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五章 啊!我好像突然想起来
    当天下午,连羽在贺东辰的家中蹭了一顿饭之后便回学校去了;第二天一早,连羽的身影便慢悠悠的出现在了军校的大门前;既然接到了新任务,那她总得先和这里的领导报到一下,是吧!

    “咻咻…”连羽刚走到门前不远处,就听到了斜对面传来阵阵的口哨声;有些刺耳。

    几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见连羽青春漂亮,就在那里对着她直吹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连羽直接选择无视,继续往门卫室的方向走去;毕竟她算起来已经比他们大了那么多,所以不和一些小屁孩一般见识。

    “美女,你想进去啊,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带你进去啊,毕竟你自己一个人的话是进不去的哦!”其中一个男生见连羽没有搭理他们的继续向里面走去,赶紧在身后大声的喊道。

    其实这几个男生也只是新生而已,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带人进去,只不过是在美女面前说那么句大话调戏调戏而已。

    听到男生的话,连羽回头,似笑非笑的瞟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看样子,这里面不止是首长的小孙子难教,差不多的学生应该都相差不到哪去啊!素质看上去还真是有待加强,欠磨练呐!

    京城军校,它和军区部队不大一样,这里面有很多学生都是来着大家族里面,存粹就是放在这里镀金差不多的样子,因为从这里出去的,就算是普通人,最低也已经算是个少尉了,所以送到军区和这里区别实在是太大,而且军区比军校可是要更加的严苛,有些家长根本就舍不得;还有的一些就是家长自己管教不了了才送进里面管教来的,因为军校之中军纪严明,施行军事化封闭管理,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再倔再麻烦的性格都得给你磨平了,这样才有助于接手他们的事业。

    而军校每年一班都是从各个部队和地方按比例招生,除了上面所说的那两种人之外,其他的一般就是部队内比较优秀的军人送出来培训知识的,还有就是较优秀自己考进来的普通人。

    至于刚刚那几个男生,一看就是一些家族子弟,毕竟军队里出来和自己花心思考进来的人可不会是这样的吊儿郎当样吧;不过还有一点可能就是,调戏美女,这是男性的本性!

    ……

    几个男生看着连羽的背影,有些呆愣愣的一阵哆嗦,其中一个男生推了推自己边上的另一个男生,“哎,你刚刚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好像毛孔都竖起来了!”

    “好像是有点。”那个男生摩擦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附和,顿了一顿然后又继续问道:“这门口也没看到有人在接她,你说这个女生能进的去吗?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谁知道她要做什么。”另外几个人摇头。

    “要不咱们来打个赌吧,我出十块钱,赌她进不去。”忽的,一个男生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笑嘻嘻的说道。

    众男生回头,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纷纷从钱包里掏出钱,“十块,虽然挺少的,但是我和你赌了,不过也是进不去。”

    “我也赌进不去。”

    “我也是…”另外几个男生也纷纷下注。

    “王俊,你呢。”边上四五人都已经掏出了钱,全都是赌连羽进不去,就剩下一个男生还没有压了。

    “王俊,你不会也是赌她进不去吧,千万不要啊!”其中一人惊呼,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毕竟要是王俊也赌那个女生进不去,这样他们还赌毛线啊赌。

    “不。”王俊突然咧嘴一笑,然后摸了摸自己口袋中的钱包,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我出一百,赌她能进去。”

    “不是吧!”

    “偶滴娘喂,你啥时候变那么大方啦!”平常不是打死不赌吗!

    边上众人纷纷差点卧倒,王俊这个抠死人的家伙竟然会拿出一百块和他们赌,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早知道他们刚刚就不要为了拖他下水只拿十块了!

    “咋样,赌吗!”王俊眉眼一挑,似笑非笑的表情尤其像是刚刚的连羽,只不过没有那种冰冷的气势。

    “赌,咋不堵。”能从王俊这个不锈钢公鸡的手中榨出一百块,他们觉得无比的光荣。

    这家伙,难道是不知道,只要不是学校里面的学生或者是教官还有老师,是谁也进不去的吗,就算是里面有亲戚和看朋友也都是一样的哦,只能出,不能进。

    众人奸笑!

    王俊看着几人脸上那一双双发亮的双眼,脸上的笑容尤其像是一只无比狡猾的狐狸,只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

    想从我这里赢钱,不止门没有,窗户都别想见到!更何况…

    连羽听到身后那几个男生的赌注,笑得无比的无奈,但是却对那个狡猾的拿出一百去和他们赌的男生起了点兴趣,他怎么就那么肯定她能进的去呢!

    看样子这个男生应该还是个腹黑的主啊,真不错!

    这样想着,连羽已经走到了门卫的边上,然后从怀里拿出证件递了过去,“你好,我和你们校长约好的。”连羽想,首长约好应该也算是约好吧!

    门卫的士兵接过证件一看,顿时一代,然后赶紧把证件递还给了连羽,对着她行了个无比标准的军礼,“连中校!”然后停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校长刚才已经打电话过来交代过了,您到了的话就让我们直接带您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连羽点头,“谢谢,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能为连中校服务是我的荣幸。”门卫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跑到另一边和另一位门卫兵交代了一下之后便带着连羽往校长的办公室走去;而另一边的门卫兵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正难掩兴奋的带着连羽进去的同事,心中感慨着,为什么连羽刚刚选择的是那一边,她要是也守进门的那一边就好了!

    对他们这些军人来说,连羽其实应该算是他们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大神一般遥不可及的存在,但是真的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真是想想都幸福无比。

    在他们军人的世界里,关于连羽的传说好真挺多,有人说她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军区中尉,威风凛凛;有人说她年纪轻轻便创立了可以和齐司令手下的虎牙之师匹敌的战狼特种部队,独树一格;也有人说只要是她带队出任务的话从来都是完成的最快最完美的;说她凡事都把战友的安危放在了首位,而战狼甚至是军区的战士们却只把她的一切放在了首位,人心齐聚;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也很特立独行的人,好像说只要是和她接触了,真的没什么人可以抵抗的了她的自身魅力。

    但是虽说如此,还是有人说,连羽其实是一个目无法纪,目中无人的人,因为她仗着一号首长的信任和自己的战功赫赫,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他们下面的人都不愿意相信;因为他们不相信,那个能在电视上那么坚定的对着所有人许下承诺,那个能把战友的安危放在首位,那个能让所有战士信服的少女,绝对不可能是他们所说的那种人;而今天他终于见到了,却也更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连羽,绝对是一个值得让所有军中战士追随和信任的人,至少他是这么相信着的。

    因为一个对他们笑的那么温和的人,怎么可能是那样目无法纪,目中无人的人呢!

    而那几个原本还打着赌的男生看着连羽就这样施施然的由门卫兵无比礼貌的领了进去,彻底震惊当场!

    不是吧,没有搞错吧,那个女生,她竟然进去了!而且还是那么容易的进去了!明明他们当时报名的时候都没那么容易!这算是因为人家是美女所有区别对待吗!

    几人如是的想着。

    王俊一脸笑意的走到几人的面前,然后从呆愣的他们手中抽出那几张十元大钞,笑意盈盈的放进自己的钱包,心想着又赢了好几顿饭了,这感觉,不错!

    而当王俊的钱包一打开,连羽那张军装帅气的照片便彻底的暴露在了他自己的眼前,照片中的连羽,与现在相比显得稚嫩无比,坚定的眼神,严肃的表情也显得不那么相似,因为连羽平常都是笑脸迎人的,表情严肃一般很难看得到;而这张照片,就是那一次连羽端了秘密实验室之后唯一正式面对镜头对着所有人承诺的那一幕,看来,连羽的又一铁粉出现了啊!

    王俊看着照片中稚嫩的连羽,然后看着连羽渐行渐远的背影,俊秀的脸上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虽然连羽现在的无关已经长开,不仔细看的话还是认不出来的,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终于见到你了啊!我心目中的英雄!

    对于王俊来说,自从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连羽,连羽就成为了他心中那独一无二的英雄,唯一崇拜的偶像;也是因为连羽,他才会想要考上军校,因为他希望有一天可以近距离的见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希望能当那时在电视上她身后站着的那些人的其中之一,从那以后,这便成为了他此生唯一的愿望。

    也是从那天之后,他就到处在网上和电视上找寻着关于自己偶像的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连羽曾经被人不小心拍下的视频和照片竟然全部都被他找到了,看到连羽的那么多事迹,他当兵的心情就越加的严重,因为他想更快的看到自己的偶像,但是他是独子,家中不同意他去军区当兵,所以他便想方设法的考上了这座军校。

    但是今天,他竟然就这么近距离的见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了,他当时差点就激动的昏眩过去,只不过在听到自己身边的队友对着她那样说话的时候,他真的很恼火,虽然知道他们并没有坏心,只是一点点富家子弟的坏习气而已,但是还是很不舒服;因为他的偶像,怎么可以被人这样调戏;所以在后来他们提出打赌的时候,他才会第一次违背了自己不沾赌的原则和他们赌,因为他的偶像,怎么可能是这区区一座学校大门可以拦得住的!

    终于,半响又半响过后,那几个男生终于回过了神,刚一回神,耳边便想起了一阵清冷温润的声音,“十块赌本已经被我拿走了,记住,你们每个人还欠我九十。”

    听到王俊的话,几人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那十块大钞不见了。

    “我们为什么还欠你九十啊?”其中一人不明所以,他们刚刚不是就赌十块的吗。

    “因为我拿出的是一百,所以你们输了就得每人给我一百。”王俊淡定无比的回答。

    “那要是你输了呢?”又一人问道。

    “我的一百给你们,你们自己爱咋分咋分呗。”

    噗…

    众人喷血,他们刚刚是这样赌的吗?是吗?

    “记住了哦,否则我一定会报告寝室管理员你们的臭袜子还有什么什么的东东藏在哪里了!”王俊咧嘴,对着他们扯出了一个恶魔般的微笑。

    噗…

    吐血的声音更严重了;

    救护车……

    众人发现,自己面前的还是平常那个不大吭声有那么点呆闷只知道死读书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得那么腹黑?

    他们,有得罪他了吗……

    系统君回答:有,你们调戏了人家的偶像了!此乃罪大恶极!

    ……

    另一边。

    连羽在门卫兵的带领下,很快便到了校长办公室的门前。

    “连中校,校长室已经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门卫兵对着连羽无比礼貌的说道。

    “好的。”连羽对着他淡笑着点了点头,待他准备转身的时候突然又问道:“你送我过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啊?”门卫兵有一瞬间的呆愣,因为他没想到连羽竟然会问自己的名字;赶紧快速的回过神,然后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连中校您叫我小徐就好了。”

    “好,小徐;谢谢你送我过来。”连羽淡笑着道谢。

    “不…不用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小徐有些激动的摆了摆手,原来连中校问自己的名字是为了和自己道谢啊,他真的是太开心了;他这样是不是也算认识连中校了呢,是不是可以在其他的同事面前吹嘘吹嘘了呢,好让他们羡慕嫉妒恨一下!嘿嘿!

    直到走回大门口,小徐都完全呈现着一副晕乎乎的呆傻模样,让经过他身边的同学们以为他是不是受到了什么重大刺激所以傻了!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他不是受到什么重大的刺激,而是重大的惊喜而已!好吧,惊喜也算是刺激!

    ……

    “叩叩叩。”

    “请进。”

    “校…”连羽打开门,刚想打招呼,可是一抬眼,瞬间变傻!

    “长官!”连羽惊叫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家伙是太闲了跑这里耍她的吧!(简单:你答对了!真聪明!)

    项少祁站起身,笑眯眯的向着连羽走去,心中那个舒爽啊,他终于扳回一城了,每次都被连羽这丫头吓,现在终于轮到自己吓她一吓了,哇咔咔咔,他现在的心情那可是倍儿爽啊!

    “诺,看这里。”项少祁走到连羽的身边,伸手指了指门上校长室三个大字,一脸的笑意盈盈。

    “你是校长…”连羽默了。

    “嗯哼。”项少祁继续笑得欠扁。

    静!这一刻真的变得非常的安静!安静到让项少祁都感觉自己原本兴奋的心里已经渐渐开始发毛了;可是就在项少祁以为连羽会抡起拳头揍他一顿的时候,连羽只是淡淡的睨了他一眼,然后绕过他,慢悠悠的往边上的沙发的方向走去,坐下,然后身子舒服的向后一靠,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只不过呼吸有那么些重而已,其他一切正常。

    正常个毛线啊!项少祁怒!

    嘴角的笑容顿时僵在了那里!

    这不科学,这真的不科学啊!连羽竟然没有发飙?还是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样想着,项少祁便开始螃蟹似的开始移啊移,移到窗户边去看看太阳是不是还正常的挂在东边。

    看了之后,项少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恩,很正常!

    所以那就是连羽不正常喽;因为现在的她看似安静实则更危险,因为有一句话不是叫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自杀,连羽绝对是前者啊,而且就算她是后者,那也是那种在沉默中逼得你自杀的一类人!

    项少祁突然发现自己的状况好危险!

    “那个,连羽?”项少祁一点点的往连羽的当下挪动着,然后站在她一米左右的距离站定;因为这样一会就算连羽发起飙来他也还来得及跑啊!

    他现在真的超级的后悔,后悔为什么要和首长合作,说什么吓吓连羽,看看她吃惊的表情,然后他一时心动就成了这样了;现在好了,连羽这小恶魔是没吓到,他自己倒是快被吓出心脏病来了,首长,您赶紧来救人呐!(贺东辰:咳咳,那个,小项啊,你就自求多福吧,我想连羽应该会看着你是领导的面子上手下留情的!项少祁:……首长你别“卸磨杀驴”啊!连羽啥时候当我是领导过了啊,你都把人给宠成什么样了啊…)

    连羽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的在那里安静的闭目养神,因为她怕自己一站起来就真的忍不住把项少祁给一顿胖揍,然后揍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供人观赏,可是那样的话她是要写检讨书的,所以不行,因为写检讨书实在是太麻烦了,她还是忍一忍好了!

    可惜越忍,连羽额头的井字就越多,毕竟忍字头上一把刀啊,这头上顶着把刀她忍得下去才有鬼…。

    连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吐了出来,慢慢的,心情渐渐平复,因为她还是觉得,先忍一忍好了,大不了她以后几倍的还回去就可以了嘛,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没想到。

    连羽睁开眼睛,然后定定的看着项少祁,嘴角勾着一抹让项少祁看着是心惊肉跳的淡笑,简称恶魔的微笑。

    “不知道长官您老找我过来是有何贵干啊!”连羽把玩着自己温润白皙的手指,一字一句及其清晰的问道。

    听到连羽的话,项少祁瞬间感到天塌地陷了,这小恶魔怎么开始懂装不懂了呢,这是要和他算账的节奏了吗,他是不是要先做好开溜准备呢……

    “呵呵!”项少祁笑得一脸小心翼翼,“当教官啊,这个事情首长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

    “哦。”连羽故作才知道的样子,“原来是这件事啊,我都这一下就给忘了,哎呀,民间怎么说来着,人呐,是不能吓的,特别是我这种未成年的,这一吓的话就什么都忘了,这要是什么时候忘了什一些重要的事情就不好了。”

    “呵呵。”项少祁装作不懂的样子在边上傻笑,未成年不能吓,他怎么没听过啊!

    “啊,我好像突然想起来,就是上一次啊,我回军营的时候小不点和我说,它说它实在是非常的想念长官您办公室的地板啊,老凉快了,说是啥时候要是能再去盘旋一次或者是住一个晚上就好了。”看着项少祁脸上那碍眼的傻笑,连羽突然无比惊讶的说道。

    “额…”项少祁脸上的笑意瞬间彻底冻僵。

    ------题外话------

    呵呵!修着修着就不止五千了!超了那么点!O(∩_∩)O~

    谢谢亲亲13456851267的月票!(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