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二章 惊走
    似乎所有轻功好的人都有一个不好的习惯。

    那就是喜欢在比他慢的人面前秀优越。

    当初的闻香公子是如此,而现在的石玉轩也是如此。

    或许拼命苦练轻功的人,享受的就是这种电光火石之间,在刀尖上跳跃的刺激感?

    石玉轩看着剑晨手握千锋,远远地向他刺来,突然很有兴趣想问问他,你这棍子如此之短,要怎么才能刺得中远在六尺之外的本公子?

    躲避?

    石玉轩压根就没有这个想法,他的注意力根本没有集中在那棍又黑又短的棍子上,目光扫处,却是在寻找剑晨出招时的破绽。

    以攻对攻,以快打慢,才是他石玉轩的风格!

    这里!

    石玉轩眼睛一亮,剑晨千锋棍起,左侧腰间岂非又是一处绝佳的破绽?

    “我就不信,你还能用剑鞘来挡!”

    石玉轩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以他的速度,即使后发,即使想攻剑晨腰间需要拐个半弯,他也有信心。

    必然先至!

    于是,石玉轩脚步一错,身形微晃间,手中宝剑寒芒已起。

    岂料就在他身形将动未动之际,他眼角突然被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闪了一闪。

    尚未明白银芒从何而来,石玉轩只觉拿剑的右手腕上的太渊穴处突然一麻,陡然又是一痛。

    当啷!

    手腕吃痛,五指下意识张开,长剑应声落地。

    石玉轩一惊,连看向手腕处。

    却见他手腕太渊穴上竟然不知被什么尖锐之物刺了一下,留下一个小小的血洞,此时正有鲜血从中缓缓流了出来。

    左手按住血洞,石玉轩既惊且怒,抬头看向剑晨,却发现他持棍而立,刚刚那一下以棍刺之的攻击似乎已经完成,此时也正看着他。

    至于那道银白光芒,石玉轩仔仔细细察看了一番,却一点头绪也摸不着。

    莫说是他,就是在台下围观的人群,也有人只是见到银白光芒一闪,以为是自己眼睛花的人也不在少数。

    “喂,你看到了吗?刚才那是什么?”

    “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是我眼睛花了呢,你们也看到了吗?”

    “看到了啊,就是不知道是什么!”

    人群中议论纷纷,大家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怪只怪这银白光芒来得快去得也快,竟然无一人能够看得清楚。

    石玉轩的六个手下此时也是面色难看,他六人也算是修为不错的高手,竟然也是一样没有看清。

    石玉轩怒道:“小子,你弄什么玄虚?”

    剑晨微微一笑,道:“没有啊。”

    那道银白光芒,自然就是从他千锋棍上发出。

    用的招式,也只是最平常的归一剑法起手式——气贯长虹,所以从千锋棍端延生而出的,便是那杆曾经取走了闻香公子性命的千锋银枪。

    只不过,他不欲让千锋的秘密暴露在如此多的人前,所以气贯长虹出招与收招的速度,几乎被他施展到了极致。

    千锋棍乃铸造名家欧焱烨所铸,当中机关之精巧非常人可想,千锋银枪的弹出与收回的速度,竟然完全跟得上他手法的变法。

    是以看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就只是见到一点银芒而已,再接着,石玉轩便以中招。

    石玉轩脚尖一挑,长剑凌空,又回到手中。

    剑晨只是以枪在他手腕上轻轻点了一点,所以石玉轩虽然挂彩,受伤却是不重,至少还有一战之力。

    剑晨笑笑,淡然道:“还要来吗?”

    石玉轩一怒,喝道:“小子,休要得意,你以为就这蚊子咬一般的攻击就能打败本公子了?”

    剑晨摇了摇头,目光扫向石玉轩胸口,缓缓道:“其实刚刚那一下……我是可以刺你胸口的。”

    “当然,力道也可以再重一些。”

    此言一出,石玉轩陡然一愣,紧接着,冷汗便打湿了后背。

    剑晨能准确地击中他手腕处的太渊穴,比起小小的穴道来,胸口的面积可大得多,若是那神秘的银芒再来一下,直接刺在胸口,会是什么下场?

    石玉轩此时方才觉到后怕,至于剑晨的话是威胁,还是真能做到,他根本没有心思去验证。

    开玩笑,怎么验证?用命吗?

    在辰州城横行霸道惯了的石玉轩无比惜命,他不可能用他大好年华去赌一个来历不明小子的一句话。

    此时,他才想起,对面这小子在动手之前说过的话。

    “虽然你很讨厌,但我也不想杀你。”

    石玉轩的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深深望着剑晨看了半晌,骤然一咬牙:“小子,山水有相逢!”

    言毕转身跳下擂台,看也不看他六个手下一眼,迈步便走。

    六个大汉对视一看,连跟在他身后,互相搀扶着随之而去。

    剑晨微愣了一下,这石玉轩……倒是一果决之人。

    擂台一侧坐着花想蓉与花承禄父女俩。

    花想蓉的面色除了因为疲累还有些红之外,倒是很平静,而花承禄却有些发怔。

    这就……解决了?

    赤焰门之于花承禄,实在是一个令他头疼的问题,是以剑晨只一上台,好像什么也没有做似的,但却赶走了石玉轩,这令花承禄一时之间有些不能接受。

    而且,之前石玉轩口口声声与他大谈擂台规则的问题,现在他却是被人从台上堂堂正正地击败。

    这么看起来,似乎……石玉轩抑或他老爹石元龙无论怎么火冒三丈,也断没有烧到他花家来的道理。

    毕竟,是你石玉轩技不如人,怎么怪,也怪不到他花家的头上来。

    这件因为比武招亲而引起的麻烦事,现在看起来,竟然一点也不麻烦了?

    想通此节,花承禄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喜色。

    剑晨立在台上,心中也是有些高兴。

    他本天生侠义,遇见不平之事总想管上一管。

    月前遇到安安时是如此,此时这场比武招亲也是如此。

    那么接下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突然,剑晨的额头冒出一滴汗来。

    他看向台下的安安,却发现,安安也正双手抱胸,小嘴撅得老高,气呼呼地看着他。

    “那个……”剑晨抹了把汗水,弱弱地道:“哪位兄台愿意上台挑战我?”

    台下,一片寂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