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十九章 内伤
    步云亭。

    剑晨盘膝坐在亭内,双眼紧闭,神情痛苦。

    安安站在一旁,看着他忽红忽黑的脸色,有些疑惑,也有些担忧。

    “傻子,你怎么了?”

    剑晨眼皮动了动,没有说话。

    他适才施展了一招怒海听雷化解了岭山七狼引以为傲的连狼十三斩。

    而此时此刻,他的体内又刮起了另一场狂涛骇浪。

    天纹银伞挡下了连狼十三斩的后七斩。

    可刀气虽然借着千锋之韧被化解于无形,而蕴含在刀气之中的内力,却顺着千锋涌入了他体内。

    在与岭山七狼交锋的时候,剑晨便发觉玄冥诀所化的混沌气劲对音波刀气效果极弱。

    以至于在天纹银伞挡下无形刀气的同时,他体内也被其中蕴含的刀劲内力侵入了体内,震得他气血翻涌不止。

    那时岭山七狼仍在,他丝毫不敢表露分毫,全凭一口真气卡在喉间,以云淡风轻之态将七狼惊走。

    七狼即走,他不过才坚持走了百步,堪堪走到步云亭里,便再也支撑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连忙就地盘膝,转运内力平复体内翻腾的气血,顺便观察一下体内的情况。

    这一看之下,心头立时大惊!

    此时他的体内,已经变成了战场。

    三股内力交织的战场。

    一股,是他苦练十三年得来,剑冢特有的平和内力。

    一股,乃是新近修炼的玄冥诀转化而成的混沌内力。

    最后一股,却是形如波浪的锋利刀劲,正是连狼十三斩中的后七斩!

    锋利刀劲在他体内呼啸来去,不断形成一道道刀形旋风,切割得他经脉损伤严重,甚至有一些较为脆弱的经脉已经在刀气风暴之下,被割得支离破碎。

    体内有外力入侵,他自身的剑冢内力自动产生防御,刀气走到哪,剑冢内力便跟到哪,誓要将这个不速之客赶出自己的老窝。

    可惜,刀形气劲速度极快,任剑冢内力如何追赶,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反而因为不计后果的追逐,给本已伤痕累累的经脉累加了二次伤害。

    而剑冢内力始终追不上刀气,却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混沌内力!

    不知为何,原本在剑晨的浅显认知中,可以化解任何内力的混沌内力,反而对连狼十三斩这种音波型的内力没有半点反应。

    即便是在刀气入体的情况下,它仍然对此无动无衷。

    更让剑晨气到吐血的是,混沌内力不帮他化解入侵的音波刀气便也罢了,竟然在剑冢内力围剿刀气的时候,反戈一击,从丹田内疾冲而出,开始大量吞噬起他的剑冢内力来。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剑晨只是看了一会,便知道了原因。

    那是因为……音波刀气入他体内的唯一目的,便是破坏,自然不会如他自己的内力那般,顺着既有的运转轨迹乖乖听命于他。

    所以,刀气在他体内就如同过境的蝗虫般,在他体内四处乱转,哪里顺路便冲向哪里,并不局限于奇经八脉之内。

    而剑冢内力想要剿灭刀气,自然也是跟着刀气满经脉的跑。

    这一路追逐之下,自然也是进入了比奇经八脉数量更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用的微型经脉。

    若是以前,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剑冢内力在占有数量优势的前提下,花费一些时间,还是可以将刀气赶出去的。

    然而,那只是以前,是在他没有练玄冥诀之前。

    在有了混沌内力之后,剑晨的身体穴道便已经生生分成了两个阵营。

    以任督二脉为主的奇经八脉在一个阵营,属于剑冢内力所有。

    除去以上经脉的其他所有经脉为另一个阵营,属于玄冥诀所有。

    本来两个阵营井水不犯河水,都以自己独有的运行方式在他体内和谐共处,在每一个周天运转的时候,混沌内力顶多只会吸纳极少的一部分剑冢内力跟着它一起运转,目的自然是在一个周天运行完毕之后,将之转化为同样的混沌内力。

    而此时,剑冢内力来得太多了。

    混沌内力顿时有如被侵占了领地的将军,愤怒地提枪上马,调兵遣将保卫起自己的家园来。

    于是他体内,现下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如同波浪的音波刀气在前恣意破坏,剑冢内力在中拼命追赶,而混沌内力却在后……拼命扯剑冢内力的后腿。

    顿时,剑冢内力就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一般,往前,追不上刀气,向后,被混沌内力死命欺负。

    对于这种情况,剑晨也是无奈至极。

    他明白归明白,要如何处理却是毫无头绪。

    这神秘的玄冥诀他是意外修习得来,并且在被他烧掉的口诀上,也只是介绍了玄冥诀的修炼方法,对于修炼之后要如何控制,有何作用,却是一句也没提。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他眼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体内翻江倒海一般的混乱情形。

    也是他倒霉,岭山七狼论真实修为,也只是在精进境界而已,而连狼十三斩由于将七狼的功力集结在一起,所发出的音波刀气倒是一举达到了出师大成的境界。

    事实上,岭山七狼也确实凭借此招,斩杀了不少出师境界的高手。

    但剑晨此时也算是一只脚跨入了出师境界,连狼十三斩再强,也只是被他天纹银伞削弱了绝大部分威力之后,残余的一丝刀气而已。

    换一个与他同境界的高手来,这丝刀气本应该很轻松就能被排出体外,顶多,也只是受一些轻伤罢了。

    然而事情换到剑晨身上,却是因为玄冥诀的缘故,反而陷入了两难境界。

    他尝试着想要控制紧紧咬着剑冢内力不放的混沌内力,却愕然发现,以往控制还算自如的混沌内力,此刻……根本就不听他调控。

    不能控制混沌内力,他无奈之下又转而想去控制剑冢内力,想让其暂时退出受气小媳妇的角色。

    却发现……还是不行。

    这么一会功夫,音波刀气的破坏一直没有停止,终于令他体内的伤势积累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程度。

    噗——!

    又是一大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剑晨的脸色,已经由时红时黑变成了纸金一片。

    安安惊呼一声,吓了一大跳,连声喊着:“傻子,你怎么啦?”

    剑晨此时哪里还有余力答她?正想勉强挤出点笑容好让她安心,陡然,从安安身后,传来幽幽的叹息!

    “小子,看来玄冥诀,你是无福消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