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六十七章 结果
    夜凉如水,洁白的月光照射在床前淡然思索的女子身上,如梦亦如幻。

    连羽静默而立,抬首仰望着天上的星光,嘴角微勾,笑容浅浅,似笑非笑。

    齐昊刚洗完澡走出浴室的大门,就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随手放下浴巾,齐昊慢慢的走了过去;靠近,双手环上连羽纤瘦的腰身,将她的身子揽进了自己的怀中,下巴微微的抵在连羽的头顶,充满着迷人魅力的磁性声音响起,“是在想那件事吗?”

    “嗯。”连羽轻应一声。

    她已经将这段时间以来收集的所有证据,全部都交给了项少祁,让他交到一号首长的手中;而且在没出结果之前,她是不会随意插手的,这是她答应之前答应过一号首长的,也是她对一直那么纵容她胡闹的一号首长的尊重和感谢。

    “明天就知道答案了,干嘛还要费心思去想;一号首长不是说给他三天的时间好好思索一下如何处置吗。”

    顿了一顿,齐昊又继续道:“还是说你是怕一号首长会突然心软而放过他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不是。”连羽摇头,殷红的唇瓣扬起一抹冷冽的笑意,浑身杀意凌然,“我是不会再让这样的危险继续留在我在乎的人身边的。”

    “更何况。”连羽退出齐昊的怀抱,转过身看着她,巧笑焉兮,“我也不觉得一好首长会心软成这样;毕竟他也是从曾经那样的血腥战斗中经历过来的啊!虽说也许他不一定会要罗昌杰的性命,但是!他下半辈子的自由和他的子孙辈的下场,或许就真的不好说了;毕竟,这一次虽说是为了对付我,但是对一号首长来说,勾结r国的的罪,可是大过一切啊!更何况还不止那么一次。”

    只要是真的经历过曾经那些艰辛痛苦战役的老一辈,心中有多痛恨r国的那些人,其实真的不是他们这些出生在和平年代的人可以体会的。

    “呵呵。”齐昊轻笑,低头亲了亲连羽那巧笑焉兮的嘴角,然后是鼻尖,然后继续道:“那你就别多想了,用想那些的时间来多想想我吧。”

    “好啊。”连羽笑,眉眼弯弯;主动的吻上齐昊的薄唇,双手缓缓的勾上齐昊的脖子,脚尖微踮。

    下一秒,齐昊瞬间变为主控人,加深了这个吻。

    ……

    第二天,天清气朗。

    军区最高领导人的办公室内。

    “连羽,处理下来了。”项少祁看着连羽直截了当的说道。

    “说说看吧。”连羽淡然的笑着。

    “除了罗昌杰,罗家下面参与了这件事和曾经事件的人,全部都下了监狱,终身监禁,老死狱中。”叹了口气,项少祁开始缓缓道来,“而罗昌杰,除去所有荣耀和职位,终身监禁在他自己的家中,除了平时负责照顾他的两人之外,任何人不得相见;首长说,这也算是他留给他最后的尊严了。”

    临老了才被罢黜,又闹得差不多断子绝孙,罗家已经是彻底的毁了;这或许就是老天爷给他最重的惩罚了吧。

    听到项少祁的话,连羽的唇角牵起了一抹及其嘲讽的笑容;

    是啊!最后的尊严!

    再怎么说,一号首长还是没有罗昌杰心狠啊!想想对方曾经想尽办法的要置他于死地,就连上一次贺东辰在鱼台岛遭受伏击被困,也都是罗昌杰和r国右翼狼狈为奸才致使贺东辰和齐军身陷险境囹圄吧;可是贺东辰却还顾念着曾经的革命情谊。

    连羽想,或许这就是贺东辰能够成为一号首长最大的原因吧。

    你可以狠,但是你绝对不能狠过头,至少还是得保留下那么一丝丝的仁慈;否则,你或许就根本不能称之于人了吧!

    “我明白了。”知道了结果,连羽和齐昊站起身,对着项少祁点了点头之后转身便往外面走去。

    其实这样的结果,完全就在连羽的预料之中,这就是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和平常的普通百姓的区别吧!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碰到事情或许只是希望千万不要被冤枉或者莫名其妙的就背了黑锅;特别对待,首席留情,这都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连羽,你……”应该不会去动他们吧!

    项少祁叫住连羽,可是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问不出口;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处置对连羽来说或许真的是有些不公平,可是对于某些事情,他也是无可奈何。

    “放心吧。”连羽站定,没有回头,却回答了项少祁无法全部问出口的问题,“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再来招惹我或我在乎的人,我是绝不会再去动他们的,你们记得看好他们就可以了。”

    “放心吧。”项少祁对着连羽的背影保证道。

    连羽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抬脚向外走去。

    项少祁看着连羽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升起一丝酸酸的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其实他,除去其他,或许真的已经将连羽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了吧!他心疼她!虽然她老是气他,但是父母被孩子气的跳脚的事情还少吗!这也是乐趣啊!

    ……

    门口不远处。

    齐昊伸手牵起连羽的小手,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陪着她慢慢的走着。

    他知道,羽儿虽然接受了这个处置结果,或许也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但是心中难免还是会感到难受吧。

    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那些普普通通的,却是她一心想守护或者说一直都在守护着的普通民众;因为羽儿有的时候,真的不像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已经经历过一切也看透了一切的成熟的旁观者一般,让他心疼。

    接收到齐昊那无声的安慰,连羽脸上扬起一抹无比纯粹的笑容,反手握住齐昊,没有回头,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好像要一直走到天荒地老一般。

    边上来往的士兵无不艳羡和祝福的看着两人。

    连羽和齐昊走在一起的这件事已经完全从军区之中传开,记得当初众兵蛋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整个军营可是鬼哭狼嚎声一片啊!

    他们的女神,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竟然被攻陷了!实在是太没天理了!女神还未成年不是吗!是谁那么禽兽!

    但是当他们知道另一人是齐昊的时候,瞬间便禁声了。

    因为无论他们有多不服和多不爽,他们也不得不去承认,如果真的要有那么一人和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相配的话,那个人绝对就是非齐昊莫属!

    所以慢慢的,他们也就接受了。

    不过接受归接受,可是完全不影响他们对齐昊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呐!就算他是他们军区副司令,虎牙之师特种部队的队长也一样!

    而战狼和虎牙之师的人则是在想;如果哪天这两个队长之间传出结婚的喜讯,不知道他们军营会不会被眼泪给淹没呢!

    呵呵!

    西湖水啊!我的泪……

    ……

    时光荏苒,距离上一次的事件已然过了大半个月了,连羽的生活,又开始回归到了平静淡然。

    这天,阳光明媚!不同于近日来的阴雨天气,大大的太阳公公静静的悬挂在高空之上。

    由于这天是周六,连羽需要去军区训练,而其他人也是有约的有约,有事的有事,所以陈笑笑一个人便无比可怜兮兮的被丢在了学校的寝室之中,无聊的只能看电视打发时间。

    忽然间。

    “给你我的心作纪念,这份爱任何时刻你打开都新鲜,有我陪伴多苦都变成甜,睁开眼就看见永远……”

    铃声响起。

    陈笑笑拿起手机,看了眼全是陌生的号码,疑惑;然后接通;“喂,哪位?”

    “喂,是笑笑嘛?”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声带着一丝娇气的女声。

    “我是陈笑笑,你是谁啊?”陈笑笑皱眉。

    “我是你的高中同学王晓琳啊,你不记得了吗?”王晓琳娇笑着回答。

    “哦,是晓琳啊!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打电话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她记得,她和王晓琳一向不是很好啊,她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呢?

    “你的号码我是上一次见到杨萌的时候和她要的;而且,难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王晓琳故作不满的说着。

    陈笑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可心和子琪她们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她会很开心的和她们开玩笑,但是听到王晓琳这么说,她却有一种及其不喜的反感。

    见陈笑笑没有说话,王晓琳又继续道:“笑笑,你现在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请我吃饭?”

    这王晓琳没事干嘛突然打电话来要请她吃饭啊?她不是最喜欢和男生一起吃饭了吗?

    “是啊!因为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也在京城,而且我们又好久没见了,所以就想找你出来聊聊天啊。”对方完全就是一副故作很熟的样子。

    “这样啊!”陈笑笑思索着,心想连羽她们都不在,她一个人呆着也挺无聊的,那就出去一趟好了,反正她那么无聊;这样想着,“好吧,我现在刚好有空,你在什么地方,我过来找你。”

    “我在海定区西环北路五百八十八号的一间靓靓理发店这里,你过来吧,我等你。”

    见陈笑笑答应了,王晓琳显得特别的开心。

    “好。”陈笑笑挂掉电话,随便的换了身衣服,关掉电脑,拿起床脚边的小包包就往外走去。

    ------题外话------

    谢谢亲亲柠檬≌黄莺的花花!爱你哟!么!(*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