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六十六章 姐就喜欢管闲事
    连羽两人刚到跳跳的家门口,就见到了她家门口的院子前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围满了人。

    “我已经说过了,那快地是我们娄家祖祖辈辈一直传下来的,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不会卖的。”

    还没走到院子前,就听到一阵异常愤怒的吼声传来。

    而且从他的口气中已然听出,他已经差不多就要被气到了极致了。

    连羽和齐昊相视一眼,走上前在一旁站定,静静的看着情况。

    由于两人都是生面孔,又长得好看,边上原本站在那里看热闹的人都稍微好奇的转头看来两人一眼,没有多想,然后继续看热闹。

    这时。

    “哎这样子天天的闹,都闹了快五六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边上的以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大婶微微的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担心意味。

    就算你现在拒绝卖又有什么用呢,到最后不还是得归到他们的手上,现在卖的话还能拿到点钱,这也算是安慰啊

    “是啊而且我跟你们说哦,就昨天早上啊,娄家的家门口,突然多了好几大堆的沙子,把他们的门都给堵住了呢老娄两夫妻弄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沙子铲到别处,如果他们今天还是不肯卖,也不知道明天早上他们门前的会是什么了啊”另一位大婶也在边上一边附和一边叹气。

    那些人,不就是看他们小老百姓没有人撑腰好欺负嘛。

    听着两人的话,边上众人心中突然暗自庆幸着,还好挑中的不是他们的地,否则就那么低的价钱,他们也是不会卖的。

    别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这里附近啊,就快要开发了,到时候肯定也会和京城一样,慢慢的变得寸土寸金的,就那么点钱,谁能看得上啊

    那些人也太黑了。

    听到她们的话,连羽开启透视;通过透视将里面看的情景清清楚楚,跳跳的父亲正在和来人在那里争吵着;而她的母亲,则在边上不停的抹着眼泪。

    看样子,在过两天,她们也许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吧,这种闹法。

    这或许就是普通民众的悲哀吧上一市她见得多了,因为无论你怎么反抗,对方都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让你屈服的

    “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笨呢就你那块土地,根本就不值几个钱,我们现在愿意出那么多的钱来跟你们买,你们竟然还不肯答应;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要是再不答应,之后会闹出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人受伤什么的,我们可是不敢跟你们保证哦。”来人也开始不耐烦了,终于语出威胁。

    “哼。”娄父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反正无论如何,那块地他是绝对不会卖的,这是老爷子生前交代过的,这是要留给孙子盖房子娶媳妇的地方。

    “哎同志,你就放心吧,我们上面交代过,绝对不会多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一分一毫的,我们绝对是说到做到的啊。”见威逼也没有用,来人有重新改成了规劝。

    如果不是因为上面看着那块地的风水好要收为己用,他们有必要对这些人赔笑脸吗切

    “不会多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一分一毫,说的可真是好听,既然不拿,那你们现在在这里是做什么,惹人笑话吗”就在这时,人群的边缘处,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女声。

    众人闻声回头,便见到两名浑身充满着冰冷气息的俊秀男女正定定的站在那里,而说话的,就是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子。

    连羽出现在电视中一般都是穿着军装戴着军帽正装出现的,所以不注意的话还真不一定会认出来,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再这上面。

    众人感受着两人身上那不怒而威的气势,及其不自觉的,原本围成的一圈渐渐的开启了一个足够连羽两人轻松走过的通道。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吧,这一针一线和一丝一毫你们确实是看不上啊,因为除了这些,其他的,你们不是正在想方设法的都拿走吗请问我说的对,亦或不对呢”

    连羽挽着齐昊,一步一步慢悠悠的向着内部走去,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笑容显得那么的冰冷,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们想要努力守护的大家,却一直都在受着这样的欺压,没见到的他们管不了,这见到了嘛

    当然就非管不可了

    齐昊看着面前的杂乱场面剑眉微皱,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华夏这样黑暗的一面。

    他想,也许这些普通人面对他们面前的这种人渣,比他们面对敌军要更加的可怕吧

    “你们是什么人?”来人皱眉,沉声的问道。

    “多管闲事的人。”连羽休闲的将身子整个斜靠在齐昊的身上,重力全部外移。

    齐昊伸手将连羽的身子稳稳的固定住,免得她一不小心摔到。

    虽然这个想法完全就是多于的。

    “我看你们不是本地人,就不跟你们计较刚才的出言不逊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免得到时候自己吃亏。”来人见连羽和齐昊浑身上下的气质和气势和普通人根本不一样,心想他们或许是一些京城的大家少爷小姐什么的无聊到这些偏远地方游玩;要是他们不小心惹到不该惹的人,那到时候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姐就喜欢管闲事,你管得着吗”连羽下巴微抬,一脸的挑衅;完全就是一副被家人宠坏了的大小姐样。

    边上的众人看着连羽的样子忍不住偷笑。

    觉得这女娃在明明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的人面前自称为姐,着实是可爱而且他们见那些人被一个小姑娘压得死死的,心里就觉着相当的舒爽,觉得连羽其实是在给他们出气。

    “你……”来人的领队,也就是那个一直在说话的人被连羽气的浑身发抖,表情极其的扭曲了起来。

    而娄父,在见到连羽第一眼的时候,便震惊了。

    不会错的,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认错的

    她就是…她真的就是…

    “连中校。”娄父在这一刻什么都不顾了,激动的走到连羽的面前大声的喊了一声。

    一瞬间,原本有些吵闹噪杂的地方瞬间便变得雅雀无声,全部都傻愣愣的看着连羽。

    渐渐的,眼睛开始一个个的瞪得无限大

    连中校真的是连中校

    那个一次又一次的站在他们普通百姓一边的连中校那个带出一群优秀的学生,将r国的小鬼子揍的个片甲不留的连中校那个他们华夏最最年轻的连中校那个……

    天哪她竟然出现在他们这样的一个小地方了吗

    太好了,这下这件事情就真的是可以解决了对不对

    所有人的心中都笃定着,只要有连羽在,那他们就绝对不会再受那些人的压迫,绝对不会

    而那些来人在知道连羽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傻眼了

    他们刚刚是在跟连中校呛声对不对,她会不会直接一枪便把他们给崩了呢

    连羽没有理会边上人的震惊,只是淡笑的着看着面前的娄父,“娄先生你好,我这次是专门过来找你的。”

    “找我?”娄父惊到了。

    “是的。”连羽点头,“因为舍妹和你女儿跳跳的事情,我有些事需要和你谈。”

    “跳跳是不是给你们惹麻烦了?”娄父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虽然他知道他家跳跳平时活泼乖巧,但是也很单纯,要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得罪了连中校的妹妹,那就不好了,这样他们全家都得一起遭殃吧

    “当然不是。”连羽笑,“跳跳是个很不错的姑娘,她和舍妹是很要好的朋友。”

    “那就好。”娄父瞬间舒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惹麻烦了就好。

    但是朋友跳跳竟然和连中校的妹妹成了好朋友吗好好眼光啊

    “那您这次来找我们是…”既然不是麻烦,那什么事情还需要连中校亲自前来呢。

    “方便的话我们进屋谈吗?”连羽询问。

    “方便,当然方便。”

    怎么可能不方便呢,连中校亲自来访,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只是……

    娄父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那群人,心中思索着,他就这样将他们丢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让事情更麻烦呢?

    顺着娄父的眼光,连羽会意,转过身,勾唇浅笑,一脸邪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上面那位,这里,由我连羽护着,如果他还想继续过来这里找麻烦的话。”

    连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我一点也不介意去找他好好的聊上一聊。”

    “是。”一群人惊恐着,只是惊恐之中,眼神却直愣愣的盯着连羽那邪肆异常,却美的不似凡人的笑脸。

    看这样,这些人还真是色胆包天啊

    “滚。”看着一群人盯着连羽一副痴傻的模样,齐昊的厉眉很皱,冷的不能在冷的声音从齐昊的喉间发出,浑身的气息冰冷似剑,向着那群胆大包天的人直射而去,瞬间将他们冻的体无完肤。

    然后下一秒,只见一群人跌跌撞撞的从人群之中跑出,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后面有恶鬼在追着一般。

    连羽想,或许在他们的眼里,齐昊比恶鬼更可怕也说不定。

    看着齐昊阴沉沉的俊脸,连羽淡淡一笑,伸手牵起他的手,然后看向娄父,“娄先生。”

    娄父会意,招呼着连羽两人进入屋内。

    一些原本还想继续留下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的散了场;没办法啊,都进屋了,他们还怎么看。

    更何况,他们也不敢进去打扰连中校谈事情啊

    不过看样子,这娄家要开始幸运了啊

    女儿和连中校的妹妹成了好朋友,连中校又在刚才放话说护着这里,看样子那些人是不敢再来了这或许就叫做因祸得福吧

    ……

    屋内。

    娄父和娄母正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等着连羽的发话。

    看着两人那紧张到极致的样子,连羽无奈,“二位不必这么紧张,否则我会觉得我今天选择过来或许是一件错了的事情。”

    “好。”娄父听后渐渐的开始放松下身子,然后拉了拉娄母的手,让她别那么紧张。

    看着娄父娄母的样子,连羽看得出来,俩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如果没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他们必定会觉得很幸福。

    “其实我这次来,一是为了向你们道谢,二却是为了来跟你们说一声抱歉的。”连羽直截了当的开口。

    “道谢?道歉?”娄父不明白了,不明白连羽为什么会说是来和他们道谢,而且还不止是道谢这道歉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看着两人一脸疑惑,不明所以的表情,连羽继续说道:“前天晚上我妹妹曾经打电话过来,说跳跳正在家中做客。”

    “哦,是有这么一件事。”娄父点头,他前天确实接到了一个女孩的电话。

    原来那个叫连城的女孩就是连羽的妹妹啊,之前听到她名字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多想,毕竟整个华夏,姓连的人何其多,他总不能碰到一个就在想是不是连羽的妹妹或者什么吧。

    “那天其实舍妹和跳跳原本是准备回到这里的,但是在途中的时候,碰到了一群绑架犯,那些人原本是要绑架舍妹的,虽然后来我安排保护的人赶到了,但是跳跳却为了救舍妹受了挺严重的伤,现在正在医院之中接受治疗。”叹了口气,连羽又继续道:“因为怕你们知道会担心,所以舍妹那天便跟你们说跳跳在家中做客,把真相给瞒了下来。”

    “所以,我今天才特地过来谢谢你们,也为舍妹对二位的隐瞒道歉;毕竟,二位是跳跳的父母亲,无论如何,都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连羽站起身,对着两人微微的鞠了一个躬。

    “连中校您别这样,我实在担不起您这么重的礼啊。”娄父吓得赶紧站起身,“更何况,跳跳救连小姐,那是她自己做的选择,既然她做了这个选择,那她就必须要为她自己的选择担起所有的代价;而且,这和连中校您一直保护着我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虽然他现在其实真的很担心跳跳,不知道她的伤怎么样了。

    连羽听着娄父那真诚的话语微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谢谢您的理解;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们教导出跳跳这样好的女孩救了舍妹,还有就是舍妹的事情非常抱歉。”连羽又是一个鞠躬。

    “那个,连中校,我能不能问一下,我的跳跳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间,一道细小的女声传来。

    娄母其实在听到连羽说跳跳受伤严重的时候就已经坐不住了,但是却一直忍着没问,因为她知道她不能去打断连羽的话;更何况连羽刚刚还帮了他们。

    但是,她真的很担心她的女儿啊

    “身上有多处骨折,头部也有些磕碰到,医生已经治疗过了。”连羽回答道。

    两人顿时松了口气,没生命危险就好。

    “我一会要去那里,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过去。”连羽突然又问道。

    “当然不介意,那就谢谢连中校。”娄母激动的站起身对连羽道谢,她现在只想赶紧到跳跳的面前看看她伤的怎么样了,疼不疼。

    “连中校,谢谢了。”见自己的妻子已经快人一步的麻烦连羽,他便也不再多说。

    “不用。”连羽笑着摇头。

    ……

    军区医院大门口。

    娄父娄母有些拘谨的看着面前这所透着一丝庄严肃穆的军区医院。

    他们没有想到,跳跳竟然会被安排在这里面治疗,这所医院,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进去看病的地方啊;跳跳被安排在这里,他们突然安心了很多。

    四人一路前行,向着跳跳所在的病房而去。

    娄父娄母跟在连羽和齐昊的身后无比安静的走着。

    跳跳的病房内。

    麻醉药已经过去,跳跳也已经醒了过来,点点正在边上给她削着苹果,然后切块,插上叉子再一块块的递给她;简直将她当成太后一样的伺候着。

    当娄父娄母一进入病房之中,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情景。

    看到她这舒服潇洒的样子,他们好像真的是白担心她了。

    “咦,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跳跳吃着苹果,一抬眼,便见到了连羽两人和她边上的娄父娄母,顿时一阵惊讶。

    看着自家女儿那一脸讶异的表情,两人黑线,要不是看在她受伤严重,身上又绑着好几条的绷带,他们绝对会直接上去给她一个爆栗。

    问问她,看到他们有必要那么惊讶吗,女儿受伤,他们过来难道很奇怪?

    看到娄父娄母,点点站起身,走到两人面前,微微的低下头,“叔叔阿姨,对不起,我之前对你们隐瞒了跳跳的事情。”

    “呵呵。”娄母笑笑,“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也是不想我们担心,是为了我们着想;而且我们刚才也看到了,你将跳跳照顾的很好,所以不必再放在心上了。”

    “谢谢阿姨。”见两人不生气,点点冲着他们笑了笑,然后走到连羽的面前,抬首看着她,“姐姐。”

    “你做的很好。”连羽淡笑着点头。

    ------题外话------

    谢谢亲亲玉冰雪;亲亲飞影贝贝,亲亲cat9862的月票爱你们哟么么哒づ ̄3 ̄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