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十五章 歹毒
    白焰剑派余下的三名弟子,一个二焰,两个三焰,修为还不如已经躺尸的良平。

    剑晨一枪便叫良平去见了阎王,三人要说不怕,那是假的。

    但是李焰使那头他们也怕啊!

    白焰剑派不像一般的武林门派,只从白震天这个掌门都被叫成尊主就可见一二,门规等级之森严非其他门派可比。

    若三人此时胆敢抗了李焰使的命令,那么等回到门派,等待他们的,将是比死还可怕的噩梦。

    一个,是三人全力围攻剑晨,不一定会死。

    一个,是回到门派尝尝生不如死。

    这个选择,突然就变得很好做了。

    “还等什么!”

    李焰使见他三人迟疑不决,不耐烦起来,厉喝道。

    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彼此心意。

    当下把牙一咬,将心一横,锵锒剑鸣大作,三人从不同方位,疾扑向剑晨。

    白焰剑派中,弟子能一剑施展几朵火焰便能提升到几焰弟子,此刻三人,二,三,三共八朵红焰,几乎已将剑晨身体四周全数封堵!

    两人四周的温度,骤然炽烈起来。

    安安面露忧色,这红焰的苦头,她今日算是吃得够了,之前面对良平的四朵红焰,她连出六月,也只才能挡得下三朵红焰便即力竭而败。

    此刻三个弟子的修为虽不如良平,但红焰的数量却也提高到了八朵。

    以剑晨重伤之躯……如何挡?

    她看向剑晨时,剑晨正也看向她。

    于是安安就看到,剑晨肿得像个猪头的脸上,竟然还在冲她咧着嘴笑,“躺低些,小心头。”

    “小心头?”安安不明所以,下意识地,还是将身子缩了缩,果然躺低了些。

    红焰将近,剑晨,以及他手中的千锋,同一时间动了!

    八方行尽!

    归一剑法第四层,剑荡八荒第一式!

    这是一招群攻剑法,剑晨之所以迟迟未能练成第四层的归一剑法,其原因便出在这八方行尽上。

    此招的最低要求,便要做到一剑八击,分攻向不同方位,彼时还在剑冢的他,苦练一年,也只能做到一剑四击而已。

    师父曾告诉他,若想完成一剑八击的要求,除了练武者本身的悟性之外,还得有深厚的内力修为作支撑。

    可是今天,剑晨很想告诉师父,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在瞬间完成八击。

    那就是……换一件兵器。

    最适合八方行尽的兵器。

    那便是……八龙银镖!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从千锋的棍端,陡然冲出八道虚幻的银影。

    在剑晨的控制下,每一道银影仿佛活了过来,拖着一道淡淡的银光,准确地找上即将临身的八朵红焰。

    铿锵轰鸣中,银光与红焰狠狠撞在了一起,陡然产生剧烈的爆炸。

    唔——!

    红焰被破,三位白焰弟子同时一声闷哼,气机牵引下齐齐被震退数步,嘴角顿时溢出血来。

    这一击硬碰炸得猛烈,即便是乖乖听话又躺低了些的安安也感受到巨大的压迫力从她身体上空呼啸而过。

    而经脉受损的剑晨更因为这一击牵动了体内伤势,顿时又是哇的一声,喷了好大一口血。

    他短短十六年的人生加起来,也没有今日吐得血多。

    剑晨的手里,仍然紧紧握着千锋。

    此时的千锋,形态又是不同。

    从棍首处,竟然有八根细微至极的银色丝线弹了出来,有了天纹银伞的先例,剑晨明白,这八根银色丝线想来也是以真银制作而成。

    而在每一根丝线的前端,尽皆连接着一枚同样银光璀璨的菱形银镖。

    银镖半吊在空中,轻微晃动着,乍一看去,竟如八龙之头,冰寒森冷。

    刷,刷……

    八方行尽已毕,八枚银镖缓缓收缩,只一瞬,千锋又恢复成烧火棍的模样。

    可是在场之人,有谁还会认为它是一根烧火棍?

    李焰使的眼睛,贪婪之色更加浓了。

    这根烧火棍的价值……恐怕并不下于玄冥诀!

    “继续上!”

    李焰使冷冷地对三名吐血而退的弟子喝令,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

    三名弟子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此时就是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这李焰使分明就是拿他三人当枪使,即便他三人就是死了,李焰使怕是连眉头也不会皱上一皱。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面对强悍如斯的剑晨,谁也不敢肯定这一次冲上去,那棍烧火棍里的银镖还能准确打在红焰上,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胸口上。

    袖口上有着两朵金焰的弟子还很年轻,他略微有些稚嫩的面孔上惊惧之色毫不掩饰,“焰……焰使,我们不是他对手。”

    李焰使冷冷看着他,“没用的废物,你是怎么混入我白焰剑派的?”

    随即扫了一眼三名弟子,淡然道:“我白焰剑派没有贪生怕死之辈,今日,要么战,要么死!”

    铛啷一声,另一名三焰弟子愤然将长剑掷于地上,色厉内荏道:“焰使,我等三人却非怕死,只是此间尚有您这等五焰高手坐镇。”

    “只要您举手抬足间,定然能将这小子拿下,如此,我等又何必枉送性命?”

    他此言一出,另两人轰然应是,三人的目光紧紧盯在李焰使身上,眼神中有着悲愤,也有着乞求。

    李焰使丝毫不为所动,冷笑一声:“本焰使的命令,岂容得尔等小辈指手画脚?”

    “言尽于此,战,或,死?”

    他心里的打算,本就是想一人独吞剑晨身上两大宝藏,又岂会因三人的态度而心软?

    一时间,场上气氛沉寂起来。

    一直饱受追杀的剑晨与安安两人对视一眼,也是眨巴眨巴眼,摸不清状况。

    这就……内讧了?

    倒是安安心里如明镜似的,这老家伙,好歹毒的心思,自家弟子也不放过。

    同时心里也是暗自腹诽不已,本姑娘和傻子还没死了,你这就想到分脏上面去了,是不是太快了些?

    看着三人悲愤欲绝的神情,剑晨却是心中不忍,禁不住道:“三位,你们走吧,我不杀你们便是。”

    三人转过头,呆呆看着剑晨肿成一成猪头,却又诚恳无比的表情,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没来由的,突然有些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