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九章 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夕阳已经全落,连羽在守门兵殷切的目光中缓缓离去。

    京大的校门口,陈笑笑一行人接到连羽的电话,正在大门口等着连羽的到来。

    这个羽儿也真是的,把她一个人丢在宿舍,都不带她一起出去,这周末两天都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陈笑笑在心中诽谤着。

    对于这个,连羽可真是要喊冤了,这军校也算是半个军事重地吧,她自己也是第一次去,所以就算是带她也不一定能带进去啊,要是让她在门口等的话,以陈笑笑的性子,肯定也是等不牢的,所以还不如让她跟可心和子琪一起,更何况学校里还有其他的同学在,大家约一下出去逛逛街购购物什么的不是挺好。

    “羽儿。”连羽一下出租车,一行人就快速的向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连羽看着向着自己走来的十来个男男女女,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她还以为就她们宿舍的几个女生一起吃饭呢,没想到一个个全来了啊,除了孙超几人,就连那天刚刚认识的几个男生和温奕斌也来了。

    “羽儿,原本是就我们几个人的,可是刚刚出宿舍的路上就碰到他们了,然后他们说他们也没有吃饭,所以我觉得大家一起热闹一点,就让他们也一起来了,而且龙逸扬说他们请客哦!”看到连羽的眼神看向温亦斌几人,陈笑笑对着连羽解释的说道,然后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还贼兮兮凑到连羽的耳边说着,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了一般,听得连羽无奈失笑,她好像…应该不缺钱吧!

    因为大学的晚自习都是随个人意愿,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也可以不去这样子,而连羽寝室几人也都是不会去上晚自习的人,便相约着去外面吃晚饭。

    随后,一行人便上了龙逸扬几人的车向着目的地而去,因为是龙逸扬几个男生请客,所以便由他们决定吃饭的地点。

    当连羽见到几个男生一人一辆的限量版的敞篷跑车时,心中深感无奈;这还真的就是豪门出口,跑车我有啊!

    她是不是也该去弄辆车来开一开了呢,这样自己到时候从学校去军校和回军区可以方便一点,免得每次都得打车来回,麻烦!

    连羽的驾照前段时间在军区已经弄到手,虽然她还有几个月才成年,但是军区对待连羽比较特别,只是测试一下就帮连羽办理了,毕竟天才有天才的考试方法啊,没必要那么复杂;而连羽自己也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所以就算会开车,成年之前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弄辆车来开。

    ……

    而这时候的军区宿舍内。

    贺子煜几人正一起挤在洗手间内看着镜子中自己脸上那浓重的痕迹目瞪口呆着;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班上的队友和一路上见到的那些同学们看着他们会笑成那个样子了,原来就是他们脸上这都行惹的祸啊;这下,他们几个的脸算是丢尽了啊!

    连羽,你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啊!打人专打脸之外竟然还要打的这么的有“艺术”感,而且还那么的均匀对称,实在是佩服啊!

    几人虽然有丝懊恼,可是他们却不能去报仇,因为他们…打不过她!也没胆再去挑战啊!

    因为那可是连羽啊!

    对他们来说,连羽其实就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啊,没想到现在不仅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不说,竟然还和他们打了一架,还真是有点像在做梦一般。

    但是一想到是他们先调戏和挑衅她先,他们就是一阵恶寒和惊恐,着实佩服之前的自己啊;竟然敢去和连羽干架,牛,太牛了!

    只不过,他们那么浓重的黑眼圈到底得再过多久才可以消啊,这几天不会就让他们就顶着这样的眼睛去上课和培训吧!那他们真的得找个地缝给转进去把自己埋了了。

    “鸡蛋来喽…”就在几人看着自己的眼睛周围的乌青无语时,王俊拿着刚刚煮熟的一袋鸡蛋走了进来。

    几人快速的冲出洗手间,然后拿起鸡蛋就往眼睛上敷去,因为刚刚王俊说过用煮熟的鸡蛋去除淤青会比较快一点。

    “哎,喂喂,你们几个,这么着急干嘛啊!”看着自己手中被一抢而空的鸡蛋,王俊无语。

    “敷鸡蛋要趁热,当然要快一点,我们可不想明天带着这个去上课。”邓铭杰理所当然的说道。

    “但是你们难道不知道鸡蛋是要播壳敷才可以的吗!”王俊语带调侃的提醒着,这群少爷不会是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吧!

    啊哈哈哈…

    淤青的产生是因为皮下组织毛细血管破裂后,血液聚集在皮下组织后产生的,组织吸收淤血的速度较慢,所以恢复的时间比较久;但是煮熟的鸡蛋散热较慢,用煮熟的热鸡蛋敷淤青部位可以起到活血化瘀的作用,促使皮下组织对血液的吸收,从而起到去除淤青的作用。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原理,这几个少爷竟然都不知道,而且竟然直接的鸡蛋不播壳的就往上敷去了,要不要那么搞笑啊!

    鸡蛋可是要去壳才比较有用的好不,那样不仅可以消肿化瘀,还可以美容养颜哦!

    听到王俊的话,几人脸一涩,然后赶紧开始剥鸡蛋,照着王俊的方法开始敷眼。

    军区宿舍是六人一间的,和他们几人相比,王俊其实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出生的普通人,照正常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和这些大家少爷混成一堆的,但是他刚好就和他们的其中几人分配在了一个宿舍,然后这几个少爷也都是直来直去的人,因为觉得王俊虽然书呆了一点,其他还是不错的,所以大家便开始熟悉了起来了,继而成为了自家兄弟一般。

    “哎?这个钱包是谁的啊?”就在这时,邓铭杰突然拿起他边上的一个钱包有些疑惑的问道,随后好奇的打开来翻看看是谁的。

    完了完了!

    王俊看着邓铭杰手中的钱包瞬间想到,他今天回来换衣服集合的时候自己好像忘了把钱包收起来了,这下好了,真的咬被发现了啊!

    “咦,这里面还有一张女生照片呢,但是…照片上的女生好像有点眼熟啊!”翻开钱包,看着钱包中卡着的照片,邓铭杰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

    “眼熟?我看看。”付帅接过邓铭杰手中的钱包看了看,“是很眼熟的感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听见两人都觉得眼熟,贺子煜不禁也好奇了起来,凑过去一看,惊!“这…好像是连羽!”

    呆了一会,贺子煜突然出声惊道;虽然这张照片和今天见到的本人相比稚嫩了很多,也没有那么的相像,但是他还是可以很确定就是她。

    “连羽?”

    听到贺子煜的话,其他几人也全部都凑了过去;

    “哎…真的是连羽啊!”众人惊呼,虽然看上去小了一点,但是听老大这么一说,真的是越看越像啊。

    “可是连羽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人提出疑问。

    “先看看这个钱包是谁的。”贺子煜突然说道。

    付帅随手在钱包里面翻了翻,“有一张身份证,我拿出来看看哈。”

    说着便抽出了钱包中的身份证一看,下一秒,众人齐唰唰的眼神瞬间盯向了正想开溜的王俊。

    “王俊,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得给我们好好的解释解释哦!”蒋彦快速走上前,一把勾住了王俊的脖子,笑意盈盈的问道。

    “额,呵呵!解释什么啊?”王俊装傻;他感到一股及其危险的气息逼近的啊!

    教官,救命啊!

    另一边的连羽这时候猛地打了个喷嚏,随后很是无语的摸了摸鼻子,然后继续和陈笑笑几人聊天,完全没有收到某人的求救信号。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邓铭杰也走了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俊,一脸你完蛋鸟的表情。

    王俊苦哈哈的皱着脸,为什么他感觉他就算是坦白也不可能从宽呢!

    “你一早就知道他是连羽了,对吧。”贺子煜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多歪话,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王俊摇头,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就知道她是一个军人而已,而且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认出她来了。”

    “所以你一开始才会和我们赌那一百块。”付帅瞬间抓住了重点,有些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王俊笑嘻嘻的回道,“谁让你们敢调戏我的偶像来着。”

    听到王俊的回答,几人瞬间有捏死他的冲动,这家伙,有异性没人性,有偶像忘朋友!

    “所以也就是说,你在连羽进入我们教室的瞬间就知道了她就是我们新来的教官对吧。”邓铭杰这句话问道那是一个咬牙切齿啊,这家伙,知道竟然都不知道提醒他一下,害的他还傻傻的起调戏连羽。

    王俊继续咧嘴点头,想到邓铭杰在知道连羽就是他们班导和教官时候的表情,他还是忍不住想笑啊。

    “你怎么会有她这样的照片呢,而且明明有这样的照片却不知道她叫连羽?”贺子煜没有理会边上人的小愤怒继续问道。

    “难道你们没看过2003年的一个电视报道吗?”王俊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他以为他们应该也是看过的,毕竟当时这件事那么轰动,只不过他们没有和他一样把连羽记在心里而已。

    “什么报道?”贺子煜皱眉;第一次怀疑自己从来不看电视新闻是不是错了。

    边上几人也是无比好奇的看着王俊,因为他们也是不看新闻电视的人,知道连羽也是因为家中父母他们的缘故而已。

    “想知道的话就先放开我。”王俊搓了搓蒋彦勾住自己脖子的手臂,示意他赶紧放开;否则他就不说了。

    真是的,不知道这样很疼吗!

    蒋彦撇了撇嘴,放开了王俊的脖子后退一步,眼神示意他赶紧继续。

    王俊扭了扭自己有些酸疼的脖子,然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向后靠去,这才开始慢慢说了起来。

    “其实我会来念军校也是因为连羽呢,记得在2003年十一假期刚结束后的那一天,连羽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王俊无比仔细的讲述着他那一天见到的一点一滴,眼中是满满的崇拜和信仰。

    在他心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上她!比她像是一个军人!

    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低头,集体若有所思。

    难怪他们的父母或爷爷老是在那里说连羽怎么怎么样,没想到那次那么轰动的秘密实验室事件竟然是连羽的手笔,只不过那时候的他们就知道到处玩闹,泡妞什么的,真想不到那时候的连羽竟然已经开始守护这个国家和人民了吗!她那时候慢慢还是一个孩子啊!

    他们,真的是不如她啊!

    这一刻,几人终于承认自己和连羽的区别;他们,真的比不上她,甚至连和她相比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既然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那以后也一定会向着那个方向努力,他们总有一天,一定会追上她的脚步!

    只不过在做那件事之前,他们好像还有一笔帐没算呐!

    嘿嘿!

    除了贺子煜,另外气人一脸奸笑的向着王俊步步逼近。

    “你…你们想干嘛!”王俊被吓得想后退,只不过由于他原本就是靠墙的站在那里,所以完全无法后退。

    “干嘛!嘿嘿!”几人奸笑,“俗话说兄弟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既然是我们几个的好兄弟,当然要有难同当喽。”

    就在王俊还没有反应过来话的意思…!

    “砰砰砰”的几下,又一只大熊猫就此诞生…只不过手艺没有连羽好而已,真是完全不均匀啊!

    王俊哭!

    这就是所谓的有难同当吗!有难同当原来是这么解释的吗!

    王俊拿着不是特别热了的鸡蛋在那里无语的敷着眼睛。

    教官…快来救人呐!

    ……

    哈欠!

    连羽猛的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羽儿,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老打喷嚏啊?不会是感冒了吧?”陈笑笑有些担心的问道,刚刚就在那打喷嚏,现在又来。

    “不知道。”连羽笑着摇头,“应该是有谁在骂我或者是想我吧,不过不是感冒,你放心吧!”

    “哦。”陈笑笑方向的点了点头,只要不是生病就好。

    “你们还在这里聊什么呢,该下车了。”就在两人还在聊天的时候,已经下车的几人走过来提醒道。

    “恩。”连羽点头,然后开门下车。

    车门边,连羽抬首看着就店的大门,顿时满头的黑线,怎么…又是这里啊!

    ------题外话------

    有木有人猜得到,连羽他们到的这个地方是哪里呢,在之前的章节里曾经出现过哦!

    亲们,猜中有奖哦!

    PS:谢谢亲亲芸菲和亲亲oyy22783400的月票,谢谢亲亲13456851267,亲亲alexalin和亲亲柠檬≌黄莺的评价票,谢谢亲亲躺着等死的猫的评价票和月票!么么哒!(* ̄3)(ε ̄*)&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