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六十三章 有点忐忑
    而此时的S市,连家。

    连羽看着自己面前的十几个忍者,似笑非笑。

    看样子,那些人还是很看得起她的嘛,竟然派了这么多人到她家,就只是为了抓她的父母家人而已。

    只不过很可惜,想要对她在乎的人出手,那就只能先过了她这一关再说喽!

    一众忍者看着已然包围住自己的战狼一行人瞳孔微缩;他们明明就调查过,这个时候,连羽应该是还在京城才对;而他们也是因为连羽不在S市才敢过来抓捕她的家人的。

    可是她现在不止在家,而且还早早的做了埋伏。

    “不知道各位突然拜访寒舍,有何指教呢!”连羽悠闲的坐在白瞳趴着的身子上,双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白瞳那硕大的脑瓜子;眉眼微挑,殷红的唇角却如五月春风一般扬起一抹沁人心脾的笑意,只可惜这笑意却完全未达眼底。

    连羽的身下,白瞳无比舒服的眯着眼斜看着一众忍者,狼眼中满是鄙夷。

    这些家伙看起来真的好笨哦!竟然还在大白天穿着一身黑,还包的不敢见人!

    看样子,那些人到现在都还不自知早就落入了某人的圈套之中了吧!

    “傻瓜…傻瓜…”连羽的肩膀上,红羽学着一些动漫中主人公头上的乌鸦的样子,一板一眼的叫着傻瓜。

    连羽抬手微微的摸了摸红羽头顶上的那一寸金灿灿的小毛,红羽一瞬间叫的更加的起劲了。

    “傻瓜…傻瓜…傻瓜…”

    而一直安静的站在连羽身旁的齐昊,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连羽。

    每一次,好像只要一见到羽儿脸上那肆意狷狂,如同是小狐狸一般的笑容,他就觉得特别的幸福。

    连羽一行人脸上那毫不掩饰的鄙视神情如同是一个个无比响亮的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一众忍者的脸上,让他们完全被怒火包围,已然忘了连羽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事。

    “我们上。”其中一位忍者大声的喊道。

    随后,一行人快速的向着连羽的进攻而来。

    而那位发话之人却猛地向上一跃,手中的手里剑便无比快速的冲着连羽的面门迎面而来。

    连羽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手里剑淡淡的笑着,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就好比那手里剑现在射过来的方向并不是她这里一般。

    而连羽的身边,齐昊正在默默的往自己的手上戴着一样类似于手套一般的东西;下一秒,开始动了!

    只见他瞬间闪到了连羽的面前,快速的伸手,手里剑便被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齐昊冷眼看着手里剑的各个尖角部位全部都涂着的黑色颜料,眼神暗了暗,浑身的冷气更甚。

    他们竟然还敢浸毒!找死!

    齐昊手中的那个手套,其实是连羽专门为虎牙之师和战狼的成员所设计的;用的材质就是类似于防弹衣上的那些材料,只是比那稍微还要软一点。

    至于原因嘛!差不多主要是拿来应付R国忍者的吧!

    毕竟怎么说呢,R国的忍者除了忍术之外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种武器,但是他们华夏的军人身上一般除了手枪和匕首之外不大会再携带其他的武器;

    所以为了免于他们对战的时候受伤,连羽便设计出了这样的一个手套,省的自己人吃亏。

    ……

    齐昊接住手里剑之后一个反身,手里剑便比之前更加快速的向着之前的忍者而去。

    忍者险险的躲开,然后便极速的向着齐昊的方向进攻而来。

    齐昊的身后,连羽看着他那耍帅的样子,一头的黑线!

    啊喂!他这样子不会是故意表现给她看还是给在他们后面房中她父母看呢!

    其实原本这一次齐昊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只不过他说,她都已经见过他那边的家长了,所以他也是时候来见见她这边的家长了!

    对于这个,连羽表示很无奈,要不要那么怕她不带他见家长啊;而且这见家长的时间要不要选那么好!这是准备让她父母二度惊吓是不是!

    只可惜齐昊却说着是惊吓过后的惊喜,连羽便只能随了他的意了;反正都已经认定了嘛!他爱见就见见吧!

    而且,这或许还真算是一个惊喜吧!至少可以转移一下她父母这一次受惊之后的注意力,让他们不再多想,不再老是为她担惊受怕。

    ……

    齐昊已经出手,连羽身后的战狼成员也集体一跃而上,双方的人马瞬间开始交起手来。

    看着不远处的战斗,连羽嘴角的笑意魅惑到了极点。

    看样子,她的特别训练,可以看到成果了啊!

    为了对付R国的忍者,连羽专门为战狼的成员进行了一项特训,那就是靠感觉去感知对手。

    也就是说,训练的时候,眼睛上需要蒙着厚厚的黑布,然后靠感觉去躲过对手的所有攻击,这就是感知!

    怎么说呢!

    就是有些东西是我们用眼睛是看不到的,比如说隐藏在黑暗中的某些物体,也或者是某种人!

    就好比说,我们每个人身体上的每一个器官(包括感觉、身体的毛孔与内脏的器官)其实都是外在世界信号的“接收器”,只要是它范围内的信号,经过某种的刺激,器官就能将其接收,并转换成为感觉信号,再经由自身的神经网路传输到我们心念思维的中心——“大脑”中进行格式化的处理,之后,就带来了我们所谓的感知。

    为了训练这个,战狼的所有成员又一次体会到了最初训练时的那种鼻青脸肿的感觉。

    这一项训练,为的就是对付R国忍者的隐身术;也就是说,只要学会了感知,那他们的隐身术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个P!

    毕竟隐身术本身只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只要知道对方所隐之地,那就不足为惧!

    所以对于R国忍者那突然隐藏又突然攻击,战狼众人完全就是游刃有余。

    “砰”的一声,某个忍者用出隐身术想偷袭,一步步的靠近王铭,待靠近他的时候快速出手;只可惜,王铭微微的往边上一躲,随后转身,一个铁拳便往他的脸上招呼而去,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王铭竟然能够发现他在哪个地方,一不小心的便中了一拳,整个人瞬间向后摔去;王铭继续趁胜追击,一个用尽全力的旋身踢便重重的踢中了对方的胸口,忍者瞬间摔倒在地。

    王铭上前,一脚便踩在了忍者的胸口,顺便还多拧巴了几下,然后回头对着连羽做了个耶的手势。

    欧耶!他是第一名!

    王铭开心的想蹦蹦跳。

    边上的战狼众人见王铭已经收手,而且还在那里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们,立马便不再想继续戏耍这些岛国忍者,开始速战速决起来。

    靠!被王铭这家伙得了第一,倒时候又得被他得意的在他们耳边念叨N久了!

    这样想着,边上一阵阵的闷哼声开始频频响起,没过多久,一个个忍者便全部都被扣押。

    因为这里是连羽的家门口,他们不能在连羽父母的面前出手太重,所以便全部都留了活口,等待连羽的进一步处置。

    要不是怕会吓到伯父伯母他们,这些鸟人,他们是绝对会一个不留的给全灭了,竟然敢动脑子动到他们队长的家人身上,简直就是凑过来找死的嘛!

    特别是王铭和秦羽菲,他们对连羽的父母的感情可是比战狼中的任何人都重,因为他们从他们那里享受到了普通家庭的温暖,所以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他们心中的温暖!

    ……

    看着已然被全部解决的R国忍者,连羽从白瞳的背上站起身,红唇微扬,一步一步的向着他们走去,白瞳紧紧的跟在连羽的身边,狼头微扬,威风凛凛。

    “怎么样,一次又一次的有来无回,是不是感觉很爽呢!”连羽单手轻抚着白瞳那雪白的毛发,笑得邪肆。

    他们到底雇佣了多少批杀手和派出了多少批忍者前来刺杀她,她真的已经记不清了啊!真是的!她又没有亲自去招惹他们,都是他们送上门来找虐好不!要不要那么恨她!

    听着连羽的话,一众忍者无不神色狰狞,目光愤怒的凝望着连羽,“成王败寇,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说话的是之前对连羽射出手里剑的忍者。

    试探了那么多次,他们还是低估了连羽;看样子,他们R国一次又一次的和她作对,真的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成王败寇!”连羽冷笑,“看样子,你们对于华夏的成语倒是挺有研究的嘛!”或者说,他们R国人,有时候甚至比他们华夏更加的了解某些东西。

    冷眼看着一众忍者,连羽想,如果不是他们的双手被扣,是不是已经要开始切腹自尽了呢!

    呵呵!

    R国的忍者和杀手不同,杀手自尽一般是咬破隐藏的毒药;而R国的忍者或是武士军人什么的,却都会选择切腹自尽。

    因为,在他们R国,切腹自尽是他们最为崇高的死亡方式!而服毒却是最低等的!

    他们是高傲的忍者,所以是绝对不会选择那种最低等的死亡方式。

    ……

    事情已经解决,连羽吩咐战狼的成员看守好一众忍者之后便转身往屋内的方向走去,齐昊则是紧紧的跟在连羽的身后,脸上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忐忑紧张。

    如果是放在平常的时候,连羽绝对会调侃一下他,毕竟这可是她都没有见过的表情呢!

    连羽和齐昊还没走到大门口,就见原本躲在里面的连郝和董柔,还有董建平一行人已经快速的跑了出来,然后上上下下的将连羽好一通检查,见她完全没有受伤,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董建平自从上一次在军区接受治疗过后,身体已经好转,而且现在高速公路已经开通,从H市到S市很方便,便渐渐的开始有事没事的就跑到S市住一段时间,因为在这里见到他那让他无比骄傲却很忙的外孙女的几率比较高。

    太久见不到的话,他可是会很想念的。

    不过这也刚好,至少她就不需要再分散一批人去H市。

    其实除了S市的家里是她亲自回来坐镇,其他的一些好友的身边她都有安排华夏安保的人员或者是战狼的成员在暗中保护着。

    因为她绝对不允许她的亲人好友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

    “爸妈,爷爷奶奶,我没事啦,你看!”连羽看着他们满脸担心的神色出言安抚着,还特意的在他们的面前转了个圈,让他们看得更清楚,“而且你们看到的,刚刚我根本都没有出手,所以怎么会受伤呢!所以你们就别担心了。”

    一边说着,连羽一边拉起董柔和董建平的手往屋内走去。

    齐昊瞬间便被连羽给“抛弃”在了后面。

    只见他满脸宠溺的看着连羽的背影,然后及其无奈的撇了撇嘴角,继续默默的当个隐形人一般的和白瞳红羽一起跟了上去。

    好像除了单独相处,他在羽儿面前还真的比较像是个隐形人啊!

    好郁闷的感觉有木有!

    ……

    客厅中,连羽被董柔和董建平拉着坐在沙发上嘘寒问暖。

    过了好一会,他们终于发现了他们的面前还站着一个人。

    连郝看着自己面前的齐昊就是一阵打量;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种好像被威胁到了什么的感觉!

    如同是他的某件宝物会被他给抢走了一样!

    这是一个做父亲的直觉!

    哎!确实啊!你的宝贝女儿差不多已经要被抢走了哦!或者说就差领个证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刚刚太担心羽儿了,一时间没注意到你,真是抱歉啊!”董柔看着齐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赶紧招呼他坐下,“来,你赶紧坐,没受伤吧!刚刚真的是谢谢你救了我的羽儿了。”说着还紧了紧拉着连羽的手。

    她刚刚可是看到了,那个一身黑衣的人给她家羽儿放了什么暗器一样的东西,就是她面前的这个长得很俊的男生给救下的;看样子,他应该也是羽儿的同事吧?

    听到董柔的话,连羽黑线!她刚刚哪有被救,她也能接到的好吗!

    她好郁闷的赶脚有木!

    ------题外话------

    谢谢亲亲linlin2000hai的月票!(づ ̄3 ̄)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