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章 阳谋
    此时,白岳峰下。

    下得山来的白焰门派众人却并未远去,一行十数人在山下寻了处阴凉之地停滞不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白震天白衣白剑,负手而立,一改在剑冢时的爽朗面目,面色阴郁不定。

    他身后有五朵金焰的中年人身躯道:“尊主,依您看,这剑冢……?”

    白震天微一摇头,阴沉道:“老家伙内功虽然够强,但还是纯正的剑冢功夫。”

    中年人微吟道:“会否伍元老道刻意隐藏?”

    白震天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李焰使的意思,我白震天连让老家伙使出真功夫的实力也没有?”

    被称作李焰使的中年人登时一头冷汗冒了出来,唯唯诺诺道:“属下一时口快,并无此意。”

    白焰剑派中若达到五焰,可在宗门谋得职位,对尊主便不再以弟子相称,而自称属下。

    “哼,若是老家伙连使用他剑冢万剑归一绝学之时还能有所保留,那这天榜上的名次,就得改一改了。”

    李焰使连连称是,退向一旁,不敢多言。

    天榜乃江湖中最为神秘的组织“水月府”每年对中原武林发出的一份榜单,榜单上罗列了当今武林中达到立派级别高手的详细境况,如其修为进境、所习武学、以往战绩等等,并且以此作为根据,排列出的武林高手榜。

    以白震天目前的修为,正是处于立派巅峰,冲击宗师的层级,对应在天榜上的排位,是五十二位。

    而剑冢虽然淡出江湖十数年,但当年伍元道人也曾仗剑闯荡江湖,是以他虽早已隐居山林,但水月府据伍元道人当年修为与战绩作参考,仍然将他排在第三十三位。

    白震天此时的心情显然不佳,就连平日颇为得势的李焰使也闹了个灰头土脸,白焰剑派余下众人立即闭紧嘴巴,不敢在此时触了他霉头。

    不料他们不说话,白震天却主动开口,道:“良平,回去叫掌事殿重新给你做一件二焰衣裳。”

    “呃?这……”良平正是被剑晨一剑鞘击在喉骨上那位,此时脸色仍然有些苍白,闻言不禁一愣,不明白白震天的意思。

    白震天怒哼一声,道:“你乃四焰弟子,算来也是达到出师境界,在江湖上勉强也可称得上一声高手,竟然三招不到被人连剑都不拔便打败,你可还配得上这四朵金焰?”

    良平双膝一软,扑通跪倒在地,颤抖道:“弟子……弟子知错!”

    白震天却不理他,又对另一名出战弟子吴明道:“你回去闭关,没有半年不要出来。”

    吴明本站一旁看良平的好戏,闻言也是一愣,不禁道:“尊主,弟子可是打赢了的……”

    白震天冷漠看他一眼,道:“赢了又如何?江湖拼斗死伤难免,你那一剑离魂焰,为何不刺下去?”

    吴明呆怔半响,无奈应道:“弟子遵命。”

    不管他二人此时作何感想,白震天又转头对李焰使道:“李灰,吩咐下去,找一些今日不曾上峰的弟子,每日严密监视剑冢动向。”

    李焰使连忙领命,又试探问道:“尊主的意思是?”

    白震天冷笑连连,阴沉道:“今日去剑冢,一来是要试探玄冥诀是否已经落入伍元之手,其二,便是要激出剑冢的反应,让伍元老道派出人来寻找靳冲。”

    “一个靳冲,狡猾如狐,我却不信,他剑冢弟子个个都有亡命天涯的本事,只要盯紧了这处,不愁靳冲不落入我包围之中。”

    李焰使疑惑道:“可是尊主……若刘焰使今日能够抓获靳冲,那咱们这些布置不就白费了么?”

    白震天看他一眼,手指远方,那里,五道人影疾驰而来,冷道:“你以为就凭刘宏,能够抓得了靳冲?”

    正是先前在小溪边追踪中年汉子那五人,当先那人,不是刘焰使还是谁?

    李焰使顺他手指望去,也看到了刘焰使五人,五人尽是他白焰剑派弟子,果然没有其他人,心中叹了口气,道:“那尊主为何……”眼中尽是不解。

    “本座要的,是玄冥诀,靳冲这人诡计多端,即便抓住他,谁又能保证一定能得到玄冥诀?”

    看着越来越近的刘焰使五人,白震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总得要给靳冲一点压力,否则……”

    “剑冢三人,你们跟丢一个,便不用回来了!”

    白焰剑派众人身躯一震,连齐声应道:“属下必不负尊主所托!”

    白岳峰,剑冢,数日后。

    “二师兄,你最近怎么老是无精打采的?”

    尹修空第一百三十二次耍完他唯一会的九招剑法,看向剑晨。

    在他问话的时候,剑晨正拿着根破树枝演练着归一剑法的前二十九招,一遍也没有练完。

    听到尹修空说话,剑晨索性树枝一丢,白他一眼:“你倒是改口改得快。”

    尹修空嘿嘿一笑:“那不得早点习惯嘛,若是咱大师兄突然回来了,叫错了可不得了。”

    大师兄……

    剑晨的双眼有些恍惚,是啊,他也多想那位叫做靳冲的大师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他就可以好好问问这位大师兄,十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他自己,是否真的姓洛?

    十三年前,大师兄为何会出现在衡阳洛家?

    师父难道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大师兄一失踪便是十三年,师父又为何不去寻他?

    还是……师父是知道的,却不想告诉我?

    这一连串的问号反复出现在剑晨脑海,搅得他每日神情恍惚,心绪不宁。

    有心想再去问问师父,可惜,自从白焰剑派那些人离去已过了快十天,师父却仍然在闭关。

    剑晨越想越觉得脑仁疼,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闷,恼道:“没事挑水去,别在我面前晃!”

    尹修空惊叫一声:“怎么又是我?”

    剑晨摆摆手,留给他一个背影:“少废话,上次打赌的事我可没忘。”

    尹修空气得跳脚,心里倒是生出了无限祈祷。

    大师兄,你快回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只知道欺负小师弟的二师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