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四十六章 脸先着地了
    连羽一行人刚下舞池没走几步,便被六七个女生给挡住了,一名穿着粉色晚礼服的女生走到欧钰的面前,充满敌意的眼神从连羽的面前扫过,然后看向欧钰,笑意盈盈的说道:“欧少,刚才你不是说不想随便和别人跳舞的吗,怎么没一会就食言了呢!”还把“随便和别人”几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因为粉衣少女并不是一中的学生,所以并不认识连羽,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听到面前那少女的质问,欧钰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只不过脸上却挂着似笑非笑的笑意,“我的确是没有随便和别人跳舞的习惯,但是羽儿可不是别人哦!”说着还故意冲着连羽眨了眨眼,而连羽却直接回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欧钰的意思很明显,在他的眼里,粉衣少女的确是外人没错,所以他并没有食言!

    看着两人的互动,粉衣少女气得咬牙切齿,但是欧钰她得罪不起,但是去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女生还是可以的,这样想着,脸上便挂起了优雅的笑意,定定的看着连羽,“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呢?”

    看着粉衣少女脸上的假笑,欧钰下意识的便把连羽护在身后,虽然他知道她并不需要,只是他还是这样做了,“这位是我的同学兼死党,姓连。”

    “连小姐。”粉衣女生对着连羽礼貌的点了点头,见欧钰那么护着连羽,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可是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减,娇笑着说道:“看来连小姐的胆子并不是很大啊,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连小姐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躲在别人的后面当小可怜呢!”也就是装的意思!

    “看来某些人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呐。”连羽还未说话,一声淡淡的话语从边上上官柔的嘴中飘出,不似平常的小火暴脾气,这时候的上官柔只是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若无其事的开口。

    不就是优雅一点的骂人嘛,她也还是学会了那么一点点的呐!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粉衣少女听到上官柔的话,整张脸霎时阴沉了下来,脸色顿时有些发青。

    “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喽,看来你小学还没毕业啊,这都不懂。”上官柔微微撇了撇嘴角,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尤雪和钱多多则在边上偷笑,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骂人的小柔呢,还挺新鲜的。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粉衣女生的眼底尽是阴郁,目光不善的盯着上官柔。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

    连羽看着面前的粉衣少女,嘴角微挑,及其讽刺;

    对于这些个父母有钱有势,自觉高人一等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来说,她们可以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但是却不允许别人说她们一句不好的话,这就是所谓的自我感觉良好。

    对于这样的人,连羽懒得理也不屑理,除非她是真的惹到了自己的逆鳞。

    “你让我说我就说啊,那我不是就太没有面子了!”上官柔一脸不屑的看着粉衣女生,似笑非笑的说道:“而且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那么希望别人骂她来着呢,呵呵!我也是醉了啊!”

    跟着连羽久了,上官柔真把连羽的一些表情习惯甚至是用词差不多学了个十足十。

    看着上官柔脸上那不屑中带着点似笑非笑的表情,连羽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无奈。

    这丫的怎么好的不学学这些啊,她真是…无话可说啊!

    “你…”见上官柔还在那继续的出言不逊,粉衣女生便想上前教训一下上官柔。

    尤雪和钱多多两人快速的伸手把上官柔往后一拉,上官柔瞬间远离了那个女生,而杨睿也是不动声色的便把上官柔护在了身后,让她彻底的无机可乘。

    而边上原本也是过来找事的女生却渐渐的完全不动声色了起来,毕竟她们可不像是粉衣女生那么傻,一开始见到几个男生那么护着旁边的那四个女生时,她们便多了个心眼,后来再见到欧钰那么在意他身边的那个女生的样子,她们便决定不再上去找麻烦,毕竟她们的家族,无论如果是比不上欧钰和杨睿他们几人的,她们不能也不想为家族带来麻烦,而且她们刚才也见到过杨中明对待她们的那个样子,虽然离得太远并没有听到他们讲了些什么,也许这四个女生并不是她们一开始以为的那个样子,觉得她们是因为是杨睿的朋友才可以来参加这个寿宴!所以她们决定静观其变!

    只不过她们没想到,这个黄雅竟然还真的敢上前挑衅,还真是没有一点的眼力劲啊,到时候惹上自己惹不了的人,也是活该她倒霉了,还真以为她们黄氏企业的那点家底很厉害一样,惹到了他们,人家分分钟便可以秒了她和她父亲所谓的黄氏企业。

    而原本一直在欧钰的身后看好戏的连羽见到黄雅(粉衣女生)的动作,眼神瞬间眯起,身上的寒意缓缓散开。

    她刚才之所以不上前,主要是因为知道上官柔想要玩,而杨睿他们也一定会保护好她,但是并不是代表她会眼睁睁的看着小柔被欺负,虽然并没有碰到;但是她应该庆幸她伸出的手并没有碰到小柔,否则自己一点也不介意废了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连羽从欧钰的身后走出,眼神淡淡的看着黄雅,嘴角微勾,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黄雅好像感受到连羽的目光似的,微微一转头,冷不丁的便对上了连羽那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凤眸,瞬间如同一盆冰凉似雪的冷水从头淋下,脚底瞬间窜起了阵阵的寒意,让她的脸色变得有些煞白。

    怎…怎么可能,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女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气势和眼神,一定是她看错了!对,一定是她看错了。

    黄雅自我安慰的想着,然后微微的闭了闭眼,再睁开,只见连羽眼中已然没有了刚才见到的冰凉,松了口气,看来刚才真的是她看错了啊,她就说嘛,一个普通的女生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气势,就连她的父亲都是没有的呢!

    看到黄雅那自我安慰的神情,连羽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还真是单纯的单蠢啊!

    连羽慢悠悠的走到黄雅的面前,站定,淡淡的眼神扫过,温润的拇指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微弯起,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来的确是吐不出象牙呢,还真是挺可惜的呐!”

    看着黄雅,连羽突然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感叹,接上了上官柔之前的话。

    “噗嗤”一声,边上顿时一阵喷笑出声,特别是上官柔和尤雪几人,完全就是不给面子的大笑。

    上官柔甚至对着连羽竖起了大拇指,嘴巴无声的动了动。

    连羽瞬间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上官柔说的是:师父,您可真帅啊!

    这完全就是*裸的挑衅嘛!

    不过这一次黄雅倒是变聪明了,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想动手,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动手了,也是会被欧钰他们给拦下的,所以也就不再那么麻烦了。

    黄雅抬起头,眼神有些轻蔑的看着连羽,咯咯一笑,“不知道连小姐是哪家企业的千金呢,为什么以前从未见过你啊!”

    她完全就是故意的,因为她确定知道连羽根本就不是什么富家千金,因为她参加了那么多的宴会,根本就一次也没有见过她,所以她觉得连羽只不过是和欧钰这几位大少爷交好才有幸可以参加这样的宴会,她根本就是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而已。

    如果欧钰几人知道她现在的想法,绝对会赤(禁)裸(禁)裸的鄙视她,她到底哪只眼睛能看出来连羽是来自乡下的野丫头啊,真是眼睛长脚底下去了吧!

    无知!

    “普通人而已。”连羽只是淡淡的说道。

    看来她猜的一点也没错,还真的只是乡下来的野丫头,竟然还妄想参加这样的宴会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最主要的竟然还敢跟她抢男人,简直就是做梦,看她怎么让她丢脸丢到再也不敢出门!

    “原来是这样啊!”自认为已经完全了解连羽的身份之后,黄雅便完全没有了顾虑,突然非常惊讶的故意无比大声的说道:“原来你真的是想到这里来吊个金龟婿,然后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啊!”

    飞上枝头做凤凰!

    边上距离众人较近的人听到这话,眼神渐渐飘向连羽站着的位置,看着一身淡蓝色晚礼服,高贵大方,安静纯洁的连羽,看着她那睥睨一切的眼神和气势,完全的不愿意相信。

    这样的少女,怎么可能会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自己本身就应该是那翱翔九天的凤凰吧!

    听到黄雅的话,连羽只是淡淡一笑,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黄雅,“也许你说的没错,但是至少我可是没有自己送上门反而被别人嫌弃拒绝哦,这也算是我的厉害之处,是吧!”说着还故意在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边上原本和黄雅一起来,但是后来变成看热闹的女生一阵嗤笑,连羽的话中之意别人不懂,但是她们可是很明白啊。

    就在刚才邀请跳舞的时候,她们虽然也很想和心仪之人跳一支舞,但是却没有黄雅那样的死缠烂打,之前欧少看着她那副厌恶无比的嫌弃样,她们可是完全都看在眼里的呢,想来这位连小姐刚刚也是看到了吧!

    她们想啊,如果今天并不是杨老爷子的寿宴,也许欧钰一个忍不住动手了也不奇怪,毕竟他看着再温文尔雅的样子,但还是一位真正黑道出声的少主啊。

    这些女生想的没错,连羽之前确实见到过黄雅对欧钰那死缠烂打的样子,虽然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是却大概也能猜得出来。

    听到连羽的话,黄雅先是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连羽是在讽刺她送上门都没人要,当即脸色一变,“你竟然敢这么说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连你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看来病的的确不轻啊!”连羽直接当做没听懂她话里面的意思,故做可惜的摇了摇头,轻飘飘的话语飘入黄雅的耳中。

    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奚落和嘲笑,黄雅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伸手便从边上刚好经过的服务生那里拿来一杯红酒便想往连羽的身上泼。

    连羽眼明手快的伸手一档,手指顺手把酒杯往回一弹,一杯鲜红色的红酒无意外地便泼回到了黄雅自己的身上,瞬间,她那粉红色的露肩长裙上,颜色开始变得无比的鲜艳,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狼狈。

    这便叫做偷鸡不着蚀把米,虽然她是光明正大的想把红酒泼到自己的身上,想让自己丢脸,只可惜,自食恶果喽。

    想让她丢脸,只可惜丢的是她自己的脸啊!

    看着站在那里狼狈异常的黄雅,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了起来,脸上挂着嘲讽和好奇的笑意。

    连羽可怜兮兮的看了黄雅一眼,及其无辜的说道:“哎呀,不好意思啊,不过这不能怪我哦,是你自己拿酒先泼过来的,我只不过是挡了那么一下下而已,这只是叫正当防卫哦!”

    语气很无辜,只不过眼神却是无比挑衅的看着黄雅,眼中满是赤(禁)裸(禁)裸的不屑。

    意思就是,怎么样,还有什么招数便都使出来吧,姑奶奶刚好今天比较无聊,就陪你玩玩好了。

    看到边上那些嘲笑,幸灾乐祸的眼神,黄雅彻底的疯了,如泼妇般猛地冲向连羽,这时的她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要撕烂面前的人,如果不是她,自己就不会在所有人的面前丢脸,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完全没有想过,造成这一切的人便是她自己。

    看着往自己直直冲过来的黄雅,连羽身子轻轻的往边上一移,冲击力过大的黄雅瞬间便扑了个空,“砰”的一下摔到了地上,脸朝下。

    连羽及其无辜的摇了摇头,看来这是要毁容的节奏啊!

    “哎呀,这得有多疼啊,脸还先着地呐,这就是传说中那所谓的摔的狗吃屎吧,哈哈哈!不会已经毁容了吧!”看到狼狈扑到在地的黄雅,上官柔无比幸灾乐祸的从一边跑了出来,开心异常的奚落道。

    还是师父厉害啊,都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分分钟便能秒杀一切渣渣!佩服佩服!看来自己得好好学学,好好学学!

    黄雅趴在地上完全无法动弹,她刚刚扑向连羽的力量有多大,她现在摔的就有多重,而她刚刚,却是用最大的力量冲向连羽的,所以现在根本就已经爬不起来了。

    听着边上所有人幸灾乐祸的话语和嘲笑,黄雅想死的心都有了,心中对连羽的怨恨更加的重了起来,努力的想撑起身子爬起来,可惜却完全不行。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一道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了过来,众人回头,见到杨中明和上官鹤在后面疑惑的看着里面,很自觉的便为他们让了一条路出来。

    待杨中明两人和身后原本一起寒暄的客人走进来,便看到了里面那精彩无比的场景,不由的有些愣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刚刚他们原本在那里谈话谈的好好的,可是突然发现这里渐渐的围起了一群人,甚至连原本的音乐都已经停下来不跳舞了,心中不明所以便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

    那位以及其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的女士是谁啊?

    杨中明一个转头便看到了边上的连羽一行人,便和上官鹤走了过去。

    “小柔,你们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上官鹤走到上官柔身边开口问道,把原本还在神游天外的上官柔吓了一大跳。

    上官柔回头一看是上官鹤,立马呼出一口气,“爷爷,你干嘛突然站到人家的身后啊,很吓人的呐。”

    上官鹤呵呵一笑,道:“这样啊,抱歉抱歉,谁让你刚刚在那发呆啊,不过你先和我所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这么感觉一团乱?”

    上官柔撇了撇嘴,指了指还在地上爬着的黄雅,“其实也没什么,就她刚刚挑衅师父,甚至还想对师父动手,但是一不小心自己便趴在那里了。”

    “挑衅?”上官鹤皱眉,“她为什么要挑衅羽儿丫头啊?”她们应该是不认识的不是吗,哪来的理由啊!

    “哼,自己没人喜欢就嫉妒我师父招人喜欢呗。”上官柔轻轻的哼了哼,眼神鄙视的看着地上的黄雅,“她竟然还说师父来这里是为了飞上枝头做凤凰!哼,去她的飞上枝头做凤凰,我那牛叉哄哄的师父需要吗!真是没见识!”

    听到上官柔的解释,上官鹤和杨中明面面相觑,看来是一个没事找事的人来找连羽的麻烦,只可惜自讨苦吃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羽儿丫头没事情就好。

    不过,这样的人竟然也能进入自己的寿宴,看来自己以后邀请的人要好好的删选一下了,否则再惹到自己最重要的客人了可就不好了,就像这次事件一样。

    “她是什么人啊?”杨中明突然问道。

    “她…”

    “小雅…”就在上官柔刚准备回答的时候,从杨中明一行人的身后冲出一对夫妇,无比紧张的翻过趴在地上的黄雅,担心的叫唤着。他们也是看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原来趴在地上的是他们的女儿的,如果不是应为那件礼服,她们还真认不出来,毕竟看不到脸。

    黄雅很快便被两人翻了过来,她真的应该庆幸这个酒店的地上到处都铺满了柔软的地毯,否则就真的已经破相了,不过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上去也是蛮凄惨的样子,因为扑的太重,鼻子都有些弯掉了的样子,鼻子下面更是挂着两条长长的鲜红鼻血,甚至把地上人家米白色的地毯都染红了一大片,看来真是流了不少的血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失血过多呢!

    “谁,到底是谁,把我女儿给摔成了这个样子的。”男人,也就是黄雅的父亲黄时锐利如刀的目光狠狠扫过在场所有的人,恶狠狠的问道。

    到底是谁,竟然敢把他的宝贝女儿给摔成现在这个样子,只要被他找到,他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只可惜黄时也太高估他自己了,这里面太多的人身份都比他高,更何况还是连羽,他还不如打断了牙齿和血吞会安全一点,免得到时候赔上他自己辛辛苦苦了一辈子的企业。

    就在黄时准备寻找把自己女儿摔成这个样子的凶手时,宴会厅的大门突然间打开了,众人循声望去。

    慢慢的,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了门口,眼微微一扫,准确无比的便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跨开脚步便朝着心中之人站着的方向而去。

    ------题外话------

    今天终于不是三千字了鸟!(~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