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十章 盘缠
    剑晨的身上,陡然爆发出强烈剑意,目光灼灼盯向安安,锵声道:“你怎么知道玄冥诀?”

    安安被他看得有些害怕,不由退后了一步,“喂,当今江湖上谁不知道你们剑冢的靳冲得了玄冥诀啊?”

    “我就问问而已,你……你那么凶干嘛?”

    剑晨气势一松,道:“原来如此,不过我剑冢上并没有什么玄冥诀。”

    他这话也不算骗人,剑冢确实没有玄冥诀。

    哦,前几日或许是有的,但是他在临下山之前,那本记载了玄冥诀的故事书已被他一把火烧了。

    安安不死心,“那靳冲呢?回去了没?”

    剑晨摇摇头,“在下并未见过靳冲师兄。”

    心中有些黯然,到底那位不知死活的大叔是否真是靳冲师兄?

    “这样啊……”安安眼中的期待立刻变成失望。

    剑晨看着她,不由试探道:“姑娘大老远来,就是为了玄冥诀?”

    安安点头,“是啊。”

    “这玄冥诀有什么神奇?为何好像江湖中人人都想占为己有?”

    安安手指撑着下巴,想了又想,方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大家都说玄冥诀厉害,应该是厉害的吧?”

    “应该……”剑晨有些无语,就为了一个应该,你就巴巴地跑到这人迹罕至的小路上遇淫贼么?

    剑冢没有玄冥诀,而他剑晨却是有的,不仅有,还在莫名的状态下,练了。

    就是现在,他的丹田里还储存着那一小块混沌的内力,只是却也没发现到底有何用处。

    原本以为安安会知道,所以这才出言试探,结果她也是听说。

    他还在无语着,安安却又跳了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你也是剑冢弟子,不如这几****就跟着你吧!”

    剑晨吓了一跳,也差点跟着她跳了起来,“你跟着我干什么?”

    安安摇头晃道,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江湖上都在找那靳冲,想必他一时半会也回不了剑冢了,你是剑冢的人,说不定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会来找你也说不定呢?”

    “反正我也不可能一直在剑冢门口守着,那样多傻啊,还不如跟着你四处转转,说不定就碰到靳冲了呢。”

    剑晨急忙摆手道:“那可不行。”

    安安皱眉:“怎么不行?”

    剑晨道:“我这次下山可是有正事要做的,你跟着我,不……不是太方便。”

    安安惊愕:“我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都没说不方便,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不方便的?”

    剑晨汗道:“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就行啦!”安安银铃般的嗓音直接将他打断,转眼俏脸一变,换成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抽抽泣泣道:“公子——你看小女子弱不禁风的,一个人闯荡江湖多危险呀,就在刚才……”

    说着又一是脚踩了过去,“刚才都差点悔恨终生呢,你怎么忍心……不如好人做到底呀?”

    剑晨脑袋一耷拉,心道师父说世上的女子翻脸比翻书还快,此话果然不假。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俏脸,拒绝的话终究说不出口,纠结半晌,终于道:“那……好吧,但我可先说好,我此行的危险说不定比今天还要大得多,到时候可顾不上你。”

    安安小脑袋又是一扬,“谁要你照顾啦?本姑娘的武功可好了。”

    “哦……?”剑晨目光下意识又望向了那堆已经差不多被踩平的坟包。

    安安俏脸一红,“那是个意外,意外!”

    休宁镇外。

    剑晨与安安站在镇门口。

    安安脸上满是疑惑:“喂,你说的危险,该不会就是到镇上买买东西吧?”

    剑晨摇头,“师父说,闯荡江湖除了要有一身好武功之外,盘缠也是少不了的。”

    “所以你准备去镇上打劫?”

    “……”

    休宁镇着实很小,小到镇上连间像样的酒楼也没有,只有一家客栈,除了打尖之处,也兼顾着为过往客人提供些简单酒水的买卖。

    安安随着剑晨走进休宁镇内,便停在了这家客栈门前。

    抬头一看,大门正上方好大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休息一下。

    安安不由笑了起来,“这客栈的名字倒有些意思。”

    剑晨打小就生活在齐云山附近,也不知道其他客栈都叫什么名字,倒不觉得多有意思,笑道:“这间客栈的掌柜是师父的朋友。”

    说话间,柜台前候着的小二迎了上来,也是笑道:“晨哥儿,有些日子没见了。”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安安身上飘。

    剑晨拱拱手,“小陈哥,明伯在吗?”

    小二一边将他二人往里引,一边道:“咱们老板你还不知道?现下正在厨房醉着哩。”

    趁两人说话的功夫,安安打量了下地形,见这客栈虽然简陋,倒也算整洁,前厅摆了七八张桌子,由于已经过了饭点,此时只有两桌坐了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

    小二将他两人引到离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下,又张罗些茶水来,方才进厨房去请掌柜。

    安安一边吹着茶杯里的热气,一边诚恳对剑晨说道:“熟人不好下手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剑晨一口茶水呛在喉咙,咳得他满脸通红,大小姐您还惦记着打劫呢?

    “哎呀你看你,喝口水都能呛着,真是倒霉。”安安换了个方位,走上前来,体贴地帮他拍着后背。

    剑晨奇怪,这位姑娘倒还体贴?

    抬眼却见安安正冲他挤眉弄眼不停打着眼色,不由一愣,还未明白,又见安安伸出手指,偷偷地往她身后指。

    顺她手指方向看去,却是那两桌喝酒聊天的客人,看起来只不过是寻常过往的江湖客而已。

    正想询问安安,厨房门帘却在此时被人撩起,一个胖乎乎的老伯醉醺醺地走了出来,一面走,一面大呼小叫:“晨娃子,今日怎么想起看明伯来啦?”

    剑晨一笑,连忙起身,口中道:“明伯,师父叫我问你好。”

    明伯一步三晃走过来坐下,按按手示意他坐,笑道:“好,好,今日来可有什么事?”

    醉眼也是多打量了一番安安,随后倒是在剑晨背上的千锋上多看了几眼。

    “明伯,晨儿今日便要下山闯荡江湖,师父说,临走前可来你这里取些盘缠。”

    “哦?”明伯眼里的醉意骤然一轻,看向剑晨的目光顿时清明了几分,郑重道:“你师父可有对你提起暗号?”

    剑晨毫不迟疑,道:“十六。”

    安安在一旁听得好生奇怪,这要几个盘缠的事情,怎么还得对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