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一章 真是个麻烦吸铁石
    [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报告队长,顺利完成任务。小说www.yuehuatai.com

    “报告队长,顺利完成任务。”

    ……

    “很好。”

    指挥室中,一位身着迷彩服的少女神色慵懒的靠在小型沙发上,眼眸微眯,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张张完成任务之后的灿烂笑脸,红唇微微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大家最近的任务完成的都非常不错,所以我会向上级报告,放你们一个礼拜的假期,好让你们回家好好和家人团聚一下,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

    “谢谢队长。”众人欢呼雀跃。

    好像他们每次只要是跟着队长出任务结束之后都能有休息天,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这可是连军区里的那些新兵老兵都对他们无限的羡慕嫉妒恨呐,只是很可惜,他们没有摊上一个好队长啊!这可是羡慕不来的!

    这样想着,众人便忍不住集体眼神晶亮的看着面前从连羽,眼中是无限的崇拜啊,因为只有他们的队长,才敢那样的对他们军区最高领导人说话吧,而且每次他们都能从队长的电话里听到他那暴怒的吼叫,这也是他们闲暇时娱乐的话题之一呢!

    不错,这个少女,便是连羽,她这次执行的任务,就是配合华夏缅甸边境的战士们对越国的毒贩进行堵截和抓获;对于出这样的任务,连羽表示完全不能理解,非常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任务还需要派她出来,难道是看自己最近在放暑假太闲了吗,真是的!她也是需要休息的呐!

    连羽从沙发上站起身,慢悠悠踱步到窗边,舒展着身体,淡笑的看着窗外,慢慢的思绪便开始飘远。

    不知道为什么,连羽觉得,她重生以后的时间仿佛过得特别的快,也不知道是因为曾经的她太闲太碌碌无为了还是因为现在的她实在是太忙了的缘故,你看,转眼又过了两年了,现在的她也已经算是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了吧,大约还有半年就要满十八周岁了,那样的话,她就算是真的成年了!这也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呢,毕竟成年之后很多事情都会比较方便呐!

    现在的她已经从香港一中毕业,大约再过一个多礼拜,就要开始大学生活了;

    说道毕业,连羽便不由自主的会想到上官柔三人在机场送自己回s市时那哭的无比凄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连羽想起来不由自主的想笑,虽然当时的她也被她们弄得眼泪也出来了,不过真的很开心高中的这三年能有她们的陪伴;虽然她也不想离开她们,但是有聚总会有散,而她,也有自己想去的地方,那里,就是京城!

    京城啊!真是个好地方!因为那里有着她最爱的人!

    昊!我离你已经更近了哦!

    想到齐昊,连羽的神色瞬间变得温柔,算起来,他们都已经半年多没见了呢,就算自己最近回军区好几次了,但是一次都没有碰到过他,也不知道他又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他们还真是聚少离多的感觉啊!

    就在连羽在那里自我感叹和回忆时,身后的战狼众人却一个个挺直着脊背站在那里,双眸崇拜的看着自己面前少女那并不怎么宽阔的脊背,曾经的他们真的不曾想到,自己能有现在的这一天;他们这些人,一开始当兵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当兵,有的是家人安排的,有的是心中有着那么一个英雄梦而已;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会遇到一个叫连羽的少女,跟她一起训练,慢慢的受她感染,然后真正的明白了他们身上所背负的责任;加入战狼,成为军区内精英中的精英,成为军区内所有士兵羡慕的存在,这些真的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们现在所得到的一切荣誉,全部都是面前这位娇小的少女所赐予的,她!就是他们永恒不变的信仰!

    “队长,这次的任务结束之后你准备做什么呢?”邱世军上前一步问道。

    “做什么啊!”连羽圆润的拇指肚摸了摸自己白皙的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应该也没什么事情了,毕竟还有一个多礼拜就得开学军训了,就趁这一周好好休息一下吧,啥都不做。”也不知道可不可能!连羽叹气!

    听到连羽的话,身后的战狼众人全都没有再说话;

    军训吗!

    ……

    2006年9月1日。

    机场,连羽挥手告别了送机的董柔等人,提着简单的行李箱渐渐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一步步步上通往京城的飞机。

    看着连羽已经消失的背影,董柔等人眼中全是满满的不舍。

    好像一直以来,连羽跟他们都是聚少离多,不是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就是军区有任务要去执行,整整这么长的一个暑假,她呆在家里的时间也是屈指可数。

    其实,他们真的不在意别的,他们更希望羽儿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要那么的辛苦奔波,因为她那瘦弱的肩膀扛起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让他们看着都感到心疼啊!

    “好了,小柔,羽儿已经上飞机了,我们也回家吧。”连郝环抱住董柔的肩膀,看着董柔脸上并未夺眶而出的眼泪一阵揪心。

    “羽儿她,太辛苦了。”董柔抬首,透过机场的玻璃凝望着已经翱翔而去的飞机,哽咽着说道。

    “哎,虽然这么说,但是既然羽儿已经选择了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我们做父母的也只有支持她了,而且这次羽儿只是去读书而已,放假了不就回来了吗,所以你也不要再那么伤心了,否则羽儿知道之后又要担心了。”叹了口气,连郝安慰的劝解,然后继续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只剩下一点黑影的飞机,带着董柔转身离开。

    羽儿,天高任鸟飞,但是一定要记得,倦了之后记得归巢,家,永远都会是你最温馨的港湾。

    “嗯。”听到连郝的话,董柔柔顺的点了点头,随着连郝的脚步转身往机场的大门口走去。

    她虽然不舍得她的羽儿,但是也不想让她再那么忙之余还要担心她。

    “点点,雯雯,萱萱,走了,回家了哦。”连郝走了几步,见身后的几个孩子没有跟上,赶紧回头叫道。

    “好。”点点回应道,然后抬头看了看高空中已经没影了的飞机,眼中闪过一个坚定的信念,然后牵起轩轩和雯雯的手跟上连郝的脚步往大门口走去。

    姐姐,等着我,还有一年,我一定会考上京四中的,到时候就可以和姐姐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一起上课了。

    点点被带回连羽家的时候董柔是按照八岁的年龄帮她办理的户口,算起来点点到现在也已经十四岁了,当时董柔并没有让她上幼稚园,而是直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上课的,而且她和连羽那时候不一样,读的是小学六年制,比连羽上小学多了一年,算起来她开学后应该读初二,只不过点点很聪明,虽然学的晚,但是成绩也都是边上的佼佼者,小学的时候还跳了一级,所以现在正在读初三上半个学期,一年之后她就可以初中毕业了。

    其实点点对连羽的依赖其实真的很深,因为她是连羽带回家的,对于这点其实连羽也知道,但是因为她太忙了,身边也比较危险,所以不太方便一直把她带在身边,不过点点也懂事,一直逗乖乖的带在家里,完全没有让人担心。

    不过她现在长大了,也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所以便想待在离连羽最近的地方去,但是她给自己的要求就是一定要考上京城最好的学校,因为她不能给姐姐丢脸;只要考上的话她就去,没考上她就再读一年继续考;而且如果在京城的话,她就有时间可以去看看她的小不点了,也不知道没有自己在它的身边,它是不是寂寞了,有没有想她!

    ……

    另一边的飞机上,连羽转头从小窗户中凝望着窗外的云彩,如玉般白嫩的手托着下额,百无聊赖的发着呆。

    耳边空姐甜美的声音应接不暇的传来,连羽转头,看着她们脸上那专业的笑容,淡淡一笑,记得曾经,母亲好像也希望自己可以穿上这美美的制服,端起这个铁饭碗,只不过自己不喜欢所以便去做了服装设计,而且她觉得,在这上面,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而且还很危险,如同后世那一次又一次的飞机坠毁事件,她才不喜欢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呢,如果不是因为火车太慢的话,她也一定不会坐飞机的。

    这样想着,连羽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侧过头开始闭目养神。

    就在这时,飞机上突然响起一阵惊呼,紧接着只见好几名匪徒拿着枪冲了出来,所有人的脸上全部蒙着黑巾,枪口直直的对着所有的乘客,顿时,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机箱内部。

    看着一群匪徒,连羽淡淡的扯了扯秀眉,无奈的叹了口气;为毛啊,为毛她的运气要那么好,百年难得一见的劫机也能被她遇到,自己还真是个麻烦吸铁石啊!

    连羽转过头,定定的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劫匪,机舱里的匪徒一共有四人,飞机上的工作人员也已经被全部制服,连羽想,除了这几个之外,里面应该还有他们的成员吧,而且机长也必定已经被劫持了。

    这样想着,连羽的眼眸微眯,眼底闪过一丝微光,慢慢的,通往头等舱和乘务员休息区还有机长室的门在她的眼眸中慢慢变得透明,里面的情景瞬间浮现在了连羽的眼前。

    只见里面的机长和乘务员已经被劫匪的两名同党给控制住了,头等舱也由两名匪徒控制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没有人受伤,只不过是有个乘务员经不住惊吓而昏了过去而已。

    慢慢的,连羽收回透视的目光,安静的靠在椅子上,心中想着,不知道他们到底只是劫财还是其他什么,如果只是劫财的话可能会稍微好一点,至少只要不惹怒他们,那这里面的人暂时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看来现在也只能这么希望了,毕竟她只有一个人,就算身手再好,也没有把握能在所有人都安全的情况下夺取他们手上的武器将他们全部拿下。

    如果是她一个人不受伤那很容易,但是如果惹怒了这些人,到时候他们要是随意乱开枪的话,那难免会出现伤亡,所以她现在也只能先静观其变先。

    “统统给我闭嘴,不准再叫了,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永远都闭上嘴。”被乘客惊恐的尖叫声叫的完全不耐烦了,其中一名劫匪忍不住暴喝一声。

    如果不是老大说过暂时不能杀人,他真想直接一枪崩过去,免得聒噪。

    所有乘客顿时禁声,毕竟他们虽然害怕,但是却不想因此送命。

    见所有乘客瞬间变得乖巧,那名匪徒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他的恐吓还是有那么点用处的啊。

    这时,其中两个匪徒从随身包里各自拿出一个蛇皮袋,然后一人一边,从头开始收集,“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和手机全部都放进来。”见所有乘客还是那么呆愣愣的在那里,顿时暴喝一声,“照我的话做,快。”

    乘客们瞬间回神,惊慌失措的把身上所有的项链,戒指,现金,手机等扔进了蛇皮袋之中。

    一名匪徒走到连羽的身边,用枪指着她和她边上那么乘客的头,示意他们把东西扔进去。

    连羽的眼眸微垂,清澈的瞳仁深处闪过一抹冷意,待她抬起头时,瞬间换上了楚楚可怜,惊恐无比的表情;如果战狼的成员在这里的话,绝对会惊恐异常,怀疑这是不是他们的队长了。

    连羽快速的把手机和钱包扔进蛇皮袋,然后颤抖着声音说道:“没有了。”

    听到连羽的声音,匪徒这才回过神来,因为他刚才真的是看连羽看的呆住了;因为他面前的少女,实在是很美。

    白皙的皮肤,璀璨的凤眸,小巧挺拔的鼻子,薄嫩的粉唇,皮肤精致的完全没有一丝毛孔,再配上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瞬间能吸引住任何人的眼光。

    看着这样的连羽,匪徒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没有说话,继续边上走去。

    看着已经走远的匪徒,连羽脸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瞬间收起,眼中寒光一闪;

    刚刚那个男人,看着自己时眼中闪过的是一丝贪婪,真想不到,他竟然还敢肖想她,放心,她晚点一定会揍得她爽歪歪的分不清自己的爹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