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十二章 归去来兮
    剑晨立起身来,面上已多了一抹兴奋与忐忑交织在一起的复杂之色。

    他目前归一剑法正是练到第三层“剑若惊鸿”,所以若想通过考验,便需要接下伍元道人以“剑若惊鸿”心法攻来的三招。

    若不倒,便可出师。

    剑晨相信,就算伍元道人打出归一剑法第一层第一招的起手式“气贯长虹”,那也必定非同小可。

    远远不是如同与尹修空对敌那般,拿把木瓢就能轻松应对的。

    所以剑晨需要一把兵器,一把真正的兵器,不是木瓢,不是水桶,也不是椅子。

    剑晨是剑冢弟子,所以他自然也是有一把剑的,虽然这把剑只是与尹修空那把一样,都是普通的钢剑,并且他一年也用不了两三次。

    这把剑就斜靠在迎客堂进门的那个角落,此时尹修空所站位置的身后。

    于是剑晨转身去取。

    迎面对上尹修空,看到他满面的焦急。

    “二师兄,你要出师么?”

    “二师兄,你可知道师父不留手的后果有多恐怖?”

    “二师兄,你疯啦?”

    尹修空也是剑冢弟子,他在入门之时自然也听师父说起过这个门规。

    当时他并不以为意,他是个老实人,他的脑子里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挑战师父这种可怕的念头。

    哪怕只是三招。

    剑晨此时哪有心情理他,从旁边绕过,拿起他那把剑鞘上布满灰尘的钢剑,转身就走。

    “师父,弟子准备好了。”

    伍元道人看着他:“还是不准备出鞘么?”

    剑晨一愕,看向手中长剑,苦笑一声:“弟子下山之后,或许会出鞘。”

    “好。”伍元道人点头,“为师便以‘剑若惊鸿’心法中的三招来考校于你。”

    “第一招,归去来兮。”

    “第二招,归之若水。”

    “第三招,归心似箭。”

    这三招,正是归一剑法第三层“剑若惊鸿”九招中的三招剑法,这三招,有一个共同之处,便是招式名称都带有一个“归”字。

    剑晨听得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伍元道人之用心良苦可见一斑,三招剑法,三个归字,这分明是在劝导剑晨放下执念,归心!

    可是,他十三年梦中反复出现的妇人、十三年已成梦魇的血剑、十三年惨被灭门的衡阳洛家、能够破解玄冥诀的晨字玉佩……

    这一切种种,都在压迫着他,压迫得剑晨的世界快要崩塌。

    所以,他心中虽然感动万分,但此时能够做的,便只有……战!

    “师父,请!”

    左诀右剑,剑晨不敢大意,以此生从未有过的专注紧紧盯视着伍元道人手中逐风剑,还没开打,鼻尖已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尹修空在一旁看得更是紧张无比。

    他一会希望师兄能够抵挡得住师父的三招,一会又希望师父一招就将师兄打翻在地,这样……师兄就不会走了。

    正在他无比纠结的时候,伍元道人动了。

    仍然只是缓缓地抬起逐风剑,但看在剑晨与尹修空眼里,却并没有当日对战白震天之时,逐风给众人带来的那股厚重感。

    但是,剑晨的眼睛瞬间瞪大!

    归去来兮,这招他也会,自然也清楚,此招乃是分为两个步骤。

    “归去”积聚内力,以守为攻。

    “来兮”蓄力已足,雷霆一击。

    明明知道,若要击破此招,便要在这积聚内力之时以突袭破之。

    可剑晨却一动也不敢动!

    往常他施展此招,调动的是丹田内的内力,源源不绝汇聚往兵器之上。

    而伍元道人汇聚的,却是剑意!

    剑意一说,本是无形无相,虚无飘渺的存在,然而此时的剑晨震惊地发现,无形的剑意竟然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疯狂地往逐风剑上汇聚。

    他看到了,剑意!

    浩瀚澎湃的剑意一波又一波,如同潮水般几乎将伍元道人淹没在内,伍元道人看似站得不丁不八,但在这无形剑意的补全下,浑身上下毫无破绽。

    剑晨相信,如果此时他敢出招抢攻,唯一的下场,便是被无穷剑意泯灭!

    于是他放弃师父曾经讲过的破招之法,现在能够做的,便是以守制守。

    归去来兮。

    他没有出鞘的钢剑也缓缓提了起来,所用的招式,竟然与伍元道人一样。

    丹田中的内力在他拼命催动之下,全数灌入钢剑之内。

    其中包括先前因为玄冥诀而运行到四肢百骸的内力,也包括丹田中那一块灰色的混沌内力。

    伍元道人的眉头皱了皱,剑晨竟然用同一招剑法来应对,这在他看来是极为不智的举动。

    两人的武功修为差距何止江湖与大海?

    即便是同一招,从伍元道人手中使出来,和从剑晨手中使出来,绝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但是下一刻,伍元道人的眼中多了一抹惊讶,再接着,却是赞赏。

    因为,他也从剑晨的身上,看到了剑意。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两三道剑意,但他确确实实从剑晨未出鞘的钢剑上,“看”到了!

    “好!”伍元道人不禁赞叹一声,一个好字,包含着不少欣慰之意。

    唰!

    剑光,便在这个好字响起之时,瞬间闪亮。

    剑晨能够在伍元道人带给他的无穷压力下,谨守本心维持归去之守已是尽了全力,一个好字听在他耳中,便如同进攻的信号,也给了他已经积蓄到极致的内力一个宣泄的出口。

    来兮!

    带着仅有的两三道剑意,未出鞘的钢剑直指逐风!

    来兮!

    无穷剑意宛若怒龙抬头,逐风悍然迎之!

    逐风出手,剑晨只觉压力陡然增强百倍不止,只是一个照面,他那可怜的两三道剑意如同小水滴般,瞬间被逐风剑上无穷剑意潮水般吞没。

    这一瞬,剑晨便是连汗毛也都根根倒竖了起来。

    在他眼前不断放大的逐风剑,哪里还有半分薄如蝉翼的感觉?

    分明就是一座大山迎面向他撞了过来!

    他一咬牙,手腕在如山压力下勉强动了动,钢剑在他努力下,略略偏移了一点角度。

    随即又是一正。

    啪!

    带鞘钢剑一斜一正之间,有如神龙摆尾,狠狠抽打在逐风剑剑脊之上。

    恍惚间,剑晨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