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七章 比试
    连羽站在讲台上,对着他们笑意盈盈的打了个招呼,“你们好啊,我是你们新来的班导兼教官,希望你们以后多…多…指…教…哦!”

    静,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安静!

    就在连羽说出这句话的下一秒,下面原本有些遭杂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异常。

    班导兼教官!

    就她!

    今天不会是愚人节吧!

    这就是一年三班众人在这一刻除了王俊之外所有人的心声。

    王俊看着台上笑意盈盈的连羽,再看了看自己边上那几个惊得下巴都还没有合上的队友,心中一阵狂笑!

    怎么样,刚刚不是调戏的那么爽吗,现在报应来了吧!

    刚刚出口调戏的男生忍不住重重的吞了吞口水,震惊无比的看着连羽;

    这个意思是说,他,刚刚好像调戏了教官对吧!这个女生竟然是教官……

    但是转念一想,不就是调戏了而已嘛,他害怕个毛线啊,上一任班导不就是被他们整的不敢再来了吗,不就是换了个女生而已!有什么好怕的,他刚刚不过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这样想着,男生便瞬间胆子回归。

    “你真的是教官?”大约静默了十来分钟之后,下面有人忍不住提出了疑问。

    因为他们不相信,这个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的女生会是他们下一任的班导,如果说是插班生他们还相信;班导兼教官,这会不会太搞笑了一点,上一任班导看上去可是一个成熟的大叔呢!她会不会太小了一点,不会连两天…不,是一天都坚持不了吧!

    对于下面人提出的这个问题,对连羽来说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一样,只见她把讲台上的椅子一拉,然后慢悠悠的坐了下去,整个身子后靠,双腿伸直,悠哉悠哉的交叠在一起,清冷的眼神慢慢的看向提出疑问的那个男生,不答反问,“那你觉得是我是不是呢!”

    “我不知道才会问啊!”男生继续道。

    “不知道啊!”连羽嗤笑,“你是觉得我们军校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混进来的吗,还是说你觉得一班之导也是随随便便可以冒充的!恩…杜督…同学。”

    杜督默!

    在连羽能准确叫出他名字的时候,他心中所有的怀疑瞬间全部消失无踪。

    因为除了班导和学校的老师或者教官之外,还有谁能够这么准确的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叫出他们的名字呢!

    “谁知道你是从哪里混进来的啊!”刚才出口调戏连羽的男生挑了挑眉,无比质疑的看着连羽。

    虽然他已经差不多相信连羽是他们今天新来的教官了,但是他就是喜欢没事找事,看看她能怎么应付。

    “哦,这样啊!”连羽坐起身,单手枝着自己白皙温润的下巴,云淡风轻地的开口,“那,邓铭杰同学,我需要去找你爷爷过来亲…口…告诉你吗!”

    “……”邓铭杰顿时一噎,因为他谁都不怕,就怕他爷爷,因为他爷爷也是个军人,脾气耿直,而他从小就是在他的棍子下长大的,因为他爷爷说了,棍棒底下出孝子;他们俩差不多只要一见面,他准得挨棍子。

    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这句话为什么用在他身上的逻辑,他除了调皮一点,应该还算孝顺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哎都!

    邓铭杰的爷爷邓光明,也是和齐昊的爷爷齐军一样,都是那时的开国老将之一,一生光明磊落,正气无比,也是连羽比较佩服的人之一;只不过他没有齐军运气好,有齐昊这么个既优秀又强大的孙子;

    他唯一的儿子不爱从军偏从政,所以他就把一切的希望放在了孙子邓铭杰的身上,希望他能够继续他守卫华夏的梦想,可惜邓铭杰天生就是个大纨绔,无论邓光明怎么揍都不愿意去从军,整天就知道和他的那些个狐朋狗党一起到处玩乐,所以他一怒之下便不顾邓铭杰的意愿把他丢进了这间军校,希望这里能有人帮忙好好的教育一下他,免得气得自己心脏病发。

    ……

    看着邓铭杰的反应,连羽勾唇一笑;

    看来长官收集的资料还是挺有用的嘛,省去了她不少的麻烦,看在这个的份上,她就不去找他麻烦好了。

    边上的众人见连羽那么轻而易举的便制住了邓铭杰,让他不敢只多话,无不惊恐的看着连羽;

    这邓铭杰和他的几个死党可是他们班中几霸啊,这新来的班导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能让他吃瘪,还真是厉害。

    不过他们才知道,原来邓铭杰那么怕爷爷啊,班导一提他就不敢再说话了;就是不知道班导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不会也知道他们全部的事情吧!众人惊悚了!

    只能说,你们真相了,她真的全部都知道,而且已经全在她那过目不忘的脑子里了。

    而邓铭杰的几个死党见他这么轻易的便被连羽的一句话就给说的噎在了那里,瞬间变起了要替他报仇的心。

    虽然他们也怀疑,但是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新来的班导可以知道他们全部人的弱点,知道他们最怕什么!

    “我想请问班导,你认为你凭什么能够担任我们这些大男人的班导和教官呢!”邓铭杰的边上,一个男生慢悠悠的站起身,双手插着口袋,双眼斜视的质问着连羽,一脸的傲气。

    班导还好说,教官,她有这个资格吗!

    听到他质疑的话语,连羽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看样子这些人还是不是那么的不可取的嘛,至少还知道团结这两个字怎么写,还算不错;连羽点头。

    因为对连羽来说,军人的首要条件便是团结,因为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个团体,一人有事,剩下的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团体,这,就是连羽眼中的军人!

    连羽定定的看着及其不礼貌的质问着自己的男生,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

    蒋彦,京城市委书记蒋英杰之子,邓铭杰的发小之一,两人好像差不多就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交情。

    “对啊,凭什么!”见连羽只是在那里笑而不答,众人以为她是被蒋彦给问傻了,瞬间都开始质问了开来。

    “凭什么?”连羽挑眉,似笑非笑的嘴角微勾,清冷的声音至众人耳边响起,“就凭我是由学校安排给你们的班导,也是你们从今天起的教官!”说道这里,连羽稍微一顿之后又继续说道:“就凭军令如山!你们进入了这个学校,那你们就已经是入了军籍的一个军人,军令如山不可置疑!”

    “切,你以为我们愿意来这里当什么狗屁的军人啊!”

    嘲讽的笑容从蒋彦的脸上升起,讽刺的话语毫不留情从他的口中说出。

    军人,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好吗!

    狗屁的军人吗!

    好!很好!非常好!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们的话,连羽怒极反笑;原来军人在他们的眼中竟然就是这样的存在呐,看来这群家伙实在是很欠揍啊!不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了!

    “很好!你说的真好!”连羽慢悠悠的从位子上站起身,拍着手掌,一步一步的向着几人走去,脸上的笑意冰冷刺骨;因为对连羽来说,军人也是她的逆鳞之一,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军人这个职业,决不允许!

    台下几个质疑过连羽的人看着她一步步的向着他们走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因为他们面前的这个少女,现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是有些惊人,甚至比他们父母和爷爷身上的更甚!

    她,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几人脸上渐渐浮起的惊恐神情,连羽笑了,燕声细语,无比温柔的开口道:“那你们又觉得,你们有什么资格接受我的训练。”

    连羽的话,让在场的许多人瞬间都变了脸色。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他们吗!

    他们哪里知道,以连羽现在的身份,来教他们完全就是大材小用,如果不是因为她答应了一号首长,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投了个好胎,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和连羽说话。

    看不起他们,的确,连羽确确实实是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现在根本就还是家里的寄生虫,离开了家就什么都不是的寄生虫!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砰”的一声,几个男生勃然大怒的拍案而起,从他们出生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们说话!从来都没有!

    没有资格,去TMD的没有资格!她凭什么这么说!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无视他们的怒气,连羽的嘴角微扬,清冷的眼底没有丝毫的温度,看在几个男生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你……”其中一个男生有些忍不住的想冲上去,似乎想冲上去和连羽决斗一番,却被一只干净白皙的修长大手给拉了回来。

    “坐下。”男生的身后,一位少年缓缓站起,他有一头墨黑色,桀骜不驯的短发,俊美却略显稚嫩的脸蛋,和其他几个男生相比,他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冷静,完全没有其他几个男生该有的乖张和不羁。

    几个男生见他站起身,瞬间都乖巧的坐了下来,眼神幸灾乐祸的看着连羽;

    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怎么样!我们老大要出手了,你能支持的住吗!看你一会怎么吃不了兜着走!哼!竟然敢看不起我们!

    看着慢悠悠的站起身的俊美少年,连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清冷的笑意,看样子,老大终于要出手了啊!

    贺子煜,一号首长的小孙子,是自己来当教官的最主要任务,也是这群纨绔子弟的头头,看样子和其他几个人是有些不一样的嘛!至少没他们那么冲动。

    “那请问班导,”贺子煜站起身,一脸傲然的看着连羽,眼神中带着点点不屑,“你觉得我们怎么样才能有资格来当你的学生呢!”说话间,是一脸的似笑非笑,有资格三个字念的特别的重。

    “打败我。”肆意狂傲的话语就这么脱口而出。

    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连羽的身上所散发而出的气势,是那么的傲然,那么的睥睨一切!

    “只要你们打败我,我就立刻自己主动申请离校,绝不再踏入这个学校半步;我甚至可以让校长不要再安排导师到你们班里,让你们自由自在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微微顿了一顿,连羽继续说道:“但是要是你们输了,那就给我乖乖听话,服从军令,我说一你们绝对不可以说二,就算我让你们去死,你们也不许有任何的犹豫。”

    “怎么样,敢不敢赌!”

    连羽傲然霸气的话语瞬间便涌入了众人的耳尖,然后进入心中,让他们当场愕然。

    但是,她的条件,却真的很让他们动心。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邓铭杰质疑的看着连羽,他才不相信,她能让校长同意她刚才说的事情。

    “信不信随你。”连羽只是淡淡的耸了耸肩,反正条件她已经开出来了,接不接受就不是她的事情了。

    她,只需要安静的等着他们往里面跳就好了!

    “我信你。”半响之后,贺子煜淡淡的说道;因为他相信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他面前的这个女生,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说到做到的人,虽然她是一个女人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愿意相信!

    “我们去哪里比试?”贺子煜继续问道。

    “外面的一号训练场好了。”连羽回答,她刚刚差不多已经把这座军校给狂了个遍,一号训练场离这里最近。

    “好。”贺子煜点头。

    随后,一行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一号训练场而去。

    ……

    这时候的太阳已经渐渐西落,只剩下半个脑袋还在那里,如同是一个正准备看好戏的调皮娃娃。

    一号训练场上。

    连羽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年三班全体成员,金黄色的夕阳照射在她的身上,仿佛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铠甲,如同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

    不!她就是一位战不不胜的将军!女将!

    “怎么样,你们哪几个人准备要上场呢!”站在那里,连羽无比淡然的问道。

    “我来。”其中一个人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完全欠虐的站了出来!

    ------题外话------

    谢谢亲亲ring缪的月票,亲亲13725782330的评价票!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