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四十三章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下午第三节课下课之后,杨睿四人便直接到一年一班的门口找连羽三人一起去校后的大排档吃晚饭。[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其实杨睿原本是准备请他们去学校前面的大酒店吃的,只不过她们说晚上休息时间太短了,而且连羽几人其实反而更喜欢在大排档吃饭,特别是尤雪和上官柔两人,大酒店什么的平常吃多了,所以偶尔清粥小菜会吃得比较香一点。

    “羽儿,听说那里大排档有很多家的,我们要吃哪家呢?”杨睿走到连羽的边上问道,毕竟他们几个都是大家少爷,大排档什么的还是第一次来吃,虽然当时也听说过这里,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兴趣。

    一听到杨睿的话,上官柔立马说道:“师父,我们去以前吃过的那一家吧,他们家的土豆红烧肉很好吃,我们都好久没有去吃了,我还想再吃。”

    “好。”连羽笑着点头。

    她们好像自从第一天报道时去过之外就没有再去了呢,平常都是在学校食堂吃饭,都已经习惯了。

    “你们之前就来这里吃过吗?”听到上官柔的话,欧钰走到走到连羽边上问道。

    连羽笑着点头,“恩,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这里吃的,吃完之后就去你们的那个酒吧,然后认识了你们;不过我们也就在这里吃过那么一次而已,之后就没有再来过了,但是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既然连小羽子都说好吃,我们几个当然得尝尝了,那就决定去那家吧。”炎彬在边上笑意盈盈的附和。

    其实他压根没吃过这种路边的小摊,既然连羽他们都说好吃,那应该也差不到哪去吧。

    很快,几人便到了之前的吃过一次的那家大排档,然后随意找了一张大桌子落座。

    没一会,老板便过来招呼了,一看连羽三人,双眼一亮,似乎是认出来了,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原来是之前的那位功夫女侠啊,来来来,要吃点什么,我可以给你们打个折扣哦。”对于连羽,他记得可是相当的牢啊,特别是她那天把那群混混打的哭爹喊娘的时候,他心里面那个舒爽啊,就好像报了那么久以来的一箭之仇似的,心情无限畅快。

    “老板你看着安排好了,就你们店里的招牌菜,荤素搭配就好。”连羽随意的说道。

    “还有土豆红烧肉。”上官柔立马在边上叫到,怎么能少的了这道菜呢。

    “好,再加一个土豆红烧肉,然后拿瓶果粒橙吧。”连羽就直接很自觉的就安排了,反正就算让他们点,他们最后还是会推给自己,毕竟这几个大家少爷,根本就没有在这样的地方吃过东西吧,还不如她直接随意点点就好了,反正都能吃。

    “好的。”老板笑眯眯的应了一声之后便下去准备了。

    老板走后,楚雨泽好奇的看着连羽问道:“为什么刚刚老板说连羽是功夫女侠啊?”他很好奇呢。

    “是啊,难道你们上一次还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杨睿也是满脸的好奇。

    连羽淡淡勾唇,微微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碰到了几个古惑仔来找麻烦,然后出手教训了一下而已。”

    “什么才叫几个啊,是有十几二十个好不。”听到连羽那么随意的回答,上官柔立马出声反驳。

    那天可是整整有十几个将近二十来个的古惑仔呢,师父当时可是唰唰唰的没几下便揍的他们哭爹喊娘的了,自己也是那天才认的师父啊,实在是太崇拜师父了,有木有。

    “小柔你赶紧说说,当时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景啊。”杨睿几人立马来了兴趣,没办法,他们自从认识连羽,听说的事情都和传说似的,连羽给人的感觉真是既真实有神秘,只要是她的事情,都让他们倍感兴趣。

    “我跟你们讲啊,那天的事情是这样的啊,就是……”上官柔缓缓开始道来,说的那是一个手舞足蹈啊,甚至还配上了武打动作,看得杨睿几人是一愣一愣的。

    虽然连羽会武在一中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每天早上也还有很多人都在跟着她学习,训练,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厉害啊。

    实在是佩服佩服!

    而连羽看着上官柔的解释,完全是嘴角抽搐着,这丫头会不会有些太夸张了,自己那天有她说的那么牛气哄哄的吗!而且竟然还配上动作了。

    她只能呵呵了!

    没过一会,老板的菜便开始上来了,听到上官柔在讲那天的事情,也插了句嘴,“其实还好那天你们都已经走了,你们知道吗,你们走之后没多久,之前的那个古惑仔又带了好几十个小弟过来找你们,说是要报复你害的他那么丢脸。”

    “哦,那之后呢,他们有没有找老板你的麻烦?”听到老板的话,连羽的眉眼微挑,淡淡的开口问道。

    老板摇头,“没有,他们只是过来凶狠的询问了一下而已,没有见到你们,就去别的地方找了。”

    连羽点头,“没有连累你们就好。”

    “那他们后来有没有再继续过来找麻烦啊?”钱多多在边上问道,以她的了解,那些古惑仔是不可能那么快善罢甘休的,这些都是她曾经深有体会的。

    自己的父母每天辛辛苦苦赚的钱,到最后要么就是孝敬城管了,要么就是孝敬边上收保护费的一些古惑仔,还得供他们胡吃海喝的,所以一个月根本就挣不了几块钱,如果不是羽儿男朋友和战友他们那次在那突然出现解决和震撼住了他们,那些城管也不会不再敢来闹事。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自从城管不来之后,连古惑仔收保护费的都没有再来了,对于这一点,他们那里的所有人都觉得挺奇怪的。

    其实钱多多不知道,那也是连羽的杰作,因为那里刚好是欧辰的管辖范围,所以连羽便让他约束一下自己的那些手下,不要到那里闹事而已。

    因为连羽帮了欧辰那么大的忙,对于这么一句话就能办到的小事,欧辰当然会办好了,更何况他还把连羽当朋友呢。

    听到钱多多的问题,老板缓缓的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沮丧,“是啊,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便放手呢,自从那件事之后,他们来这里的次数就更多了,然后一家一家店的开始胡吃海喝,只要他们一来啊,那我们这些小店面一天辛辛苦苦的赚的钱便就全都白赚了,哎!”老板缓缓说完之后便走开了。

    听到老板的话,众人的心情有些沉重,对于他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大少爷来说,这些小老百姓的苦,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体会的到,这里面也许除了钱多多和连羽之外,其他几人都不大明白吧。

    连羽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欧钰,心想这件事情毕竟也算是她闯出来的祸,她是不是得稍微补偿他们一下,帮他们解决一下这件事情呢!

    难道又得去找欧钰他老爸吗?

    对于香港社团收保护费的事情,自己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是上一世自己看来那么多的香港破案片,所以还是有些了解的。

    这便是社会上的黑暗面吧!只有他们这些小老板姓才能体会到的黑暗面!

    很快,菜便上齐了,众人便快速的放开了刚才那复杂的心情开始吃了起来。

    “唔,真好吃。”上官柔欢快的夹了一块土豆红烧肉放到嘴里,幸福的眯了眯眼睛。

    见到上官柔吃得那么香,杨睿也快速的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顿时眼前一亮,“哎,真的很好吃啊,不会过甜也不会过咸,也不会觉得很腻,味道真是恰到好处。”

    说着再夹了一块,和上官柔似的做着无比幸福的样子吃了起来,上官柔见杨睿一直在和自己抢自己最喜欢吃的土豆红烧肉,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然后二人开始你来我往的展开了争夺土豆红烧肉大作战,没一会,土豆红烧肉的盘子瞬间见底,别人甚至还来不及尝上一口。

    都说抢来的东西比较好吃,看来的确是这样,看这两人,吃得多香。

    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要是真的凑在一起,好像也挺不错的,至少铁定够热闹,特别是吃饭的时候。

    看着两人,连羽突然这么想着。

    而边上的众人则直接无视了边上的这两个极品,自顾自的吃着,否则晚了可不一定能吃得到了,谁知道这两位还会不会抽风似的抢起其他的菜来。

    可是就在众人其乐融融的时候,麻烦好像又开始上门了呢。

    “老板,照旧,赶紧的!”突然,一群吵吵嚷嚷的声音传入了连羽几人的耳朵,连羽几人转头看去,眉头微皱,看来,这顿饭应该是不大容易安心的吃完了啊,不过还好,吃得也差不多了。

    因为,曾经那烦人的苍蝇又来了。

    老板听到声响出来,看到他们,然后又担心的看了一眼连羽,应了一声之后便赶紧往里面走去,心中希望那群古惑仔不要发现连羽几人;虽然他知道连羽不一定会输给那些人,但是这次可是要比上次多出了十几个人啊。

    可惜老板心中的祈祷并没有被老天爷听到,那群古惑仔一坐下,眼尖的小头领很快便发现了连羽一桌,站起身,然后向着连羽几人走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连羽微微的叹了口气,难道自己身上真的有挂着一块写着麻烦两个字的超级吸铁石吗,为什么走到那里都能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吗!

    哎!

    连羽放下筷子,静静的环视了一眼边上的包围圈,叹了口气。

    相对于连羽的无奈,上官柔却是双眼发亮放看着边上的一群小混混,因为她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训练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而上官柔的“梦想”,其实就是想要像之前连羽一样,揍得他们哭爹喊娘的,身手干净利落。

    相对于上官柔的兴奋样,钱多多和尤雪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些人真是阴魂不散。

    而欧钰几人对于这些人的突然打扰,表示了及其的厌恶,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那叫一个冰冷啊!

    没错,连羽几人面前的,便上一次被连羽揍得哭爹喊娘狼狈而跑的古惑仔小头领一行人,只不过后面的小弟大概比上次多了一半左右吧。

    其实那个古惑仔小头领自从上一次被连羽揍了之后,便又多收了好几个小弟呆在身边,他就不相信,他现在的小弟比上次多了一半多,她还能打得过。

    只能说,他实在是太小看连羽了,如果想拿下连羽,他手里的这三十多个小弟起码得有战狼或者虎牙之师他们那样的身手,然后一整群人一起上,连羽应该就不一定能打得过吧,只可惜,像他这样的小混混,便只能收一些更小的混混当小弟了,对于连羽的身手来说,秒杀他们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古惑仔小头领被小弟护在中间,一脸得意的看着连羽一行人,“终于被我给逮到了吧,你上次害的我丢了那么大的脸,我看你今天还能不能毫发无伤的从我的手中逃脱。”

    听到古惑仔小头领的话,连羽嘴角微勾,讽刺的看着他,摇了摇头,叹息道:“哎,看看这智商,还真的就叫做烂泥终归还是烂泥,是怎么样扶也扶不上墙的,像这么没用的人,你就算是再多来两倍,对我来说实在也是没差的啊。”

    听到连羽的话,众人瞬间喷笑出声,这个连羽,没事在那瞎感慨什么啊!

    “我看你一会还怎么嚣张,给我上。”对于连羽的挑衅,古惑仔小头领瞬间恼羞成怒,吩咐手下一拥而上。

    众人瞬间便动了手,上官柔三人虽然跟着连羽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连羽索性这个老师教的好,她们学的也快,所以对付几个普通的小混混还是可以的,三个人通力合作,倒是没有让那些小混混有可乘之机。

    至于杨睿几人就更不用说了,富家少爷嘛,总是得学那么一点功夫防身,免得碰到想要对他们出手的坏人而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特别是欧钰,新义帮的少主,身手怎么可能差的到哪去呢。

    只见几人轻松便把边上的小混混给踹了个底朝天。

    至于连羽,压根就是很随意的伸腿一踹,轻松无比,看得边上躲麻烦的看客那是一个目瞪口呆啊,而老板则是继续再里面拍手叫好。

    没一会,一群小混混便被揍的倒在地上不尽的哀嚎着。

    古惑仔小头领吓得一步步的往后退,欧钰几人却是步步紧逼,只见欧钰直接一抬腿,古惑仔小头领瞬间被踹的后退好几步撞到了边上的桌子,然后“砰”的一下便倒在了地上,额头上还顶这个装饭的碗,可惜还是吃过的,里面还有汤,然后弄得满脸的油腻腻,整个人显得滑稽无比,看得上官柔几人喷笑出声。

    欧钰走上前,一脚踩在了古惑仔小头领的胸前,单手搭在膝盖上,身子微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阴霾无比,“说,你是哪个堂门下的,我想既然可以带领几十个小弟,你是跟着的是”红棍“下面的哪个负责人啊。”

    “红棍”,坐落于地区层面上,带领着一群十多人或是数十人左右的核心成员,通过暴力和其他等控制某一地盘,而每个核心成员的下面,又会有自己的核心小弟,然后核心小弟的身边都带着一群小弟,到处收取保护费和作威作福什么的。

    其实这块地方,原本并不是他家老头子的地盘,只不过之后接收了盛和的地盘之后,这里便也划到了新义帮的地盘上面了,而且想对而言,整个香港就他们新义帮还算是比较讲礼貌一点的,其他的帮派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只不过对于最底层的事情,他家老头子是完全管不过来的,所以一些陋规和漏洞还是挺多的,毕竟整个新义帮那么大,他家老头子还是挺忙的啊!

    “是…是新义帮的刀疤哥。”古惑仔小头领一见欧钰那么了解他们帮派内部的事情,以为他也是他们上层内部的核心成员,赶紧回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突然,边上的炎彬一脸坏笑的说道,娃娃脸上尽是看好戏的神情。

    古惑仔小头领摇头,他当然不知道了,他要是知道的话还敢动手吗!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啦。

    “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我就好心一点告诉你好了,他,叫欧钰哦!”蹲下身子,炎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缓缓的开口。

    听到欧钰的名字,古惑仔小头领的双目瞬间瞪大;虽然她以前是盛和的人,但是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毕竟这算是道上公开的事情。

    他们新义帮的老大叫欧辰,好像有个儿子就叫欧钰,现在正在一中念书,那会出现在这里又叫欧钰的,不就是他们新义帮的少主吗!

    完了完了,这下子真的完蛋了!惹事惹到少主和他朋友的头上了,这次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啊。

    “对不起少主,我不知道是他们少主的朋友,否则就算给我一百个,不,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您能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就绕了小的吧。”古惑仔小头领赶紧的求饶道,毕竟少主和他们这群小混混真的不是同一个档次和级别的啊,那可是分分钟就能秒杀他们这些小人物的大人物啊。

    看着古惑仔小头领那哭天喊地似的求饶声,欧钰眼底闪过一丝不耐,一阵冷喝,“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下次不准再来找我朋友的麻烦,否则下一次我就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你了;还有,回去告诉你那个所谓的刀疤哥,就说这里我欧钰保了,你们要在别的地方作威作福的我不管,但是这里绝对不行,明白了吗!”说着,脚底下瞬间更加的用力起来。

    对欧钰来说,这些事情,只要不犯是到他头上来,他是不愿意多管的,毕竟新义帮是他家老头子的,不是他的,而且他也总不能老是博他面子啊;而这一次会管,也存粹是为了连羽,免得她再觉得自己连累了这个老板。

    其实连羽倒是没有那么重的愧疚之心,因为她知道,就算是没有她,这些小混混也是会经常过来吃霸王餐和找麻烦的,只不过因为和她有那么点相关嘛,所以就想着要不要帮一下而已。

    “咳咳…明白了少主。”听出了欧钰没有处罚他的想法,古惑仔小头领赶紧回答道,待欧钰的脚一放开,便带着边上的小混混们快速的跑了,免得欧钰突然反悔要处理他。

    至于这件事情,便这样便结束了。

    连羽的身后,尤雪眼神发亮的看着欧钰,她真的绝对刚才那一脚实在是tmd的帅了,还有那说话的语气,哎,真是要多帅有多帅啊,看的她眼冒红心。

    上官柔和钱多多无语的看了一眼尤雪,还以为这丫头现在已经不会对欧钰流口水了呢,没想到这病症竟然有发作了;哎!已经无药可救了啊!

    见小混混全都走了,因祸得福的老板快速的走到连羽几人的面前说道:“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们了。”顿了一顿之后,又小心翼翼的看着欧钰问道:“他们以后真的不会再来了吗?”

    他没想到,在他这个小摊吃饭的人来头竟然那么大,少主,还真是把他们吓了个半死,不过这位少主看着还真不像是个黑社会的少主呢,除了刚才的那一幕,还真没有人能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欧钰淡淡的摇头道:“放心吧,如果他们还来的话,你就找我好了。”说着欧钰直接把自己的电话给留了下来,既然他已经管了这件事,那就管到底吧,更何况这对他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

    老板笑呵呵的收下了电话号码。

    随后,杨睿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老板,当是晚饭和赔偿,老板本来不想要的,毕竟他们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忙,不就是一顿饭和几张桌椅嘛,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最后还是收下了,因为杨睿完全就是硬塞给他的。

    对于杨睿几人来说,几百块钱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他们也不愿意让不相干的人请客,更何况人家小店做生意也不容易,也许一个月赚的钱还不够让他们在大酒店吃一顿呢,而且原本这次就是自己说要请客的。

    之后,连羽几人反正刚才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便起身往学校走去,毕竟晚上还是有晚自习要上的。

    ……

    时光转瞬即逝,转眼便又过了一个多月,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离过年好像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也挺多的,关景被双规了,连羽直接把他所有贪污受贿的证据给交到了执法部门,因为知道是连羽交的证据,执法部门根本就拖也不敢拖的很快便给办了,就算是关景背后的那些人,也完全都不敢做声,就怕连羽一个不小心就查到他们的头上了,那他们就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他们压根不知道,其实证据连羽早就已经有了,只是没准备办他们而已,毕竟去了这个还有下个,自己这样的一个杀鸡儆猴,他们应该会暂时的收敛一点,但是如果真的做的太过了的话,连羽不介意再处理一下这些麻烦的人和事。

    关景的最后的法院判决是: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无期徒刑,全部财产和非法所得予以没收。

    关景当副市长以来,贪污受贿高达千万,对于这个,连羽都感到无比的震惊,这里面,到底包含了老百姓的多少血泪和汗水呢。

    不过,这无期徒刑也够他受的了;其实原本是要判决死缓的,只不过连羽稍稍动了点手脚便成了无期徒刑,毕竟死缓似乎也太便宜他了。

    至于关淑怡和她的母亲,自从关景破产之后便失踪了,连羽找人查过,两人过得却实不怎么样,毕竟关景的所有家产都已经被没收,所以她们压根就是一分钱也没有得到,所有的卡也都已经被冻结;而原本和他们交好的一些人也都是躲瘟疫一样躲着她们,母亲也被打击的一病不起,最后没有办法,关淑怡便进入了夜场做了公关,再之后,连羽便不知道了,也没有兴趣再知道了,这也是她自己应受的惩罚。

    还有另一件事,对于连羽那完全就是一个好消息,就是秘密实验室已经全部摧毁,除了冢本鹤和小条合子之外,那些所谓的科学家医生和其他的人,全部都把性命留在了华夏,而那些地下实验室,也全部被掩埋或者炸掉了。

    冢本鹤灰溜溜的回了日本,对连羽的憎恨之心日益倍增,直接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但是对于连羽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毕竟一开始不就这样了,不是吗。

    ……

    十二月十七号,星期六,晴天,风光明媚,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

    而这天,便是杨中明杨老爷子的七十岁大寿,杨睿代表杨中明邀请连羽他们出席他晚上的寿宴,所以连羽几人便出门买寿礼和礼服去了。

    对于这样的寿宴,连羽其实不喜,因为去的话就代表要穿正式的礼服,如果是平常人还好,但是他是杨爷爷,就算是出于对他的尊敬,连羽这礼服也得换上。

    而他们这时正在瞳的专卖店挑礼服,其实原本连羽是想直接让荣兰寄几套礼服过来的,但是还没有提出来,上官柔几人便兴致勃勃的说要周末出来逛逛,所以便由着他们了。

    瞳的店内。

    连羽身着一套淡紫色的长裙,看上去如同就是为她而量身定做一般,穿在她的身上是那么的浑然天成,如同是一个高贵的大家闺秀一般;肌肤胜雪,身材婀娜,气质出众,再配上她那头娇俏的短发,靓丽优雅同时出现在其中。

    上官柔选的是一件火红的抹胸长裙,配上纯白色的披肩,红白相配,相得益彰;火红代表的是热情和奔放,和上官柔的性格也很是相配。

    而且照上官柔自己的说法就是,不是去参加杨爷爷的大寿吗,红色不是最显隆重和喜庆的嘛,那就这个颜色好了。

    钱多多和尤雪选的是一白一蓝的礼服,两人的青丝如瀑般的披在肩上,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美丽动人。

    四美齐现,看得店里面原本陪着女朋友或者老婆过来买衣服的男人集体目瞪口呆,就差口水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了。

    而男人的另一半换好衣服出来一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有些直接过去揪着自己另一半的耳朵,有的是直直的瞪了一眼连羽四人之后走到自己的男人面前撒娇,缠着他直问是自己好看还是连羽四人好看。

    男人当然是说自己的另一半好看喽,只不过眼神却是那么的舍不得离开连羽几人的身上。

    所以!

    “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在勾引我家男人,也不知道要害臊。”终于有个女人忍不住了,走到连羽四人的身边大声骂道。

    连羽四人面面相觑,眼中的意思差不多都是:面前的大婶是在和我们说话吗?

    四人相互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无视,继续讨论自己身上的礼服怎么怎么样。

    “小羽你看,我是不是很漂亮呢。”尤雪穿着蓝色长裙礼服,在连羽面前转圈圈。

    “很漂亮。”连羽笑意盈盈的说道。

    听到夸奖的尤雪笑得特别的灿烂。

    “可是羽儿,这衣服好贵啊!”突然,钱多多凑到连羽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她刚才看过了,她身上的这件礼服的价格要整整八万港币啊,八万港币呢,他们家得多久才可以存起来那么多钱啊!而且这还是这里面比较便宜的,因为她刚刚都选的时候就看过了;虽然漂亮是真的很漂亮,但是她是真的买不起啊。

    连羽摇头安慰道:“没事,放心吧。”

    瞳原本就是自己的,难道她还要她们自己付钱吗,这怎么可能呢;既然带她们来这里挑,当然是由她来负责买单喽,反正最后这钱不还是回到她自己的口袋当中。

    连羽两人虽然说的很轻,但是离他们很近的那个女人却也完全听到了,女人极尽嘲讽的看着连羽四人,“我说你们压根就买不起这里面的衣服把,竟然还敢进来这里充大款,也不觉得丢人,我看你们还是比较适合街上那一百块钱两件的衣服吧。”这话还故意说的特别的大声,因为她就是想让边上所有人都听到,让连羽几人丢脸。

    这下几人这次终于知道,原来这位大婶没事情是专门找他们茬来了啊。

    “哎,我说这位大婶,你没事闲的发慌是不是,我们买不买得起tmd关你什么事啊!”上官柔丫的就是一小暴脾气,张嘴就是一句大婶,一句tmd。

    边上的售货员和客人顿时笑了开来,就连那女人自己的男人都在那里偷笑,一点也没有想要上前相帮的样子,还真是悲哀。

    “你…”听到上官柔叫自己大婶,又听着边上大大小小的嘲笑声,女人顿时气的胸口上下剧烈起伏,整张脸涨得通红;完全没想到最后丢脸的是她自己。

    女人恨恨的看着连羽几人漂亮稚嫩的小脸,咬牙切齿;虽然她看上去并没有她们年轻,但是她好歹也还是二十多的一朵花啊,她们凭什么叫自己大婶,一个个的长得像个妖精似的就知道勾人。

    对于这点,连羽几人其实真的挺无辜的!

    女人自知说不过上官柔,转身便对边上离她最近的售货员咄咄逼人的喝道:“你们这店里是什么人都让进都让试穿的吗?怎么连她们这样的乡巴佬都放进来了,她们有资格和我们一起试穿吗!”说的自己好像是什么人上人似的。

    听到女人的话,售货员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她专业的素告诉自己不应该去和客人计较这些,便微笑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我们董事长曾经说过,顾客就是上帝,只要进了我们这家店里,她就是我们的上帝,我们都要尽心尽力的去接待她,无论她们是否真的买的起那件衣服。”

    边上的售货员也是附和的点了点头,她们都是经过专业严格的培训才能成为瞳的一员的。

    更何况她们也不相信连羽几人会买不起这里的衣服,就从她们一进门时的穿着打扮来看和她们身上的气质来看,一眼就能知道她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还有就是,刚才和女人顶嘴的少女进门时身上穿着的可是她们瞳的首席设计师羽瞳亲自设计的限量款套装啊,如果连她们都买不起的话,难道还是她能买的起啊,不一样是要靠边上的男人来买。

    她们这样想着,反而鄙视起了那个没事找事的女人。

    “你…”听到售货员的反驳,女人面子里子全没了,只能恶狠狠的对着售货员说道:“你们店长在哪,赶紧找来,我要投诉你。”

    然后到处在那里找店长,边上的售货员无奈,只能通知店长过来处理。

    连羽对着说话的那位售货员点了点头,对于这位售货员一视同仁的对待所有客人表示很是满意,她们瞳里面售货员的素质,必须得是这样的。

    随后,连羽几人懒得再理会那种没事找事的女人,回到里面换衣服去了,她们买完衣服之后还有去买礼物呢。

    半响,连羽几人从更衣室里面走出来,只见之前的那个地方已经闹了开来,店长一直在给那哥趾高气昂的女人道着歉,然后训斥着之前的那个售货员,让她对女人道歉。

    售货员的眼泪在眼睛一面打转却倔强的不愿落下,甚至还倔强的完全不肯弯腰道歉,无论店长怎么骂就是不肯低头。

    连羽看着她,如果刚才对她只是满意的话,那现在就是欣赏了,她欣赏有骨气的人。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我错那我认,我没错,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

    这样的性格,和连羽很像,所以连羽欣赏她。

    “既然没错,那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认错呢!”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众人的耳边。

    众人回头,看着连羽几人慢慢踱步而来。

    “店长,我说的就是她们,几个乡下来的乡巴佬罢了,竟然还在这里乱试衣服,试穿坏了怎么办。”女人一见连羽几人,立马嚣张的叫道,好像理已经站在她那一边了一样。

    店长看着连羽几人没有说话,因为她一眼便能看出,这几个少女,根本就不可能像是那个女人说的一样,是从乡下来的乡巴佬,这点眼力劲她还是有的。

    连羽走到之前的那名售货员面前,淡淡一笑,道:“记住,任何时候,保持本心就好,刚才的事情,你并没有错,所以不需要认错。”

    售货员点了点头,眼眶中原本隐忍的泪水瞬间滑落,刚刚明明自己没有错,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在自己的身边帮自己说一句话,所以在听到连羽这样说的时候,她很感动,因为这时候的她就是需要这样认同的一句话而已,只要这么一句话而已。

    连羽从小包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了过去。

    店长原本想上前说话的,但是却被连羽的一个冷眼给吓得把话给吞了回去,心中不禁砰砰砰的直跳;她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稚嫩无比的少女,身上的气势竟然那么的惊人。

    待售货员檫干眼泪缓过来之后,连羽笑笑的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其实瞳的售货员工号牌上都是有自己的名字的,但是实习生没有,实习生的工号牌上只有实习生和编号,而这位售货员衣服上别的就是实习生的牌子,看来应该是刚来不久的,所以连羽便开口一问。

    售货员笑了笑,说道:“我叫水清。”

    “水清姐姐,麻烦你,我们要买单。”连羽说着,便把手上的礼服递了过去,上官柔几人也全部都递给了她。

    水清点了点头,拿着衣服便往柜台走去。

    连羽走到店长的面前,淡淡的开口,“也许水清比你更适合做这家店的店长吧。”

    说完之后便转身往柜台走去,留下了惊惧不已的店长。

    店长看着连羽的背影,无限的疑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她压根就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的是她已经和这个店长无缘了。

    ------题外话------

    谢谢亲亲日本樱花的月票!(づ ̄3 ̄)づ

    万更来鸟!(~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