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十三章 混沌之谜
    剑晨蹲在地上,一张脸已经皱成了苦瓜。

    “这倒霉的玄冥诀,倒底有什么用处!”

    他想得脑仁发疼,急躁起来,一巴掌拍在地上。

    却不想,拍在地上的左手隐隐传来刺痛感。

    “咦?”

    他抬起手来,只见左手掌上一块方形的印记隐约可见。

    这才记起,他的左手,半日前曾被闻香公子一扇点中,这块印记,便是那时所留。

    想起闻香公子那一扇,他也是暗自庆幸不已。

    若不是自己反应快,伸出左手挡了一挡,说不定此时埋在密林中的尸体,就是他的。

    突然,他呆了一呆,心中突然像有闪电划过,一抹说不清楚的奇怪出现在脑海。

    可是,这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到底……是哪里不对?”

    剑晨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种若即若离却又抓之不住的灵感折磨得他有种********的感觉。

    “呼……”

    他闭起眼睛,长出一口气,强迫令自己平静下来。

    与闻香公子之间的拼斗,一幕一幕浮现在心头。

    “当时那位使扇子的兄台……应该是想致我于死地的。”

    “若不是我挡得及时,那一扇怕是得点破咽喉。”

    “可是……如此欲想一击致命的攻击打在手上,为何……”

    他陡然睁开眼,一抹灵光自双目中一闪而过。

    “为何我的左手,只痛不伤?”

    手掌上的印记尚在,这便说明,当时闻香公子那一击断没有留手的可能。

    可是,他的手虽然很痛,但却并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以至于闻香公子在大意之下,反倒被他突袭所杀!

    没有内力!

    剑晨心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他终于知道那一抹奇怪的感觉来自哪里。

    那是因为,闻香公子必杀他的一击,除了他轻功奇快带来的惯性力量之外,剑晨没有感受到哪怕只是一丝的内力。

    武功招式人人可学,但是同一招式在高手手中使出来,为何威力会大到石破天惊,而普通人哪怕将招式临摹得十成相似,却仍然不值一提?

    这其中的关键,便是在内力上。

    招式只是形,而出招的同时倾注在其中的内力,才是神!

    只有形神兼备,才能令每一招每一式,发挥出应有的杀伤力。

    而闻香公子那一击,现在细细想来,便只有形,并没有神。

    “这不可能,那位兄台当时绝对是想杀我,可是又不发出内力,这根本不合情理。”

    “还有我挡下师父那一击归去来兮,以师父的深厚内力,我也是断没有可能如此轻易便能接得下。”

    他不禁又想到在剑冢与师父的那一场考较。

    当时原以来师父嘴硬心软,在关键时刻放了他一马,现在联想起来,似乎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玄冥诀的作用……”

    剑晨呆呆地想着一个不可能的可能,整个人突然跳了起来,一阵风似的冲出门去。

    呯呯呯!

    “安安,安安,你快开门啊!”

    他一阵风冲出去,却拐了个弯,不要命的拍打起隔壁安安的房门来。

    “要死啦!房子都快被你拍散了!”

    房内,安安抱怨的声音响起。

    吱呀。

    门开,露出安安那张精致的娇颜,带着嗔怒。

    待她看清剑晨那张兴奋到已经有些扭曲的脸,不由吓了一跳,疑惑道:“不就吃个晚饭,至于高兴成这样么?”

    “晚饭?”剑晨一愣,“什么东西?”

    随即想起,哦……先前是说过,晚饭的时候来叫安安。

    “那什么,不是晚饭的事情。”剑晨连连摆头,随后一脸期待道:“安安,我问你个问题。”

    “嗯?”

    剑晨紧张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挑选着措辞:“那个……安安你是会武功的吧?”

    他其实也是头疼,在他的认知里,休宁镇的居民大多是一些靠打猎为生的猎户,要说会武功的可是一个也没有。

    否则,剑晨也不会找只认识了一天的安安。

    好歹,看她的装扮,似乎……应该是江湖中人吧?

    “嗯!?”安安柳眉又竖了起来,“看不起人是不是?”

    “不是不是。”剑晨连连摆手,“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想请你帮个忙。”

    安安这才好过了一点,骄傲地一抬下巴,“我当然会武功,天下武学我不懂的,十不足一。”

    剑晨眼中明显有着怀疑:“这——么厉害?”

    安安看他眼神,哪里想不到他在想什么,不禁俏脸一红,再次嗔怒重申道:“意外,那是个意外!”

    又比了比小拳头,“到底要我帮什么忙?”

    剑晨正色道:“是这样,安安,你能用尽全部内力打我一掌吗?”

    安安凤目瞪得老大,几乎气得跺脚,“小瞧人是不?还是不相信我会武功是不?”

    剑晨一脸郁闷,“其实……我是相信的。”

    休息一下客栈的后院够大,关键是因为没有客人的原因,还很清静。

    这令剑晨很满意,简直就是他理想的试招场所。

    安安俏生生立在后院中央,如花娇颜寒气逼人,冷道:“你真的决定了?”

    剑晨站在她对面,正活动着身体,闻言点点头。

    安安脸上寒气更重,“你可得想清楚了,本姑娘管杀不管埋。”

    这么严重?

    剑晨咕咚咽了口口水,底气突然有点不足,小心问道:“安安,你的内力到什么层次了?”

    这次安安面无表情,“入门。”

    “想清楚了,来吧。”剑晨一颗心落回肚子里,摆好姿势说道。

    “啊!”安安骤然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银牙紧咬,怒喝一声:“你这个贱人,老娘和你拼啦,看招!”

    “落英掌!”

    掌风生寒,扑面而来,竟然颇具威势。

    剑晨心中一喜,安安果然会武功。

    虽然这内力嘛,嗯,是有些底,倒是正好符合他试招的要求。

    强行控制住身体本能产生的闪避意图,剑晨不闪不避,挺胸迎上。

    全副心神沉浸入体内,那一团巴掌大小的混沌气劲之上。

    这一次,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混沌气劲在不经他控制的情况下,自行有了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