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十四章 还你一枪如何?
    剑晨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顿时愣了愣。

    安安一抚额头,“这傻子……是被我叫傻的,还是被打傻啦?”

    良平也是一愣,随即冷笑道:“好啊。”

    砰!

    话音刚落,又是一拳打在他面门。

    剑晨眼前金星直冒,这回不止口中,就连鼻孔里也喷出两道血箭。

    “爽吧?”良平嘿嘿笑着,看着他血污大片的脸,嘲弄道。

    岂知剑晨点点头,无比认真地道:“爽。”

    他是真觉得爽,这一拳下去,固然被打得两眼冒金星,但混沌气劲果然如他所料,又一次直扑面门救火来了。

    体内又轻爽了不少。

    良平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剑冢出来的贱人,果然够贱,如此,再来!”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剑晨身上,拳拳着肉,打得剑晨吐血翻滚不已。

    安安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何止安安,就连白焰剑派三位堵住后路的弟子,也是看得眼皮狂跳不已,一瞬间已经同时在心中作了决定。

    以后惹谁,也不去惹这疯起来如扑食恶狗般的良平!

    哪知,几人心中念头还未转完,场上突然起了变化,他们这决定……算是白作了。

    良平面上泛着残忍的笑意,正打得痛快,突然看见翻滚中的剑晨竟然直面向他,据然还咧了咧嘴,冲他微微一笑。

    “良平师兄,在下多得你几拳之助,作为报答,还你一枪如何?”

    然后,他便听到剑晨如此平静地对他说着。

    良平怔了怔,不明白剑晨说的是何意。

    枪?哪里有枪?

    陡然!

    剑晨一直紧紧握在手里,哪怕被揍得满地打滚也没有脱手的千锋,一道银光从棍端一闪!

    噗——!

    良平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胸口。

    那里,一截银白色的棍子直端端地插进了胸口,一股锥心的疼痛感骤然冲向大脑。

    这枪……哪来的?

    良平看看胸口,又看看剑晨,眼睛模糊起来,带着这个疑问,缓缓向后倒去。

    扑通!

    他算不得高大的身体重重砸在地上。

    千锋化作的长枪脱离良平身体,骤然一缩,又成短棍。

    直到这时,良平胸口处血肉模糊的伤口中噗的一声,喷薄出好大一束鲜血来,宛若喷泉。

    血色喷泉。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在场每一个人,包括安安,也包括李焰使。

    只有剑晨心里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连续被良平攻击了如此多拳,玄冥诀所化的混沌内力顿时忙碌无比,急匆匆地四处忙着救火,再也无暇顾及其他。

    于是,剑冢内力终于完全超脱出混沌内力的钳制,顿时一鼓作气,将体内本就剩不了多少的音波刀气全数逼出了体外。

    没了四处破坏的刀气,剑冢内力也平静下来,缓缓流回了奇经八脉,不再越界跑到混沌内力的地盘上来闹事。

    三股纠缠的内息转瞬间已去其二,混沌内力又在外忙于帮他抵挡良平拳头中蕴藏的内力,这么一来,剑晨终于舒坦起来。

    虽然先前被破坏的经脉仍然疼痛不堪,但已不影响他提取混沌内力用于攻击。

    “傻……傻子,你这根短棍还能变枪?”

    安安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

    她看过剑晨以天纹银伞防御连狼十三斩,原以为,他的千锋本来就是一把制作精巧的机关伞,却不想,除了变伞,竟然还能变枪?

    剑晨此时的样子也有些惨不忍睹,全身上下不仅满是尘土,当中还混着斑斑血迹,脸上也是被良平的拳头揍得青一块紫一块,一只眼睛更是肿得老高。

    但他此时心情竟然不错,咧嘴笑道:“要是能活下来就告诉你。”

    李焰剑惊讶地看着良平的尸体,一时间也是没有转过弯来。

    为何……那根能变伞的棍子还能变枪?

    当日李焰使等人接了白震天的吩咐,留在齐云山下。

    每日便差三个不曾上过剑冢的弟子轮流守在下山的通道上,严密监视剑冢中人的动态。

    是以剑晨一下山,便进入了白焰剑派的视线之内。

    至于剑晨误杀闻香公子那一幕,却是因为密林中视线受阻,跟踪的弟子又不敢靠得太近,所以没有看到他千锋第一次化枪的场面。

    安安那时也处在昏迷之中,那一幕同样没有看到。

    而后剑晨与安安两人离开休宁镇,李焰使众人便一直若即若离地跟在两人身后,剑晨大战岭山七狼的情景,自然被众人收入眼中。

    也正是看到剑晨力战岭山七狼的一幕,才令李焰使或有所感,认定剑晨身负玄冥诀,这才不顾白震天暗中跟踪的命令,现身而出。

    至于剑晨用来硬抗连狼十三斩中后七斩的天纹银伞,李焰使有过留意,却并不是太在意。

    江湖上制作精良的机关暗器多不胜数,一把能收缩的伞而已,实在不必太过关注。

    可是谁知……这把伞竟然他妈还能变枪?!

    等等!

    李焰使陡然又想到一事。

    这小子先前分明连站都站不稳,这么一会功夫,而且还是在一直被良平痛打的功夫,他竟突然有了出手之力?

    想到此处,他的双眼炽热起来,眼中贪婪之意大涨。

    这若不是玄冥诀之功,当今天下哪门哪派的功夫有这般神奇之效?

    良平可怜的尸体就躺在他脚边,却看也不看一眼,李焰使的眼神一会看向剑晨,一会又看向他手里黑漆漆的短棍。

    这根变伞又变枪的棍子看来也不是凡物,老夫今日运道冲顶,竟然遇上这种好事,不仅能得玄冥诀,还附赠一把神兵!

    他心头火热,面上却不动分毫,厉喝道:“好小子,敢杀我白焰弟子,今日白焰剑派与你不死不休!”

    安安一撇嘴,说得好像之前没有不死不休似的。

    接着大手一挥,冲三名还处在呆滞中的弟子怒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拿下,替你们良师兄报仇!”

    他混了半辈子江湖,谨小慎微已是习惯,此刻即便诱惑在前也不愿以身犯险,却是起了让三个小辈打头试招的念头。

    反正,这三个弟子被剑晨杀,或是被他杀,并没有什么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