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八章 幕后之人
    当天晚上,连羽等人并不急着回去,所以便在岛上住了下来,毕竟黑狼他们处置N头领也还需要时间,她就不扫他们的兴致了。

    但是至于怎么处置,就真的不关她的事了,毕竟她相信黑狼自己会有分寸的。

    第二天一早,当第一缕阳光缓缓洒下,给这座原本冰冷的小岛带来了点点柔光。

    连羽和齐昊站在小岛的海边周围,静静的感受着海风习习而来。

    “真舒服啊。”连羽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她真的是挺喜欢大海的。

    齐昊走到连羽的身后,双臂揽上连羽纤细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拉进自己的怀中,下巴抵着连羽的头顶,嘴角微微上翘,“你要是喜欢,那等我们以后退休了或者老了的时候就到小岛上生活,怎么样。”

    “好。”连羽点头,因为这样想着感觉就真的挺不错呐,可惜自己现在太忙了,否则真想在道上多住几天。

    “呵呵。”听到连羽的回答,齐昊微微一笑,随后将连羽转过身面对着自己,“你这算是答应嫁给我了,对吗!”

    听到齐昊突如其来的话,连羽歪着脑袋定定的看着他,眉眼微挑,“那你这不会就算是求婚了吧!”

    “你要是答应那就算是了喽。”齐昊牵起连羽的手,笑着说道。

    “你想的美。”连羽没好气的直接丢给他一个大白眼,“没有戒指没有花,啥都没有就算求婚啊,也太没诚意了。”

    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个女孩子吧,就算是不浪漫,但是戒指总得来一个啊,假的也行!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有这些就答应我的求婚了对吧!那好,我回去马上就办!”齐昊的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伸手将连羽拉进自己的怀中,低低的笑道。

    连羽靠在齐昊的胸膛上,脸上闪过一丝的无奈,原来这丫的刚刚是挖了个坑让自己跳啊,真是的,难道是怕自己不答应吗,平常那么自信,怎么对于这个事情就那么不自信了啊!

    不过算了,毕竟自己在答应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不就已经只认定是他了吗,多个未婚夫妻的称号也是不错的,不是吗!

    其实对于齐昊来说,只要是跟连羽有关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会表现的不像是平时的他,因为连羽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种感情,随着时间越久反而越深!

    大约过了半响,连羽从齐昊的怀中退出,牵起他的手,“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好。”齐昊点头,嘴角的笑意显得是那么的满足。

    十指紧扣,两人缓缓的向着基地内部的方向走去。

    ……

    基地内。

    秦风见到连羽和齐昊已经回来,便大步的走到连羽的面前,将手上的盒子递了过去,“队长,这是我今天在N头领的房间内找到的。”

    这是连羽一早出门前见到秦风时吩咐他的做的事情,他看到这盒子被藏在了一个及其隐秘的地方,所以想着应该是连羽要找的东西。

    连羽点头,抬手接过,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份类似文件的东西缓缓翻看。

    半响,连羽转头看了看齐昊,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凝重,“昊,这件事情好像有点意思啊。”

    “恩。”齐昊点头,眼神冰冷刺骨,他没想到,这个基地的幕后之人,竟然会是那个人,那个原本自己还那么敬重的人;更想不到他竟然是那么的狼子野心,如果不是这次的事件,也许真的可能被他得逞了也说不定。

    连羽合上资料,抬眼看向秦风问道:“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秦风点头回道。

    “好,那你现在去黑狼那里将N的头领带回,然后让他们随后自己回去,我们马上出发。”连羽吩咐道。

    “是。”秦风应声便下去了。

    “羽儿,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秦风走后,齐昊看着连羽问道。

    连羽摇头,“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先回去看看长官他们的决定再说吧,毕竟这件事也不是就我们可以决定的。”

    “好。”齐昊点头,对于连羽的决定他从来都是举双手赞成的,更何况这件事确实不是只有他们俩就能决定的了的。

    ……

    京城军区。

    连羽和齐昊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了项少祁,静静的等候着他的指示。

    项少祁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资料,脸上的表情越变越凝重,半响,项少祁盖上资料,抬首,微微叹了口气,“齐昊,连羽,这件事情就先放一放吧,我得去请示一下一号首长才能决定。”

    “明白,长官。”两人点头。

    “恩,这件事情你们居功至伟;这样,看在你们的份上,我也就放虎牙之师和战狼所有人一个礼拜的探亲假吧,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项少祁的心情虽然很沉重,但是却还是对着连羽两人扯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奖励他们俩对他们俩来说没什么感觉,那就奖励一下他们手下的人吧。

    “是,那我们就替战狼和虎牙之师的大家谢谢长官了。”齐昊对着项少祁点了点头,顿了一下,齐昊继续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就先下去了。”

    “好。”项少祁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去吧。”

    齐昊和连羽相携退出了办公室。

    两人走后,项少祁缓缓的倒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本只是连羽的一件小事情,牵扯出来的东西竟然会这么大,不过也幸好连羽了,否则到时候这件事情真的闹大了的话也许真的会动摇国本呐。

    那个人,竟然想对一号首长下手,他怎么可以,也怎么能下的了手啊!他们可是一起度过了那么多腥风血雨相携走过来的战友啊,这打击对一号首长和老首长来说会不会太大了一点啊!

    哎!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

    走廊上,连羽和齐昊两人慢慢的向着训练场的方向而去。

    “羽儿,那个人那,有没有你的人在里边。”一边走着,齐昊忽然问道。

    连羽摇头,“没有。”

    那个地方,一般人怎么可能进得去呢。

    是啊,怎么可能有呢,那个人的心思这么复杂,一般人怎么可能能近身,而且军区大院也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去的,他怎么会问那么傻的问题。

    但是权利,真的就能将一个人改变的那么彻底吗!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是他,绝对不会对自己曾经的战友出手,因为那是曾经都为对方豁出生死,互相信任的战友啊。

    “昊,你觉得一号首长和老爷子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连羽看着齐昊脸上复杂的神色,有些担心的握了握他的手问道。

    “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处理,毕竟那个人的基地现在已经被毁,爷爷他们应该还不会对他出手,毕竟他们那么多年的战友情谊还在那里,不过我想,从今天开始,他们应该会开始防患于未然了吧。”齐昊反握住连羽的手,笑笑的回答。

    其实他现在比较担心的是,那人的基地是被羽儿给毁了的,他必定会将魔抓伸向羽儿,他也必须开始防范起来了,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的羽儿。

    不过他想那人现在暂时应该还不至于对羽儿出手,毕竟他的神秘组织被毁,他也应该知道有些东西必定会落到一号首长的手中,就算一号首长现在看在他们曾经的战友情谊下不对他出手,也必定会对他心生防范,如果他现在就开始对付连羽,照一号首长对连羽的看中,只会逼着一号首长对他出手;所以他现在必定会先继续隐藏好自己的爪子,待所有人都渐渐放下戒心的时候再快速出击。

    所以,羽儿暂时还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其实齐昊的想法,也是连羽现在心中所想,所以,她也是绝对不会就这样任人宰割;她等着,等着他对自己亮出獠牙,然后再来个一网打尽;

    一号首长他们会对他不忍,她连羽可不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诸之!

    随后,两人便不再多说这些,转移话题有说有笑的向着虎牙之师和战狼的训练场而去。

    当然,战狼和虎牙之师知道他们放假一周之后全部都开心的蹦蹦跳,连羽和齐昊被他们欢快的气氛所渲染,也渐渐的将之前的事情放在身后,毕竟就算你现在如何担心也没用,还不如什么都别去想,毕竟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多想无益!

    ……

    夜!月色微凉。

    京城军机大院中的某一栋别墅之内。

    一位老人面色狰狞的看着到手的资料,而站在老人面前报告的人却一脸寒颤的站在那里。

    他就知道,老人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反应肯定是这样,可惜他却必须前来上报。

    “为什么连羽会知道那个地方?”老人阴狠的目光扫向对面之人,怒气蒸腾的问道。

    “具体情况查不到,只知道是连羽突然对项少祁申请的,当时的事情很临时,从连羽提出申请到出发大概不超过一个小时。”男人微低着头回道。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从男人耳边响起,老人将手中的资料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书房中顿时静默无声,男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冷汗直冒。

    “废物。”

    “是是。”男人连连点头;可是他确实查不到啊,他们就好像是已经做好了所有防范一样,他一点消息也探听不到,就连是连羽申请的这件事都还是他好不容易才查到的,所以这也不能怪他啊;

    男人虽然这么想,但是却完全不敢讲心中的话说出口,否则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连羽!

    连羽!

    你一次次的和我作对,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上一次你将我埋在S市的棋子给废了,我不跟你计较;可是这一次你竟然敢将我苦心经营的计划给毁于一旦,我到时候必定让你如数偿还!老人的脸上阴鹜异常!

    不过贺东辰现在对他绝对已经起了防范,所以他还不能这个时候去对付连羽,否则贺东辰必定会连最后的情分都不顾的;所以连羽,我暂时就先让你多逍遥一阵子吧,但是你千万不要落下把柄在我手中,否则我一定会亲手解决你,到时候咱们就老账新账一起算了!

    低着头,老人的一双眸子散发着无比幽暗的光芒!

    “从今天开始,你派人给我盯牢连羽的一举一动,无论是大事小事,全部都给我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明白了吗。”

    连羽,就让我来陪你好好玩玩好了。

    “是,首长。”男人赶紧应道。

    “下去吧。”老人对着男人摆了摆手。

    下一秒,男人就像是得了特赦令似的快速退出书房,他怕自己再在里面待下去,迟早会窒息而亡,实在是太恐怖了有木有!

    书房内,老人慢慢踱步走到窗边,眼中的光芒阴寒无比;浅浅的月光洒在老人的身上,照射出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那无尽寒气。

    这时候如果有认识的人见到老人脸上的神色,必定会诧异无比,因为一直以来,老人都是以温和不争,宽恕豪爽的面目对世的,这样阴冷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见到过,就连贺东辰和齐军都没有见到过,因为老人在他们的面前,一直都是属于那种和事老一样的存在,就像是贺东辰和齐军偶尔脑闹别扭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劝解。

    而这个老人,便是和齐军一样的开国老将之一的罗昌杰,因为觉得自己的功劳明明比贺东辰大却还要屈居他之下,所以便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计划,而他的计划中,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一号首长贺东辰,下一个便是齐军,因为只要他们两都不在了,那么整个华夏,便将掌握在他的手中,只可惜当他的计划终于将要开始实施的时候,竟然就被连羽给毁于一旦,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中到底有多么的痛恨连羽。

    连羽,你给我等着!

    有时候!权利和*真的能将人改变的那么的彻底!无法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