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五章 威胁
    海面上到处雾霾环绕,就算是真的通过了雾霾,也必定会被岛上的守卫发现,除非你出示岛上的特别证件,否则必定会被当成敌人乱枪射杀,就如同曾经闯进来过的那些普通百姓一样;所以连羽当时知道黑狼被抓之后第一反应便是从水中进发。

    “我们在最前面开路,你们后面跟上,记住,我们往哪里过,你们必须也是往哪里过,否则如果触礁你们就别指望回去了,明白吗!”水中,连羽通过军用无线电台跟后面潜艇内的众人下达着命令,眼神透过透视定定的看着前方百米外的情况,虽然现在海面上是白天,但是海底却完全是漆黑一片。

    黑狼曾经说过,他们的头领是个无比自负的人,虽然水面上守卫重重,但是小岛的水下却是完全没有防备,毕竟岛的四周已经有监控和守卫相互把控,所以他完全不在意水下的防护,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有谁会注意到这样一个被雾霾环绕着的孤立小岛,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发现这座岛屿,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是在非常一次偶然的机会之下发现的,而且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些附近陆地上的人不小心闯入之外便再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何况一般人也根本就不敢从岛屿附近的海底过,因为容易触礁,到时候真的就连逃出生天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这对于连羽来说可算是个天大的好处,毕竟对于她这个灵瞳在身的人来说,从海底经过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明白!”

    “明白!”

    “明白!”

    “明白!”

    听到连羽的命令,身后的战狼和华夏安保的人沉声回答,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前方,一点点慢慢的前进。

    ……

    另一边。

    神秘组织N内的一个房间中,黑狼双手被绑,翘着个二郎腿优哉游哉的靠在沙发上,身上还还带着伤,氮气却一点也没有身为被抓回来之人的自觉,浑身傲气,跟平时和连羽相处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要是连羽这时见到他,不知道会不会以为他被人附身了。

    不过,这才是真正的第一杀手该有的样子,不是吗!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啊,黑狼。”黑狼的对面,神秘组织N的头领一脸笑意的看着黑狼,眼中兴味。

    “托您的福!”黑狼笑吟吟的回应,只是语气之中的讽刺意味十足。

    的确是托他的福啊,如果不是因为托他的福,他现在应该还好好的和他的宝贝凰儿在一起恩恩爱爱的呢,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双手被绑的再次回到这个自己曾经毫无感觉现在厌恶无比的地方。

    “呵呵!”N头领对于黑狼的目中无人完全不为所动,毕竟不傲气的话就不是黑狼了,更何况他曾经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他不喜欢的人!

    N头领指了指四周围,然后对着黑狼闲话家常的说道:“怎么样,突然回到了这里,有没有一种非常熟悉和回家的感觉呢!”这可是你从小训练的地方呢!黑狼!

    “嘁!”黑狼完全无视的冷哼一声,把傲然和厌恶之气发挥的淋漓尽致,微微抬起双手示意,“哎,你不觉得现在继续把我这样绑着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吗,都到了你们的地盘了,难道你们还会怕我跑了不成。”

    意思很明显,你们不会那么多人还害怕我一个人吧!要不要那么丢脸!

    “把他的手铐解开。”N头领对着黑狼边上的人示意。

    “是,头领。”

    解开手铐,黑狼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腕,冲着N头领冷淡至极的笑了笑,“哎呀呀,这才对嘛,真的是舒服多了。”

    而N头领只是很淡然的看着他,不语。

    “说吧,兴师动众的派了那么多人抓我回来是为了什么。”舒服伸展了一下身体,可惜却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的他不由的裂牙;随后又很淡定的恢复冷傲的表情,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虽然他其实是知道他的目的。

    因为他可不相信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劲将他抓回来会什么目的都没有,因为曾经也有组织内的同伴不想再继续当一个满手血腥的职业杀手而设局逃跑,执行任务之后便不愿意再回来,头领当时可是二话不说便直接将人给当着所有人的面抹杀了,甚至连全尸都没给他们留下,然后警告他们千万别再生背叛组织的念头,否则下一个死无全尸的人便是他。

    其实他曾经也有想过脱离组织,所以当时连羽让他退出原本的组织的时候他才会二话不说的便答应了,一来是决定赌一赌,看看自己的运气会不会比曾经的同伴好一点,真的能得到想要的自由生活;二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从连羽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魔力,一种吸引他去赌一把的魔力,没想到最后他真的赌赢了,这成了他一生之中最对的选择。

    因为认识了连羽,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家人;也是因为连羽,他才知道了什么叫【做】爱情,因为她将火凰带到了他的身边,那个让人无比心疼的女孩。

    所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帮他们去执行什么破任务了,而且羽儿她,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凰必定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了羽儿;因为也只有羽儿,才可能在所有人的不知不觉之中来到这个小岛。

    其实他现在的感觉很复杂,既希望她来,但是又不希望她来,毕竟他自己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有多么的危险,但是他知道连羽一定必定肯定会来,谁也阻止不了;因为她曾经说过,他们是一家人,对于家人和朋友,她可以拼尽全力,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所以现在的他,唯一能做到的便是让他面前之人对他低于防范,他好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呵呵。”听到黑狼的话,N头领的眼底锐光一闪,呵呵一笑,“我想以你黑狼的聪明头脑,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了你而是将你带回来,对吧,所以就不需要明知故问了吧!”

    黑狼的能力太强,杀了他,他还真是舍不得呢!所以就网开一面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了!

    “哼。”黑狼冷哼一声,锐利的眼底闪过一丝浓重的厌恶;鬼才知道!

    “听说你这次回这里之前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对吗,没想到曾经冷心冷情的黑狼也会去喜欢一个女人啊!”见黑狼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知好歹,N首领渐渐开始有些没有耐性起来,言语威胁,“而且我还听说那个女人的身手不错,如果将她一并带回,我想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啊。”

    当时听去追缴黑狼的杀手报告说当时的黑狼正在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神情动作亲密;而且那个女人还身手了得,虽然不及黑狼,但是却可以媲美他派出去的一等杀手,可惜他当时不在,否则一定将她也一并带回来;不过现在看来,虽然没将那个女人一起带回来有些可惜,但是看来还是有那么些作用的,至少可以拿来控制住黑狼。

    “我明白了。”黑狼的眼眸一眯,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虽然他刚刚是故意那样子做,为的就是引出他的这些话,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但是当他听到他拿凰来要挟自己时他真的差点忍不住想上去杀了他,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他还有计划要执行,他还要在里面配合羽儿;更何况他知道,羽儿一定会派人保护好凰的。

    确实,连羽让火凰联系刘东来的时候便已经让于峰安排了不少人手暗中保护火凰了,为的就是防止他们派人回来抓火凰去威胁黑狼。

    “那就好。”N首领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你可以去看看你曾经一起训练和执行任务的同伴了,毕竟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不见,他们应该也挺想你的吧。”

    “不谢。”黑狼酷酷的站起身,随后悠闲的往曾经的住所走去。

    “头领,我们还要不要去看着他。”

    “不需要。”N头领摇头,“既然他已经回到这里了,没有我的允许,他是逃不了的。”更何况,他看得出来,黑狼对那个女人很是在意,看样子他也许是应该派人去将她给带回来,这样就不怕他不听话,再敢用这样的态度来面对他,哼!

    这样想着,N头领对着边上的杀手招了招手,凑到他的耳边低语的几句,随后杀手便领命下去了。

    杀手离开之后,N头领的眼神定定的看向空空如也的门口,眼底的寒意深沉无比,嘴角挂着一抹阴冷的笑意。

    黑狼,看样子,你是永远都别想脱离组织了!

    ……

    另一边海底。

    齐昊看着一瞬不瞬的盯着前面沉着指挥着的连羽,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觉得,他的羽儿能完全看的清楚海中的一切一般。

    “停。”就在这时,连羽突然命令道。

    “怎么了?”齐昊走上前无比疑惑的问道,明明前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羽儿却让他们停下。

    “我们已经在小岛的周围不远了。”连羽道。

    “哦。”齐昊若有所思的看着连羽;虽然说羽儿曾经说过她有一双能在黑夜中行走自如的眼睛,但是这里毕竟是水下几百米,和有那么一丝光亮的陆地不一样,更何况羽儿是怎么知道他们已经在岛的周围了呢,毕竟灯光照射的前面根本就还是一片深海啊;还有上一次的秘密实验室事件一样,羽儿就和现在一样,表现的如同看到了一切一般,之前没有多想,但是现在想想,好像真的挺值得怀疑的。

    羽儿,你的眼睛,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现在向右边转。”连羽背对着齐昊,完全没有发现齐昊已经开始发挥了他那超强想象力快要将一切都想得差不多了。

    不过想来,连羽应该也不会很在意这样的事情。

    “听着,现在转弯之后一直往前开五百米,然后往上一百米。”连羽继续沉着的命令着,随后又对着无线电耳机吩咐,“你们身后的人记住跟牢我们后面,一步也不许出错,挺清楚了吗!”

    “清楚了,队长。”众人回答。

    “好,出发。”

    ……

    二十分钟之后,连羽一行人便上了海面一下一百米之处,神不知鬼不觉的停靠在了那里,任何人都无法发现。

    “好了,我们停在这里,等到晚上再开始行动,大家现在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必定会有一场恶斗,你妹将要面对的是一群身手敏捷绝不输给你们的杀手,而他们大多都擅长暗杀,所以到时候大家记得要小心他们来暗的,还有千万不要手下留情,保护好自己最重要,明白了吗。”连羽清冷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边。

    毕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嘛!做坏事总是晚上比较实在,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嘛!

    “明白。”众人回应,有些摩拳擦掌,看样子他们可以好好的闹一场了。

    其实说起来这些杀手也算是可怜之人吧,毕竟他们不是被拐卖的就是被抛弃的,然后被这些人给带回来训练成了冷酷无情的杀手,但是对于连羽来说,她只在乎她在乎的人而已,她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带回黑狼,如果那些杀手愿意和自己合作不做抵抗,她是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的;

    因为她觉得,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而这个,便是她给他们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