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十七章 千锋之危
    天纹银伞!

    面对即将击在胸膛的两道青幽鬼火,剑晨在无法可想之下,最后只得再一次寄希望于千锋之上。

    八龙银镖刚刚回缩入棍,千锋哗啦一下,曾经防住了连狼十三斩的天纹银伞再次出现。

    嘭,嘭!

    几乎就在天纹银伞张开的一瞬间,李焰使最后两道青幽鬼火杀到,千钧一发之际,狠狠砸在天纹银伞几乎透明的伞面上。

    砰!

    巨大的冲击力猛然从伞面爆发,推动着伞柄重重拄在剑晨胸口。

    胸口骨裂欲碎的剧烈痛感深深刺激着剑晨的神经,令他禁不住双脚一软,再也抵受不住,被强大的冲击力击得临空飞退。

    六焰层次的青幽鬼火,威力竟然强大至此!

    自从意识到了玄冥诀的功用,剑晨只有一次没有感受到混沌内力为他带来的防御。

    只有连狼十三斩后七斩的音波刀气,混沌气劲一点反应也没有。

    而李焰使发出的青幽鬼火,并不像音波一般无形无质,鬼火的本体,其实还是他手中宝剑与极阳内力相结合的产物。

    所以,混沌内力在青幽鬼火击到伞面的时候,是作出了反应的。

    不仅有反应,更是还替剑晨挡下了绝大部分的威力。

    可即便如此,余下来的点点力道,仍然不是现阶段的剑晨能够承受的。

    以力破巧!

    李焰使高达六焰的层次,在江湖上堪堪已经能够达到立派的境界。

    如此跨越两个层级的交锋,即使是以玄冥诀的精妙,仍然防不胜防。

    扑通!

    剑晨临空飞过躺在地上的安安,摔落在地,强猛的力道令他落地后又在地上滑出老远,身体与地面磨擦出一道有着零星暗血的印迹,生生被打出了步云亭。

    一击奏功,李焰使没有追击,反而将双目闭了起来,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良久,突然睁开双眼,大喜道:“果然是好功法!”

    剑晨是什么修为,他清楚。

    而他更清楚的,却是自己的修为。

    若是换个精进大成的人来,莫说两道鬼火,便只是一道,李焰使也有信心令之直接了帐。

    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剑晨。

    六道鬼火袭之,竟然被他先破四道而毫发无伤,最后硬抗两道,也只是被打得爆退而已。

    在李焰使的感知中,这剑晨……仍然有一战之力!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想法,就在“好功法”三字刚刚落下之时,飞退出步云亭的剑晨立即有了动作。

    几乎就在冲击力衰竭的同时,剑晨一个鲤鱼打挺,随即脚踏转乾坤,身体有如泥鳅一般又滑了回来。

    哇!

    回到步云亭,剑晨嘴巴一张,又是一道血箭喷了出来,脸色已呈纸金之色。

    强敌当前,安安眼中竟然泛出温柔之色。

    剑晨受了重击,第一时间便窜了回来,回来之后方才吐出一口血来,这是强行提取真气所带来的副作用。

    可是他为何如此着急回来?

    安安看着重新挡在自己身前,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的剑晨,内心里有一块十五年里从来未曾感受过的东西,突然熔化了。

    气贯长虹!

    剑晨那口血箭喷射的方向,正是李焰使。

    借着这口血箭遮挡李焰使视线的时机,他随之而动,千锋棍端一点银星璀璨,陡然一枪刺出。

    李焰使冷笑连连,千锋之诡他已然见识过几次,又怎会毫无防备?

    当大大喝一声,周身气势立时提取到顶端,极阳内力狂猛催逼之下,他身体四周的空气竟然呈现出虚幻之感。

    正是在炽烈高温中才会产生的现象!

    剑晨那口血箭喷射至离李焰使身体两丈之处,便已禁受不住高温拱烤,吡吡声响中化为血雾,被蒸发于无形。

    血化,枪至!

    银白锋锐的枪尖在极强的刺击力道与高温空气的双重磨擦下,竟然由白转红,宛如被锻烧了许久的铬铁,凭空又增添更大杀伤之力。

    李焰使催逼而出的极阳内力,竟然反被剑晨所用。

    嘿嘿一笑,李焰使却丝毫不为剑晨此枪所动,站在原地,竟然动也不动。

    剑晨双目陡然精光大盛,好机会!

    手上加力,千锋银枪在疾刺中速度陡然又快了三成,火红的枪尖一枪刺穿李焰使胸口!

    成了!

    剑晨心中一喜,突然又是一惊。

    从枪身传来的触感……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阻力?

    “小子,你在刺哪里?”

    他只觉枪身一紧,一只大手仿佛凭空出现一般,突然从旁而出,紧紧握住了银枪之杆。

    直到这时,他一枪刺中的李焰使身体,竟然虚幻扭曲起来,再闪了闪,突然不见。

    那只握住他银枪的手掌,自然正是李焰使所有,幻影消失,剑晨赫然发现,李焰使居然出现在他枪尖所指的一侧!

    此刻一双阴森至极的眼睛正盯着他,“老夫这招殛焰幻体,使得可好?”

    原来他先前催逼而出的极阳内力,正是白焰剑派专于防守的护体法门——殛焰幻体。

    此法门说来也简单,正是利用极阳内力炽烈无比的高温特性,将身周数丈之内的空气焚烤至扭曲。

    如此,剑晨在虚幻扭曲的空气外所看到的李焰使,实则并不是他本体所在,是以他以眼中看到的作为攻击目标,自然便刺了个空。

    这招说来简单,但要将身体周围的空气扭曲至如此程度,其前提就非得有深厚异常的极阳内力不可。

    这种程度,四焰的良平作不到,五焰的其他焰使也作不到,只有达到六焰,才有施展的可能。

    李焰使看着他,嘿然冷笑:“你这枪不错,归老夫了。”

    说罢握住枪身的手掌陡然用力,一股极阳内力立时灌注其上。

    原本附着在枪身上的混沌内力受极阳内力一烧,只抵抗了半息,便蒸发于无形。

    银白色的枪身,顿时也如适才的枪尖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转红。

    那道火红之色,极速往剑晨手握之处蔓延而来。

    若不撒手,只怕手掌不保!

    李焰使从一开始,打得便是千锋的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