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一章 好友
    连羽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待看清楚上面显示的名字时,眼神瞬间一暖。

    陈笑笑看到连羽的神情凑过去一看,瞬间了然,然后一脸挑衅的看着闻人夜。

    怎么样,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吧,人家的正牌男友来电喽,直接秒杀你!

    闻人夜对于陈笑笑挑衅的眼神直接视若无睹,心中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自己面前这个清冷淡然的少女露出这么温柔的神情,不知道会不会是他呢!

    连羽无视两人之间那股淡淡的火药味,快速的接通电话,语调柔和,带着一丝丝的兴奋,“昊。”

    好像每次想到齐昊,连羽身上的气息就会变得无比的柔和,和平常的淡然完全不一样。

    “羽儿,你在哪呢?”齐昊温柔充满磁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

    “和同学在皇朝大酒店的倾城苑包厢里吃饭呢;”连羽想也没想的回答,然后又有些戏谑的回问道:“你问这干嘛,难道你还可以过来吗。”今天应该不是他们休息的时候吧。

    “那你想我过来吗?”齐昊笑;这个羽儿,真像个孩子。

    “唔…想吧。”连羽也咧嘴一笑。

    “呵呵。”听到连羽的回答,齐昊低低的笑开,“既然你那么想我过来,那我十五分钟后就到。”

    齐昊完全是为自己想去见连羽找借口。

    “好。”连羽应声,完全明了齐昊的那点小心思,道了句路上小心之后便挂了电话。

    “哇哦,连羽,在和谁打电话啊,竟然这么的温油!还昊…”连羽一挂电话,刘小茂便无比调侃的说道,眼神中尽是揶揄。

    “那还要问,当然是羽儿的正牌男友要过来喽,否则怎么会笑得那么开心呢!”吕亚也在一边调侃,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连羽这样的笑容呢,整个人散发着无比柔情蜜意的笑容,这样的连羽,更美了。

    “羽儿你真的有男朋友了吗?”孙超问道;他还是有些不愿意去相信。

    曾经的他喜欢连羽,以为自己是离她最近的人,但是那么些年下来,她好像离自己的世界越来越远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去喜欢她。

    “恩。”连羽点头,笑笑的看着孙超;孙超的心意她不是不懂,但是她觉得,他对自己的喜欢应该只是一种小时候的好感和从小到大的习惯而已,当他以后碰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她希望他能幸福!因为他们是朋友。

    “哦。”看着连羽脸上那幸福的笑容,孙超低头不语。

    而边上的龙逸扬听到那连羽不假思索的承认,心中不禁有些黯然,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生的,没想到竟然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过也是,像连羽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喜欢,没有人追呢,有男朋友也很正常啊,就连自己也喜欢上了,不是吗!

    “连羽,你和你男朋友认识多久了啊?”向灏见自己好友那黯然的神色,特地的问道;毕竟他这个好兄弟可是好不容易才对一个女孩子上心啊。

    他想,如果是刚刚才在一起的话,那逸扬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恩,差不多已经十一年了。”连羽回答;

    的确,连羽是在七岁的时候认识齐昊,而现在她都已经十八了,算起来刚好已经十一年多几个月了。

    “啊,那羽儿,你们认识比我都久哎!”陈笑笑诧异,嘟着个小嘴,对于自己认识连羽比较晚有些不满意。

    “呵呵。”连羽笑着摸了摸陈笑笑那垂着的小脑袋,“朋友之间和相识多久是没有关系的,笑笑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更何况,笑笑,我们认识已经不止十年了哦,上辈子,我们就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加上这辈子,我们可是已经相识了两世了啊!

    “恩。”听到连羽的话,陈笑笑瞬间又变得精神;羽儿说的没错,反正只要羽儿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就好了嘛,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而龙逸扬在听到连羽说和她男友相识已经十一年了,心中的黯然更深了,原来他已经晚到了那么久了吗,这次是真的没有希望了吧。

    刚刚向灏问的时候自己还期待了一会,现在是真的要放弃了,因为他喜欢她,所以不能去破坏也破坏不了她和她男朋友之间的感情,否则就连在她身边看着她守着她的资格都会没有了吧!

    向灏看着自己好友的神色,真想直接抽自己一嘴巴子,让它嘴欠,问什么啊问!现在好了…

    而闻人夜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连羽,心中越来越确定连羽说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自己心中想的那个人!毕竟三年前他便已经见过她身边的他了啊。

    就在所有人猜测和好奇连羽的男朋友到底是谁的时候,齐昊终于到了。

    ……

    十五分钟刚到,包厢门便缓缓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器宇不凡容貌俊美的男人。

    “齐教官!”除了陈笑笑和闻人夜,众人无不惊讶的惊呼!

    齐教官不会就是羽儿(连羽)的男朋友吧!这会不会太玄幻了一点啊!

    “你们好。”齐昊对着震惊中的众人点了点头,然后笑意盈盈的看着连羽。

    众人震惊,看样子是真的了,齐教官真的就是羽儿(连羽)刚才所说的男朋友了,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如同冰窖一般的齐教官这么温和的笑容,甚至是连冷笑他们都没有见过;训练那半个月,无论是训练时还是休息的时候有女生上前去搭讪,齐教官的脸上永远都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冷。

    难怪他只接连羽送过去的水,难怪他对连羽总是那样的特别,他们还以为只是连羽太优秀了而已;没想到那样的照顾,原因竟然是这样吗!

    他竟然就是连羽的男朋友,他们真的是无法想象的到啊!

    “齐教官,有人要挖你家羽儿的墙角哦。”见到齐昊,陈笑笑瞬间便打起了小报告。

    听到陈笑笑的话,连羽不禁扶额,这个笑笑,要不要那么小狗腿啊,竟然那么容易的便被齐昊给收买了!

    挖羽儿的墙脚!

    齐昊听后脸色不禁一沉,身上的气息瞬间改变;他倒是要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挖他的墙角!

    齐昊冷飕飕的眼神瞬间扫视了周围的一众男生,一众男生瞬间感到置身于冰窖之中。

    真不愧是齐昊啊,瞬间秒杀一众人!

    连羽看着齐昊那么幼稚的表现,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个齐昊,要不要那么认真啊,人家是开玩笑的呐!更何况她的朋友都是无辜的好不!

    齐昊犀利的眼神从众男生身上飘过,随后定在了闻人夜的身上,眉眼微挑,笑笑说的人不会就是这家伙吧!

    看样子是挺像的。

    齐昊一步步的走向闻人夜,而闻人夜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齐昊,眼中趣味浓浓。

    陈笑笑在边上双眼紧盯着两人的下一步发展,眼神连眨都舍不得眨一下,深怕自己会错过什么血淋淋的镜头。

    可惜下一秒……

    “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齐昊看着闻人夜,突然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话。

    这是肿么回事,这两个人不会是认识的吧!

    “你忘了这里可是我开的啊。”闻人夜笑嘻嘻的站起身回应,两人双手“啪”的一声紧紧一握。

    “你们认识啊!”连羽有些发懵的问出了所以人想要知道的问题。

    “恩。”齐昊笑着回头,对着连羽说道:“两年前曾经救过他一次,所以之后便熟悉了。”

    两年前自己出任务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原因顺手救了他,后来觉得这家伙人还算不错,便渐渐成了朋友。

    “哦。”连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在说话;心中不禁想着,这齐昊不会也学了她乱捡东西的习惯了吧!

    “不会是你这家伙想挖我家羽儿的墙角吧。”齐昊下一秒突然想起,随后眼神微眯,似笑非笑的看着闻人夜,一脸你要是敢说是的话就死定了的表情。

    闻人夜哈哈一笑,“你小子的墙角谁敢挖啊,刚刚我不过是跟你的小女朋友开个玩笑想认识认识她而已;不过你丫的眼光还真不错,这样的优质品也能追到手,能啊!”

    “不过虽然我是不可能挖你的墙角,但是不保证别人也是哦。”闻人夜看着齐昊的眼神带着一丝揶揄;

    他刚刚可是看出来了,这一桌里就不止一个人对连羽有那样的小心思呢!

    “这还需要你说。”齐昊直接甩了闻人夜一个大白眼。

    他家羽儿有多招男人喜欢他能不知道吗,但是一般的凡夫俗子他家羽儿是看不上的,所以他虽然偶尔有些小吃醋,但是一点都不担心,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对羽儿有信心,以为羽儿和自己一样都是认定一个人便就只有那一个人了。

    见齐昊一点都不买自己的帐,闻人夜无奈的耸了耸肩,反正他已经提醒过了,他不买账的话那就算了。

    连羽看着两人之间的相处还真是有些惊讶,因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齐昊除了在自己面前之外露出这样的表情,看样子两人的感情挺还不错。

    连羽站起身走到齐昊的身边,然后对着闻人夜伸出手,“你好,我是连羽。”

    毕竟既然是齐昊的朋友,那她便不需要再用之前的态度来对他了,就算是他调查过自己应该也是没有恶意的,她就不计较了。

    “闻人夜。”闻人夜也伸出手,笑嘻嘻的看着连羽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随后,齐昊跟着落座,饭菜很快便上桌了。

    一开始,孙超等人还是有些放不开,毕竟齐昊曾经的身份摆在那里,但是之后见齐昊完全和训练时不一样,甚至是亲切了很多,便也渐渐的放了开来。

    ……

    饭后,陈笑笑和孙超一行人走在前面,连羽被齐昊牵着手走在后面,而前面一行人还时不时好奇的偷偷像后瞄一眼,看看连羽和齐昊俩人谈恋爱是怎么样子的。

    “羽儿,听说你现在接手了军校的教官一职,去带那批难管教的纨绔子弟对吧。”齐昊转头笑笑着看着连羽。

    “恩。”连羽点头,一脸的无奈,“首长亲自吩咐的,我不想去也不行啊。”

    “呵呵。”看着连羽脸上那不情愿的表情,齐昊宠溺的一笑,“你就别不情愿了,这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一件麻烦事,但是对你来说可算是一件好事哦。”

    “好事?”连羽不懂了,对上那群调皮捣蛋的小兔崽子,也能算是好事啊。

    看着连羽脸上那不认同的表情,齐昊失笑,看样子羽儿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啊,“难道你不知道,那群小子的身后代表的是什么吗!”

    代表什么!

    连羽深思。

    “权势。”连羽答。

    “不错。”齐昊用孺子可教的眼神看向连羽,“他们的身后,代表的是权势和财力,财力你应该不缺,但是权势有时候是不能单靠一个人的;而且收服他们,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处吧。”

    他的羽儿,可是收服了一号首长,收服了他的爷爷,也收服了军区内所有的将士,所以这么一群小毛孩在羽儿的眼中应该并不是什么麻烦事吧。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羽儿的光芒越来越甚,而且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直来直去,这样应该已经得罪了不少人;虽然有爷爷和一号首长撑腰,但是保不准某些人会在背后动些小动作,到时候就算是一号首长和爷爷想保她也很难,但是如果收服这些人,也就代表收服了他们背后的那些势利,到时候只要这些人都稳稳的站在羽儿的身后,那么,某些人便不敢轻易的动手脚,就算动了,他们也是相互制衡着的。

    齐昊,永远都是在连羽的背后,一直保护着她,照顾着她,提醒着她,想她所不想的;无论是什么事情,永远都只会在连羽的背后为她考虑,这样的人,怎能让人不爱呢!连羽,怎么可能会不为他动心呢!

    连羽了然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虽然连羽不喜欢动这些脑筋,但是并不代表她不明白这一行的某些规矩,毕竟,她也算是活了两世的人了啊!

    看着连羽,齐昊微微一笑,牵着连羽的手顺势楼上她的小蛮腰,然后快速的向着大门口走去。

    感受着齐昊手掌心传来的炙热温度,连羽微微一笑,他是在宣誓他的主权吗!呵呵!

    明明前一秒还是那么严肃,后一秒却突然变得那么的幼稚;但是她喜欢!

    ……

    门口,门童已经将几人的车开了过来,孙超众人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两人的到来。

    而陈笑笑,则是看着齐昊那辆明晃晃的军用吉普车流口水;

    嗷呜…

    好想上去坐坐肿么破,这可是超级牛气的军用车啊,那超级牛叉哄哄的车牌,真是快闪瞎她的眼了;这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坐得到的啊!

    但是…

    她今天不可以去当羽儿和齐教官的电灯泡,所以只能下次了,下次一定得让羽儿补偿自己,让上去自己坐个够!如果可以开一下那就更好了。

    回到宿舍,倪可心和叶子琪便缠着连羽讲她和齐昊之间的故事。

    “羽儿,你和齐教官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还有还有,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倪可心看着连羽兴奋的问道。

    她是真的很好奇啊,连羽到底是怎么样把那位冷飕飕的齐教官给收服的啊!不会是女追男吧,毕竟齐教官看上去不像是会追女生的人,但是连羽也不像啊!

    啊…真的好纠结啊!

    连羽看着自己面前那三张快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面孔,顿时一头黑线,这几个家伙是闹哪样啊!

    “羽儿,说嘛说嘛,我也好想知道哦。”陈笑笑拉着连羽的手撒娇。

    “好啦好啦。”连羽无奈,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反正只要避重就轻就好了。

    “其实这件事情应该从1997年的五月一日开始说起,那一天,我爸他…”

    连羽缓缓的开始说起自己和齐昊之间的相遇相知到相爱,渐渐的也陷入了曾经的回忆。

    其实如果真正说起来,连羽能走到今天,齐昊居功至伟;如果她当时没有碰见他,那她也许还是回成功,但是却成功的没有现在这么快,应该会更迂回一点,甚至可以说不一定会是现在这样子的;其实那一天也可以说是连羽重生之后人生真正的转折点。

    “原来羽儿你和齐教官初识竟然是在赌场啊,而且你的赌技怎么会这么厉害!”倪可心双眸崇拜的看着连羽,心中无限感慨,要是她也能那么厉害就好了!

    “呵呵。”连羽失笑,“运气好吧。”毕竟她总不能说她全部看得见吧。

    “但是你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那可是从五十块到百万啊!”叶子琪也无比的感叹,百万啊,那得是多少钱啊。

    不过她倒是相信连羽是因为运气,因为她绝对不相信当时只有七岁的连羽能有什么赌技或者会出千什么的,但是除了这两个,那便就只有运气好这一说了。

    她不知道,连羽的灵瞳就是最好的出千手法。

    “那羽儿你是什么时候和齐教官在一起的啊?”陈笑笑对别的完全不关心,她比较想知道齐教官是什么时候把她家羽儿给拐走的。

    “两年前。”连羽没有隐瞒;她和齐昊在一起的时间便是两年前上高一的时候吧,那次齐昊带着战狼的战友到香港执行任务来找她的时候。

    “哇靠,诱【禁】拐未【禁】成年啊!齐教官下手可真快。”倪可心是激动的一阵吼啊。

    “呵呵。”

    连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但是心中却不由的在想着:齐昊的下手真的快吗?呵呵,这个就得问齐昊本人了吧!

    齐昊:当然不快,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已经生过把你拐回家的念头了,过了这么多年才拐到,实在是太慢了。

    连羽:……你丫的就一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