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五十六章 找茬
    “是。”得到连羽的支持话语,贺子煜眼神闪烁的光芒更加自信了起来,走上前随意的轻轻一跃,瞬间便上了比试的高台。

    台上,R国的少年一脸傲慢的看着贺子煜,一脸的不屑,沙哑到有些难听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吐出,“你,比不过我。”

    这话说的,完全就是一副赤果果的挑衅样;不过R国,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对于华夏的人来说,或许如果看到他们一副谦虚的样子,他们才会觉得有些奇怪吧!

    贺子煜看着R国少年,完全就是一副悠然自得,完全就没听到他在说什么的样子,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只不过眼中的嘲讽却完全显而易见。

    “恩,你说的不错。”贺子煜的拇指肚微微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对方说的很对的样子,只不过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却是那么的气死人不偿命,“原来你知道自己比不过我啊;这感情好!所以呢,我劝你还是赶紧投降算了,否则到时候要是出点神马意外的,那你就哭都来不及了啊!”

    看看,他多好心,都有提醒他小心了呢!

    贺子煜说的是中文,而这R国人好死不死竟然刚好会中文,所以!被气成什么样当然就可想而知了。

    只见他当即脸色猛地一沉,眼底的怒火波涛汹涌,“八嘎!”

    随后快速的对着贺子煜展开进攻,二人你来我往,瞬间交手到了一处。

    贺东辰坐在电视机前听着贺子煜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和他干净利落,游刃有余的身手,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无奈和欣慰。

    小煜的进步,真的很大;将他叫到连羽那丫头的手上,他真的是交对了啊。

    只不过,这为什么他觉得小煜这小子越来越像连羽了啊,说话和性子都感觉那么的相像!

    这到底算是近朱者赤还是近墨者黑呢,他还真是不好说啊!

    至于电视剧前的其他观众,原本对于R国少年那挑衅的话语显得无比气愤,但是一听到贺子煜那快速又直接的反击,不由的笑了开来。

    他们第一次觉得,原来军人除了庄严肃穆的样子,还可以那么的毒舌,而且毒舌起来还那么的帅!

    不少的女生看着贺子煜那不羁和帅气的样子双眼发光。

    长得帅,身手又好,这简直就是她们心中梦寐以求的梦中男友代表啊!

    不行,她们得赶紧趁着连羽还在学校上课和她套套近乎,让她帮着介绍一下……

    ……

    “教官,你说老大怎么和他对打了那么久还没赢呢,而且还一直在那里躲来躲去,直接进攻不就好了吗?”连羽的身边,邓铭杰看着贺子煜一直在上面躲来躲去也不进攻,急的干瞪眼。

    就这小鬼子的身手,连他都能轻易的赢他好不,这老大怎么要打这么久,干净利落的直接将他踹下去不就可以了嘛!

    “这啊…呵呵。”连羽看着台上你来我往的两人,眼底闪过一丝戏虐,“猫捉老鼠,不都喜欢先逗逗对方,虐死对方之后,再将他吞吃下腹的吗。”

    而且看R国那人的样子,每一次的出手都本就近不了子煜的身,整个人完全已经开始狂躁了起来,出手也越来越狠毒了。

    呵呵!子煜这家伙,还真聪明啊!知道给自己找理由。

    “就知道像只老鼠一样的躲来躲去,有本事你就别躲啊!”R国少年手钩成爪,再一次急速的向着贺子煜的面门攻去。

    贺子煜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闪烁,站在原地丝毫未躲。

    确实是猫做老鼠;只可惜…老鼠可不是我哦!

    就在R国少年无比兴奋自己可以胜利攻击到贺子煜的时候,贺子煜瞬间开始动了。

    只见他速度奇快的万群截住了对方的进攻,双手一个用力,“咔嚓!咔嚓!”骨骼断裂的两道声音,在这完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尤为清脆。

    R国少年的脸色顿时疼得无比的扭曲了起来,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双手已经完全被废掉了,只能双眼愤怒的直直盯着贺子煜,眼中杀意凌然。

    他竟敢……

    贺子煜对于对方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完全就是视而不见,随手将对方往边上一丢,直接一个旋身踢就将他一脚给踢下了台。

    这一脚,贺子煜完全就是用了全部的力道,所以这R国的少年,不死也得半残了,就算以后治好身体,看样子也无法再当一个军人了。

    其实如果他从一开始不是招招狠毒的往他的致命处攻击,或许他也不一定会下这样的狠手;如果现在面对他的是一个身手比他差的人,那或许已经没命了!

    所以!他也绝对不会手软。

    少年飞身摔到台下,R国的众人快速上前将少年扶起,眼神凶猛异常的看着台上的贺子煜。

    如果现在不是在华夏的地盘而是在R国,他们或许早就已经冲上去将贺子煜给千刀万剐了吧!

    R国人,永远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们可以肆意杀人掳掠,但是却决不允许别人出手反击。

    手段残忍,变︶态异常。

    “华夏,胜!”裁判快速且兴奋的宣布。

    刹那间,欢呼如潮。

    无论是台下的三班众人,还是电视机前的一些华夏群众,无不欢喜雀跃。

    这可不止是一个开门红啊,他们还狠狠的打了R国那些小鬼子狠狠的一个巴掌;好!实在是解恨啊!

    特别是看在一些六零七零年代的人眼中,他们完全就是拍案叫好啊!

    这年轻人,真是不错!这可是他们华夏的下一代啊!

    ……

    贺子煜下台走回连羽的面前,眼中闪烁着点点期待,如同是一个孩子做了好事正期待着父母的夸奖一般。

    “你做的很好。”连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凤眸微扬,红唇浅勾,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于贺子煜所有的表现,她可真的是很满意啊!虽然一会可能会有些麻烦事,但是这都不重要!

    听到连羽的这声夸奖和认同,贺子煜的脸上瞬间扬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因为他!做到了教官的期待!

    上台前,连羽就和他说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就好,不需要想一些有的没的!

    所以,他才敢这样的有些肆意妄为;但是又怕为连羽带来麻烦,所以就稍微的动了点脑筋。

    而且他知道,教官无论面对什么,都绝对不会吃亏的!

    “请等一下(R语)。”

    就在三班众人其乐融融的享受着胜利带来的喜悦的时候,麻烦好真来了;R国的代表愤怒的站起身,大声的吼道。

    听到这句话,边上各国的代表则是一副有好戏看了的样子;心中全都想着:不知道华夏这一次准备怎么去应付这麻烦的R国人!

    R代表大步的走上台,然后伸手指着连羽一行人,“这个比试,我们R国不服。”

    “不服!”连羽冷眼的凝望着台上那面目狰狞的R国代表,笑的讽刺,“比试已经结束,是输是赢大家全部都看在眼里,不知道R代表你不服在哪里呢?莫非还想再比试一场不成!”

    “你们华夏欺人太甚。”别扭的华语从R国代表的口中说出,“这明明是一场友谊比试,当然得点到为止;可是你们华夏方下手太狠,根本就没有资格得到这个胜利,而这也你连羽的失职,所以你根本不配为人师。”

    话音刚落,所有的三班成员和华夏代表,甚至是华夏的一些记者和华夏电视机前的所以观众,无不愤怒的看着R代表。

    特别是三班的成员,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们已经将面前这个出口张狂的R代表给生吞活剥了。

    他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有什么资格对他们教官言语攻击。

    他们的教官,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可取代,无可挑剔的教官,如果她没资格,那还有谁有资格来教他们!就他,连他们教官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连羽伸手安抚着身后的三班众人,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她这样,算不算是被躺枪了呢!

    或者说,他不会是想凭这件事情,就想将她驱逐出军界吧,要不要想那么美好,脑子那么胖,真当他们华夏群众的眼睛白长了啊!

    连羽抬首看着R国代表,嘴角微扬,清澈的黑眸中泛着无比刺骨的冰冷。

    看着连羽脸上那嘲讽冰冷的笑意,R国代表只觉得一阵阵的寒意自脚底,自身体内各个部位蹿出,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

    这连羽身上那嗜血弑杀的气息,着实恐怖。

    “欺人太甚!呵呵!”清澈冰冷的话语从连羽的口中而出,“我想问问,从头到尾,招招狠毒致命的那个人是谁,步步忍让的那个人又是谁;如果刚才我们华夏的队员没有躲过你们那位队员的攻击,现在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或者说,我们的队员,现在还有没有命在呢!”

    “那不知道到时候,你们R国,准备用什么来赔偿我们,以命抵命吗!他也配!”

    说到最后的三个字,连羽完全就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对方。

    对连羽来说,就算赔上他们所有人的性命,也抵不上他们华夏民众的一丝一毫。

    这,根本就没资格相抵!

    “还有,我连羽配不配为人师,这不是你有资格来评判的!”连羽看着对方,一脸的肆意狷狂,“还是说,你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了呢!R国代表。”

    一顶帽子,无比直接的便扣上了R代表的头顶。

    “你……”R国代表完全无法反驳,被连羽气的胸口上下激动起伏,“难道你们华夏就是这样接待来客的吗?”

    无法反驳连羽的话,R代表开始找刺。

    他没想到,他不止没有将连羽送上风尖浪口,竟然就自己和他们的帝国给推到了风尖浪口上;连羽,实在是不容小觑,看来他们还是小看她了!

    “一直以来,我想各国的人都知道我们华夏是个礼仪之邦,而且又好说话,一点小事一般也不大会去和大家计较;但是不知道代表你有没有听过,华夏还有一句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诸之!如果不懂或者没听过的话,那就烦请你们先去好好的了解了解!千万别再把华夏的人民群众和他国友人都当成傻子,是正是邪,我想大家都完全看得一清二楚。”连羽神色娟狂的凝视着R国代表;

    “如果你还是觉得我们华夏不配赢得这次的比试,或许你也可以去翻一翻各位记者手中的拍摄记录,我想,它会告诉你…真相…到底是什么。”

    连羽说完,便懒得再厉害某个无聊的代表。

    台下,连羽的表现让各国代表心惊;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华夏好说话,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华夏真的强硬起来的话,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

    这个少女,既然敢这样肆无忌惮的面对这R国的代表,或许也是华夏这一次想让他们看到的吧!他们,看来得重新看待华夏了!

    台上,R代表一甩手,面色铁青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因为他知道,连羽刚才的话,是将其他的国家都算计进去了,他如果在找麻烦下去,或许犯众怒的就是他了,他们的帝国,还是惹不起那么多的大国的!除非那个研究可以成功!

    连羽,果然是他们R国最大的劲敌!

    不过,既然你可以下这样的狠手,那之后的比试我们也不需要客气,我就不相信,你们次次都能赢过我们!

    看来,这位R代表还是太小看连羽了,也小看了经过他手训练出来的人了!更何况,他确定他们之前有客气过?

    ……

    太阳迟暮,天边的残阳也已渐渐隐去,一天的比试终于结束,最终出来的比试名次是:第一三六名由华夏包揽,第二名是M国,第四名是Y国,第五名是E国;至于R国,除了H国之外,就属他们最末了。

    看样子,就这一天的时间,最出风头的是华夏,而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的,自然就是R国了。

    ------题外话------

    谢谢亲亲alexalin的月票和花花!么么哒!(* ̄3)(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