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四十三章 资格
    明明他们进来的时候大致上的也都瞄了一眼其他珠宝公司的柜台,他们的柜台上面那些显示着镇店之宝的翡翠在翠玉轩这里真的算是比较常见和普通的啊,这还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

    看看什么帝王绿,血翡,紫罗兰,玻璃种等极品翡翠琳琅满目,可以说是摆满了整个柜台,所以其实就算是没有华夏神龙的展出,翠玉轩也绝对是可以出尽了风头,看得那些珠宝公司的老板在心中看样子已经是吐血无数了

    ……

    玉石展会中的一个角,张离和陈晨陪着自己的父母,周旋在各个商家或者是政界大佬的身边,从昨天开始,她们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快笑的僵掉了;

    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几天开始,家中公司的合作商还有投资商集体莫名其妙的宁愿付出高额的违约金也要和她们公司解约,还有一些相关部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全部都是打点过的,可是却在这几天一个一个的开始上门找麻烦,害的她们完全就是应接不暇,甚至连去嘲笑连羽的时间都没有。

    看样子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得到,她们现在碰到的所有情况,完全就是因她们自身而起,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特别是陈晨,陈晨的父亲在京城任职的是宣传部副部长,在京城也不算是个低职位,也无怪乎看不上陈笑笑这个s市市长的女儿。

    虽说市长的职务比宣传部长要高,但是京城底下总是不一样的。

    但是也就从前两天开始,她的父亲也频频受到打击,甚至于关于她父亲的一些不好的消息也开始一点点的传了出来,一些原本和她父亲交好的人也都开始和他们划清关系,父亲有几个人好心的朋友给她的父亲提了个醒,说他父亲是不是得罪了上面的某一些人或者是他们家族的少爷小姐了,所以才会遭到报复;可是他们无论怎么想,也完全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上面的那些小祖宗了。

    而陈晨本人,也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根本就是她自己招惹的麻烦,而这件麻烦的事和连羽还有着直接的关系。

    就在这时,陈晨和张离两人及其眼尖的见到了连羽一行人,原本不好的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心中忍不住的就像上门找麻烦。

    “爸妈,我见到一个朋友,先过去打声招呼。”两人凑到自己的父母耳边低声说着。

    见父母同意之后便快速的向着连羽一行人的方向走去。

    有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两个人看样子完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吧。

    ……

    “哇塞,羽儿,这里面真的好漂亮啊,好多的翡翠啊虽然人多了点;不过看样子今天真是没来错。”陈笑笑兴奋的拉着吕亚几人这里钻钻,那里钻钻,然后又无比兴奋的跑回连羽的面前手舞足蹈的说着。

    虽然很兴奋,但是在陈笑笑心里,这里面的东西是远远比不上连羽曾经在她生日时送给她的那对紫罗兰的翡翠玉镯,她现在可是收的好好的呢。

    其他几人也是满脸的兴奋,他们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这么多极品的翡翠啊。

    看着陈笑笑几人那兴奋无比的小脸蛋,连羽只是淡淡的笑笑,没有说话。

    在她看来,这几个人绝对不是因为看到那么多的翡翠才那么兴奋,而是因为这里热闹而那么兴奋吧。

    呵呵。

    一群爱凑热闹的家伙。

    “哎呦,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穿成这样,别人还以为你们是来逛菜市场的呢。”连羽一行人和谐无比,可是却偏偏有那么多人喜欢没事找事,这不,无聊的人来了。

    听到这声及其不和谐的声音,陈笑笑一行人转头看向发声之处,“哟,我当是那条狗在那里吠吠呢,原来是那些被羽儿拒绝和打击过的某些…人啊。”

    吕亚毫不留情的出口反驳。

    这些人她知道,陈笑笑都已经把事情和她说了,完全就是喜欢没事找事的家伙,她甚至怀疑,这次的事件也是她们做出来的。

    不得不说,连羽身边,还真的是没什么笨的;不过看样子就算是再笨的人,在连羽的身边呆久了,也许都变得聪明了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听到吕亚的话,原本要来找事的二人组瞬间怒了。

    “字面上的意思,不懂啊。”陈笑笑两手在腰间一插,下巴微抬,挑衅的说道:“虽然有句话说过好话不说第二遍,但是看在你们未老耳朵先衰的份上,我们还是可以好心的再说一遍,不用说谢谢的哦。”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是狗。”张离暴怒。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呢,她今天一定要教训一下她们。

    这样想着,伸手就想上前去和陈笑笑动手,只是被后面的陈晨给拉住了。

    “连羽,看样子你还真喜欢躲在别人的背后来寻求保护啊,这还真像是你的风格。”陈晨拉着张离,上前一步,看着连羽挑衅的说道。

    她其实真的很讨厌也很嫉妒连羽,因为好像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连羽的身边,总是有那么多的追随者和保护着,甚至于这次的事件,明明证据确凿,连照片都清清楚楚的放在那里,却还是有那么多人不愿意相信,而学校的老师也都一点处置连羽的动静都没有。

    简直就快气死她了。

    “谢谢夸奖。”听到陈晨的话,连羽嘴角微勾,脸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无比自在的接受了陈晨的挑衅,“不过这也是某些人羡慕不来的。”

    短短的一句话,瞬间戳中了陈晨的伤口。

    “你…”陈晨瞬间被气的无话可说,可是转念一想,陈晨又笑了,看着连羽笑得无比的讽刺,“连羽,你不会真的觉得自己傍上了某些个老头金主什么的,就以为自己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就有资格来参加这样的盛会了吧,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资格。”

    “恩,我自己有没有这种资格我想我自己知道的很清楚,不过,”连羽突然恶劣一笑,“原来陈晨同学有镜子不用喜欢撒尿当镜子照啊,实在是佩服佩服啊,呵呵。”

    “噗呲”一声,连羽的身边的一行人瞬间忍不住笑了出来。

    羽儿,你这话说的太毒太帅了,我们喜欢,对付这样的人,千万别客气。

    “连羽,我还真是没有见到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张离见到自己表姐被堵的没话说,瞬间大吼一声,将附近一些原本安静的观察极品翡翠的人的眼光瞬间吸引了过来,“明明是你自己出来做那样恶心的事情,却还有脸来参加这样的盛会,还敢对我表姐这样说话,你简直就是不要脸。”

    “我说你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家羽儿不就是上一次在你跆拳道友谊赛的时候为了不让你对手受重伤而提醒了她一句,然后那个人赢了你嘛,你有必要这样的嫉恨我家羽儿吗,还说这样的话来进行人身攻击,真不知道你的心肠是怎么长的,那么的小肚鸡肠,心眼小的都快看不到了。”陈笑笑像是小母鸡似的将连羽护在自己的身后。

    谁敢欺负她家羽儿,先过了她这一关再说,看她不咬死她嗷嗷…

    边上看热闹的人瞬间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原因啊,那的确是小肚鸡肠了一点,一个友谊赛而已,就嫉恨到了现在,更何况人家也是为了救人才出口提醒的。

    而且他们看了看连羽那清雅淡漠的样子,原本就是歪着的天平瞬间开始倒像连羽和陈笑笑这一边。

    “你,你们…。”张离见便上所有人都以一种及不认同的眼神看向自己,瞬间觉得无比的委屈。

    什么嘛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大家都站在连羽那个小贝戋人那一边,她不服。

    “我想这里有很多人都应该看过前段时间的那些照片对吧,我可跟你们说哦,你们面前那位看上去无比清高的女生,便是其中的女主角哦。”陈晨无比故意的提醒道:“我看她今天过来,看样子是准备再找一个了。”

    明明理在她们这边,可是她们却频频的占了下风,但是她不相信,幸运会这么永远都跟着连羽,站在她那一边。

    这不,她这话一说完,瞬间便有人看着连羽开始了然了。

    难怪他们看她觉得有那么些眼熟,原来她就是照片中的那个和翠玉轩的老总刘东来传出绯闻的女主角啊,本人实在是漂亮多了,而且身上的气质和气势真的是很特别。

    而且他们本就不是那些听风就是雨的普通民众,不可能上面怎么写就怎么相信,更何况那个少女现在还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就更不愿相信了。

    这样的少女,身上有着这种逼人气势的少女,怎么可能会是那条消息上所说的是出来做那种事情的,觉得是的人才是眼瞎了吧。

    “我觉得不像。”

    “那些照片绝对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相信。”

    有些人甚至在边上窃窃私语的讨论着,但是差不多全是不相信那条消息的。

    陈晨听了后差点气的吐血。

    这些人,这些人是眼瞎了是不是,那么多证据显示在那里都还不相信;

    然后又看向连羽,眼神中是全然的愤怒。

    这个连羽,真是会勾引人,勾引了一个又一个人相信她。

    连羽表示,她应该没说话也没动作吧,如果她这样就叫勾引了,那她穿成那个袒胸露背的样子不是更叫勾引人。

    有些人还真是永远都喜欢以己度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一定会将别人想象成那种人。

    真是的,累是不累啊她们不累她也累啊,她哪来那么多美国时间陪他们瞎折腾。

    ……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所有人看着连羽若有所思的时候,几个人从人群中穿了过来。

    连羽回头,嘴角淡漠的笑容开始渐渐的灿烂了起来,“鹤爷爷,谭爷爷,杨爷爷,你们也来了啊。”

    一边说着,连羽一边迎了上去。

    不错,来人便是上官鹤,谭荣还有杨中明。

    不过想想,这样的大场面怎么可能少了这几个泰山北斗呢。

    “哈哈哈,羽儿丫头,是你啊,我说怎么这里围着一大群人呢,原来是你这丫头又闹什么动静了啊。”看到连羽,上官鹤哈哈一笑,笑声畅快无比。

    “鹤爷爷说那里的话,羽儿可没有,这次可真不是羽儿惹出来的事情,而是某些人喜欢没事找事。”连羽无比委屈的说道,只是脸上的笑意未减。

    拜托,她是那么喜欢闹事的人吗

    是

    谭荣,上官鹤和杨中明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

    连羽瞬间汗滴滴

    她可不可以叫冤不

    ……

    “没事找事”谭荣听闻皱头微微一眉,“羽儿丫头,谁在那里没事找事,难道还有人敢欺负你不成,说出来,谭爷爷给你做主。”

    谭荣无比认真的说道。

    虽然他见过连羽也就那么一次,但是那一次连羽以那么低廉的价格将帝王绿卖给他,让他可以拿回去哄他家的那个老太婆开心,然后他们几个老友偶尔聚会时又经常会提起连羽,所以对于连羽,他是真心的很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真心的想把这个懂事的丫头当成自己的孙女一般疼爱。

    更何况这一次,他其实一就是为了来见见翠玉轩的那件极品翡翠,二就是为了来见见连羽这个丫头,多年不见,这丫头长得真是越发的标致了。

    可是他们才刚刚一到,就听到有人在找他们丫头的事情,他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

    边上看热闹的众人见谭荣几人那么看重连羽,心中原本对连羽的那一丁点的怀疑也完全的消失无踪。

    拜托,连这三位都站在连羽的这边,她怎么可能需要去做那样的事情,这不是瞎扯淡嘛而且看三位老人的样子,还真的是很喜欢连羽啊

    “是啊,羽儿,来和我们几个老头子说说,谁那么大的胆子胆敢来找你的麻烦,当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是死的啊。”杨中明听见谭荣这么说,也在一边附和。

    欺负连羽这丫头,就是等于欺负他们。

    对他们几个老头子来说,虽然平时他们和连羽的相处差不多是放在平等的位置上,但是对他们几个人来说,连羽就相当于他们孙女一样的存在,孙女被欺负,他们当然要帮她出气。

    “没事的,三位爷爷,这世界上能欺负羽儿的人还没有出生呢。”连羽笑笑的安抚着,她不希望三位老爷子好不容易出来参加这样的盛典,却要因为自己的事情动怒,更何况她是那种会被人欺负的人嘛。

    对于连羽的说法,三位老人完全就不相信,明明这里围着那么多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上官鹤转头看向连羽身后的一行人,然后看着正对着陈晨两人扮鬼脸的陈笑笑问道:“丫头,你来说说。”

    陈笑笑被突然点名,先是一愣,然后快速的便反应了过来,“爷爷你好,事情是这样的,就是原本我们正逛得好好的,可是这两个人,”陈笑笑伸手向着陈晨两人一指,然后继续说道:“他们突然之间冒出来,然后就对我们说了无比刻薄的话,还说羽儿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参加这样的盛宴。”

    “什么”三人瞬间怒了,无比威严的的眼神瞬间齐刷刷的看向了陈晨和张离两人,眉头紧紧皱起,吓得两人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就是你们两个在说我们羽儿丫头没资格来参加这样的展会?”上官鹤虎目一瞪,严肃且冰冷的问道。

    上官鹤看着两人身上那有些凉飕飕的穿着,心中冷笑一声;

    他家羽儿没有资格来参加,难道她们穿成这样才有资格,别笑死人了。

    如果连羽这唐唐翠玉轩的董事长还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展会,那他还真的是找不到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够有资格来参加了。

    听到上官鹤那冰冷的问话,陈晨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这三位老人,她知道他们自己绝对不能得罪,否则对于他们家族现在的情况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甚至于还会为他们家族今天寻找合作伙伴带来巨大的麻烦。

    可惜陈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她边上的张离却不知道,她只知道,到哪哪都有人护着连羽,她嫉妒。

    然后便不顾害怕的大声反驳道:“是我说的又怎么样,三位爷爷不知道有没有见到过,连羽她对她的金主笑脸迎人的样子,我劝三位爷爷还是先去看看,然后再来帮连羽出头吧。”

    “小离。”陈晨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张离竟然敢这样的对上官鹤回嘴,而且还是这样的不客气。

    “爷爷,你有什么资格喊我们三个老头一声爷爷。”谭荣冷声的说道。

    啪啪啪的一下,张离瞬间被狠狠的打脸。

    她那里知道,在谭荣他们三个人的心里,除了他们自家的那些小孙子孙女之外,也就只有连羽有这样的资格而已,至于连羽的朋友,因为是连羽的朋友,所以他们才不介意被叫声爷爷;

    但是这个敢顶他们嘴,还敢这样说连羽的人有什么资格,就连让他们理会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你们…。”张离被谭荣冷声一喝,瞬间感到无比的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然后直直的往下落。

    她明明说的是实话,为什么要凶她;还有,连羽和陈笑笑都这样叫,她也就这样叫一下而已,他们凭什么这么说。

    看样子,张离还是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边上的人看着张离脸上的眼泪是完全无动于衷。

    如果他们事先不知道状况,也许还是会怜惜一下她,但是现在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全部的原委,知道她完全就是自找的,更何况谭老也没有说错,所以他们对于她那所谓委屈的眼泪完全就是无动于衷。

    说起来也是,他们这里除了连羽这个被三位老爷子认同的人之外,还有谁有资格能够叫这三位玉石界,房产界和古玩界的三位老人一声爷爷,就算是他们,也得规规矩矩的叫一声谭老,鹤老和杨老吧,所以这个女生完全就是自己凑上去被打脸的。

    正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既然这样,那也就没什么可委屈的;你委屈了,也没有人会去怜惜和可怜你。

    ……

    “哎呀,怎么了这是,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两边还在僵持的时候,边上的人越来越多,张离和陈晨的父母见到自己女儿在中间,赶紧的过来看看,张离的父母见到张离脸上那梨花带雨的眼泪时,完全不明所以的问道:“小离,你先别哭,告诉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妈…”张离扁了扁嘴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却直直的看向了连羽的方向。

    这一看,瞬间就呆住了,那不是谭老,鹤老和杨老三位老爷子吗,刚刚小离的眼神看的好像就是三位老爷子护在中间的那个女生吧。

    只是一瞬间,两家人就瞬间感到像是天塌下来了一般。

    他们家这两个丫头,不会是把这三位老爷子给得罪了吧,这下怎么得了,不说这三位老爷子自身的地位,就是他们下面弟子的地位也是他们所得罪不起的啊

    如果说张离的父母是见到三位老人才被吓到,那陈晨的父亲就绝对是被连羽给吓到了。

    他没有眼花吧,那是连中校没错,对吧。

    这小祖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样子好像还和他们两家的这两丫头发生了争执,这可这么得了啊。

    陈晨的父亲是宣传部的部长,所以知道连羽也认识连羽也不奇怪;因为他上头说过,见到连羽绝对不可以往上凑,能躲多远就先躲多远,否则你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一定知道。

    “董事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