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五十章 温家
    回到房间,连羽便打电话告诉温亦斌,说点点愿意去见她们的事情,因为点点已经开学,所以时间就定在隔天,让他先通知一下他的父母,让他们先做下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太激动。

    温亦斌接到通知之后对着连羽连连道谢,因为他知道,连羽做到了对自己的承诺;点点愿意来见她们,绝对就是连羽的意思;所以,这句谢谢绝对是必须的。

    打完电话,连羽随手将手机丢到一边,往床边一坐,下巴搭在膝盖上,不再说话。

    齐昊走到连羽的边上坐下,伸手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笑道:“不想带点点去,对吧。”

    “不是,只是感觉心情有点复杂。”连羽摇头,浅浅的笑了一下,“其实一直以来我也有在派人帮我在查找和留意点点的家人,可是好像真的到了找到的时候,心情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了,有点闷闷的。”

    “呵呵,别想那么多了,反正点点无论如何都会是你的妹妹不是吗。”齐昊揉了揉连羽的额头疏导着。

    “恩,其实这些我都知道。”连羽冲着齐昊淡淡的笑笑,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动了动身子,“你先放下我,我要去洗洗睡了。”

    “去吧。”齐昊笑笑的放开连羽,只是目光却紧紧的凝望着她走向洗手间的背影。

    其实他都知道,羽儿有时候劝别人话会说的很好,但是真的发生到了她自己的身上时,就会有些打结。

    特别点点又是她那么宝贝着的妹妹,她的家人一下子突然的出现了,一时之间她也得缕一缕她自己的心情。

    ……

    第二天,连羽便带着点点去了温亦斌的家。

    温家。

    温亦斌的母亲杨月被温国峰抱在怀里,此刻正伸长着脖子一直往门口瞧着,还不时着急的问着,“国峰,你说小斌去接朵朵,都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把朵朵给接回来呢。”

    点点曾经的名字叫做温朵,意思就是她是家里所有人手心里最宝贵的花骨朵。

    “我想应该快到了吧,你别着急,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一点时间了,对吧。”温国峰在边上耐心的安慰着,只是他自己的眼神也时不时的一直往门口的方向看着,其实他也着急啊。

    因为那是他的女儿啊,这一次,是真的找到了,对吗?

    小斌说她和月月长得很像,而且后腰上也有属于他们朵朵的那个胎记;他们的朵朵,终于要回家了,对不对?

    在他们差不多都已经绝望的时候,终于找到她了!

    连羽,没想到朵朵竟然是被连羽给带回了家,真好啊!还好小斌认识她。

    虽然他并没有见到过连羽本人,但是也曾经听过别人口中的她,还有就是在电视上见到过;她,很不错。

    虽然傲气狂妄,但是却是一个非常值得深交的人,当她朋友,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特别是她将曾经翠玉轩给经营到了现在的这种规模,虽然可能并不是全都是她自己在管理,但是她在选人用人的眼光和下面那些人对她的忠诚度,他都是非常的佩服啊!因为这点,连他都不完全能够做到。

    而且小斌还说过,连羽她非常的疼爱朵朵,朵朵也很粘着她;就连朵朵这次愿意回来见他们也是听了她的劝说才愿意的。

    由此可见,她对朵朵该有多么的好。

    ……

    十五分钟之后,温亦斌带着连羽和点点回到了温家。

    一路上,点点完全就是不愿意松开连羽的手,因为她害怕,怕她姐姐到时候不带她回家。

    “朵朵。”杨月一看见三人,就激动的“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因为她在见到了点点的那一刻,就完全可以确定额肯定,她面前不远处的那女孩子,就是她的小朵朵。

    看看,这眼睛,这嘴巴,活脱脱就是小时候的翻版,就算不看胎记,她也可以完全的肯定她就是她的小朵朵;绝对不会认错。

    温国峰也是异常激动的看着点点,就差老泪纵横了。

    到了他现在的年纪和成绩,真的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再让他有这样激动和感到的心情了啊!

    那是朵朵,是朵朵没错,她和月月长得实在是太像太像了,难怪小斌当时说她一眼就将她给认了出来。

    见到杨月两人那激动的表情,点点整个人一下子就向着连羽的怀中缩去。

    她想离开,她不想在这里;因为她觉得她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就回不到家里了。

    连羽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对着她安抚的笑了笑,牵着她慢慢的向着温国峰两夫妇走去。

    杨月激动的凝望着连羽牵着点点一步一步的向着她靠近,眸光中氤氲着阵阵雾气,双手有些颤抖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喜极而泣。

    她的女儿啊,那是她的女儿,她终于又可以那么近的见到她了,终于不再是她的梦了。

    “月月,你不能太激动,知道吗。”温国峰轻拍着杨月的后背提醒着;她现在的身体,太激动了不好。

    “我…我知道,可是…可是…那是我的朵朵啊!”

    这么多年了,午夜梦回,她没有一天能够睡好觉;因为她总是会梦到她的朵朵;因为她经常在想,她的朵朵过得好不好,会不会找到一个好人家收留,有没有半夜不肯睡觉哭着要找妈妈,收留她的人会不会像他们一样的疼爱她!

    连羽牵着点点在温国峰两夫妇面前站定,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你们好,我是连羽。”然后将点点向前拉了拉,“这是点点。”

    “点点。”杨月随意的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完全就没有平常那个高贵典雅的样子,又哭又笑的看着点点,“我的朵朵,真好,我终于找到你了,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说着就激动的想上前去抱抱她。

    吓得点点立马又缩回了连羽的怀里,笑容微僵的凝望着面前对着她又哭又笑的妇人,无比认真的说道:“我叫点点,不叫朵朵。”

    姐姐和她说过见到人要礼貌,要微笑,可是她有些笑不出来怎么办。

    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妈妈吗?虽然和自己真的是有些像,可是对她来说,她只是陌生人而已。

    她的妈妈叫董柔,不是她。

    见到点点有些怕自己,杨月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受伤,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也对,是她太激动了,对朵朵来说,她现在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是啊,只是陌生人而已。

    “连羽,你们别一直站着,先坐,先坐。”温国峰在边上圆场的说着。

    听到温国峰的声音,杨月才立马回神,然后也对着连羽和点点说道:“对对对,先坐,赶紧坐吧,都怪我,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害的你们都站着那么久了,点点你一定站累了吧,赶紧先坐下。”

    既然朵朵不喜欢自己叫她朵朵,那她就叫她点点好了,这样,她是不是就会更容易的接受他们一点呢。

    坐下身子,连羽转身看着点点,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点点你别怕,那是你妈妈,是不会伤害你的,来,坐过去和妈妈聊聊天。”

    她突然觉得,点点好像有变回了她刚刚带回来时的那个样子了。

    杨月激动的看着点点,希望她真的能坐过来让她好好的看看她,摸摸她。

    “姐姐。”点点有些不想过去,完全就不肯松开抓着连羽的手。

    “去吧,姐姐不会离开的。”连羽安慰的看着她,然后反手握住她的手,将她牵到杨月的身边坐下,“姐姐就坐在边上,你转个头就能见到了。”

    “恩。”点点乖巧的点头。

    杨月从温国峰的怀中挣脱开,然后坐到离点点最近的地方,满眼温柔的看着她,然后慢慢的伸手握住点点的小手,见她没有拒绝,眼中的欣喜完全显而易见。

    随后,两人就慢慢的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基本就是杨月在问,点点在答,一边回答还一边的回头看一眼连羽,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还在。

    其实杨月问的问题都是很简单很平常的问题,差不多就是这么多年来过得怎么样,好不好之类的话而已。

    ……

    温国峰见自己妻子的整副心神已经完全就在女儿身上,也不搭理自己了,也就没有去打扰她,而是转头笑吟吟的看着连羽,“连董,谢谢你,真的是非常感谢啊。”

    “呵呵,温叔叔别叫我连董,叫我连羽或者羽儿就好。”连羽也是笑吟吟的回应,“点点是我的妹妹,没有什么谢不谢的,更何况除了这个,我和亦斌也是好朋友,所以你叫我连董好像感觉有点太生疏了的感觉呢。”

    连羽的话很明显的是在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的确,有点点和温亦斌两人在,他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的陌生,刚刚,其实温国峰也只是尝试性的叫一下而已,毕竟连羽的身份并不止是她儿子的朋友那么简单,她还是一家上市集体的董事长,和他算起来也可以说是在平等的位置上。

    所以,他也不能一开始就有那么些倚老卖老的成分在里面啊。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的叫你羽儿好了。”温国峰哈哈一笑,心想着这外面的传闻也不是全对啊,连羽其实还算是一个挺温和的人啊,或者说,她的狂妄是有针对性的吧。

    就像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的这种感觉。

    “这样才好嘛,呵呵。”连羽笑意盈盈的点头。

    对于连董这个称呼,其实她也是不是那么的习惯呐,毕竟她去各个公司都并没有怎么去,知道她身份的人也一般都不是这样叫的。

    “羽儿,我听小斌说,点点她是你在亚马逊雨林里面带回来的,对吧。”温国峰看着连羽问道。

    亚马逊雨林,那个地方得有多么的危险,他也是听说过的;那里面,可是最原始的森林啊,一般人进去之后可绝对是出不来的啊,而且里面可是什么样的珍奇异兽都有的啊。

    连羽,竟然连那样的地方都去闯过吗!而且竟然还是在那样的一个地方带回他的女儿,看来那个人,根本就没准备让他的孩子活下来啊,真是心狠。

    连羽:“恩,差不多是在七年前的一天。”

    “七年前?这怎么可能呢。”温亦斌在边上惊呼,“难道你的意思还是说点点曾经还在那里面生活了好几年吗?”

    点点当时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在那样的一个热带雨林里面存活下来呢,这也太骇人听闻了一点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连羽淡定的开口,“因为点点当时是被小不点给养大的。”

    “小不点?”温国峰疑惑的皱眉,心中无比的困惑,“难道那里面还有其他人生活吗?”

    这怎么可能。

    “不是。”连羽摇头,笑吟吟的解释,“小不点可不是个人,它是一条森蚺,点点就是被它给一点点的带大的哦。”

    对于这点,其实连羽也一直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森蚺!”温国峰和温亦斌惊恐的瞪大着双眼看着连羽,“羽儿,你确定你说的那个森蚺是我们心里面想的那种东西吗?”

    森蚺,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蟒蛇啊!点点就是被那样的东西给带大的吗?这也太匪夷所思耸人听闻了吧。

    它难道还是吃素的不成。

    “我想应该没错。”连羽笑道。

    “小不点是点点的亲人,点点最喜欢小不点了。”听到连羽几人在讨论她的小不点,点点也忍不住的大着胆子插了一句话,为她的小不点辩解。

    “这是真的!”温亦斌完全就是一副已经呆掉了的样子。

    没办法,虽然森蚺到底会不会吃人一直都是一件非常神秘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心中,巨蟒,都是会吃人的,就算不会吃人,应该也不可能会带孩子吧!

    更何况那个时候,他的妹妹还那么小。

    其实连羽之前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她觉得,也许就是因为当时的点点还小,所以见到小不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害怕的心理,或许看到它就像是看到了会动的玩具一般还想上前去和它玩吧,所以森蚺才没有伤害她。

    其实连羽猜测的还真的是差不了多少,小不点当时还真的就是因为点点见到它既不害怕还想和它玩才没有伤害她的。

    因为在那个热带雨林当中,差不多所有的动物看到它就跑,害怕它这巨大的身体,或者是有些动物见到它就攻击它,只有点点,不止不怕他还想要跟它玩,所以它才舍不得伤害她。

    然后从此以后,他们就像是家人一般的相依为命。

    谁说动物就什么都不懂,谁说动物就不会感到寂寞了呢,小不点,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其实它们,什么都能分辨!什么都懂的!

    ……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跟你说声谢谢,如果不是你,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跟我们的孩子团聚,而且我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我的妻子她笑得那么开心了。”温国峰对着连羽说道,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看着笑容满面的抓着点点的手说话的杨月。

    月月她,他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月月脸色那么红润了,也好久没有见到她脸上这样的笑容了,自从朵朵丢了以后。

    听到温国峰又一次的道谢,连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一定要谢,那就谢吧,反正她无所谓。

    “连羽,我有个问题很好奇,想问问你。”突然,温亦斌对着连羽说道,脸上还真的是布满好奇。

    连羽:“你问吧。”

    “那那条森蚺呢,它将点点带大,难道还愿意让你把点点给带回来吗?那不就是像在蛇口抢食物一般吗?”他可不是在说他妹妹是食物哦。

    他是在想,这连羽不会是和那森蚺打了一架吧!

    不得不说,某人真相了,只不过打架的原因没猜对而已。

    “它很愿意啊。”连羽这话说的一脸无辜,“因为我把它也带回来了啊。”

    “……”温亦斌和温国峰面面相觑,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全然的惊吓。

    这连羽,还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啊!

    随后的一整天,连羽和点点一直都呆在了温家,而这一整天里,杨月也完全就是拉着点点的手死不松开,除了吃饭的时候松开一会。

    连羽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点点现在已经很大了,她或许还想亲自喂吧。

    不过经过了这一天,点点也开始慢慢的接受了杨月他们,不再像一开始的那么排斥了。

    点点的胎记他们也已经确认过了,至于点点的户口问题,那就真的只能以后再说了。

    吃过晚饭,连羽准备回自己家,点点想当然尔是要跟着的。

    温国峰和杨月原本是准备让连羽两人在温家多住几天,让点点更加的熟悉他们,可惜点点已经开学要军训了,就连今天都还是连羽帮她请的假,所以温国峰也就没有再强求。

    然后在几人的不舍中,连羽带着点点回到了她自己的小家。

    第二天点点得回学校报道,而连羽,也得回军区报道了。

    因为,齐昊和她说的任务,已经来了。

    就是在刚才吃晚饭之前,她就已经接到了项少祁打来通知她明天回军区报到的电话。

    ------题外话------

    谢谢亲亲小妖91的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今天的万更结束了!\(^o^)/~&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