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七十章 一对CP组合
    只是当他的手刚刚要伸到陈笑笑的腰间之时,一道清润的男声从边上响起,“如果我是你的话,可是绝对不敢去动这只小野猫一下的哦!你要是还想要你的手或者你的命的话。”

    听到声音,几人瞬间回头看向发声处,下一秒,惊艳了。

    虽说惊艳其实并不大适用于男人的身上,但是他们不远处那个斜靠在门边的男人,却完全打破了他们心中对于这个词的想法。

    面前的男人,双眸深邃湛蓝,鼻梁高挺,肌肤细腻如美瓷一般;樱花般的唇瓣微微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宛若希腊神话中的那光明之神…阿波罗一般,让人的视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见面前之人直愣愣的望着自己,闻人夜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嗜血,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

    他最讨厌的,便是那些*裸的惊艳和垂涎目光,特别这些人还是男人!

    林经理看着包厢内众人那*裸的惊艳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他还真怕自己的BOSS会忍不住出手啊!毕竟…曾经这样看着BOSS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死光了啊!

    但是BOSS,你可要看场合啊!千万别吓到未来的夫人了!

    就在林经理在心中无比碎碎念的时候,原本醉倒在桌上的陈笑笑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的动了动身子,转过脸,看向倚靠在门边的闻人夜,脸上浮现一抹傻兮兮的笑意,拼命的撑起身子,然后东倒西歪的便站起了身。

    “骚包夜!嘿嘿!你怎么在这里啊!嗝~”陈笑笑傻傻的指着闻人夜喊了一声,顺便还打了个响亮的嗝;随后单脚跨出椅子,开始摇摇晃晃的向着闻人夜的方向进发。

    骚包夜…

    闻人夜听到陈笑笑的称呼原本似笑非笑的脸色瞬间一沉,咬牙切齿,“这句话应该是我要问你的吧!”

    这只胆大包天的小野猫,竟然敢给他取这样的外号,简直就是欠揍。

    而且还和一群居心不良的人跑到这里,还喝成这样的烂醉如泥,更该揍。

    骚包夜这个外号是陈笑笑给闻人夜取的,因为在她眼里,闻人夜就是一个彻头彻脸,无比风骚,还喜欢给人抛媚眼的家伙,不叫骚包叫什么。

    就连连羽手机上电话簿中的那个称呼,也是陈笑笑改的。

    陈笑笑觉得,他不娶这个外号实在是太可惜了!

    骚包夜!

    林经理听着陈笑笑口中那脱口而出的称呼捂嘴偷笑,BOSS夫人也实在是太可爱了一点吧,竟然敢给BOSS取这样符合形象的外号,胆子真是大啊!佩服佩服!

    而且看BOSS的样子虽然咬牙切齿的样子,但是却并非真的生气;看样子,这个好消息确实是可以去上报给老爷子了啊!BOSS终于不讨厌女人了!

    老爷子听到一定会很开心的大笑三天三夜的吧!

    ……

    陈笑笑一步一摇晃,一步一后退的向着闻人夜的方向走去,看得闻人夜都忍不住要为她担心了起来;就她这样的走法,猴年马月才能走到他面前啊!

    这家伙喝的会不会也太高了点,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连羽会不会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啊!

    闻人夜在心中诽谤着!眼神中划过一丝担忧。

    就在这时,陈笑笑突然一个不稳的左脚便勾住了自己的右脚,然后…瞬间便向着地面扑去。

    闻人夜回过神,刚想冲过去英雄救美,只可惜……英雄救美是需要速度滴!

    连羽刚一到包厢门口的不远处,就见到陈笑笑一副要摔倒的搞笑样子,瞬间在陈笑笑倒地之前将她捞起,眼神无奈的看着已然烂醉如泥,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陈笑笑,叹气。

    “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

    听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陈笑笑抬起头,待看到自己面前的连羽之后眉头轻皱,一脸疑惑的样子;然后伸出手在连羽的脸上左捏捏右捏捏,确定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幻想之后,傻傻一笑,“羽儿,你怎么…嗝…来了?”

    羽儿不少在训练吗?

    连羽闻着扑面而来的酒气一阵皱眉,“我要是不来,怎么看到你这只烂醉如泥的猫咪啊!竟然给我和那么多酒,而且还是在一堆陌生人的面前,难道我没告诉过你防人之心不可无吗!”

    一边说着,连羽抬头,充满煞气的冰冷双眸直射向面前那已经完全惊呆了的四只,待看到其中一人之时,眉头紧紧一皱。

    而原本坐在那里的四人在连羽进屋的时候已经全然的呆住了,瞳仁紧缩;就连原本装醉的王晓琳也完全就是一副惊吓的模样看着连羽。

    他们面前的少女,身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身姿挺拔,英姿飒爽;但是狭长的凤眸中却泛着丝丝煞气和冷意,看得众人寒气直直从心底升起。

    因为连羽听到消息之后着急过来,身上的军装压根就还没来得及换下,所以!只一眼,众人便知道面前的少女…究竟是谁!

    闻人夜收起刚要跨出的脚步,抬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眼底闪过一丝可惜中带着玩味的笑意!

    这连羽来的还真是快啊!半个小时的车程竟然十分钟不到便到了,她不会是飞过来的吧!要不要那么迅速,他刚刚差点就能够抱到那只炸毛的小野猫了呢!

    靠之…他在想什么东东啊!心中那可惜的感觉是神马东东!他不会是对这只干瘪的小野猫起了兴趣了吧!

    闻人夜在心中自我鄙视着。

    ……

    连羽将陈笑笑扶到边上坐下,只不过喝醉酒了的陈笑笑完全就不是一个乖巧的人;每次刚一坐下,便又快速的站起身死死地扒着连羽,打死不肯坐下,看得边上的众人一阵的目瞪口呆。

    连羽眼中闪过一丝无语,嘴角及其无奈的勾起,低头轻声哄道:“笑笑乖,乖乖的坐在这里,等我处理好边上的事情之后再带你回家,好不好。”

    “唔…”陈笑笑死命的摇头,双手扒的更紧了。

    没办法,连羽只能继续的哄着,过了好一会,连羽才好不容易的将她给哄的乖乖坐下。

    “你,过来帮我看着笑笑。”连羽回头,看着边上那个还在那里自我鄙视的闻人夜毫不客气的命令着。

    看热闹躺枪的闻人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认命的走了过去,乖乖的站在陈笑笑的边上当起了“护花使者”。

    搞定了陈笑笑,连羽随意的走到四人的面前,随手拉起一把椅子坐下,唇瓣微扬,面色生冷,瞳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温度,“说说看吧,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我们…其实…”望着连羽那完全没有丝毫温度的双眸,苏逸君的声音变得有些结结巴巴了起来,完全就没有之前那自信和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在和笑笑开玩笑而已。”

    天哪!怎么会这样!他完全就想不到,他刚刚还在说的那个人,竟然会突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她竟然还是陈笑笑的朋友!而且!看上去还是很铁的那种!

    因为连羽刚刚对陈笑笑很温柔也很有耐心,完全不像是现在看在他们的这个样子,所以四人瞬间便弄清楚了事情的严重性。

    苏逸君现突然无比庆幸的想着,还好自己刚刚除了哄陈笑笑喝酒之外,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事情;庆幸刚刚闻人夜突然出现阻止了他正要对陈笑笑下的手!

    否则!或许现在,他真的已经怎么死都不知道了吧!

    要是他早知道陈笑笑是连羽的朋友,就算是再借他一百个一千个胆他也不敢去动她啊!现在该怎么办呢!

    王晓琳这个恶心女,真的快害死他们了。

    “开玩笑!”听到对方的解释,连羽冷笑一声,眸光更冷,“那你现在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吗!”

    苏逸君赶紧摇头。

    他哪敢啊!

    “说吧!最后一次机会。”连羽的身子慵懒的微微向后靠去,甚至还一脸无事的把玩起自己那如玉的修长指尖,好像刚才冷气直冒的人不是她一般。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连羽越是这个样子,其实就越可怕,如同曾经他们见到的她将R国那些个人坑死一般。

    见到连羽的样子,苏逸君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然后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就连一点点的小细节都不敢隐瞒。

    看着连羽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几人的心也越吊越高,特别是王晓琳。

    王晓琳虽然害怕和恐惧,但是心中更多的却是嫉妒;她嫉妒陈笑笑有连羽这么一个势利强大的朋友;如果她和连羽是朋友的话,那她根本就不需要去讨好这些个富二代,因为,他们绝对会自动的过来讨好她,求着她,那她就真的是人上人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了陈笑笑这个单蠢的家伙,凭什么她无论如何努力都比不上她!

    看着王晓琳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嫉妒,连羽心中冷笑;有些人,永远都是这样,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或者是想要得到一些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没有付出,谈何回报。

    陈笑笑有连羽这个朋友,可是积了她两辈子对连羽付出的真心换来的啊!

    ……

    连羽微凉的眸子淡淡的扫向边上呆看着自己的刘海文,淡漠的声音响起,“看在刘叔的面子上,这一次我就不找你们几个的麻烦,希望你们自己好自为之;至于这个女人…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要如何处置。还有…”

    连羽的嘴角勾起一抹恶魔般的笑意,“一会你们给我一人解决一想红酒,喝不完的话,我可是连刘叔的面子都不会给我。”

    这是他们灌醉笑笑的小小惩罚。

    “我明白了。”刘海文点头;他知道,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刘东来的儿子上,他们这几个人,或者说是连同他们身后的家族,都无法逃脱连羽的报复!只是喝点酒而已,已经是连羽放他们一马了。

    至于连羽为什么要将王晓琳这个罪魁祸首交给他们处置,应该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因为连羽知道,这些个富家子弟,处罚人的花样可是很多的呢!

    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王晓琳便知道,自己这下真的已经全完了,浑身颤抖的跌倒在地,眼如死灰。

    她真的后悔了!

    后悔约陈笑笑出来!

    后悔起了想毁掉她的心思!

    后悔想让她变得和自己一个样!

    后悔认识了她!

    如果不是因为认识她,她就不会因为她而得罪连羽,她就不会因为她而落到现在的这种田地!

    只能说,有些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悔改!

    ……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件事的时候,那边的陈笑笑却已经又开始变得不乖了起来,整个人顺着闻人夜的手臂往上爬。

    闻人夜无奈,只能微微的弯下身子,伸出另一只手扶着她,免得她一不小心又趴到地上去了,那连羽绝对会找他麻烦的。

    然后到了下一秒!让所有人瞪大双眼的事情发生了!

    “唔…”

    陈笑笑爬啊爬啊的,无比顺势的勾上了某骚包的脖子,然后…某骚包便被*裸的强吻了!

    连羽看着面前的人全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顺着他们的眼光回头。

    “啪”的一下,不由自主的一个巴掌便拍上了自己的脑门;额头上划下三根黑线;

    笑笑这家伙的……酒品还真是差啊!

    而林经理,则是速度奇快的掏出手机,然后“咔嚓嚓”的好几下,瞬间心满意足了!

    哈哈哈!老爷子看到这个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最讨厌的人强吻了的陈笑笑则是还继续的在那里揸把了几下嘴巴,顺势还伸出舌尖舔了舔,然后眉头轻皱,退开,迷糊的脸上全是嫌弃,吐了吐粉嫩的丁香小舌,“一点都不甜。”

    看样子,某人的唇被当成果冻或者是糖了吧!

    “噗呲…”边上几人已经完全忍不住的笑了开来,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无踪。

    连羽看着两人皱眉!

    闻人夜一脸呆愣的看着自己面前那将自己强吻了的小野猫,还没回过神,便又但看到了她那一脸嫌弃的样子和话语,瞬间的便黑了脸!

    靠之!他竟然被这只小野猫给强吻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小野猫竟然还敢嫌弃他!这可是*裸的鄙视啊!

    这只小野猫!实在是欠扁!

    闻人夜的额头刹那间便出现了三个大大的井字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闻人夜突然发现,他竟然一点都不讨厌这只野猫咪的吻!

    既然这样!

    闻人夜的脸上渐渐的浮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小野猫!夺了我的初吻,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题外话------

    谢谢亲亲xsh530;亲亲344272804;亲亲悦心xf的月票!谢谢亲亲然欣的评价票!爱你们哟!么!(*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