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十五章 青衫
    “潇湘剑雨?你是说衡阳曾经的第一剑门,洛家?”

    郭传宗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终于不确定的向剑晨问道。

    “对!就是那个洛家!”

    剑晨心头一紧,连急切回道。

    “让我想想啊……”郭传宗手支着下巴,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

    这也难怪他,毕竟十三年前,郭传宗就算已经出生,也只是个婴孩罢了,若不是他爷爷郭怒向他提起过这件事,他又哪里会知道?

    是以记忆模糊也在所难免。

    “不用想了,两百三十二人中,没有洛家的人。”

    郭传宗正冥思苦想着,冷不丁安安从旁冒出一句。

    剑晨猛然转头,看着安安:“安安,你也知道?”

    安安点头,目中露出思索的光芒,道:“十三年前,衡阳洛家满门被灭,而后大概过了半年时间,江湖上才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鬼兵域的组织,在做下如此震惊江湖的惨案之后,又突然神秘消失。”

    “所以……”安安眼含深意地看着剑晨,缓缓道:“洛家被灭之事,应该不是鬼兵域所为。”

    剑晨一愣,不甘心道:“你怎么能如此肯定?说不定洛家之事才是鬼兵域做下的第一桩杀案呢?”

    安安摇摇头,分析道:“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

    “在鬼兵域出现后,被杀的两百三十二人的尸体上,都被人发现有一块黑铁令牌,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鬼字’,而洛家人的尸体上就并没有发现此令牌。”

    郭传宗一拍大腿,“对对,我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看向安安,好奇道:“这位大姐,看你年纪顶多大我一两岁,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安安白他一眼,“少吃包子多学习,总有一天你也会像姐姐一样懂得多啦。”

    郭传宗撇了撇嘴,包子这个词在此时此刻正是他的痛处,突然就不想理安安了。

    一转头,对剑晨道:“剑晨大哥,你如此着紧洛家之事,难道你与洛家……”

    剑晨此时心中正是疑窦丛生,闻言心不在焉苦笑道:“还不知道。”

    郭传宗见他面色凄然,心有不忍,连安慰道:“剑晨大哥不必苦思,鬼兵域之事说不定我爷爷知道得更为详细,下次碰到爷爷,我帮你仔细问问。”

    剑晨眼睛一亮,郭传宗的爷爷郭怒乃是丐帮帮主,而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帮众遍及大江南北,说不定从郭怒口中,真能得到些线索也不一定。

    急忙问道:“小郭兄弟,可否现在带我去见你爷爷?”

    “呃……”郭传宗摸着脑袋,为难道:“大哥,我爷爷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还真是不知道他在哪里。”

    突然又有些气愤,“自从三年前,这个臭老头说要去云游四海,然后传了他三成功力给我,人就跑没了,三年时间一面也没露过。”

    痛心疾首道:“你说说,你说说,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爷爷吗?”

    “要不是如此,先前我才懒得和那四个乌龟拼命,直接让他们去见我爷爷好啦,以那老头的功夫,估计就是哈口气,也得灭了他四个。”

    郭传宗愤愤不平,一脸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剑晨一怔,问不了么?看来还得自己去查……

    拱手苦笑道:“如此便有劳小郭兄弟,若遇见郭帮主,替我好好问问。”

    郭传宗急忙摆手,“好说,好说!”

    ………………………………

    辰州西北城门外。

    出了城门不过五里地,有一处不大的湖泊。

    湖泊三面被枝繁叶茂的密林所围,只有靠近辰州城那一面留有一条道路。

    倒是一处清幽无人的所在。

    此刻,湖边上有一青衫人,面对湖面负手而立,似乎正在欣赏此处的景色。

    青衫人身材魁梧高大,一身横练的肌肉几乎将罩在身上的青布衣衫撑破,想来也是一外家高手。

    此刻他静静地立在湖边,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塑。

    直到身后有了动静。

    从辰州方向远远地奔来四道黑色的人影,身形交错间显得颇为急切,若是剑晨在此便可认出,这四人正是在破庙使计欲擒走郭传宗那四个黑衣人。

    四人急急奔行中,突然见得立于湖面处的青衫人,连身形一转,往湖边跑来。

    离青衫人尚有五步远,四人脚下一顿,齐齐半跪于地,声音有些颤抖:“大人。”

    青衫人没有回头,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被人用一把缺了据齿的钢锯一下一下锯在朽木上一般难听。

    “事情办得如何了?”

    四人一听,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其中一人迟疑道:“还请大人恕罪,小人四个,办,办事不力……”

    四人的额头上,齐齐浸出一层密密的汗珠,显然极为惧怕眼前的青衫人。

    青衫人沉默了一会,平静道:“哦?你们四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告诉我说想出了一条万全之策,怎么还会失败?”

    回话那人急忙道:“本来一切都很顺利,郭传宗那小子也快要被我等生擒,可谁知,突然杀出个古怪的小子,坏了我等大事!”

    “古怪的小子?”

    “对对,那小子身后背了一剑一棍,最古怪的是,他那根看来不长的短棍竟然可以变成长枪!”

    “小的……小的四人一时不察,着了他的道,这才失败而回。”

    回话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那件黑衣解开,露出里面黄铜色的铠甲来。

    “那小子的长枪好生古怪,我等身穿的内甲被郭传宗轰了数掌都无事,可他一枪扫来,便抵挡不住。”

    果然,他身着的内甲,从胸腹处有一条长长的裂痕,正是先前被剑晨一枪扫中的地方。

    青衫人哦了一声,似乎有了些兴趣,道:“你们将此行的经过细细道来,不可遗漏一处。”

    四人哪敢不从,连忙你一言我一语,将如何在包子店里下毒,如何追踪郭传宗来到破庙,直到被剑晨突然一枪坏了好事等等,一股脑全数讲了出来。

    青衫人静静听完,突地冷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所谓的万全之策,就是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你四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恶贼,又如何敢报我鬼兵域之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