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四十七章 霸气侧漏
    宴会厅中,众人看着男子俊美无俦的脸庞和浑身带着高贵冷冽气质的齐昊,一时间寂静无声。

    这个男人是谁?他们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

    而边上的女人们则是双眼发亮的齐齐看着他,心中感叹这个男人长得真是俊美异常,特别是他浑身散发的那种气势,虽然让人却不,却也实在是让人忍不住着迷,而且今天的这整个宴会厅里面,根本就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比得上他。

    连羽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的齐昊,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他怎么来了!慢慢的,唇角却绽放出一个无比愉悦的笑容。

    齐昊看着连羽脸上那慢慢为他而绽放的笑容,冷峻的五官渐渐褪去了原本的冷厉柔和了下来,俊美无俦的脸上瞬间挂上了一抹慵懒迷人的浅笑,瞬间把原本看着他双眼发亮的女人们迷得更是红心闪闪,就差扑上去了。

    齐昊大步走到连羽的身前,一把将连羽拥入怀里,薄唇轻启,“羽儿,我来了。”

    闻着齐昊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连羽慢慢抬首环住齐昊的腰间,脸上的笑容变得温柔绝美。

    边上的人又是好奇,又是疑惑的看着相拥的连羽和齐昊,而那些一瞬间看上齐昊的女人看着连羽则是满眼满眼的嫉妒。

    连羽感受到边上那赤裸裸的如针尖般飞过来的眼神,一头的黑线,突然发现齐昊是专门过来给自己找敌人来着,而且还是情敌!

    而边上的欧钰看着被齐昊抱在怀中的连羽,眼神微微下垂,眉下幽深的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欧钰低着头,心思已然飘远。

    他还是第一次在连羽的脸上见到这样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喜悦,还有那样深深的爱意。

    爱意吗!呵呵!

    欧钰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只是那笑容却是显得那么的苦涩和黯然。

    他刚刚才弄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是她的身边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他,一个他完全比不上的他,这算不算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呢!

    欧钰在心中嘲讽,嘲讽自己那还未萌芽便已经被扼杀掉的爱情!。

    …。

    一会后,齐昊放开连羽,眉眼带笑的看着她,因为他突然发现才一个多月没见,他的羽儿好像更加的漂亮了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爱情滋润呢!呵呵!

    “你怎么过来了?”看着齐昊,连羽眼中的笑意未减。

    “这个等会再告诉你。”齐昊笑着说道,伸手揽过连羽的纤腰,走到杨中明的面前,将手上的贺礼递上,“杨老爷子,祝您寿比南山,龙马精神。”

    杨中明接过齐昊手中的贺礼,笑容满面的说道:“谢谢,不知该如何称呼?”

    杨中明一边说着,一边眼神淡淡的扫视着齐昊,一点点的观察着他;心中想这刚才连羽和他之间的亲密表现,关系应该不简单吧。

    “我是羽儿的男友,杨老爷子您叫我小齐就好。”齐昊及其礼貌的说道,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完全不在乎杨中明眼中那省视的目光,毕竟他既然是羽儿心中在意之人,那他也必须给予一定的尊敬,这便是对羽儿最大的尊敬。

    顿了一顿之后又继续说道:“因为才刚到香港,听育羽儿说您今天大寿,所以特来拜访。”

    “你有心了。”杨中明笑着点了点头。原来是羽儿丫头的男友啊,难怪两人之间那么的默契和亲密!

    看着齐昊,杨中明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站在连羽的身边还真是无比的般配,就连身上的气势都是那么的相似,想来应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吧。

    而边上听到齐昊解释的连羽,完全就只能呵呵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告诉过齐昊自己在这里,想来应该是黑狼那家伙说的吧!好想自从黑狼和火凰在一起后,齐昊和他之间就好像变成了莫逆之交似的,感觉让人怪怪的!

    连羽压根不知道,两人已经暗交很久了!至于两人都在交流一些什么,呵呵,除了连羽,地球人都知道!

    对着杨中明打了声招呼之后,齐昊转头看向边上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的上官鹤,淡笑着打了声招呼,“鹤老。”

    “呵呵,小齐也来了啊。”上官鹤的眼神在连羽和齐昊的身上来回的转,脸上的笑容异常深沉,转了一会之后再看向连羽,“羽儿丫头,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啊,再怎么说我认识你们俩也都那么多年了,你和小齐在一起怎么也不通知一下,我好给你们道一声恭喜啊!”

    听着上官鹤的话,连羽一脸的黑线,“鹤爷爷,你这说的是什么啊,我们俩现在还只是谈男女朋友而已嘛,又还没有到订婚和结婚的地步,我要怎么通知您老呢!哦,难道我还专门给你打一个电话,然后说,哎呀,鹤爷爷,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我交男朋友了,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齐昊!这样吗!会不会太奇怪了点,而且就算是通知的话起码也得等到我们订婚或者是结婚之时再给您发帖子和通知吧。”

    “哈哈,说的没错,既然这样,那你得记得你自己刚刚说的话哦。”看到连羽脸上那无奈的表情,上官鹤一阵大笑。

    “那是当然的了,羽儿怎么能忘了您鹤爷爷呢!”连羽笑意盈盈的说道,然后看到边上的杨中明明显有话要说的样子,赶紧又补充道:“当然还有杨爷爷您啊!”

    杨中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羽儿丫头如果结婚,怎么能少了他的到场呢。

    看着两位老爷子满意了,连羽终于呼了一口气;心中诽谤,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一下子就扯到什么结婚订婚的地方去了啊!

    齐昊在边上听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看来羽儿已经很想和自己结婚了啊!真好,真希望她赶紧快点长大,然后把她拐到自己的户口本上,在她的身上印下齐字的标签。

    这样,他面前这个精明可爱又漂亮的羽儿,就永远只属于他了。

    如果连羽知道齐昊心里面的想法,绝对会汗滴滴的。

    她真的完全还没有结婚的这个心思,虽然她很肯定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绝对是齐昊,但是现在的她谈这些好像还太小了,不是吗!

    真的只是某人自己想太多了而已啊!

    ……

    连羽这边是其乐融融的在交谈着,那边的黄时却已经彻底的站在爆发的边缘上了。

    只见黄时快速的从黄雅的身边站起身走到杨中明的面前,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杨老爷子,今天是您的寿宴,我本不想找麻烦,可是我的女儿都已经被人摔成了这样,所以凶手我必须给找到,然后让她也付出同样的代价。”

    听到黄时的话,杨中明的脸上瞬间划过一丝不悦,明知是自己的寿宴竟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而且还想找羽儿丫头的麻烦,简直就是做梦,更何况小柔刚才说了,这并不是羽儿丫头的错;而且就算真的是她的错,自己也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到她,更何况还是在他的地盘上。

    杨中明上前一步刚想说话训斥,连羽便快速的拦住了他,对着他笑意盈盈的眨了眨眼睛,道:“杨爷爷,要不就交给我吧。”

    杨中明虽不明所以连羽为什么要站出来,但还是笑笑着后退两步,把场地让给了她。

    既然羽儿丫头说交给她来办,那应该有她自己的方法吧,他也相信羽儿丫头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虽然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反正他只要在旁边看热闹就可以了,毕竟羽儿丫头可不是一个会吃闷亏的主。

    见到杨中明后退两步,边上看热闹的人也不自觉的跟着后退了两步。

    只见连羽淡淡的转身,身子慵懒的靠在齐昊的身上,微冷的眼神看向在杨中明面前大放厥词要自己付出同等的代价的黄时,嘴角微微上扬,神情似笑非笑,无比慢悠悠的说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想让我付出怎么样同等的代价呢!”

    “就是你害得我的小雅变成现在这样的?”听到连羽的话,黄时望着自己面前这个优雅绝美的少女,不由得微微皱眉,看着面前的这个笑意盈盈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唔,如果你是说谁不小心害得她以这样的姿势趴在那里的话,的确是和我是有那么一眯眯的关系吧!”连羽圆润的拇指肚摸着自己的白皙滑溜的下巴,故作沉思的说道。

    还故意把“不小心”三个字说得特别的明显。

    毕竟她的确是不小心啊,是那个女生自己要扑上来的,自己只不过是那么稍微的移了一下站着的地方而已,然后她就自己趴在那里了,她可没有撒谎啊!

    “不小心!”黄时看到连羽那么无所谓的话语和表情,神情中充满了怒气,“不小心能把我家小雅摔成这个样子,你当我是傻子啊!”

    “唔,这可是你自己认为的哦,我可什么话都没说。”连羽的红唇轻启,语含笑意,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黄时听出连羽意有所指的话语中的意思,望着连羽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怒意,“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你竟然还敢这样对我说话!”

    “我为什么不敢!”连羽的凤眸微扬,高傲的扬起下巴,顺手抓住齐昊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把玩着,完全没有把黄时的怒火放在眼中,眼眸微垂,语调轻慢,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的狂妄,“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连羽不敢说的话,也没有我连羽不敢做的事,就凭你,也想指责于我,还不配!”

    声音似惊雷一般的炸响在黄时和边上所有人的耳间,炸的众人心中震惊不已。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狂妄的人,而且竟然还是一个女人。

    看着这样霸气无比的连羽,杨中明和上官鹤眼中闪过一丝震惊,这样的连羽,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随后便是无比欣慰的笑了开来。

    因为这样的连羽,他们也喜欢,而且无论如何,她都是他们曾经认识的那个调皮可爱又腹黑的羽儿丫头,不是吗!

    欧钰和杨啸天等人却是无比震撼的看着连羽,眼中闪现的复杂显而易见。

    而上官柔三人,则是崇拜无比的看着面前霸气侧漏的连羽,眼中星光闪闪,特别是上官柔,如果不是还有那么一丝的理智在那里让她不能上前去打扰她师父的话,她真的是很像上去抱住连羽然后开始各种求!

    师父,求虎摸,求投喂、求包养,求鞭策啊!

    而齐昊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连羽,因为在他心里,无论是什么样的连羽,他都爱!

    而且他最喜欢的也是羽儿像刚刚这样霸气的如同是站在云端之上睥睨一切的样子,因为看着这样的她,他的心会跳的更加的快。

    看着连羽,黄时的心忍不住剧烈跳动着,不似齐昊的心跳加速,而是不由自主的便对他自己面前站着的连羽产生无比恐惧的心理!

    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会有这样的气势,这样杀伐无比,聛睨一切的气势,她真的至少一个普通的少女吗?

    就在这时,原本还坐在地上的黄雅在她母亲的搀扶下走到连羽黄时的边上,无比委屈的看着黄时,“爸,就是她,就是她把红酒给泼到我的身上,还故意绊倒我的,因为我说道了她的痛处。”

    黄雅完全就是颠倒是非黑白的在那说着,而连羽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那里扯谎,完全就是不在意的感觉,好像黄雅口中说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而边上知道真相的人则是用异常鄙视的眼光看着黄雅。

    “什么痛处?”黄时赶紧问道。

    难道小雅知道了她什么秘密了不成。

    “我知道她混进我们里面,就是为了钓一个金龟婿而已,所以爸你根本就不用怕她,她只不过是和刚才一样在装腔作势而已。”黄雅指着连羽一字一句的说道,眼中盛开的全是对连羽的恨意和嫉妒。

    恨她让自己那么丢脸,嫉妒她有那么多人的喜欢喝维护,更嫉妒她拥有她身后那么优质的男人,因为她觉得,能配得上那样的男人的人只有她自己!

    只能说,这人有病得治啊!

    还好她脸上的鼻血刚才已经被她母亲擦掉了,没有那么的滑稽,否则连羽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加上那一脸的鼻血,绝对会忍不住喷笑出声的。

    而边上众人则是一脸鄙视的看着黄雅,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当连羽后面那个一看就是超级无敌金龟婿的男人是空气啊,已经有这样的一个优质好男人了,怎么可能还需要跑到这里再钓金龟婿,她眼瞎的吧!而且,拥有这样一身让人恐惧气势的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所以从以上的结论中得出了一点就是:说连羽来钓金龟的那个人不是傻帽就是脑子有病!

    只不过还真不知道应该说是旁观者清呢还是说有什么样愚蠢的女儿就有什么样愚蠢的父亲好;

    黄时一听到黄雅的话语,若有所思的眼神便赤(禁)裸(禁)裸的瞟向连羽,然后又看了看连羽身后那面无表情的齐昊,心中默默思考着自己女儿刚才说的话是否正确。

    半响后,黄时终于做了决定,他走到连羽的面前,锐利的眼眸扫了一眼连羽,沉声说道:“我可以不追究你把我女儿摔成这个样子,但是你必须跟我女儿道歉。”一句话说的就像是施舍一般,高傲无比。

    因为黄时觉得,连羽敢这样对他说话,存粹就是因为她背后靠着的那个男人,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毕竟他在香港并没有见过有哪个世家有这样的一个子孙,所以他敢断定,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他们香港这边的人,那既然不是香港人,他就不需要去顾忌他,更何况,他也不相信这个男人会为了一个普通的什么都不是的女人而去得罪一整大家企业。

    看来,黄时就是自私无比的那种人,连羽想,如果他的财产和老婆孩子同事出事只能三选一的话,这男人铁定只会选择财产而非老婆孩子,毕竟老婆还可以再娶,孩子也可以再生,因为只要有钱就都可以办到,突然发现黄雅身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也是挺悲哀的。

    听到黄时那自以为是的话语,连羽不怒反笑,眼眸中的寒霜冷冽刺骨,嘴角勾起的笑容渐渐加深,“我劝你最好不要用手指指着我们哦,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的就让它消失哦!”

    黄时听后冷笑连连的看着连羽,完全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哎!”连羽突然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极其无奈的自言自语着,“我都已经那么好心的提醒你了,你怎么也不听呢,那就别怪我喽。”

    说完之后咯咯一笑,快速从齐昊的腰间拔出小巧的军工刀,众人只见自己眼前一阵影子闪过,黄时那杀猪般的叫声就响彻整个宴会厅。

    边上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那一截鲜血淋漓的手指,冷汗直冒,完全没想到连羽竟然会真的出手。

    连羽嫌弃的把军工刀丢到一边,然后转头对着杨中明歉意的笑了笑,“抱歉了杨爷爷,一个没忍住就让您的寿宴见血了。”

    杨中明从震惊中回神,随即摇了摇头,道:“都说今年寿辰见血,来年一定发财,所以羽儿丫头你不需要介意,这也算寓意吉祥啊。”杨中明完全就是站在连羽的一边的。

    边上众人听后直感一阵寒意袭来,这说法,为什么他们听着觉得这么的恐怖呢!

    见杨中明没有在意,连羽点了点头,然转头继续看着已经无限狼狈的黄时,脸上的笑意无限深沉。

    黄时疼的整个人缩在那里,她的妻子正颤抖着捡起他掉落在地的手指想要帮他接上,以免一会去医院后神经全部坏死而再也无法接回。

    而边上的黄雅则是瞪大的双眼看着连羽,心中无比的恐惧,已经吓得完全说不出话。

    心中尖叫着!她不是人,是魔鬼,是魔鬼!

    “你想不想报仇!”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黄雅的耳边响起,黄雅唰的一下抬头看向发声处,瞳孔一点一点的微缩,她明明听到声音从头顶上传来的,为什么现在却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各位亲们,情人节快乐!撒花…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