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六十五章 关心并不是撒谎的理由
    “送快递的。”门外之人开口。

    “我并没有买过东西。也并没有叫过快递,你送错地方了吧。”R代表皱眉的回答。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给他送快递呢?而且还是送到这个地方来的。

    其实他原本应该已经要回R国了,但是他却偷偷的留了下来。

    因为之前罗坤来找他的那件事情他之后也上报了上去,上头已经安排了人手下来,让他留在这边等待事情的结果,派出的人如果成功之后便会透过只有他们之间知道的联系方法通知他,然后由他在通知上级;而且最主要的是,要是这次的事件中途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他可以在第一时间通知回国。

    毕竟,连羽,可是真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是她已经起防范,在她的家人朋友之中安排保护者的话,那他们的这个计划或许就真的一败涂地了!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吧,毕竟他们也是临时起意的。

    还有一点就是,他住在这个酒店内,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合作的罗家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有快递需要他来签收?

    不会是他的行踪被连羽发现了吧!

    不行,他不能先自乱阵脚!连羽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可是这上面的地址写的是这里没错,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透过猫眼看看好了。”听到R代表那无比怀疑的话,快递人员在门外解释道;只是心中却诽谤着,那么小心,不会是在外面找女人怕被老婆给发现然后上门抓女干吧!

    可是一个R国人在华夏找女人还怕什么怕啊,难不成他的老婆还是个母老虎,会跑到华夏来逮人不成!不是都说R国的女人都是小女人吗!回来才怪。

    R代表不知道门口的快递人员心中的想法,只是听了他的话后慢慢凑近猫眼处,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口的情况。

    待看到外面真的是一个快递员而完全没有埋伏之后,快速的打开门,然后接过对方手上的东西随便签了个没有人认识的字便极快的将门给关上了。

    看着“砰”的一声重重关紧的大门,快递人员“呸”了一声,说了一句什么玩意之后便转身也走了!

    R国人上门的,看样子还真的是最讨厌了。

    ……

    房内。

    R代表拿着快递走到沙发边坐下,眼神定定的看着手中的快递,心中思索着要不要打开看看。

    就怕如果是暗器或者是炸弹他就完蛋了!

    可是转念一想;暗器觉对不可能装在这么小的一个盒子当中;至于炸弹,他可不相信华夏军方的人还有连羽会在这样的酒店中对他投放炸弹那么得不偿失,因为这样只会连累这座酒店之中的华夏人而已,他可不觉得他们会为了杀他而伤到他们的自己人。

    这样想着,R代表便拿起边上的小刀,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打开快递箱。

    的确,他猜想的很对,因为连羽是绝对不会拿华夏的任何一条普通人的生命去换取他的性命的,因为他根本不配!

    更何况,如果只是要杀了他,她犯得着那么麻烦吗!不就是一枪解决的事情;这可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好不。

    ……

    R代表慢慢的打开快递包裹。

    下一秒,“啪”的一下,包裹飞出,一下便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一只只血淋淋的耳朵从中散出;个别的耳朵背面,黑色火焰的标志清晰的显现在那里。

    R代表双目惊恐,惊慌失措的看着地面上那摊了一地的耳朵,眼眸中盛满了惊天的恐惧!

    那是他们R国忍者的标记,怎么会…这怎么可能!他不相信…他不相信……

    连羽,这一定是连羽干的,连羽他一定是已经知道了他躲在这里,否者绝对不会将这些东西寄到这里的,因为这些忍者根本就都是他们前面刚刚派出去抓连羽的家人朋友的那些忍者。

    不行…他得赶紧跑,否者连羽一会就过来抓他就不好了,那他还能有命在!

    这样想着,R代表快速的站起身,无比迅速的穿好衣服,拿起一些重要的随身物品就往门口奔去。

    然后…门口。

    “不许动!”

    R代表刚一打开房门,就只见自己的面前那一只只的枪口正阴深深的对着自己的脑门。

    “砰”的一下,手中的东西全部掉落在地。

    R代表彻底的蔫了。

    看样子,他还是晚了一步!这些真的是全完了……

    “铐起来。”来人的队长一声令下,边上快速的就走上前两人,只见他们拿出手铐,将已经震惊到傻掉的R代表扣上了手铐。

    “跟我进来搜。”随后,队长又是一声令下,其他的几个队员快速的跟着他进屋,只是一眼就见到了扑散了一地的人耳朵,面色顿时一沉,神色冷然愤怒的看着R代表。

    他们刚才接到报案,说是这个房间你住着一个超级变态的杀人犯,一开始他们还不相信的只是过来试试,但是当他看到这人一见到他们警察就浑身发软的样子,瞬间便完全相信了。

    而现在,他们竟然见到了这么多的耳朵,这个人,到底杀了多少人,才收集了这么多的耳朵。

    简直不可饶恕!

    看样子刚才他那么着急,是收到了风声想跑了吧!然后一不小心的就将这些郑嘉颖给全打翻了来不及收拾便要跑了;还好他们来得及时,否则真的叫他跑了,那他还得继续杀害多少人。

    “将地上的耳朵全部都收起来当证据带回去。”

    “是!”两个小警察走上前满脸恶心的收拾了起来。

    恶…好想吐肿么办!

    ……

    连羽齐昊的温馨小家。

    连羽接到R代表已经被警察带走的消息,嘴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其实她之所以会选择报警,存粹就是她的某个恶趣味而已。

    变态杀人犯啊,而且还是人赃俱获的,看样子,他可真是有的受了呐!

    毕竟华夏的警局,对待烦人可是狠得连她都佩服啊!满清十大酷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呢!呵呵!

    毕竟有时候狱卒,可是最变态的啊!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无聊了啊!毕竟天天看守和面对着一些变态的罪犯,心理总是会变得有些扭曲啊!

    “羽儿,走吧。”就在连羽还在思索之时,齐昊从房间内走出。

    他们昨天还没回来时就接到了秦风的通知,说是点点的朋友为了救她被R国忍者伤的很严重,现在被他们安排在军区医院之中,点点正在她的床边守着她。

    原本她是想马上过去的,但是他们前一天从S市会经常就已经有点晚了,而她当时正在处理忍者的事情,所以便觉得第二天一早再过去医院。

    救了点点吗!那她真的是要好好的谢谢人家了。

    ……

    军区医院的一间独立病房之中。

    点点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跳跳。

    医生说,跳跳身上有多处骨折,而且还撞倒了头,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又磕到了;虽然经过他们的治疗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了,但是却还是没能醒来。

    医生说是因为怕她醒来会觉得很痛,所以麻醉药就多用了一点,让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等麻醉药的药效慢慢过去,跳跳就可以醒来了。

    都是为了救她,跳跳才会受伤,她真的对不起跳跳!明明她什么防身的功夫都不会,却竟然还舍命救她!

    她担心的同时,心中却涌现出无数的感动。

    她在心底发誓,以后,换成她来保护跳跳,保护她最好的朋友。

    ……

    “点点。”连羽和齐昊从门外走进,看着正趴在床边,一脸担心却又一脸坚定的点点轻声唤道。

    “姐,未来姐夫,你们来了。”点点快速的站起身,然后小跑到连羽的边上,一脸的沮丧,“姐,我是不是太没用了,竟然还要跳跳舍身来保护我。”

    “怎么会。”连羽摇头,抬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的点点很厉害,只是那些R国忍者太卑鄙了;你们只是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了而已,记得下次小心点就好,记得练武之人可是要眼观八方的。”

    微微顿了一顿,连羽又继续道:“而且我相信,你下一次一定会保护好跳跳,不会再让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对吧!所以你可不能沮丧,你要更努力才行。”

    她从进门看到点点脸上那抹坚定的表情就能知道,这丫头,肯定是已经起了这样的念头了。

    因为点点和她之间虽然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真的和她很像;所以为了她在乎的朋友,她必定会更努力的成长,长到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伤到她在乎的一切为止。

    “嗯。”听到连羽的话,点点的小脸沮丧散开,溢满了坚定,“下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跳跳,再也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的;所以姐姐,你帮我做特训好不好,越严越好的特训;我的身手,现在真的还太差了,这样早晚有一天还会成为拖累姐姐后腿的人。”

    “好,到时候我和你未来姐夫亲自给你训练。”连羽轻笑,随即又无比正色的开口道:“不过点点你要记住了,你永远都不会是姐姐那拖后腿的人,因为只有你们在姐姐的身边,姐姐才会有继续斩破荆棘的力量,所以你们都是很重要的,明白吗。”

    “我明白了,姐。”点点重重的点了点头,嘴角终于露出了从前一天开始到现在的第一个笑容。

    有姐姐真好!

    ……

    “哦,对了姐姐。”心结解开,点点终于想起一件事,“跳跳现在在这里,我没有告诉她的爸爸妈妈。”

    “原因是什么?”连羽疑惑,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起末,秦风在电话中好像也并未提过。

    “是这样的,因为跳跳和我说过,他们家现在好像碰到了很大的麻烦,他爸妈一直都很烦心的样子,我昨天和她一起回家也是因为想去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或者是姐姐你可以帮忙的事情才会去的。”点点解释;“为了不让他们烦心的同时又担心,所以我昨天就打电话告诉他们跳跳这个周末会在我们家住。”

    “姐姐,我撒谎了,对不起。”点点说完之后瞬间低下了头,因为她辜负了姐姐平时对她的教诲。

    “没关系的,点点,你是为了不让他们更加担心才会这样说的,这是善意的谎言,我想他们知道的话会理解的。”齐昊看着点点笑笑着说道:“而且我相信,你姐姐也会理解的。”

    说完还扭头对着连羽眨了眨眼。

    连羽黑线。

    虽然她确实不希望也不喜欢点点撒谎,但是她看上去像是不会理解她的人吗!那是她妹妹好不,她能不了解!昊这家伙干嘛这样看着她,无聊好不!

    懒得理会齐昊,连羽转头对着点点笑笑道:“放心吧,我不会生气,你做的其实并没有错;但是你要记住,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会伤到别人的,关心不能被当成是可以撒谎的理由;所以,如果有下一次,你可以选择对他们坦白,因为他们毕竟是跳跳的父母,他们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知道吗!”

    “我知道了,姐姐。”点点乖顺的点头。

    “真乖。”连羽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既然这样,那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到时候我会去和跳跳的父母说明事情的始末的;而且他们如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也会尽全力的去帮他们解决,你就别担心了。”

    跳跳对点点的守护之恩,跳跳那里,就由点点自己去回报好了;至于她家中之事,她必定会替他们解决无忧。

    ……

    京城郊区。

    一辆洁白的奔驰稳稳的停在了村口处,一身简便休闲服的齐昊从车上下来,随后的另一边,同样是一身简便休闲服的连羽也走下了车,随后自然的将手挽在齐昊臂弯中,两人一步一步的向着村内走去。

    昨天点点和她说过之后,她便让人去调查了最近让跳跳父母那么烦心的事情,所以今天,她和齐昊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一是为了表示道谢和道歉的诚意;二嘛,就是因为她知道,那些人,今天会再一次的“光临”跳跳的家;既然这样,那她觉得,就在道谢和道歉的同时也当面的解决一下好了,这样,或许会更简单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