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十一章 小郭
    “别抢别抢,每个都有,先分给老的!”

    “说你呢,别光顾着吃,帮忙!”

    破庙之内,乞丐少年神气活现的样子仿佛打了胜仗的将军,颐指气使地指挥着五六个比他还矮半个脑袋的孩童。

    剑晨和安安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

    这座破庙不算小,只是不知为何却断了香火,年久失修之下显然破败不堪,就连佛堂内供奉的佛像都早已只剩下莲花座,也不知此前拜的是哪尊菩萨。

    依着斑驳残缺的院墙,或蹲或躺着数十个面泛菜色的乞丐,此时还能跑得动的,都一窝蜂冲上来抢包子,跑不动的,倒也在少年井井有条的指挥下,人人手里捧着鲜香四溢的包子狼吞虎咽。

    “怎么样,我说不会浪费吧?”

    乞丐少年安排妥当,转回身来,笑着对剑晨说道。

    剑晨默默点头,也不说话,手一伸,那根被夹断了很小一块的金条又递到少年面前。

    少年一愣,“干嘛?”

    剑晨看了一眼破庙里因为一个包子而喜笑颜开的众乞丐,心酸道:“拿去给他们买吃的吧。”

    又看了一眼蜷缩在墙角的几个老乞丐,“我看那几位老人家似乎身体不太好,多的钱还可以带他们看个大夫。”

    他自是一番好意,却不想少年嘴巴一撅,直接又将金条推了回来,傲然道:“咱们做乞丐有做乞丐的规矩,大哥你这么大一根金条塞过来,我还能做得成乞丐吗?”

    “可是……”

    剑晨还想将金条推回去,少年直接一跳,闪在一旁,笑嘻嘻道:“叫花子有叫花子的活法,今朝有肉今朝就吃,明朝饿死莫要人知,咱们图得就是个自在。”

    手一指那几位老乞丐,对剑晨道:“你去问问,就说想带他们去看大夫,看有人跟你去吗?”

    破庙内数十乞丐,有老有少,人人忙着从包袱里抢包子吃,对两人的对话充耳不闻,就连那根明晃晃的金条,竟然也没有抬头看上一眼。

    仿佛,他们争抢不休的包子,要比金条贵重百倍。

    “好吧。”剑晨无奈将金条收了回去,佩服地对少年拱手道:“这位兄弟好胸怀,好骨气!”

    乞丐少年哈哈大笑,“客气客气,大哥若有心,明日我乞讨时你再来个偶遇不是很好?”

    剑晨也是爽快大笑,“一定,一定。”

    两人一时间竟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安安玉手抚上额头,这做乞丐……还做出骨气来了?

    也是有些奇道:“喂,小乞丐,你那么强的内功,怎么会被包子老板踢出来啦?难道老板也是世外高人?”

    少年对她却没对剑晨那般好感,冲安安吐了吐舌头,道:“我是叫花子,可不是强盗,乞讨不成,难道就得硬抢?”

    “那就不是乞丐,是强盗啦!”

    安安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破庙外传进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离得近了,却是庙门外冲进一道身影来,仔细一看,乃是一面黄饥瘦的中年汉子,衣衫褴褛的模样,嗯,也是一乞丐。

    “小……小……”

    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冲进门来,看到乞丐少年,眼睛顿时一亮,着急大喊起来。

    乞丐少年眼疾手快,扬手一挥,一枚不知他何处拿在手里的包子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打进中年乞丐的嘴里,顿时将他没喊完的话憋了回去。

    乞丐少年看着他,挤眉弄眼地做着眼色,嘴里却怒道:“听见有吃的就跑这么快,放心,少不了你的。”

    那中年乞丐满头大汗,脸色也是涨得通红,一看便是跑得甚急,想来定是有什么着急之事。

    但被少年一声怒喝,突然好像就不那么急了,当真老老实实停了下来吃包子。

    安安被他一打岔,刚刚要说什么突然就忘了,那种明明有话却说不出来的感觉憋得她难受得很,心里总想着要说点什么,于是没话找话道:“他叫你小什么?总不可能是小叫花子吧?”

    一个乞丐,叫另一个乞丐为小叫花子,这岂非可笑?

    乞丐少年正因为自己及时的一包而有些得意,闻言不禁一愣,“呃,呃……他,他是叫小……小郭,对,他是想叫小郭的!”

    “哦?小兄弟姓郭?”剑晨一怔,突然想起还没问过少年名字,忙正色道:“在下剑晨,这位是安安,还未请教小郭兄弟尊名?”

    他只是很平常地按江湖上的礼节询问少年姓名,却不知这一问却让少年苦了脸。

    剑晨一怔,不由道:“怎么,小郭兄弟的名字……不方便告诉在下?”

    少年连连摆手,为难道:“那倒不是……”随即一咬牙,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剑晨大哥请了,小弟姓郭,名传宗!”

    噗哧——!

    安安一下没忍住,笑了出声,“郭传宗小弟弟,你是不是还有个兄弟叫郭接代呀?”

    郭传宗脸色一黑,陡然气得跳了起来,一个爆栗敲在刚刚咽下最后一口包子的中年乞丐头上,火冒三丈道:“小,小你个头,着急忙慌的赶着投胎吗?”

    中年乞丐被他当成出气筒,摸着脑袋委屈道:“小……郭,那几个人又来啦!”

    郭传宗冷笑道:“还用你说?小爷又不瞎。”

    “既然来了,就吃个包子吧!”

    话音刚落,他陡然又伸手从包袱里抓出几个没吃完的包子,一扬手,却是用了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四个包子分了四处,电闪般往庙墙之上几株生成茂密的大树中打去。

    剑晨一惊,连随着包子往树上看去。

    噗,噗,噗,噗——

    四道剑光毫无征兆地从树叶缝隙中一闪而没,四个香喷喷地肉包子顿时被劈成八瓣,上等牛肉制成的包子馅撒了一地,看得一众乞丐肉疼不已。

    剑光过后,四个黑衣人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散发着森寒的气势,静静立在破庙之内。

    “嘁……”郭传宗摇着脑袋,没有去看黑衣人,倒是盯着地上的碎包子,一脸的可惜:“不吃也别浪费呀,天下第一包呢。”

    黑衣人中一位看着郭传宗,阴沉道:“小子,功夫不错,竟然能发现我兄弟四人。”

    郭传宗的视线这才放在黑衣人身上,不屑道:“大白天的,你们几个非要穿得一身黑,这——么明显,真当小爷瞎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