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九章 算账
    宴会厅中,原本震惊中的众人一下子便怔住了,面前少女,明明是微笑着的却浑身散发出无比锐利的霸气和令人心颤的寒意,让他们瞬间有种无法喘吸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这样让人不自觉就生畏,心生颤意的感觉,也是只有从那几位领导身上才感觉的到吧,而如今面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女,竟然也有着这样的气势,难怪一号首长那么的偏爱与她。

    因为她绝对一位是最合格的将军。

    这是厅中所有人在见到连羽之后的统一心声。

    陈泽涛静静的看着连羽和她怀里一直大哭的笑笑,原本紧绷着的脸露出点点笑意。

    笑笑她,好像真的很依赖连羽呢,明明是在他们的身边受到的委屈,明明也可以躲在他们的身后来寻求保护的;可是当时在她面对关景时,明明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害怕,却又是那么的毫不退却,这样的笑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可是连羽一到,她却能完全的放下心神,完全无所顾虑的跟她告状,在她的怀里哭诉委屈,这样的感情,连他都觉得嫉妒了呢!

    邱文静也是震惊的看着连羽,以前只听笑笑一直在说连羽是个怎么样的人,对她怎么怎么样的好,现在见到了,明明只是这样看着,就好像能看的到他们之间的那种羁绊和浓浓的友情,她真的很欣慰;但是,为什么她的心中还是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呢,就好像女儿被别人给抢走了的感觉。

    ……

    连羽的怀里,陈笑笑哭了很久,好像要把所有的思念和委屈全部都哭掉似的,而连羽,也只是默默的让她了哭个够。

    她不劝她,也不阻止她,因为只有把不开心的因素全哭出来了,笑笑才会变回原本那个大大咧咧,爱跳爱笑的陈笑笑。

    半响后,陈笑笑渐渐停止哭意,从连羽的怀中退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连羽肩膀那已经被她哭湿了一大片的白衬衫,脸色微微发红,眼神飘忽,就是不敢对上连羽那充满笑意的凤眸,“那个,羽儿,你怎么来了。”

    明明不是都已经寄了礼物过来了不是吗,她还以为羽儿肯定不会来了呢,没想到羽儿竟然回来了,真的好开心。

    “我们的笑笑公主过生日,小的怎么敢不会来呢。”连羽笑意盈盈的看着陈笑笑脸上的那抹微红,调侃的说道。

    陈笑笑白了她一眼,真是的,一回来就开始调侃我。

    连羽挑了挑秀眉;

    谁让你这么可爱。

    两人之间眉来眼去默契十足。

    陈笑笑的胳膊环上连羽纤细的手臂,缓缓的向着陈泽涛夫妇走去,在他们面前站定,对着他们介绍道:“爸妈,这是羽儿,我最好的朋友。”

    连羽对着他们微微福了福身,“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连羽;未经邀请冒昧前来打扰,希望两位不要见怪。”

    因为他们是笑笑的父母,又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所以这是连羽给他们最真诚的敬意。

    最主要的是,谢谢他们把笑笑送到了她的身边。(为毛感觉这句话有点像爱情剧里面的话捏!)

    “怎么会呢,你能过来,我们都非常欢迎,而且你看笑笑现在多开心。”对于连羽刚刚对着他们的那微微一福身,陈泽涛感到无比的震惊,可是震惊过后却又感到无比的欣慰,他知道,连羽会这样做,主要就是因为笑笑而已,所以才会对他们那么的尊敬,毕竟连羽现在的地位,真的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担得起她的这么一福身了;这也更能说明,笑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高;所以她应该也是希望他们只把她当成是笑笑的朋友来对待吧。

    “连…”邱文静想叫连羽的名字,但是却又有些犹豫,毕竟她也知道连羽的身份,虽然连羽没有对她们摆少校的架子,但是她还是有些放不大开。

    “阿姨你和笑笑一样叫我羽儿就好。”连羽明白邱文静心中的想法,笑意盈盈的开口。

    听到连羽的话,邱文静先是一愣,然后微微笑开,走过去拉起连羽的手,温和的说道:“羽儿,欢迎你的到来。”对于连羽,她还是感到非常的亲切的,毕竟女儿的嘴边可是老是挂着她的名字呢,虽然没正式见过,但是他们听着听着也就慢慢熟悉起来了。

    连羽微笑着点头,然后从小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邱文静的手里,“原本是想专门找个时间过来拜访的,但是最近烦事缠身,所以一直没有时间过来,这是我给叔叔阿姨带来的见面礼,希望你们可以收下,也希望叔叔阿姨不要把连羽的冒昧打扰放在心上。”见陈泽涛想出声拒绝,连羽快速的继续道:“如果叔叔阿姨不收下的话就代表没有原谅羽儿,那羽儿就只好下次再专门登门致歉了。”脸上的表情是无比的无辜和坚定。

    陈泽涛无奈的点头,表情纠结,他没想到那个传说中杀伐果断的连羽,竟然还有这样小无赖的一面,只能无奈的说道:“那就谢谢羽儿了。”

    然后示意邱文静收下连羽手中的礼物。

    邱文静接过礼物,缓缓的打开,眼中升起无限的震惊,“羽儿,这…”太贵重了。

    连羽摇头,对着邱文静调皮的眨了眨眼,“这只是羽儿的一点小心意而已哦。”

    邱文静愣愣的点了点头。

    心中无比感叹连羽的大方。

    其实这件礼物原本是要和陈笑笑的礼物一起从香港寄过来的,但是香港的生意受之前拍卖会的影响,实在太好了,所以已经没有了连羽想要的,这还是她回S市之后才拿到手的,所以就亲自拿过来了。

    邱文静手中的小盒子里面装的是两块玉佩,男戴观音女戴佛,所以连羽送的是两块精致的老坑玻璃种无色翡翠坠子,晶莹剔透的无一丝杂质。

    其实礼物先寄过来,是她给笑笑的第一重惊喜,故意不打电话,然后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她为笑笑准备的第二重惊喜,这些都是她故意安排的,因为她最喜欢看到笑笑开心的笑着的样子了,只是没想到,连羽的眼神不禁微微的冷了冷。

    惹哭笑笑的人,她绝不放过!

    ……

    自我介绍已经结束了,礼也已经都送出去了,连羽原本打算到这里做的事情基本已经做完;那剩下的,当然就是算账的时候喽。

    惹哭笑笑的帐,现在开始慢慢算。

    连羽放开陈笑笑的手,一步一步慢悠悠往众人的中心处走去,脸上的笑容冰冷嗜血。

    “不知道,刚才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呢,好玩到,竟然惹哭了,我的笑笑!”连羽的唇角微勾,朱唇轻启,清冷的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寒意。

    众人不禁冷汗连连,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已经在那里不停的擦冷汗的关景。

    虽然他们刚才没有帮忙,但是却也没有落井下石,所以希望连羽的怒火不要烧到自己的身上,要找就去找那个罪魁祸首好了,是他骂的陈笑笑;虽然他们还是不明白陈笑笑为什么一下子就哭成那个样子,但是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循着众人的目光,连羽冰冷似剑的视线一下子便直直射向了关景,射的他差点体无完肤。

    关景看到连羽的视线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忍不住倒退两步,眼神警惕的看着连羽,声音有些颤抖的唤道,“连…连少校。”虽然副市长和少校的职位高低差的并不是那么大,但是军队的职位,跟他们根本就不是在同一个档次上。

    “关景,S市副市长,我说的可对。”连羽轻启唇瓣,嘴角的笑容似笑非笑,语气显得那么的漫不经心。

    只是这漫不经心,却比之前那冰冷的话语更加的让人恐惧,让关景的心犹如被鲜活的藤蔓给紧紧的捆绑着,完全喘不过气来。

    他确定自己和连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明白连羽为什么可以那么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和职位,难道她调查过自己!

    关景惊恐了,连羽为什么要调查自己?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和她完全扯不上什么利益关系,不是吗?

    关景不知道的是,他手下的最近身的保镖,来自华夏安保,而华夏安保的幕后负责人,就是连羽。

    而华夏安保,原本连羽本身只是想把华夏安保建立成世界最顶级的安保公司而已,可是某天突然突发奇想,便把它改成了一个情报组织,收集所有雇主的情报和秘密;因为这样,她就可以把所有雇佣过华夏安保人员的官员和富豪的资料全部捏在手中,这样的话,便更有利于她守护华夏,遵守对一号首长和自己对所有华夏人民的承诺;因为,她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所以,很不幸的,关景这些年来所犯的所有事情,连羽全部都已经掌握在手,最主要的事是,连羽这姑娘还是个过目不忘滴人,只要是她看过的甚至是扫过一眼的东西,她都不会忘;然后,关景就悲催了。

    关景看着连羽,渐渐的,无限的后悔啃食着他的心,他后悔自己的轻举妄动,后悔自己没有调查清楚,更后悔的是,他竟然惹上了连羽这样的恶魔,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一定不会轻易的动手;可惜,世上并无后悔药,关景,悔之晚矣。

    “连少校,这是个误会,误会!”关景强压住心中的颤抖,换上了一张虚伪无比的笑脸,看得连羽极尽的倒胃口。

    “误会!”连羽低垂着眼眸,淡淡的喃喃自语着,就在关景以为连羽要相信他所说的话的时候,连羽唰的一下抬起猝冰的双眸,“我不管你说的是真误会还是假误会,这些我都无所谓;我唯一知道的,便是笑笑哭了,而且还是因你而起,你说,这笔账,我应该怎么跟你算呢。”

    连羽话语中的煞气比寒冬腊月刮起的冷风还要更加的冰冷刺骨,如同那无比锐利的尖刃,深深的扎入了关景的肌肤和心脏;压迫的他不由的脚步仓促的连连后退,关景的妻子赶紧上前扶住他,免得他不小心跌倒在地。

    “陈笑笑哭不哭和我爸有什么关系,就算你是少校,你也不能这样对我爸,我爸再怎么说也还是S市的副市长。”见到自己的父亲被连羽逼得连连后退,关淑怡忍不住上前说道,只是眼神却嫉恨的看向陈笑笑。

    她恨陈笑笑,以前恨,现在更恨,她陈笑笑凭什么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关心和守护,而她却什么都不是。

    连羽,呵呵呵!为什么连连羽都是她的朋友,为什么连连羽都那么的在意她,在意她哭;为什么!她不服!

    记得自己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连羽的时候,便很崇拜她,因为当时的她真的是又酷又帅,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个军人,而她从小就非常的崇拜军人,特别是当听到她在电视里的那番坚定从容话语的时候,自己当时完全就是眼冒金星,等她父亲晚上回来的时候,便一直缠着父亲问她是谁,叫什么名字;当她之后知道连羽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已经是军区少校的时候,便更加的崇拜她了;然后她就对自己发誓,一定要和连羽成为朋友,成为最好的朋友。

    可是,可是当连羽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后,她却已经成为了她最讨厌的人的好朋友,自己看着她对陈笑笑那么的温柔,看着她对自己父亲的咄咄逼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便站了出来,大声的反驳她,反驳自己那么崇拜的连羽。

    “不能!”连羽嗤笑一声,冷漠的眼神缓缓的扫向关淑怡,“在我连羽的字典里,只有我愿不愿意,从来就没有我能不能和可不可以。”

    “这原本就是陈笑笑自己的问题,如果不是他爸爸收了别人的好处,怎么会发生后面的事情,所以,这都是她的错,是她自己贪心,贪心的要戴上那对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出来现,这又不是我爸的错。”关淑怡撕力竭地的喊着。

    她觉得,如果连羽知道陈笑笑是个那么贪心的人,就一定不会再和她做朋友了,一定。

    只可惜,她在见到连羽的时候太震惊和太惊喜,完全没有听到陈笑笑叫连羽什么,也就完全没有去想也不愿意去想,更甚至是刻意的忽略了陈笑笑手中的玉镯根本是连羽所送。

    而边上的人都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她,看着她在那里自欺欺人。

    听到关淑怡的话,连羽有一瞬间的错愕,没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竟然还和自己送笑笑的礼物有关系。

    只是错愕过后,连羽脸上却渐渐浮起了讽刺的笑意,“那你知道笑笑手中的玉镯是谁送的吗?”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来路肯定不会干净。”关淑怡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连羽的黛眉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笑笑手上的那对翡翠玉镯,是我送的哦。”

    “这不可能,我不相信。”关淑怡瞪大着双眼,完全不愿意相信。

    “信不信随你,反正跟我无关。”连羽的眼神漠然的扫向关淑怡,无所谓地说道。

    “啊啊啊啊…我不相信!”关淑怡突然间彻底的癫狂了起来,双目充血,如泼妇般猛地冲向陈笑笑的方向,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都是她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连羽是她的朋友,连羽送的东西也是属于她的,一切都是陈笑笑抢了自己的东西,她现在要去全部都夺回来,夺回来!

    陈泽涛快速的讲陈笑笑母子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他不允许自己的妻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到任何的伤害;而关景和他的妻子想上前阻止,可惜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只见连羽在关淑怡往前冲的时候瞬间快速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抬起脚便往她的肚子上一登,关淑怡便猛地向后的跌出好几米,最后“嘭”的一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可见连羽这脚踹的有多狠。

    其实连羽真的已经脚下留情了,否则她可能被自己这么一踹就真的没命了;最主要还是看在她是个女孩子的份上,毕竟她的脚力,可是连一个大男人都能踹出十几米的,只不过就算是这么三四成的脚力,就已经让关淑怡完全受不了了。

    “这一脚真他娘滴帅啊,就是太狠了点。”边上众人看到关淑怡飞出去那狼狈的样子,心中猛地出现了这样的一句心声,集体眼神惊恐的看着连羽,猛地吞了吞口水。

    那一脚,就算是他们这些大男人都受不了啊,更何况是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真是不死也得半残了。

    “小怡!小怡!你醒醒,你醒醒啊!”关淑怡的母亲快速的跑了过去,抱起已经完全昏迷不醒的关淑怡,担心的叫唤着,眼神愤怒的盯着连羽,恨不得要扑上去撕咬连羽一般。

    连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算是真的扑上来,她大不了再补上一脚嘛,也不差!

    “连少校,你到底想怎么样?”关景愤恨的看着连羽,“有事情你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我的女儿?”

    他的女儿,他们连凶都不忍心凶一下的女儿,现在竟然被连羽踢成了那个样子,他怎么能不心疼。

    听着关景质问的话语,连羽的眼眸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介意灭他满门!”

    “你…。”关景看着连羽那双猝冰的凤眸,完全说不出话。

    “1998年,三十万;1999年,五十万;2001年,七十万;……”这是,连羽突然间莫名其妙开口,只是连羽越讲,关景的脸色却是越发的惨白起来,双目惊恐的看着连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

    这怎么可能!

    “怎么,关副市长还需不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我可是有更详细的资料哦!”连羽淡淡的说道,声音突然一顿,在下一瞬间却变的无比的凌厉,“详细到你到现在为止到底贪了多少的民脂民膏,害了多少家庭支离破碎的资料我全部都有,一件不落!”

    关景听后瞬间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他知道,他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他这些年做的所有一切,全部都将彻底成空。

    “希望你可以好好享受你最后的几天安宁日子哦。”连羽居高临下的凝望着跌倒在地狼狈不堪的关景,一字一句慢悠悠的说道,脸上挂着恶魔般的微笑。

    最后,关景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已经昏迷的女儿彻底的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直到最后他都没有知道,为什么他所有的一切秘密资料,全部会落在连羽的手中。

    而边上的众人早已惊呆,关景是多么谨慎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连羽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拿到这些那么严密的资料呢,众人不禁也开始为自己担心起来,毕竟他们里面,到底有那几个人是完全干干净净的呢,也许一个都没有吧。

    他们参加完这个生日宴之后唯一谨记于心的一点便是:陈家,他们已经惹不起了,无论他们的后台有多硬,都不可能硬得过一号首长。

    连羽,是一号首长护着的人;而陈笑笑,却是连羽要护着人,只要有连羽在,陈家,他们所有人都动不得。

    最后,众人都陆陆续续的开始找理由告辞。

    拜托,连羽这个小煞星在这里,他们怎么可能还呆的下去,如果是平常还好,他们可以借机认识一下;可是今天她小煞星的心情可是完全不佳啊,他们要是上前那铁定就是自找苦吃嘛,所以还不如早点开溜,以免多生事端。

    看着已经走完的客人,连羽一脸歉意看着陈笑笑一家,“不好意思啊,我好像把笑笑的生日宴给弄没了。”

    陈泽涛和邱文静赶紧摇头,反正他们也不喜欢;而且他们知道,连羽会这样也是因为他们的女儿。

    所有的客人一走,陈笑笑便一脸开心的上前抱住连羽,“羽儿,你刚才实在是太帅太帅了,真是的,你为什么就不是个男的呢,你要是个男生,我就死皮赖脸的缠到嫁给你为止。”

    连羽一头黑线,这神马跟上神马啊,她敢嫁,她还不敢娶呢!

    “好了,你的生日宴呢是已经没了,为了补偿你,我就罚我自己陪你过生日好了。”连羽显得及其无奈的说道。

    “那是必须滴!”陈笑笑笑得是那个嘚瑟啊!

    “哈哈哈!”

    一时间,宴会厅内欢声笑语不断。

    ------题外话------

    谢谢亲亲qiuhua2011,亲亲eliank的月票!(*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