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十九章 辰州城内
    一个月后。

    距离辰州十数里外的官道上。

    辰州位于大唐开元十五道之江南西道与黔中道交界之处。

    乃是一交通重镇。

    所以,虽然尚离辰州城门有十数里的路程,但周道如砥的官道上,来往过客却也不少。

    哒哒哒,哒哒哒……

    “闪开,闪开!”

    十余骑江湖豪客快马加鞭,口中不断喝斥着行人,由远及近呼啸而过,惹得路人纷纷慌张避让。

    十余骑过处,更扬起漫天飞尘。

    “咳咳咳!”

    官道侧,一位面容精致的少女蹙着眉头,玉手捂住口鼻,被扬起的飞尘呛得连连咳嗽。

    好不容易灰尘消散了些,她撅着嘴,冲即将消失在官道一端的骑手比了比小拳头,不满地抱怨道:“有马了不起么?太没公德心了!”

    她身旁还立着个少年,少年的背上,背着一柄银白剑鞘的长剑,还有一根黑漆漆的短棍。

    听着少女的抱怨,他只是笑笑,“算啦,或许人家有急事呢。”

    “急着投胎么?”少女仍然很是不满,又瞪了他一眼:“傻子,我给你说,进了辰州你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去买马!”

    “不然本姑娘哭给你看!”

    正是一月前在步云亭重伤昏迷的剑晨与安安两人。

    当日他二人被岭山七狼截击在步云亭,剑晨大发神威惊走了七狼后,又遇以李焰使为首的白焰剑派众人。

    一翻苦战之下,白焰剑派五人固然全灭,剑晨与安安两人却也落了个重伤昏迷的下场。

    然而让两人意想不到的是,等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先后醒来的时候,竟然惊讶地发现,步云亭内白焰剑派五人的尸体消失了。

    消失的不光是尸体,竟然连血迹也没有留下分毫。

    若非当时良平慌乱中将断剑钉在亭柱上的痕迹仍在,剑晨几乎就要以为自己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不仅如此,他二人连番苦战之下受伤极重,特别是剑晨,他被音波刀气入体,因为玄冥诀的阻碍,使得刀气在体内纵横无忌,许多微小经脉穴道更是被破坏得满目疮痍。

    可是醒来之后却发觉……体内的伤势竟然好了大半?

    起初剑晨以为又是玄冥诀之功,但安安却也表示,她的内伤也已无碍。

    这让两人苦思半天,也弄不清楚原因。

    不过伤势好转,这也非坏事,两人商量一番,决定继续往衡阳而去。

    毕竟,剑晨此次下山的目的是要弄清楚他自己的身世之迷,这才离开齐云山多远一点?断没有转头回去养伤的道理。

    这一走,便是一个月。

    一个月来,两人走走停停,一半时间用来调理残余的伤势,而另一半,却是为了满足安安的求知欲。

    步云亭一战,剑晨身上骤然爆出无数神奇的谜团,更有李焰使口口声声指认剑晨修习的内功乃是玄冥诀。

    安安若是忍得住不问,那才奇怪。

    关于千锋,剑晨对安安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还亲自演练了他所能使出的所有归一剑法给安安看,毕竟兵器形于外,这是怎么掩藏也藏不住的。

    千锋神奇无比的千变万化,即使是以安安的见闻,也是咂舌称奇不已。

    但是对于玄冥诀,他却死死咬住不松口,一口咬定其身负的奇特内功乃是师父传授给他的化劲法门,并非玄冥诀。

    倒也不是不相信安安,只是玄冥诀兹事体大,当中还有可能牵扯出当年衡阳洛家满门被灭之事,实在凶险无比。

    剑晨一方面,不愿这位江湖相逢却又一同经历过生死的少女卷入此事中来,而另一方面,却还有疑似他大师兄靳冲的临死嘱托。

    是以虽然安安俏脸上明明白白浮现出三个大写的汉字:不相信。

    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时近中午,辰州城门已然在望。

    走到近处,剑晨顿时震惊地张大嘴。

    这辰州城……好大,比休宁镇大了何止十倍?

    他自有记忆以来,走到的最远处就是齐云山下的休宁镇,在他的概念里,却是以为天下城镇俱都差不多而已。

    安安看他样子,哪里猜不到原因?有些好笑,不由道:“傻子,若是走到长安,你这下巴怕是得掉下来接都接不回去。”

    剑晨揉了揉下巴,感叹道:“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入得城来,剑晨又是大大惊了一回,好在及时扶住下巴,也倒是免了接不回去的悲剧。

    此年正值大唐天宝十二年,开元盛世的影响正浓,大唐的国力在唐玄宗李隆基的励精图治之下,达到了前无古人的空前繁荣之势。

    正是大唐之全盛时期,不说长安、洛阳等大都市,便是如辰州此等二级州郡,其繁华程度也大大超出了剑晨的全部认知。

    两人在城中一路走来,剑晨甚至看到如波斯、大食等等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边陲小国商人在此来来往往,辰州城中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

    安安拉着他衣服,边走边抱怨,“别像个土包子似的四处乱看,害本姑娘也陪你丢脸。”

    剑晨任她拉着,问道:“安安,我们去买马么?你知道哪里有卖吗?”

    “买什么马呀,先找地方吃饭!”安安头也不回,抱怨个不停,“走了快一个月,天天风餐露宿的,吃的都是些野果小兽,好不容易有个城,那还不得先慰劳慰劳小肚子。”

    剑晨苦笑跟着,心想明伯总说女人善变,看来一点也不假。

    “啊,我要吃金齑玉脍,白沙龙、黄耆羊肉、神仙粥……不行了不行了,想想都是口水!”

    安安一脸陶醉,一口气说了许多珍馐佳肴来,却是剑晨听也未听过的菜式,唬得他一愣地愣的。

    突然眼前一亮,停下脚步,对安安笑道:“这个呢?要不要来点?”

    安安指他目光看去,不远处倒真有家吃饭的店家,但她再一瞧,不由得撇了撇嘴,切道:“你是抠门还是没见识啊?包子有什么好吃。”

    “虽然是包子,但是来头大啊,说不定好吃呢?”剑晨一指店面上的招牌,有些跃跃欲试。

    来头可不大吗?招牌上金光闪闪五个字:天下第一包。

    “天下第一包?”安安不屑道:“那不还是包子嘛,快走快走!”

    剑晨无奈,只得顺着她意思,只是心里倒是暗暗记了起来,暗想离开之前怎么也得来试试,毕竟敢冠以天下第一的名头,肯定不同吧?

    两人正欲另寻一家去处,突然却听那天下第一包的店子里传来一阵喧闹。

    “快滚快滚!小叫花子又来偷我家包子!”

    随着一阵喝骂,包子店里飞出一道瘦弱的黑影来,吧唧,五体投地摔在剑晨两人跟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