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八十四章 大结局 上
    地底实验室。

    “唔……”

    连羽抱着脑袋,无比痛苦的低鸣着,拼命的压下心中那想要将面前的一切全部撕碎的念头,双目发红,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正娇颜巧笑的佐藤朗一。

    她没想到,那些已经跑了的研究人员竟然会跑回来暗算她!她更没想到……

    “呵呵呵,连羽,怎么样,这种滋味是不是很难受呢!是不是很想要撕了我啊!啊!哈哈哈……”佐藤朗一看着连羽,脸上布满了得意,“我之前好像一不小心忘了提醒你了,我们研究的这个病毒,是可以透过空气直接渗入人肌肤上的毛孔里的,所以,无论如何,你根本就躲不了。”

    “不过,这种滋味,我也是体会过的啊,不过比起你嘛,可要轻松多了,毕竟!”佐藤朗一咧嘴一笑,眼中满是嗜血,“这可是专门为了你们华夏而研究出来的哦!”华夏人口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里面最多的,只要控制了华夏的人口和军队,那这整个世界,不就是他们R国的天下了吗!这样,他们就再也不需要去看M国的脸色了!哈哈哈!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是连羽中的这个,可是比那里面的那些厉害多了,就是不知道,连羽,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扛过去。

    否则,你就只能当我们大R帝国的傀儡娃娃,战争的工具,甚至是…我的玩物!

    而且到时候,我让你第一个要撕碎的,便是你心心念念要保护的华夏同胞!甚至是你心中最在乎,最爱的那些人!

    啊哈哈哈哈

    !

    他真是越想就越兴奋啊!他已经完全迫不及待的便想见到那样的一幕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不知道华夏那些崇拜她的民众和重视她的那些个华夏领导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呢!

    “哈哈哈…呃……”

    突然,佐藤朗一的狂笑瞬间僵住了,面色僵硬的看着连羽。

    “呵呵…”

    连羽死死地看着佐藤朗一,鲜血顺着嘴角开始慢慢溢出,滑过因为挣扎而显得无比苍白的肌肤,冷笑着。

    “就这样的一样破东西,就妄想控制住我连羽,你想的是不是…太美了一点。”

    在觉得自己会发狂的那一瞬间,连羽的皓齿狠狠的落下,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利用疼痛刺激那已然将要发狂,不受控制的大脑,渐渐的将自己精神死命的拉回现实之中。

    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连羽淬冰的凤眸溢满了无比嘲讽的笑意,“怎么样,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了吧,我等着。”

    “这怎么可能…”所有研究人员双目瞪圆的看着已然恢复神智的连羽。

    这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研究出来的病毒,为什么会对连羽无效?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你竟然熬过来了。”相较于研究人员的震惊发愣,佐藤朗一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只是神情平淡的看着连羽嘴角那溢出的鲜血,嘴角挂起了淡淡的冷笑。

    连羽,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自我伤害!你还真的是能想得出来啊!对敌人狠,没想到你对自己竟然也那么的狠,我还真的是得对你道一声佩服啊!也不怕舌尖咬过头,把命也送了!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哦,你要是死了,就更方便变成傀儡娃娃了哦!

    “不好意思,看样子是要让你失望了。”连羽抬手,平静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冷笑着,“现在,是不是也该轮到我来反击了吧。”

    话音刚落,精神力瞬间包围着连羽的全身。

    她知道,她身上的精神力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成败,在此一举。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战斗,她的精神状态已然疲惫,她也相信,佐藤一郎,或许比她更加的疲惫了吧!

    所以…

    精神力猛地飞射而出,连羽手呈爪状,瞬间向着佐藤朗一攻去。

    佐藤朗一冷笑一声,出手反击。

    但是在下一秒,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佐藤朗一瞪大着眼睛,原本那得意而骄傲的冷笑彻底的僵在了脸上,神情无比的骇人。

    下一刻,连羽已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他的颈子上传来那让人窒息的力道,也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慢慢的,佐藤朗一的脸色渐渐的开始变得铁青,呼吸开始只出不进,双目瞪圆,完全的不敢置信

    。

    他不能相信,他竟然会输给了连羽,他怎么可能输给连羽!他佐藤一郎怎么可能会输呢!他还要抓到连羽,为大R帝国效命呢……

    “咯噔”一下,就在下一刻,佐藤朗一彻底的便没有了声息,只剩下那双眼睛还在那里死死地瞪着,死不瞑目!恐怖异常!

    因为他无法接受,自己安排了一切,安排了那么多的计划,到最后,竟然会输给连羽,竟然会输给一个…傀儡娃娃!

    在佐藤朗一的心里,连羽,便是他手中的傀儡娃娃!

    感受着佐藤朗一在自己手中断气,连羽松开手,抬眸,嘴角微微勾起。

    看样子,还是我赢了啊!

    这样想着,下一秒,连羽伸手摸上腰后,拔出手枪,生冷的枪口定定的对着面前那一群已经吓呆了完全忘了逃跑的研究人员,“你,跟我走。”

    连羽指着主任,双眸锐利异常。

    主任快速走上前,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上前,那连羽的那个枪口下的子弹下一秒对准的便一定是他的脑袋。

    连佐藤将军都死在了她的手里,连病毒对她都没有用,被她给轻易的熬了过去;他们,恐怕凶多吉少;更何况,之前的那个病毒,是他们给连羽下的,所以,现在的他们唯一能做的,便只有配合她。

    “我带你出去,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们?”主任看着连羽,压下心中的恐惧,大着胆子谈条件。

    因为如果不谈,那等待他们的,绝对就是死神的地狱。

    听到对方的条件,连羽的嘴角微微翘起,嗤笑一声,目光一错不错的凝望着主任,寒霜从潋滟着冷意的眸中一闪而过,看得一行人心底的寒意更甚。

    这人还真的是挺聪明的嘛,这样了竟然还敢跟她谈条件,如果不是她的精神力已经用到枯竭,她根本不需要让他们带她出去。

    不过既然这样,她就成全他们好了,“我答应你,出去之后我可以放过你们,”一个我字,连羽咬字还咬的特别的清楚,“而且绝对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但是战狼其他人和齐昊他们找不找你们的麻烦那便不是我的事情了。

    毕竟,她只代表了她自己嘛!

    更何况,看到她这个样子,上面的那些人要是会放过他们,她就跟他们姓。

    听到连羽的承诺,所有研究人员瞬间松了一口气。

    他们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太好了!

    “走吧。”连羽转身,大步向着电梯口的方向而去。

    不行,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虽然她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想要将人撕碎的疯狂意念;但是她的头,好像快要裂开了似的,所以,她必须尽快的跟昊他们会合,让他们知道地底实验室的情况和方位;这也是她让人带她出去最主要的原因。

    因为她,或许已经撑不到将他们带下来的那一刻了

    。

    ……

    接二连三的子弹滑过空气,“砰砰砰砰”的声响过后,最后一个追逐着战狼一行人的R国人瞬间倒地。

    众人停下疾步奔跑的脚步,终于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子弹发射而来的地方。

    慢慢的,虎牙之师的人员便出现在了战狼众人的眼前。

    “哟,怎么一个个的都那么狼狈啊。”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战狼众人嘴角抽搐,眉宇狠狠皱起。

    靠之,这群家伙要不要来的那么“及时”。

    “羽儿呢?”虎牙之师的身后,齐昊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待没有见到自己心中的那抹身影之时,厉眉紧皱,冷声问道。

    “羽儿在里面的那栋大楼里面,她刚才一个人跟着R国的那个人进了那栋大楼。”看着齐昊,黑狼答道:“而且那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很危险。”他现在,真的很担心羽儿的情况啊。

    “走。”

    听到黑狼的回答,齐昊心中的慌乱更甚了,大步跨出,向着大楼的方向疾步前进。

    就在这时,原本已然倒地的R国人突然爬起,对着刚好经过他不远处的黑狼猛的喷射出喷管内的病毒。

    “狼,躲开。”火凰快速的向着黑狼的方向扑去,用进全力,瞬间将他推出老远,只不过她自己,却被病毒给射了个正着。

    “砰”的一声,子弹声响起,那名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R国人彻底的便没有了声息。

    火凰快速的离开病毒喷射的区域,回过神的黑狼和战狼众人快速的跑到她的身边上上下下的帮她检查着。

    “凰,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放地方?或者是想要发狂的感觉?”黑狼小心翼翼的看着火凰,眼神中透露着无限的紧张。

    之前他们便见识过了,如果被那管子里的东西喷喷射到,那人就会发狂的袭击自己的同伴和身边所有的人。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哎。”火凰摇头,一脸的无辜。

    “太好了。”黑狼瞬间便输了一口气,伸出双手便想将火凰抱进怀中。

    “停住。”火凰赶紧出声提醒,“我身上还有他们喷出的那些东西,你们千万别靠近我,否则要是变成之前那个R国人的样子就不好了。”这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

    “还有,你们别忘了,我和你们不同,我没有事情,不代表你们也不会有事,所以千万不要靠近我。”

    她是基因改造者,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现在才会没有事情吧。

    众人听后瞬间了然了;毕竟,火凰的事情,在他们队伍之中原本就不是秘密。

    “羽儿。”

    看着火凰,突然间,恐惧渐渐爬上了齐昊原本冷静的俊脸,下一秒,齐昊快速转身,只是一瞬间,便彻底的没有了踪影

    。

    “队长?”虎牙之师看着已然消失的齐昊,也快速的跟了上去;战狼随后。

    这一路上,队长给他们的感觉一直都很奇怪,整个人经常出现不安恐惧和担忧。

    从他们加入虎牙之师的那一天开始,队长除了冷还是冷,在后来和连队长在一起之后,脸上才开始渐渐的会出现笑容,出现那种温柔的神色;但是像今天这样的神色,却是他们第一次在队长的身上见到。

    难道!是连队长出手事了?否则队长如何会变成这样。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吧!

    虎牙之师众人的脑子里瞬间浮出了连羽那聛睨一切的身影,立刻否定了心中所想。

    连队长那样的人,那么的强大,甚至已经强悍到接近没有对手的人,怎么可能会出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下意识的,他们便完全的否定了之前那突然浮起的想法。

    因为他们打从心底不能接受;因为如果连羽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那么爱她,在乎她的队长,该怎么办?

    会疯掉的,对吧!

    虎牙之师的众人面面相觑,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连队长,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为了我们的队长。

    “哪里?羽儿,你在哪里?”冲进大楼内,但是齐昊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除了门口那两个已经送命之人之外,什么人影也没有找到。

    心中的那座大山就这样一直的压着,压得他完全无法喘气。

    下一瞬间,齐昊冲出大楼后门,快速的向着枯木林的方向跑去。

    直觉告诉他,羽儿一定在这附近。

    “嗷呜~”

    齐昊的身后,由白瞳带头,所有人疾速的前进着。

    白瞳闻着连羽身上之前所散发的气息,快速的向着枯木林靠近。

    ……

    “昊。”连羽刚回到地面上,便见到了正疾速向着自己奔来的齐昊,刹那间,笑得轻柔,原本紧绷着的那根神经瞬间便放了下来,一瞬间感到轻松无比。

    昊!你来了啊!

    “羽儿。”在离连羽差不多只剩下十几米远之时,齐昊渐渐的停下了狂奔的脚步,鹰眸紧紧的盯着连羽,一步一步的向着她靠近。

    面前的人儿,满身的伤口,浑身的血迹斑斑,但是脸上却挂着无比柔和的笑意;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狼狈的羽儿。

    但是,至少她平安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了。

    可是,就在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准备抓起这说话不算话的小人儿好好教训一下时,连羽的身子,顷刻间开始倒地,那么的突然

    。

    昊,对不起,我答应过你会毫发无伤的回来的,可是我好像,真的失信了啊!你可千万…别生气哦!

    “羽儿。”在连羽将要倒地的那一瞬间,齐昊拼尽全力的接住了连羽差一点便倒地的身子,稳稳的将她拥进怀中。

    “羽儿,醒一醒,你醒一醒啊…”

    “队长(连队长)…”

    当战狼和虎牙之师的众人赶到时,见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羽儿。”火凰看着齐昊怀中的连羽,双手捂住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

    羽儿,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伤成这个样子,她是羽儿啊!怎么可能伤成这个样子呢!

    那个将她从R国人的虎口中将她带出来,给了她平静幸福生活的羽儿,怎么可以出事!怎么可以……不可以的!

    慢慢的,眼泪开始蓄满眼眶,一滴一滴的滴入地面,然后渐渐消失。

    无声的啜泣。

    战狼和虎牙之师众人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完全不敢靠近。

    主任乘着所有人都呆住的时刻,小心翼翼的向着边上准备开溜,却在下一秒,被白瞳死死的压在了狼爪之下,无法动弹。

    ……

    齐昊低下头,感受着连羽那微弱到几乎消失的呼吸,抱着她站起身子。

    转身,冰冷的目光中不含丝毫的情绪,“剩下的交给你们。”然后转向黑狼,“狼,联系军方,让他们派遣直升飞机和医疗团队,以最快的速度来这里,羽儿的情况不能耽搁。”

    第一次不是以无比嫌弃的眼神看着黑狼,只不过黑狼在这一刻却宁愿他还是那么嫌弃自己,也不要像现在这样,看着连羽就这样了无生气的闭着她那双狡黠的,温柔的,聛睨一切的璀璨双眸。

    第一次,齐昊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再强势一点,为什么要单独放任她一个人前进,为什么不能帮她斩尽所有荆棘!让她安安稳稳的生活着。

    羽儿,我曾经说过,你若生死,我必相依!所以,你不准有事,否则,上天入地,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谁让你…说话不算话呢!

    看着齐昊快速消失在他们眼前的背影,战狼众人和虎牙之师掩去眼中的伤痛,回头,冰冷似刀剑般的眼神齐齐射向白瞳抓下之人。

    他们其实也想跟上去的,他们其实也想要知道队长的所有情况的;但是!现在还不可以!

    他们必须,将这里的一些解决,将这里的一切消灭殆尽;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队长的身边。

    ……

    军区医院大门口,医院内所有的最好的医生齐齐的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如果说问他们最不想医治的人是谁,他们绝对异口同声的说连羽;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医治,而是他们根本就不想医治

    !

    因为,他们不想那个少女,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今天,他们却要面对这他们最不愿去面对的事情,这其实也是一种悲哀啊!

    就在这时。

    军用直升机缓缓降落,舱门打开。

    没有使用担架,在黑狼火凰和医护人员的护送下,齐昊就这样稳稳的抱着,抱着连羽大步的走下,一步一步的越过所有医生,向着手术室的方向而去。

    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那种冰冷气息,只是就这样轻轻的从身边刮过,便瞬间感觉被冻得体无完肤。

    手术室内,齐昊温柔的将连羽放在床上,伸手轻抚着连羽那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庞,“羽儿,乖乖的,我就在外面陪着你,你要赶紧醒过来哦。”

    说完,齐昊转身走出房间。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影响到羽儿的治疗而已;所以就算他其实真的很想在里面陪着她,他也必须出去,因为他不想冒任何有可能失去羽儿的危险。

    当齐昊走出手术室,室内那冰冷的低气压瞬间消失无踪,原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医生护士们瞬间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为连羽展开更进一步的检查。

    虽然医疗团队在飞机上已经检查了一边,但是,那只是最表面的一些东西而已。

    手术室的门口。

    当项少祁和齐军来到这里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齐昊目光定定,面无表情的死死盯着手术室的那块牌子,等着它熄灭,等着里面正在为他的羽儿检查和治疗的医生给他带来他的羽儿没事了的消息。

    两人看着他的样子,鼻子却止不住的开始发酸。

    “小昊,放心吧,羽儿丫头那么强悍,是不会有事的。”齐军走到齐昊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只可惜齐昊却还是那个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齐军的话一般;好像如果上面的灯不熄灭,他便一直都会是这个样子一般。

    齐军看着齐昊这样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如果羽儿丫头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的小昊,会不会崩溃啊!

    所以丫头啊,为了小昊,为了你的父母,也为了我们这些都在为你担心的所有人,你千万千万不可以有事啊!

    ……

    整整两个小时,只是简单的检查,手术室的灯却已经整整的亮了两个小时,可是竟然连一个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出来过。

    等在那里,齐昊眼中的阴鹜越来越深,浑身上下的煞气已然无法控制,让齐军和项少祁两个坐在他身边的人都完全的感到心惊肉跳的无法承受。

    又过了半小时,战狼和虎牙之师众人处理完迷雾森林之事,集体的赶到了军区医院。

    医院的走廊上,满满的六七十人,浑身散发着无尽的冷意,使得医院内其他的一些医生护士和病人完全不敢踏出病房半步;就连想上洗手间的那些人,也全都只能先憋在了那里

    。

    没办法,明明是开春的舒适天气,但是整个的走廊,却是那样的寒冬腊月!甚至比寒冬腊月还有冰冷几倍。

    哎!实在是太恐怖了!

    时间又过了半响,手术室上的灯终于灭了,大门缓缓打开。

    “唰”的一下,几十双的冰冷的眼睛齐齐的射向了刚刚走出来通知情况的医生身上,一瞬间,医生便彻底的僵在了那里。

    我天,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多人,好恐怖!

    齐昊站起身,直直的越过医生,步入手术室,默默的走回了连羽的身边。

    “答案。”将连羽的手放在脸颊边上轻轻的蹭了蹭,眼神无比温柔的注视着她,但是口中吐出的话语,却显得那么的冰冷。

    几位医生面面相觑,一时间根本不敢将答案告诉齐昊。

    “答案。”冰冷至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齐昊的耐心已经将要消耗殆尽。

    “连中校的身上,摄入了一种及其怪异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使人发狂,失去理智,变成另外一个人;或者说,变得不再是人。”没有办法,院中资历最老的医生站出,胆战心惊的宣布着检查结果,“这种病毒,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无解。”

    话音刚落,所有的医生一瞬间心全部都吊在了嗓子眼,低垂着脑袋,完全不敢看齐昊的反应。

    无解!

    手术室的门口,所有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彻底震惊了!无解!无解是什么意思,无解是什么答案!他们不接受这个答案。

    看着病床上安静的躺在那里的连羽,战狼众人眼中的雾气开始晕染,慢慢的,夺眶而出;渐渐的,无比压抑的哭声从走廊间响起,甚至感染了原本躲在病房内不敢出来的其他病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看着眼前的一幕,边上的护士和医生也忍不住的眼眶开始发红。

    “羽儿,你是不是听到我说任务结束之后要好好的教训你,所以你才这样的跟我开玩笑,那我收回我之前说过的话好不好,这样,你是不是愿意醒过来,醒过来看看我。”注视着连羽,齐昊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温柔的似乎真的可以滴出水来。“我知道你肯定很累了,要不,你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再睡,就一眼,好不好?”

    齐昊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温柔的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悲伤起来。

    边上的一些护士已经忍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如果不捂住自己,就真的会哭出声来了。

    可是她们不忍,不忍心去打扰到他们,打扰到他们这最后的团聚啊!

    ------题外话------

    原本准备写完,不过看样子,时间有些来不及了,所以就只能先发一半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