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四章 去当教官!
    “成教授您老的课,羽儿怎么可能错过呢!”连羽笑意盈盈的冲着成教授眨了眨眼,调侃的说道。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连羽可是非常喜欢自己面前这个人前严肃,人后小孩的教授呢!

    “呵呵,你啊!”成教授无奈的白了一眼连羽;这丫头,又调侃他;

    记得他一开始听到和见到连羽的时候,他当连羽是那种礼貌认真谦虚的人,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才发现,这丫头原来就是一个调皮鬼,以调侃他为乐似的;所以大家平常见到的完全就是表面现象而已,只不过,无论哪样,他都喜欢!

    学生,你要聪明进取成绩好,偶尔的调皮捣蛋,那就叫可爱,老师会非常喜欢,因为觉得你很特别;但是你要是又笨又调皮,成绩又差,那就是不思上进,老师就会感到厌烦;而连羽这种聪明可爱又谦虚,偶尔来句玩笑话的学生,一般老师都会喜欢,因为他们只会觉得你为人风趣有特点而已,毕竟你成绩摆在那里。

    “你一会就坐在我边上这个位置好了,这样的话会听得比较清楚。”成教授看了看四周全坐满了人,突然对着连羽说道。

    连羽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成教授,虽然她知道成教授很喜欢她,但是没想到竟然会让她坐在他的边上,这样真的好吗!她真的感觉压力山大的啊!

    只不过呢,索性连羽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她的想法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够理解的,所以,连羽在愣了一会之后便及其淡定的对着成教授点了点头,“谢谢成教授。”

    然后非常施施然的坐下了,粉嫩的唇瓣还弯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毕竟坐在前面,可是无比的舒爽的呐!听得清看得清,这也是她喜欢的位置;只不过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真的很引人注目啊!她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灼热的快烫出个窟窿了!

    看着连羽一脸淡定的坐在了自己的边上,成教授的眼神有些戏谑,真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学生,竟然这么简单的完全没有压力的坐了下来;恩,不错!

    这样想着,成教授也和连羽一样淡定的坐了下来,完全无视了身后那些看着连羽羡慕嫉妒恨的灼热眼神。

    因为为了方便成教授上台演讲,所以成教授的位置是在最中间的最左边的位置,因为要把位置让给连羽,所以便稍微往里面移了一点。

    两人入座之后,因为演讲还没开始,所以成教授就在那里和连羽唠嗑,不过大部分讲的全是医学知识,连羽听得倒是津津有味。

    两人是四下无人的讨论了开来,只不过两人身后和边上的众人却是快被禁掉了下巴似的看着淡定无比的两人;

    他们没有想到,成教授竟然会去邀请一个学生坐在他自己的身边,而且还和她这么的亲近,完全就是那个女生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脸上甚至还一点的不耐烦样子都没有。

    成教授何时变得这么的有耐心了啊!他们怎么不知道。

    一直以来,成教授的位置边上一般是不会坐人的,因为他嫌吵,所以他旁边的位置学生们都很自觉的空在了那里;

    在整个学校里面,好像让成教授能够笑脸以对的也就是校长了吧,真想不到,成教授竟然会对校长以外的人笑得这么的和蔼可亲,他们差点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升起,火星撞地球了呢。

    随着时间一到,成教授便上台开始演讲,连羽觉得,成教授只要一站到台上,真的是马上变成了一个无比专业,无比严肃的教授样子,和平时在下面好像就是一个和蔼的小老头实在是不愿意呐!平时真的很亲切的!(身后一众人:和蔼的老头还很亲切,连羽,你眼神是不是跑丢了捏!)

    成教授的专题讲座差不多讲看一上午,连羽觉得,她其实更喜欢亲自动手去实践看看,毕竟动手额听讲真的差很多的!更何况成教授讲的全是通俗易懂有案例的干货,而非磨磨唧唧的讲半天讲不到终点的,只知道将一些所谓的专用名词的湿货!听了一点用都没有。

    也无怪乎会有那么多校外的一些医科专家专门赶过来听讲了!

    ……

    这天,连羽站在一处门禁森严的大门处等着守卫士兵致电通报,等人间,思绪不由得越飘越远!

    “喂,你好!”

    礼拜五的下午课间休息时间,连羽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来自于那位老人的电话。

    “连羽。”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从连羽的耳边响起,带着点慈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连羽突然勾唇一笑,“首长。”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惊讶和惊奇!

    这算是稀客电话吗!呵呵!

    不知道一号首长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毕竟自从他们两的那次谈话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再后来,好像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特立独行的事情,无论她怎么自作主张,他都是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选择无视,真真是遵守了当时对她的承诺!

    听到连羽的声音,贺东辰呵呵一笑,“你明天周末,有空的话就来我这里一趟吧。”

    “好。”连羽心中虽然疑惑为什么要专门去一趟,但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有多问,毕竟让她去应该就有让她去的道理吧。

    这样想着,连羽的思绪缓缓回归,而接她的人也已经到了。

    “连中校,里面请。”就在守门士兵通报之后没多久,从里面迎出来一个高廋的中年男人,身高大概一百八十公分,身上穿着一套干净笔挺的中山装,整个人看上去精明干练异常。

    “阎大校。”连羽冲着来人淡笑着点了点头。

    阎绍辉,一号首长身边最亲信的人,从开国之前就是贺东辰的小兵,曾经好几次为救当时的一号首长而丧命,只不过后来全都挺过来了;开国之后被封为大校,只不过却还是宁愿跟在一号首长的身边近身照顾,因为这也已经快成为他的习惯了。

    “哦?连中校怎么知道我就是阎绍辉呢。”阎绍辉看着连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面带不解的问道,毕竟他们今天还算是第一次见面不是吗,她是怎么一眼就认出来自己的。

    连羽勾唇一笑,淡淡的开口,“一号首长的身边,能有这样气势的人,非阎大校不可,别人,我想象不到。”

    “哈哈哈,你个小丫头,够直接,我喜欢。”阎绍辉哈哈一笑,军人的豪气尽显,他一开始还不是很明白首长为什么对这个少女这么的放任和宠溺,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因为她,值得!而且她的性子,着实对他的胃口啊!

    这个小朋友,他,交了!

    看着阎绍辉脸上那豪气万丈的笑容,连羽也是无比畅快的大笑一声,“咱们彼此彼此!”

    “啪”的一声,两手相交,莫逆之交就此产生!

    而连羽现在现在站着的地方便是中南海。

    ……

    一号首长的办公室内,贺东辰看着自己对面那两位哥俩好的一老一小,不由的有些失笑;

    他,好像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啊,这两个人真的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吗!不会是趁这他不在的时候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吧;他真的很怀疑啊!

    “小阎,连羽,你们俩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呢!那么默契!”贺东辰越看两人越怪异,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

    阎绍辉摇头,笑道:“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了一个知己而已,感觉心情不错。”

    “知己。”贺东辰的眼神飘向连羽,看着她脸上那抹淡然的笑意,咧嘴一笑,看来这丫头又收服了一颗人心了呐,连自己身边这“眼高于顶”的阎大校都能那么快收服,看来御人能力又更胜一层了啊!

    “连羽,你说呢!”贺东辰转向连羽问道。

    连羽的嘴角一勾,俏皮地眨了眨眼,“酒逢知己千杯少,我现在其实比较想找个地方和阎大哥来个把酒言欢,不亦说乎啊!”

    酒逢知己千杯少,把酒言欢!还不亦说乎!

    听到连羽的话,贺东辰想扶额,这丫头,说话还是那么的无厘头,正经起来那么正经,不正经起来又完全的不正经,真是一不小心就会被她给绕晕掉。

    “羽儿说的没错,确实是该把酒言欢呐!毕竟酒逢知己千杯少啊!”阎绍辉在边上附和,如果放在以前,也许他俩真的回来个义结金兰吧!呵呵!

    这两人,还真是!才那么一会的时间就成了阎大哥和羽儿了,这熟的也太快了一点吧,他已经无话可说了!而且还一人来一句古话,不去当古人还真是可惜了!

    贺东辰无奈的摇了摇头。

    “首长,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吗?”虽然连羽偶尔会爱开开玩笑,但是她永远都不会忘了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这也是贺东辰愿意放任她的原因之一。

    “恩。”贺东辰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但是过了半响,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连羽默,只是静静的等着他开口。

    又过了半响,贺东辰终于不再沉默,有些不自在别开眼,手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地咳了咳,然后对上连羽那双清澈透明般的眸子,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开口,“连羽,其实我这次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的。”

    帮忙?

    连羽的头顶瞬间顶起了三个大大的问号,她能帮什么忙啊?而且看首长的样子,好像是一件私事的样子!

    看着连羽一脸的疑问,贺东辰继续道:“我想让你进入京城的军校去当教官。”

    “教官?”连羽更疑惑了,她好好的为什么去当教官啊,战狼就够她忙的了;不过这么一件事为什么要首长亲自来找自己呢?难道!“军校里面有首长您在意的人在吗?”

    连羽一句话问的那双一个直接啊。

    “对。”贺东辰毫不隐瞒的点头,“我的小孙子在里面,是今年刚刚进去的。”说到这里,贺东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道:“原本我是想把他送到军营去磨一磨他的性子的,可是他死活不愿意去,我实在是拗不过他,所以最后我们就退一步,然后把他送到了军校。”他来找连羽,是觉得除了连羽也许没有人能够训得了他了吧。

    原来是这样,看来又是个不服管教的军三代吧,俗话称之为纨绔子弟!

    “但是我还要上学的啊,所以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去当教官的。”连羽有一丝为难。,因为医科她是完全要重新学的一门课,当了教官的话她就没时间上课了。

    “放心吧,你不需要每天都去,只要一周去个一两天就可以了,时间由你自己来定,我会和军区的负责人打招呼的。”对于这点,贺东辰早就已经想过了;因为他从连羽之前明明在军区发展的那么好却毅然回学校读书,所以清楚她对于这些的在意,所以也并没有强求,毕竟这只是他个人的一件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到是可以去试试看。”连羽点头,每周去个一两天她应该能安排出时间,因为可以挑功课不忙的那两天去,然后找个人帮自己把老师讲课的内容给录音下来晚上回去听就好了。

    见连羽点头,贺东辰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一开始还真怕她不答应呢,因为他从连羽平常的一些事迹中可以看得出来,她其实是一个很讨厌麻烦的人,而他那个小孙子,也绝对是麻烦中的大麻烦,根本就不服管教。

    看着贺东辰轻松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连羽突然又来了个但是,把贺东辰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我可以去当教官,但是,首长你既然让我管,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我可不会因为他是你的孙子而手下留情,而且我对不服管教的人,下手可是相当的狠的哦,绝对会整的他连爹妈都不认识!”想着未来的情景,连羽的嘴角勾起一抹恶魔般的笑容,看得边上的贺东辰和阎绍辉瞬间感到凉飕飕的。

    “当然,你随意!”贺东辰赶紧说道,他就是因为知道连羽和其他教官不一样才会找她的嘛!这个连羽,真是喜欢一惊一乍的,一句话要分开两段来讲吓人!

    既然连羽已经答应,那么贺书宁还有和贺书宁同一班被连累的筒子们,我们为你们祈祷,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