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十四章 葬剑池
    他进得屋内,伍元道人早已等在一旁,却是不知启动了什么机关,厢房内的一面墙已然左右分开,露出黑漆漆的通道。

    剑晨看得一奇,他打小便在这白岳峰上长大,师父的起居室也是从小玩到大,从来也不曾知晓这内里竟然另有机关暗道。

    正想询问,伍元道人却道:“你的转乾坤练得如何了?”

    转乾坤乃剑冢门下弟子必然会修习的一门轻功身法。

    数日前剑晨对战白焰剑派那位叫做良平的弟子,便是依靠转乾坤中一招“回风扫叶”方才出奇制胜。

    剑晨回道:“转乾坤身法,弟子已练得纯熟。”

    “好。”伍元道人点了点头,摸出一枚火折子,晃了晃燃起明火来,随手便往通道里抛了去。

    只是一转眼,漆黑的通道里亮起火光。

    原来通道一侧的墙壁上每隔数步便内嵌了一座烛台,烛台上各有一根燃烧近半的蜡烛。

    伍元道人看似随手的一抛,火折子过处,竟然将通道里剑晨目力可及之处全部的蜡烛都点亮了。

    这一手看得剑晨目驰神炫不已,师父的这一手暗器手法,自然也是教过他的。

    可是他也只能用来打上十几个水漂……至于点蜡烛,剑晨心里暗暗估计了一下,自己差不多丢一下可以点两根,运气好可以点燃三根。

    伍元道人却是不管他的惊讶,向他招了招手,道:“一会你看清楚我的步法,一模一样的跟上来,一步也不能踏错。”

    身形一动,下一刻已入了通道中,正在剑晨无比熟悉的“回风扫叶”。

    剑晨连忙打起精神,目光紧紧锁在伍元道人身上,牢牢记住他每一步的落处,眼睛都不敢眨上一眨,生怕遗漏掉任何细节。

    若是踏错了会有什么后果,伍元道人没说,剑晨也来不及问,但是他相信,总归不是好事就对了。

    不大一会,伍元道人便消失在通道的另一端。

    剑晨没有急着动,而是先闭上眼睛,将师父先前踏出的每一步,使用了什么身法作配合,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直到感觉没有错漏之处,方才睁开眼睛。

    同样一式回风招叶,稳稳站在了通道里伍元道人先前的落脚之处。

    不得不说,剑晨的记性相当不错,几个起落间辗转跳跃,果然每一步都踩在伍元道人走过的地方,一步也没有踏错。

    这条通道并不长,等他踏完最后一步,便见通道的转角处,伍元道人负手而立,正在等他。

    “师父。”剑晨先行了一礼,这才抬起头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个十米见圆的大厅,墙壁上围了一圈,也是有着一排烛台,其上的蜡烛也是亮着的。

    在他左侧的最后一座烛台下面,剑晨看到师父先前所用的火折子,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这令他心中又起了波澜,也不知是师父趁他没来时将蜡烛一一点亮,而后把火折子丢弃在那里,还是刚才那随手的一抛,直到点完最后一根蜡烛方才力竭?

    若是后者,那可不得了,要知前面那段通道虽然是直的,但若要进到这边圆形的大厅里,可是需要拐个弯的,更何况……大厅可是圆的,这得要多巧妙的暗器手法才做得到一抛之下点亮全部蜡烛?

    只是师父显然并不准备就这一手暗器手法说些什么,剑晨也不敢多问,只好随着他的目光看去。

    在昏暗的烛火下,伍元道人正对的方向,有三个苍劲银白的大字映入剑晨眼帘。

    葬剑池。

    剑冢之所以被称为剑冢,乃是因为一个人。

    这人,便是剑冢的创派祖师——欧焱烨。

    这欧焱烨不仅是个武学奇才,更是醉心于冶金炼剑之术,在当时,武林中人人以获得一把欧焱烨大师亲手铸造的利剑为荣。

    据传,欧焱烨正是春秋战国时期著名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后人。

    欧焱烨二十岁出师,三十五岁即已达宗师境界。

    随后突然淡出江湖,于白岳峰上结草为庐,一心想炼制出一柄可比肩祖先湛卢之名剑。

    五十六岁方有所得,铸一名剑,曰之逐风。

    他这二十一年来,所铸之剑无数,每一把尽皆倾注心血,细细数来,约莫千柄之数,被他全数葬于白岳峰上,剑冢之名,由此而来。

    祖师当年神采,剑晨自然从师父口中有所耳闻,只是他这一十三年来生活在剑冢,却是不知原来还有一处名叫葬剑池的所在。

    想来当年欧焱烨大师所铸的千把利剑,便尽数埋葬于此。

    想到这里,剑晨不免有些失落,葬剑池,葬的是剑,可想而知,内里除了剑,还会有什么?

    师父带他来这里,自然是要让他另选一把利剑傍身。

    可是剑晨他……不能用剑。

    思虑间,伍元道人又不知按动了什么机关,墙上巨大的葬剑池三字,以当中的剑字为分隔,从中裂了开来,原来是门。

    有了先前通道之事,剑晨只道这次又得需用火折子,连忙便想去捡,顺带也想再见识见识伍元道人的暗器手法。

    谁曾想葬剑池大门即开,内里竟然透出乳白的光亮来,只一下便把大厅内的烛火压了下去。

    剑晨心中奇怪,心想这葬剑池所建之处原来不是洞穴,而是露天的不成?一想又不对,他刚才可是被师父逼着吃了晚饭的,就算是露天,现下也已是星光点点的夜间,哪里会有如此白灼的光芒?

    好奇之下,连随着伍元道人的脚步进了里面。

    才站定脚,便是一惊,也明白了这乳白光芒的由来。

    原来葬剑池内乃是一比外面大厅还要大上十倍左右的洞府,整个洞府的地面全部由方方整整的大理石铺就。

    葬剑池的中间,以铁链围出了一圈可容纳数十人站立的圆形凹坑,凹坑的中间,立着一座硕大无比的铜炉,从铜炉的缝隙处,竟然隐隐还能见到火光。

    想来这座铜炉便是欧焱烨祖师当年铸剑所用。

    然而,葬剑池内的乳白光华却不是来自铜炉。

    剑晨抬头一看,不免心惊肉跳。

    原来洞府的天花板上,密密麻麻宛若天上繁星一般,镶嵌着无数光华闪烁的夜明珠!

    剑晨张目结舌,他虽然常据剑冢,每隔数月也有几日需得下山采买师徒三人的吃穿所需,也算是入过尘世,自然不是毫无见识之辈。

    现下无数夜明珠险些晃瞎他的眼,光是入目所及,其价值也是非同小可,不说富可敌国,也称得上富甲一方。

    “师父。”剑晨努力咽了口口水,艰难道:“咱们祖师那么有钱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