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十六章 闻香公子
    剑晨走了。

    他走的时候,左肩上背着短棍千锋,右肩上背着长剑逐风,眼睛里饱含着憋屈的热泪。

    剑家,葬剑池。

    伍元道人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这里。

    立在巨大铜炉前,伍元道人的思绪又不知飘到了哪里。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着,似乎想要就这么一直站下去。

    直到,他的身后传来说话声,在这历来只有剑冢掌门才能进入的葬剑池内,竟然有人与他说话。

    “他走了?”

    伍元道人显然知道他身后的人是谁,没有回头,只是点了点头,“是。”

    身后的声音又道:“你舍得让他走了?”

    “不舍得又如何?”

    伍元道人转过身来,看向与他对话之人,苦笑道:“他已经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怀疑,我又能再留他到什么时候?”

    与他对话那人,黑发黑衣,便是连面上,也蒙上了一块黑巾,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黑色之中。

    唯独他的眼睛,明亮得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黑衣人看着他,道:“你还让他带走了千锋?”

    伍元道人又是一点头,“是。”,想起剑晨当时的表情,嘴角勾起微微笑意。

    黑衣人轻叹一声:“你倒真是舍得。”

    这是他第二次提到舍得二字,难道在伍元道人心中,剑晨与千锋拥有同样的份量?

    可是,被剑晨带走的,除了千锋,还有剑冢传承千年的逐风宝剑,他又为何不提?

    伍元道人眼中多了一抹期待。笑道:“千锋已蒙尘千年,不让他带走,难道继续留在葬剑池中作一根烧火棍么?”

    黑衣人讶道:“哦?他能发挥出千锋的威力?”

    伍元道人肯定道:“能。”

    “为何?”

    “他的内力……有些古怪。”

    此言一出,黑衣人更加惊讶起来:“他的武功都是你教的,你竟然说有古怪?”

    伍元道人这次迟疑道:“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似乎他与冲儿有了接触。”

    黑衣人明亮逼人的眸子骤然精光大盛,惊道:“你是说,玄冥?”

    伍元道人挥挥手,打断了他,道:“是与不是,我并不清楚,就要靠你去查了。”

    “你是要让我去当保姆?”黑衣人哼了一声,气道。

    伍元道人微微一笑,“普天之下,还有比你更适合当保姆的人么?”

    黑衣人的眼中闪出了丝火气,突然又转变为笑意,摇了摇头,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竟然越退越远,眨眼功夫,已经出了葬剑池门外。

    只有那道戏谑的声音仍然清晰地传入伍元道人耳中。

    “洛厉天啊洛厉天,你可真有趣。”

    伍元道人隐藏在道袍中的双手,猛然紧攥成拳。

    齐云山下有一小镇,唤作休宁镇。

    此镇离齐云山不远,人口并不太多,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往日剑晨下山采买吃穿用度,便是来此镇,倒也一应俱全。

    休宁镇通往齐云山只有一条弯曲的小道,因为地处偏僻的缘故,平时除了上山打猎的猎户之外,只可用人迹罕至来形容。

    然而今日,在日当正午的时候,小道上却有一个人在蹦蹦跳跳地走着。

    这是一个少女,看年纪约莫在十五六岁,身材轻灵袅娜,五官精致得令人嫉妒,黛眉如弯月,一双眸子明亮得宛若九天星辰,凝脂般的肌肤雪白得如同灵玉,让人一看之下顿生怜爱之意。

    烈日当空,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而她却似乎并未感觉到炎热,仍然一蹦一跳的走着,配上那袭水绿色的妆花锦衣,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森林中走出的仙子。

    少女的腰间别着一把精美的佩剑,看起来像是武林中人,只是那把佩剑实在精美得不像话,倒像是成了装饰品一般。

    看她行走的方向,似乎正是要往齐云山中去,只是才又跳了几步,自小道旁的林中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挡她去路的人是一劲装年轻男子,生得倒也有几分俊俏,可惜却是长了一双桃花眼,平白给他增添了些女气。

    他看向少女的眼中,满是欲望,令得少女秀眉倒竖,气呼呼娇喝一声:“走开!”

    年轻男子不以为意,抱拳笑道:“小姐,主上四处派人寻你,怎的你竟跑到齐云山来了,快随属下回去可好?”

    少女气得跺脚,道:“谁让你们来寻我啦?本小姐一个人出来散散心也不行吗?”

    年轻男子听她说一个人出来的时候,那双桃花眼不禁滴溜溜四下张望,口中却仍然笑道:“小姐一个人跑出来,主上当然不放心,还是别为难属下了罢。”

    一个人三字咬得极重,似乎另有所图?

    那少女却是未曾听出他话语之意,仍然气呼呼道:“本小姐武功可好啦,一个人又怎样,快走开快走开!”

    年轻男子闻言,哈哈笑道:“一个人,当然是再好不过。”

    身形突然一动,少女只觉眼前一花,再惊觉时,年轻男子已晃到了她身后!

    少女大惊,正想转身,突觉后背一痛,竟然被他点了穴道,不禁惊道:“你要做什么?”

    年轻男子嘿嘿一笑,戏谑道:“我的小美人,你可知本公子在江湖上的名号?”

    少女急怒道:“我管你是什么名号,快把本小姐的穴道解开!”

    年轻男子将她如水的秀发放在鼻尖,深深吸了口气,陶醉道:“本公子在江湖中也是有些薄名的,当年闻香公子的大名,可是令无数大姑娘小媳妇心惊肉跳得紧呢。”

    “你!你想做什么?”少女虽未听过闻香公子的名号,但见他举止轻薄,不禁羞怒道。

    “哈哈哈,小美人,你可真是单纯得可爱。”闻香公子的手已经放开她的秀发,转而抚上了少女羞怒惊红的俏脸。

    “想我闻香公子纵横风月数年,也算是阅女无数,但如你这般人间极品,当真是一朝得偿,万劫不复也甘愿也。”

    少女即便再单纯,听他如此无耻的言语,又哪能不知他想做什么?只是眼下穴道被点,受制于人,直急得俏泪含泪,悔恨不已。

    “你敢作出如此下流之事,就不怕,就不怕我爹爹杀了你?”

    闻香公子左手轻抚她俏脸,右手却已揽上了她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满脸尽是迷醉之色,淫笑道:“怕,怎么不怕?可是,这荒郊野岭的,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谁又知道是我作的?”

    “更何况,我的小美人,你可知道,本公子甘心奉你那蠢蛋爹爹为主上,为的,可都是你啊!”

    少女羞怒难当,正不知怎么办才好,突然脑后风池穴又是一痛,随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原来闻香公子急不可耐,又怕她惊声尖叫引出人来,索性一指点在她风池穴上,内力催逼下,顿时让少女昏迷不醒。

    他横抱起少女,自语道:“虽然少了一些韵味,但麻烦也少了不少。”

    随即纵身一跃,进了密林之中,这美丽少女的下场……

    这条小道人烟稀少,是以闻香公子才敢公然在光天化日下对少女动手,却不知,他的所作所为,竟然远远地落入旁人眼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