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十四章 解惑
    啪!

    安安一式落英掌,结结实实打在剑晨胸口。

    剑晨没有动,安安也没有动。

    手掌贴在胸口,没有意想中的反震力,安安这一掌,就仿佛轻轻将手放在剑晨胸口上一般随意。

    可是安安却知道,她这一掌确确实实是尽了全力的,但从她手掌处传来的反馈,却让她有些不能理解。

    这感觉……好像打在一团棉花上一样,怎么一点力也附着不上?

    有些疑惑,自己这是……打中了没?

    反观剑晨,被一掌击中,他双目陡然睁得滚圆,嘴巴也张得老大,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整个人呆滞起来。

    安安不由有些担心,这是被打成白痴了么?

    不应该啊?

    小手在他眼前晃啊晃,安安紧张道:“喂,你,你没事吧?”

    剑晨没有理她,仍然很呆滞。

    安安的小嘴也张大了起来,不是吧,本姑娘的内力精进了?

    正在安安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剑晨的面部突然有了表情。

    由呆转喜,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哈哈大笑道:“爽——!”

    安安一愣,突然羞红了脸,恨不得再打他十七八掌,怒道:“变态!”

    “呃?”剑晨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一脸羞愤的安安,连连抱歉。

    他这也是太过于激动。

    玄冥诀的功用,总算在安安这一掌下,让他了解了几分。

    适才落英掌击到,丹田内的混沌气劲便自发动了起来,其走向,正是即将被安安击中的胸口。

    然后剑晨便惊讶地发现,那团混沌气劲陡然在他胸口处拉伸开来,在落英掌击到的一刹那,竟然变成一张网一般,将他即将被击中的部位全部包含了进去。

    再接下来,落英掌击到。

    那张混沌气劲变化的网只是微微颤动片刻,便没事了。

    是的,就没事了。

    剑晨的感觉,就如同在路上突然遇见一个熟人,高兴得过去拍了对方一下那样。

    安安饱含内力的一掌,在他看来,就是正常的身体接触,完全没有任何杀伤力。

    攻向他体内的内力,在经过混沌气劲形成的那张网时,就已经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玄冥诀的作用,竟然是化解对手的内力!

    这岂非是世上最好的防御功法?

    冠绝天下有玄冥。

    冠绝天下四字,是说习了玄冥诀,天下之大尽可去得么?

    安安白了他一眼,突然道:“贱人,你是穿了什么防御宝甲吗?”

    “嗯,贱人?”剑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安安气道:“对,贱人,说的就是你!”

    剑晨苦笑:“安安,我哪里贱啦?”

    安安一撇嘴,“你这个,巴巴得找上门来叫人家打,打完了还大呼小叫的爽个不停,不是贱是什么?”

    “问你呢,你穿了什么东西吗?”

    剑晨心中一紧,突然想起闻香公子叫他脱衣服的事情,想来那位兄台也和安安一样,以为他是有着什么防身的宝物,这才不受内力侵体之危。

    如此,倒也错怪了那位兄台男女通吃……

    只是,现下该如何向安安解释?

    玄冥诀事关重大,又有大叔的嘱咐在前,何况安安来齐云山,似乎也是为了玄冥诀,但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剑晨不知。

    是以这其中的真相,他是万万不能告诉安安的。

    当下心中突然有些后悔找安安试招,只得硬着头皮道:“这个……不是防御宝甲,是,是我剑冢的一门化劲功夫。”

    “对,就是一门化劲功夫,我也是刚刚练成,还不错吧?”

    剑晨对自己的急智,颇有几分自得。

    岂知安安不屑地斜了他一眼,道:“切,你骗鬼呢。”

    “嗯?”剑晨一愕,自己说谎话的功夫如此拙劣吗?

    “你们剑冢祖师欧焱烨大师早有明训,凡剑冢之人,只可习两套功夫。”

    “其一,剑法归一。”

    “其二,身法转乾坤。”

    安安看着他,气势咄咄:“剑冢弟子,若修习其他功法,即可逐出山门,你们剑冢的祖训,我背得可对?”

    剑晨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安安像看着鬼一般。

    说实话,若不是安安今日提起,他老早就将这条祖训忘得干干净净。

    这实在也不能怪他。

    他十三年来生活在剑冢,伍元道人教他的,自然只有这两套功夫,便是这一套剑法与身法,他练了十三年也未达大成,心中哪里还有习练其他功法的念头?

    这条祖训在他心里,早就忽略不计。

    当下有些尴尬,抓了抓头发,讪笑道:“那什么,时代不同了嘛,千年前的祖训落到今日,也该改改了,不然我剑冢如何发展?”

    心中却祈祷起来,“祖师爷,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可别从地底下爬起来打我。”

    安安嗤笑一声:“就你们剑冢师父加徒弟三个人,还发展?”

    “不想说就算了,谁稀罕!”

    说着气哼哼一扭头,回房去了。

    剑晨松了口气,总算蒙混了过去。

    心中也有些愧疚,好歹自己也是在安安这里领悟了玄冥诀的作用,最后却又欺骗了她。

    满含歉意地看了一眼安安紧闭的房门,他也是无奈地苦笑一声,回了自己房间。

    两人一前一后回房,后院顿时又冷清下来。

    剑晨却不知,看似空无一人的后院,竟有两双眼睛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躲在暗处的两人,正是客栈掌柜明伯与那位一身黑的邪手追魂。

    “喂喂,你看到没有?”

    明伯压低声音,向邪手追魂说道。

    “我又不瞎。”

    “那你说,晨娃子这功夫是不是玄冥诀?”

    邪手追魂木然道:“不知道。”

    明伯讶然,“连你都不知道?”

    邪手追魂看他一眼,“玄冥诀,你练过?”

    明伯呃了一声:“没有。”

    邪手追魂道:“当年欧焱烨大师炼出千锋,却始终无法发挥出千锋的威力。”

    “他闭关三年冥思苦想,出关那日突然吐血三升,至此一病不起,临终留下八字真言:若无玄冥,不动千锋。”

    明伯接口道:“这意思便是说,若没有玄冥诀之助,千锋便不能真正发挥出威力。”

    “所以伍元老头才让晨娃子得了千锋,这岂不是认定晨娃子身上的古怪,正是玄冥诀?”

    邪手追魂摇摇头,“伍元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玄冥诀声名在外,却是谁也没练过,具体是什么样子,谁又能保证得了?”

    明伯皱眉道:“那该如何确认?”

    邪手追魂嘿嘿笑道:“你那客栈里不是来了七八条杂鱼?你也别吃了,留给晨儿练手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