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三章 怎么收场?
    剑晨傻了。

    他一时义愤上台解围,当时只是脑子一热,却没想过接下来的事情。

    安安此时虽然一脸不高兴,但其实也有些脑子发懵。

    她何尝不是气愤于石玉轩的可恶,一拍巴掌极力怂恿剑晨上台打人?

    现在人是打跑了,可是,似乎……不太好收场啊?

    “还有哪位兄台愿意上台挑战?”

    剑晨额头上的汗珠一滴又一滴,已然有了奔涌的趋势,无奈始终无人再敢上台。

    你们倒是上来一个啊,只要是个男的,上来动动小手指,我立马躺给你看啊!

    剑晨心中焦急,但内心的想法又不好明说,这毕竟是人家的比武招亲擂台,他要真那么奔放地把放水的想法说出来的话,对主人家也是极不尊重。

    他却不知,就算他真这么喊出来,也不会有人敢上台了。

    赤焰门的分舵在辰州城的江湖帮派里,几乎就是一家独大的存在,而那石玉轩,就是在辰州城内的小霸王。

    今日剑晨坏了他的好事,自然是大大的得罪了石玉轩,凡是稍微对石玉轩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事,肯定没完。

    目前石玉轩的怒火几乎全在剑晨身上,而此时若有人胆敢上台挑战,即便侥幸能胜过剑晨,那不也是引火烧身,将石玉轩的怒火牵引过来吗?

    一个石玉轩不足为惧,然而一个赤焰门……恐怕大多数的江湖人士都得惦量惦量自己的分量。

    这种吃力不讨好替人顶锅的事,谁会做?

    花家的千金固然美貌,花家的财富固然多到令人眼晕,那也得有命去享受不是?

    又连喊了五六次,始终没人敢上台应战,剑晨这下慌了,无法可想之下,求助的目光直接飘向安安。

    安安也是无奈,以她的聪慧,早已想清楚没人上台挑战的原因,眼下在这擂台附近的人,看起来不怕石玉轩的,也就她与剑晨两人了。

    若不是这比武招亲的擂台限定只能男子上台,安安恨不得立即冲上台去,狠狠一脚将已经懵逼的剑晨给踢下来。

    可惜,很不巧的是,她是个女的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擂台一侧有人发出笑声。

    “哈哈哈,少侠武功盖世,恐怕是无人再敢上台了!”

    不用回头看,剑晨也知道是谁。

    正是花家家主,花承禄。

    他此刻满面笑意,第三次登上了擂台,身后,跟着这场比武招亲的女主角,花想蓉。

    花承禄呵呵一笑,走到剑晨面前,笑道:“恭喜少侠,成为我花家这场比武招亲的胜者。”

    此言一出,台上围观的人群哗然一片,只是看向剑晨的目光中,嫉妒的没几个,倒是大多抱着一丝丝同情。

    赤焰门的锅,这小子是背定了。

    剑晨眼下倒是没想得那么多,慌忙还礼,脸色却是苦了下来,这终究是没人上来换他啊。

    然而台下本来也是无计可施的安安陡然眉角一跳,看向花承禄,嘴角微微一弯,勾起一抹笑意。

    台上,花想蓉大步上前,一丝女儿家的忸怩之态也没有,反而大方地一抱拳,清脆的嗓音颇为悦耳,朗声道:“这位公子请了,我叫花想蓉。”

    剑晨满头大汗,赶忙又是回礼,呐道:“我知道,我知道,呃……我叫剑晨。”

    哪里还有初上台时云淡风轻的模样。

    花想蓉看他窘迫的样子,没忍住,噗哧笑出声来,窘得剑晨更加六神无主,几乎就连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

    花承禄瞪了女儿一想,呵呵一笑,替剑晨解围道:“剑少侠既然成为本场比武招亲的胜者,那么自然就……咳咳!”

    说到一半,他突然没来由的咳嗽起来。

    安安冷笑连连,这老头,也是个阴险的主,不过这倒是正好随了她心意,是以她站在台上,突然便淡定起来。

    花承禄的话没说完,剑晨哪里不知道他的下文是什么?连忙赶紧跳起来,双手连摆,急道:“花老爷您别误会,小子上台只是看不贯那石公子的做为,并没有要,要……”

    偷偷瞟了一眼脸色微变的花想蓉,心虚道:“……要做你家女婿的打算。”

    花承禄突然就不咳嗽了,仿佛是愣了一下,迟疑道:“剑少侠,你这话说的,可是觉得小女配不上你?”

    剑晨更是连连摇头,连道:“花老爷切莫多想,令千金国色天香,小子怎么敢谈一个配字,实在是小子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在身,实在不方便在此时谈论婚姻大事!”

    他从齐云山白岳峰下来,为的是查清他自己的身世,若找到线索证明他正是十三年前满门被灭的洛家后人,那么他的身上背负着的,将是血海深仇。

    此时此刻,想要调查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毫无进展,哪里又有心情先娶个老婆?

    花承禄的眼底暗暗闪出一丝隐藏极深的喜色,面上却显得失望不已,遗憾道:“原来是这样,真是可惜。”

    “爹!”花想蓉一跺脚,气道:“你怎么说话呢!”

    比武招亲,比的是武,招的却是她花想蓉的终生大事,眼下这一老一小就像对过台词一般,一唱一和的,似乎想不算数?

    花承禄回身面向女儿,眨了眨眼睛,递出眼色,口中道:“女儿,剑少侠自己也说了,他有要事要办,咱们可不能强人所难。”

    花想蓉愣了愣,父女连心,她老爹递出的眼色是何意,她又如何不知?

    轻轻一声叹息,花想蓉垂手而立,不再发一语。

    剑晨大喜过望,想不到这花家父女两人如此好说话,连忙鞠了一躬,急道:“对对对,在下身负之事实在很急,呃,这便告辞了!”

    告辞两字还在口中打转,他人已飞身下了擂台,向安安打了个眼色,就欲拔脚开溜。

    “剑少侠!”花承禄也没想到他跑得如此干脆,连忙喊了一嗓子。

    剑晨身躯一抖,唯恐事情有变,跑得更加快了。

    花承禄无奈只得扯着嗓子喊道:“你即不愿做我花府的女婿,老夫愿奉上黄金万两以作补偿!”

    “不用,不用!”剑晨已经跑到人群外围,一迭声道:“我有钱,谢花老爷好意!”

    话音落下,人已跑得没影。

    花承禄摸着胡须,呵呵笑着,对花想蓉道:“小蓉你看,剑少侠似乎真的挺急的。”

    花想蓉幽幽一叹,轻声道:“爹爹,这人帮了我们大忙,你这么做……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