抖。

    两女斗嘴间,石玉轩率众已经来到剑晨面前不远处,人群一散,成扇形,将三人半包围了起来。

    只听石玉轩冷笑着道:“很好,果然有胆识,居然不跑。”

    安安一撇嘴,“跑什么跑啊?你前面要是没安排人,才是奇怪了。”

    偌大一条官道,来往的路人均被拦截,稍想便知,这条路的前方,定然早就被石玉轩安排人手埋伏了下来。

    “哟,小美人儿,倒是有几分聪明!”

    石玉轩呲着牙,看向安安,陡然两眼放光,这小美人,与花想蓉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啊!

    安安终于与花想蓉达成一致,厌恶的目光毫不吝啬地送给了他。

    剑晨看向石玉轩,却见他左脸颊上红肿起老高,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记耳光一般,难怪说话会呲着牙。

    不由一阵奇怪,他只是刺了他手腕一枪,可没打过他脸啊?

    剑晨是厚道人,打人不打脸这条尹修空曾经教给他的江湖准则,他可是一直牢牢遵守着。

    石玉轩察觉到剑晨的目光,终于舍得将目光从两位美貌女子身上移开,目光直刺剑晨,指着右脸,阴沉道:“小子,这巴掌,本公子今日便要还回来!”

    剑晨惊叫一声:“你有病吧?你脸上的伤又不是我打的,找我作甚?”

    “不错,他脸上的伤,确实不是你打的,是我!”

    突然剑晨三人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三人一惊,急忙回头,却见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灰色锦衣,头发花白,精神却格外矍铄的老者。

    这人……是何时来到他三人身后的?剑晨的冷汗陡然流了下来,他竟然一点察觉也没有。

    骤然身形一转,剑晨戒备看向老者,喝问道:“你是何人?”心中却还有句下文没有问出口,是敌,有友?

    只是,就在下一刻,他没有问出声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

    “舵主!”

    老者现身,随同石玉轩同来的二三十个属下齐齐鞠躬,恭敬大喊。

    这老者竟然就是辰州城赤焰分舵的舵主,也就是石玉轩的老爹,石元龙。

    “啧啧……”安安从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石元龙悄无声息出现在他们身后所带来的压迫感,她竟似一分也未感受到,此时还有心情调侃道:

    “真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不过……”她又好奇道:“你打你儿子做什么?因为他太笨么?”

    “哈哈哈。”石元龙受了安安的奚落,竟然毫不动气,仰天大笑道:“不错,他确实太笨,笨到差点错过一桩大买卖,你说,该不该打?”

    “哦?”安安讶道:“多大的买卖?”

    石元龙目光灼灼盯视剑晨,一字一顿道:“玄冥诀,这买卖够不够大?”

    剑晨一阵头疼,怎么又是为了玄冥诀而来……

    苦笑道:“我说我没有,石舵主是肯定不信的?”

    安安实在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心道:“废话,我都不信!”

    原来石玉轩被剑晨在擂台上惊走之后,无比郁闷地带着六个手下回到赤焰门在辰州的分舵所在地。

    却不想他前脚刚回,后脚石元龙办完事,也正好回来。

    一见宝贝儿子正在大发脾气地四处乱摔东西,作为舵主更兼他老爹,石元龙自然要过问一番。

    石玉轩横行辰州城,除了仗着一身高人一等的轻功之外,最大的凭仗,便是他有个当了舵主的老爹。

    此刻在外面受了委屈,哪里还不添油加醋地将比武招亲之事说给他老爹听?

    石元龙一听,原来是花家趁他不在,举办比武招亲之事,不禁菀尔一笑,不甚在意。

    一个花家而已,他随时想搓圆,就搓圆,想捏扁更是再容易不过。

    可是,随着石玉轩的讲述,当讲到剑晨自我介绍他来自剑冢时,石元龙慢慢地无法继续淡定下去。

    而当石玉轩提到剑晨以一根黑漆漆的短棍射出一道银白光芒击中他手腕时,石元龙更是呼地一下,站了起来。

    现今江湖上最火的一个词是什么?

    玄冥诀。

    第二火的呢?

    靳冲。

    那么第三呢?

    剑冢!

    以上三条,无论沾上哪一条,但凡有些野心之人,必然趋之若鹜。

    而自己这个傻儿子,居然到此时还在喋喋不咻地述说剑晨如何如何抢了他势在必得的花家美人儿。

    这是重点吗?

    石元龙一气之下,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脸上,立即命人集合帮众,在他亲自带领下,火速满辰州城搜寻起剑晨的身影来。

    好在赤焰门在辰州城的势力当真不是说笑,用不了太久,石元龙便接到属下的禀报,这才急急带人前后包抄,将剑晨等人拦截在了官道上。

    石元龙阴阴一笑,大手突然一招。

    他身后两旁浓林的树丛中,呼啦啦一阵人影晃动,竟然又跳出二十多人来。

    这一下,顿时将剑晨三人,连人带马围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