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八十五章 大结局 下
    医生曾经说过,连羽最多只能撑过三天,如果三天之内还是没有办法为她解掉病毒,那么,便再也无法醒过来。

    甚至!

    这是最不好的一个说法,连羽有可能变成一个疯狂到只会杀人的工具;那时候,她便不再是连羽了,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不过这个几率应该很小,因为他们可以肯定,连羽当时硬生生的将这暴虐的一瞬间给扛了过来;因为,她的舌尖,破损的那么厉害;可见当时,她下口到底有多狠!

    病毒和那个主任已经被带回,程序和成分大概也都了解清楚了,所以这三天时间,便是关键;医院所有权威一点的医生的精力全部都花在了配置和研究解毒药剂这上面了,除了校长亲自出马之外,就连连羽的老师,京大医学院的成教授也被请了过来,一行人没日没夜的研究着解药。

    时光荏苒,很快的,便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时分,可是解药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成教授原本就有些花白的头发,更加的白了。

    因为对他来说,连羽不止是华夏的将军,而是他的学生,他最最引以为傲和疼爱的学生,所以就算是倾尽全力,他也绝对要将解药给配出来。

    都说纸包不住火,更何况是在这种信息发达,网络已经开始盛行的年代。

    所以在第二天的这一天,连羽伤重即将不治的消息便传遍了网络。

    “笑笑,笑笑,你赶紧过来,这上面说羽儿她…快死了?”

    这天,倪可心原本在浏览着微博,但是却一下子便看到了和连羽有关的消息头条,点进去一看,却彻底的被吓到了。

    “你说什么?”陈笑笑手中的手机瞬间落地,快速的跑到倪可心的边上,点开上面的照片。

    瞬间,一张齐昊抱着昏迷不醒的连羽被簇拥着走出直升机,然后走进医院的照片便出现在了陈笑笑的眼前。

    陈笑笑不敢置信的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刹那间眼泪开始滑落。

    “羽儿,羽儿……”

    下一秒,陈笑笑便想疯了似的跑出寝室,向着大门口跑去。

    “笑笑,你等等我。”倪可心和叶子琪拿起床上的包,捡起陈笑笑的手机便快速的追了过去。

    这个笑笑,什么都不带,她准备跑着过去吗!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两人心中的担心却绝对不会比陈笑笑少多少;因为连羽,也是他们生命中最主要的朋友啊!

    当陈笑笑,倪可心和叶子琪三人打车感到军区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已然发现大门口已经完全被记者和一些仰慕连羽的粉丝给团团包围了,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但是陈笑笑却完全不管,死命的往里面挤;因为她,想见羽儿,想马上见到羽儿!

    好不容易才挤进去,但是却看到医院的大门,被一批批的军人给死死的守住了。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里暂时不方便外人进去。”

    “这位大哥,你放我进去吧,我要去看羽儿,我要去看看她怎么样了,放我进去吧,求求你了。”从跑出门开始,陈笑笑脸上的眼泪就没有停下来过,她焦急的只能抓着面前那位士兵的手臂,恳求着。

    士兵为难的看着她,不是他不同意他们进去,而是上面发话,不可以随便的放人进去,如果放了一些不该放的人进去,影响到连中校的治疗就不好了。

    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可以安然苏醒,他们必须要好好的,死死的守好这里;因为这是他们唯一可以为她做的了。

    不过借由这次的事件,他发现,连中校的粉丝还真是多啊,知道她在这里,竟然都从各个地方的赶了过来,就是只为了确定她是否平安。

    “这位大哥,你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是羽儿的朋友,笑笑更是羽儿的发小,羽儿也一定希望看见我们,让我们陪在她身边的。”陈笑笑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倪可心和叶子琪扶着她,看着面前的士兵,满眼的请求。

    再进不去,她怕笑笑真的要撑不住了。

    士兵摇头,因为这样的场景,就今天,他就已经看到过不下百次了;虽然他却发现,陈笑笑身上的那种担心和悲伤,比之前的那些人都重的多的多。

    看样子,他面前的这个女孩,对连中校的感情,应该比之前的那些人都重好几倍吧!这都快哭昏过去了。

    虽然这样想,也很不忍心拦着她们,但是这是他的职责,守好这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的连中校。

    “可心,怎么办,我进不去。”千求万求也无法进去,陈笑笑崩溃的蹲下身子,怀抱着自己,哭的一抽一抽的。

    “笑笑。”就在这时,一道清俊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陈笑笑呆呆的抬起头,待看到面前之人的长相时,快速的站起身,一下子便扑到了他的怀里,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襟,红肿不堪的眼睛期待的看着他,“夜,羽儿她…羽儿她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我想进去,但是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呜呜…怎么办?”

    “我也是刚看到消息才过来看看情况的,具体事情到底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闻人夜摇头,缓缓的叹了口气,伸手将陈笑笑揽进怀里。

    他就知道,听到连羽出事的消息,这小猫咪绝对会崩溃的。

    虽然知道不应该在这时候嫉妒连羽,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嫉妒了啊。

    的嫉妒了啊。

    揽着陈笑笑,闻人夜看向面前的士兵,“我是闻人夜,她是陈笑笑,我们都是齐昊和连羽的朋友,因为担心他们的情况所以过来看看,你可以让人进去问问,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那好,你先稍等一下。”

    也许是因为对陈笑笑的不忍,也许是被闻人夜身上的气势所影响,士兵很容易便同意了。

    半响后,士兵走回原位,看着三人礼貌的说道:“不好意思,请进。”

    原来这几人真的是齐司令和连中校的朋友啊!他差点就看走眼了。

    ……

    下午,随着一个个的记者们将连羽的情况报导出去之后,军区的医院,瞬间迎来了一批有一批的探视者,但是他们进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来,只是全部都安静的守在病房的门口,等着,等着他们心目中那无所不能的姑娘,安然的苏醒过来。

    S市,董柔和董建平在看到这则新闻时,差点便晕了过去。

    羽儿,他们的羽儿,怎么会出事…怎么会出事呢!

    在他们看到新闻的那一刻,京城派出接他们的车和直升机也已然到了,一行人随意的收拾了几件衣服,便踏上了去京城的路。

    一路上,董柔的眼泪便没有停止过。

    而连郝,却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当初同意连羽去当兵,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如果不去当兵,就不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孩子,或许还蹦蹦跳跳平平安安的在上学。

    这一日,整个华夏弥漫着浓浓的悲伤,无论是电视上的报导还是路边的行人,好像都突然失去了笑脸,剩下的,只是祈祷和期待!

    连羽,醒过来!

    这是他们所有人的心声!他们的神,那个一直守护着他们的神,不适合一直躺着啊!

    ……

    “羽儿,你都已经睡了快两天两夜了,是不是也该醒过来了呢!再不醒来,我可是要打你屁股了哦!”

    “羽儿,都睡了那么久了,你难道不饿吗,醒过来,我烧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给你吃,这可是我前段时间刚学的手艺哦,保证你吃了还想再吃。”

    “羽儿,我答应你,我不生你不遵守约定的气了,你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遇到危险了。”

    “羽儿,你是不是怪我了,怪我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的危险,所以生我的气了才不愿意醒过来,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醒过来吧!起求你了!”

    整整两天的时间,齐昊完全寸步不离的守在连羽的床边,抓着她的手,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仅仅只是过了两天时间,那个冰冷迫人的齐司令,已然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是一个哀伤憔悴满脸胡渣的男人。

    这整整两天的时间,齐昊完全不吃不喝,只知道对着连羽聊天,就连眼睛都舍不得闭一下。

    他说,只要他这样一直一直的烦着他的羽儿,他的羽儿一定会被他烦醒的,要是他一不小心睡着了,羽儿刚好醒过来看到的话,就会又丢下他继续睡觉了。

    听着他的解释,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哽咽。

    到底是爱的多深了,才会这样自欺欺人的来说服自己!欺骗自己!

    连羽,就算只是看在他爱你的这一个理由上,你也绝对必须要醒过来啊,否则,你就对不起他,不配得到他那全心全意的爱!

    闻人夜看着齐昊和连羽,无声的叹了口气,拥紧了已然在他怀里哭的累到睡着的陈笑笑。

    从得到消息开始,陈笑笑的眼泪就没有停过,待看到那躺在床上那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的连羽时,哭的便更厉害了,无论他如何安慰,也都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小昊,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顺便去换一件衣服,羽儿这里有我们在呢。”董柔走到齐昊的身边,无比心疼的看着他。

    羽儿这样的躺在床上,她这个做母亲的,真的很伤心很痛苦;但是看到齐昊这样,她为羽儿高兴的同时却真的觉得很心疼。

    羽儿啊,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你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对你的爱,到底有多深吗?如果看出来的话,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让他这样继续心痛下去呢!所以,醒一醒吧,好不好!别让妈妈担心了,好吗?

    连郝在边上,双手就那样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女儿这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他真的不配做为一个父亲;就连他们这个家,都是羽儿撑起来的,他真的觉得自己好没用,如果可以,他宁愿躺在那里的人是他,也不要这样无能为力的坐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

    听到董柔的话,齐昊回头,对着董柔摇了摇头,扯了扯嘴角,“阿姨,我要在这里陪着羽儿,我要是走了,她会生气的。”

    “哎!”叹了口气,董柔只能拿连羽劝解,“那你总得吃点东西啊,否则羽儿醒来要是看到你这么不爱惜自己,不是更加的生气。”

    “羽儿会生气吗?”

    这一刻的齐昊,完全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是那么的不安和小心翼翼。

    房间内的所有人看到这个样子的齐昊,原本还没干透的眼角瞬间又湿润了。

    他!到底有多爱连羽啊!

    “狼,我要去找医生。”火凰看着黑狼,无比坚定的说着。

    说着。

    和羽儿的命比起来,她身上的秘密被人知道,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能够救回羽儿,就算是她被带走做研究,她也愿意!只要羽儿可以平平安安的醒过来。

    “走吧。”黑狼牵起火凰的手,一步一步的向着研制解药的地方而去;因为他知道,他劝不了火凰,也不想劝。

    因为,他们的命,本就是属于连羽的。

    ……

    “你是说,你也中了羽儿丫头身上的那种病毒?你确定吗?”成教授看着火凰,眼中满是激动和震惊,但是却有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恩。”火凰坚定无比的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会没事?”成教授有些疑惑。

    “成教授,我们将情况告诉你,但是希望你能帮我们瞒住其他的人。”黑狼看着成教授,眼神中透露着浓重的严肃。

    告知秘密是必须的,但是让成教授一人知道总好过被所有人都知道,毕竟他是所有医生里面最担心和在意羽儿的人了。

    “好,我答应你们,无论你们和我说了什么,我都绝对不会向第三个人透露半个字。”成教授严肃的点头。

    “我其实和大家不一样。”火凰开始缓缓道来,“四年前的那件秘密实验室的事件,我想成教授您应该知道一些。”

    成教授点头。

    那件事那么轰动,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就是那里面唯一存活且被研究成功的人。”呼了一口气,火凰说出了真相。

    “什么?”成教授震惊了,研究成功,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被喷射了病毒之后却没有事情的原因,所以。”火凰继续说道,然后猛地一下对着成教授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求求您了,用我的血或者是身上任何一样东西,帮羽儿研制出解毒药剂吧!拜托了!”

    “我知道了。”成教授点头,“你们跟我进来吧!”

    他真的希望,她面前的这位女孩身上,真的能够找出救他学生的办法;那么优秀的孩子,那么年纪轻轻,怎么可以就这样…就这样的香消玉殒呢!

    ……

    时间就这样的,渐渐的来到了最后一天。

    医院的走廊上,所有关心连羽,在乎连羽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

    战狼,三班的成员,刘东来,上官鹤,乔巧等人,甚至连连羽在香港的朋友全部都放下了所有,集体赶到了这里,等着连羽重新睁开那双狡黠明亮的大眼。

    连羽,那么多人为你祈祷,你是不是也该醒一醒,不要再睡了呢?

    “终于研制成功了!”

    医院的一间房间内,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成教授抹了抹额间被紧张出来的汗珠,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偷偷的加进去那个丫头的血,真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啊!研究了那么多次都没成功的解毒药剂,终于成功了!

    几人拿着研究成功的解毒药剂,快速的向着连羽的病房走去。

    一行人刚来到连羽的病房的门口,当看到那黑压压的一群人时,差点吓晕。

    怎么守在这里的人,又多了那么多啊!那么多人堵在这里,他们怎么进去。

    这样想着,刚想出声;但是却在下一秒,他们的面前,却渐渐的被让出了一个可以通行的通道。

    成教授二话不说的先行往里面走去。

    已经到下午了,不能再耽搁了,耽搁一下,丫头的命就更危险。

    ……

    “医生,解药研究出来了吗?”看到成教授一行人,董建平一行人快速的上前问道。

    成教授点头,“已经研究出来了,麻烦你们让让,我们得赶紧给丫头注射进去。”

    “好好好。”一行人赶紧退开,免得耽误了连羽的救治。

    ……

    解药注射进去大约过了一小时之后。

    “太好了,连中校体内的病毒已经解开了。”老医生惊喜的宣布道。

    太好了!

    所有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三天来的唯一一丝笑意。

    “可是姐姐为什么还不醒过来?”点点看着连羽,眉宇紧皱。

    “这…我们也无法判断,但是连中校应该已经没事了,我想或许是还需要点时间缓缓吧!”

    其中一位老医声笼统的解释着。

    虽说这解毒药剂已经研制成功,连中校身上的病毒也已经解开,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们也无法断定啊!

    ……

    时光荏苒,转瞬即逝。

    从连羽注射解毒剂已经又过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可是连羽,却依旧没能醒过来。

    战狼和三班的人全部被项少祁赶回去训练了,毕竟就算他们守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好不如好好训练,以后可以帮到连羽;而连羽的一些朋友,却完全的寸步不离的继续守在这里,因为他们相信,连羽!一定会醒过来的!绝对会的!

    因为!她的身上背负着他们那么多人的期待和爱啊!

    齐昊,还是那样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但是这么多天下来,他心中原本的期待已经被狠狠的击碎了;原本以为只要解毒剂成功了,他的羽儿便会醒过来;但是,现实却给了他一记狠得不能再狠的重击。

    连羽她,还是没醒。

    病房内,扑面而来的空洞席卷着所有的人;那个坐在连羽边上的人,根本就如同是被

    就如同是被抽走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而已。

    这么多天,如果不是医生给他注射营养针,他或许早就已经支撑不住倒下了吧!

    再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啊!

    将又一次哭晕的陈笑笑抱上边上的病床,闻人夜走到齐昊的身边,一个用力便将他拉起,拳头直接揍了上去,“你这个样子算什么,你这样子到底有什么用。”你这样子,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齐昊!

    “砰”的一声,原本身上便没有丝毫力气的齐昊瞬间被打倒在地。

    边上所有人只是不忍的看向别去,却没有去阻止闻人夜;因为他们知道,他是为了他好,是为了打醒他。

    他们虽然震撼齐昊对连羽的感情,但是他们现在却真的担心了,如果在失去了连羽之后再失去齐昊,那他们就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齐昊没有理会闻人夜,被打倒在地,但是却又爬了起来,继续的守着连羽,死死的守着她。

    一次又一次的被打道趴下,却一次又一次的爬起身,然后继续一错不错的看着连羽。

    边上的所有人包括齐军和安玲珑等人,已经全部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那是他们的儿子(孙子)啊!

    而董柔,已经彻底的哭倒在连郝的怀里;明明是那么相配的两个孩子,难道真的就只能是这样了吗?

    老天爷,你怎么忍心呢!

    再一次的,闻人夜又将齐昊给提在了身前,一脸的阴霾,“连羽这样躺在这里,你就是这样的在爱她吗?你就这样子将她拼死要守护的国家和人们给丢在一边吗?你难道就不准备帮她报仇?你这样子,只是会让亲者痛仇者快而已!”

    “砰”的一下,齐昊整个人被甩在了一边,一动不动。

    报仇;对!他要给羽儿报仇!

    R国!他绝对不能够放过。

    而这时候的连羽,却陷入了一个梦中,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现实还是梦的梦。

    ……

    “羽儿,你终于醒了。”

    连羽睁开双眼,刺眼的亮光让她略微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待看到面前的情景之时,眉宇间的皱起更深了。

    这是怎么回事?

    董柔快速走到边上,倒了杯水递给连羽,“羽儿,来,先喝口水。”

    “妈,爸呢?”接过水杯,连羽下意识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她竟然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人?为什么叔叔会出现在这里?昊呢?昊在那里?

    环顾四周,连羽却是如何也找不到心中想要见的那个人了。

    “我没有通知他。”董柔见连羽提到连郝,脸色瞬间一沉。

    那个男人,她再也不愿意见到了。

    “那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连羽看着不远处的李松,脸色冷如寒霜,死死的看着他,冰冷的眼神使得他忍不住的后退一大步。

    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觉得,这个继女,醒来之后的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身上的气势变得好吓人,简直能把人给冻死。

    “羽儿,你叔叔他知道错了,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所以你就原谅他一次吧。”感受到自家女儿身上散发的那种骇人气息,董柔赶紧帮李松解释着。

    “这样的誓言,他都发了多少次了,你为什么还要相信他。”连羽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做了一些错事,母亲便不肯原谅他,但是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犯错,甚至想杀了她,她为什么就是能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呢!

    连羽没有想过,有爱才有恨,才无法原谅;而无爱,所以可以轻易的原谅,因为她,并不是很在乎。

    “羽儿。”董柔有些为难的看着连羽。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她的羽儿对她父亲的感情有多深,对她的感情有多深,李松这样子对她,她根本就不可能原谅他。

    “我不想看到他,你让他出去。”连羽转身,背对着董柔。

    她现在的头很疼,她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让她回到现实,难道那一切,真的都只是个梦吗?可是为什么,她的心,空了呢!

    昊!你在哪里,快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昊!

    ……

    “羽儿。”

    突然听到连羽的声音,齐昊“唰”的一下站起身,紧张的检查着连羽,看看她是不是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当看到连羽那双还是紧闭这的双眸时,却又失望了。

    羽儿,已经过了七天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醒过来?

    齐昊抓着连羽的手,浑身哀伤蔓延。

    这几天,他一直在计划着帮羽儿报仇,让R国的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每天做完事情,他都会回到这里,陪着他的羽儿。

    羽儿,是不是等到我帮你报了仇,你才愿意醒过来呢?那你就等着好了,很快,很快就好了,很快,我就可以帮你报仇了。

    连羽昏迷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多天了,她昏迷不醒的消息已然在整个华夏乃至世界传了开来,感到可惜的有,感到悲伤的也有,但是感到快乐兴奋的同样有。

    可是在这一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让人无比震惊和悲痛震撼的视频,一时间惊起千层浪,让整个华夏,愤怒了。

    他们不知道,原来连羽,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原来R国,竟然不止一次的,这样罔顾

    ,这样罔顾他们华夏普通民众的生命,好个R国,简直是欺人太甚!

    华夏的民众虽然有时候很自私,但是在面对国家大义之时,他们却可以团结一致,共同对外,这也是曾经华夏可以赢得战争胜利的原因。

    R国,它似乎不了解,什么才是华夏人民!也不了解,连羽的身后,到底有着怎样的人脉。

    曾经连羽交代留下来的证据,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它最大的作用。

    ……

    风暴,渐渐开始临近。

    就在第二天,华夏的商人们,彻底的断绝了所有国家的进出口的产品,食品,服饰甚至其他,全部都断的彻彻底底。

    而存活在华夏的外企,也彻底被打压,被团结而起的华夏人民,赶尽杀绝。

    他们要让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知道,华夏,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连中校保护他们,现在换他们来,帮她讨回公道了!

    所有人大概都不清楚,其实很多国外的一些产品,其实都由华夏代工,然后他们自己再加工,最后放上自己的包装,再转卖的;所以当华夏的所有企业停止供货,世界,乱了。

    各国的企业和民众开始游行,给国家施压。

    各所有国家全部都承受不了这样的情况,开始集体向R国施压,让他们赶紧解决掉这件的情况。

    R国那些人是笑脸,在这一刻,彻底胯下。

    他们想不到,连羽,竟然还留下了这样的证据;他们更想不到,华夏,竟然团结至此!

    终于,R首相将电话打到了贺东辰那里。

    贺东辰告诉他,想要结束这场纷争;一,便是交出所有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员,一个也不许落;第二,签订条约,R国之中,除了普通民众和平时的友好往来之外,其他人或者军队,绝对不允许踏入R国领土半步,否则,他们有权全部奸灭,而他们华夏,到时候便会发动战争,不再忍让;三,华夏那些被害死民众的家属的补偿,全部由R国来支付。

    虽然华夏的人民或许不屑要他们的补偿,因为多少补偿也换不回他们的家人和孩子;但是,这却是华夏必须要为他们讨回来的公道。

    这些要求,R首相二话不说全部都答应了下来,虽然第一条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但是这对他其实有益无害。

    毕竟,更这件事情有关的所有人员,全部都率属于右翼,他正好找个几乎拔掉一些眼中钉。

    这些条件,其实都是齐昊提的,虽然让R首相占了个大便宜,但是也算是为以后省下了不少的麻烦。

    世界,开始慢慢的恢复原样;但是华夏,却在各国人的心中埋下了深刻的种子。

    华夏!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

    而另一边。

    “羽儿,我怎么觉得,你这出事回来以后,就变的安静了好多呢?”而且浑身上下还带着那么浓重的哀伤,看的她有时候忍不住都想哭。

    坐在连羽边上的同事小佟有些担心的看着连羽。

    “小佟,我没事的,放心吧,只是在床上躺了那么就,还有点缓不过神,果断时间就好了。”

    她想他,好想他,疯狂的想他!

    昊,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回到你的身边,就算那只是个美好的梦,我也宁愿永远都呆在那里面,再也不出来。

    回到这里已经有半个多月了,什么都步上了正轨,但是她却始终觉得,这才是梦;可她掐自己的时候又会疼,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下了班,连羽精神恍惚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突然,她看到街边坐着一位看上去道骨仙风的算命老先生,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一步一步的向着那里靠近。

    “丫头,想卜栓算些什么?”算命老先生笑呵呵的看着连羽,一脸的慈祥。

    “爷爷,我想知道,到底什么是梦?”

    “呵呵。”算命先生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笑了笑,“梦就是现实,现实也是梦,有时候当你在梦中时,你会觉得,其实现实才是梦。”

    “现实才是梦!”连羽喃喃的说着,“那爷爷,我现在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呢?您能告诉我吗?”

    “丫头,问一问自己的心怎么说,跟着心走,你终究会找到方向的。”

    “跟着心走吗?”连羽继续喃喃自语的样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也不知道到底抽了多少张,随意的放在桌子上,精神更恍惚的走了。

    连羽的身后,算命老先生笑呵呵的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的慈爱,“丫头啊,该帮的我已经帮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啊!”

    下一秒,连同算命桌子一起,老人瞬间的消失在了原地,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连羽精神恍惚的回到家,又恍惚的躺在床上,慢慢的,竟然渐渐睡着了。

    “羽儿,你已经睡了半个多月了,是不是也该醒来了?”

    “昊。”连羽捂着嘴巴,看着齐昊那个颓废深情的样子,眼泪唰唰唰的直流。

    昊,那是昊,可是为什么,她触碰不到他。

    “羽儿,我曾经说过的,你若生死,我必相依!所以,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真的来找你了哦!”齐昊温柔的轻抚着连羽的小脸,平淡的说着。

    就好像,下一秒,他真的就要去陪她了。

    其实他,真的快撑不

    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啊!

    “不,不可以,昊。”虚空之中,连羽着急不已,眼泪直冒。

    怎么可以,昊怎么可以!不行,她得赶紧告诉他,她还活着;可是虽然这么想,但是连羽却感到完全的无能为力。

    “羽儿,羽儿你哭了,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你可以听到我说的话对不对?”看到连羽脸上那缓缓滑落的晶莹泪珠,齐昊兴奋的站起身,然后按着边上的对讲器,激动的喊着,“医生,羽儿可以听到我的话了,你们赶紧过来看一下,羽儿是不是要醒了。”

    “哭?”听到齐昊的话,连羽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自己,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珠,疑惑了。

    为什么她在哭,躺在床上的她也在哭呢?

    听到齐昊的通知,一个个医生快速的跑了过来,当看到连羽脸上那一直滑落的眼泪时,震惊了也激动了。

    “齐司令,看样子你天天对连少将说的话,她终于能够听到了啊!实在是太好了!”

    为了补偿连羽的牺牲,连跳两级,直接将连羽从中校升级到了少将,虽然他们知道这根本补偿不了什么,但是这是她应得的嘉奖!这是她拿命还回来的嘉奖!

    “羽儿,既然你能听到我说的话,那我请你,求你,醒过来吧,好不好?”齐昊温柔的亲吻着连羽,嘴角含笑。

    “好。”连羽泪眼婆娑的直点头。

    突然,脑中金光一闪,她想到了之前那个算命先生对她说过的话;

    梦是现实,现实是梦!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

    跟着自己的心走!

    难道那个爷爷是要告诉她,她心中一直拼命想回的地方,才是现实吗?

    那她要如何,要如何才能回到昊的身边?

    慢慢的,连羽突然的闭上双眼,然后靠着感觉,一步一步的向着前面走去,向着她心之所爱的方向走去。

    当睁开双眼,连羽看着齐昊那激动的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眸,眉眼温柔无比,对着他伸出手,轻抚上他那满脸胡渣,显得有些颓废的俊脸,眼角泛泪的笑开,“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对不起,我…终于回来了!”

    ------题外话------

    呼呼!终于完结了!O(∩_∩)O~

    其实一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完全是头脑一热,原本在写到两三万的时候想放弃,但是看到渐渐增加的收藏和留言时,突然就想坚持下去,所以,便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虽然更新时间不定,更新字数也不确定,但是简单从开文到现在,却真的没有断更和请假过一天,就算再忙,就算再卡文,简单也都会努力的码出一章来,这是简单对喜欢简单这篇文的亲们的责任,也是简单喜欢做的一件事。

    这两百多天的时间,简单谢谢所有亲们一直的陪着简单走下来,因为你们,一直是简单最大的动力!

    简单不知道各位亲们对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满意,也不知道完结之后会不会被喷,但是能够写完这篇文,简单真的好开心!爱你们!么!(づ ̄3 ̄)づ

    PS:之后还有番外的哦!\(^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