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八章 连羽到
    “嗤,你以为就你爸公安厅厅长的那点低廉的工资,也能买得起她手上的这对玉镯子吗,简直就是在做梦。”就在这时,一道女声嗤笑着插进了两人之间的谈话之中。

    陈笑笑皱眉的回头,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一脸的厌恶,“关淑怡,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对于关淑怡,陈笑笑很讨厌,非常的讨厌。

    关淑怡的父亲是s市的副市长,比陈笑笑的父亲低了那么一级,而且就是因为陈笑笑的父亲高出她父亲的这一级,便对陈笑笑很是嫉恨,所以她父亲让她过来打听陈笑笑手上的那对镯子的事情时她非常愿意的就过来了,因为她巴不得陈笑笑的父亲被抓住什么把柄然后被抓,再然后就是自己的父亲顶上,那样她就不会老是矮了陈笑笑这么一截了。

    其实关淑怡那么讨厌陈笑笑也是有原因的,而且还是一个及其幼稚和我无语的原因。

    记得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原本她正在享受所有同学的羡慕和讨好,因为她有一个做副市长的父亲,是天之骄女,所以班里的同学全部都围着她打转,讨好她,她也很享受这样的过程;但是,就在二年级下半个学期的时候,她的一切都被打破了,而打破她的一切的那个人,就是陈笑笑。

    那天她转学过来,和今天一样,如同是个高贵的公主一般,自从她来了之后,班里的男生就开始渐渐的围着她打转,到后来,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传出来,说陈笑笑是他们市市长的女儿,所以从那以后,班里的同学便开始渐渐疏远她,全都跑去和陈笑笑玩,然后,她就觉得,就是因为陈笑笑的父亲是市长而她的父亲是副市长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根本就没有想过,同学们原本就不是很喜欢她,会跟她玩,讨好她,也都是因为她的父亲;但是陈笑笑不一样,她善良,脾气好,虽然是市长的女儿,但是不会像是关淑怡一样随便拿其他同学出气,所以,他们都愿意和陈笑笑在一起。

    然后从那以后,她只要一见到陈笑笑,便不是冷嘲就是热讽,而陈笑笑一开始是懒得搭理她的,但是后来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所以陈笑笑之后就再也没有让着她过了。

    关淑怡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陈笑笑的面前,嘴角挂着一幅嘲讽的笑意,“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手上的这对玉镯,可是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啊,价值千万呢,所以就她章陌陌家的那点家底,就算是把她卖了也是买不起半个的。”这也是刚刚她父亲告诉她的,她当时真的是吓坏了,没想到陈笑笑手上玉镯竟然这么贵,但是到后来,她渐渐开始嫉妒,嫉妒陈笑笑可以拥有这么贵重的翡翠玉镯,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关淑怡的话一字不漏的钻入了陈笑笑的耳朵,陈笑笑懒得听她的冷嘲热讽,但是她却听到了,关淑怡说自己手上的玉镯价值千万。

    她刚刚应该没有听错吧,这怎么可能呢,羽儿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自己。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陈笑笑的一只手渐渐抚上另一只手上的玉镯,震惊不已。

    “听不懂,呵呵!”关淑怡冷笑,“我差点就忘了,虽然你的父亲是s市的市长,但是好像也是买不起这样的名贵翡翠玉镯哦,该不会,是用了什么特别手段得到的吧。”

    关淑怡故意的说道,看着陈笑笑手上的紫罗兰玉镯,满眼的嫉妒,如果她的父亲是市长的话,那陈笑笑手上的那个镯子就会是她的了。

    只能说,纯属在做美梦。

    也不想想,谁还能同连羽一般,随意就能送出这样的意见礼物,就算那人真的有,恐怕也舍不得吧,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之所以那么贵,就是因为它的稀有,因为它的有市无价;所以,这是什么人都能送得出的吗!

    真是好笑。

    “我不准你乱说,我手上的镯子是羽儿送给我的,只是个很普通的礼物,才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陈笑笑的眼中怒火开始燃烧。

    她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说自己的父亲,而且这的确是羽儿送给自己的礼物。

    “切,谁信啊,这羽儿不会也是你杜撰出来的一个人吧!”关淑怡撇了撇嘴,完全不相信陈笑笑所说,在她心底,她这对镯子就是如同自己父亲刚才说的,肯定是陈笑笑的父亲用什么不干净的手段得到然后送给她的,“既然你不相信你手上的翡翠玉镯价值千万,那我们就让我们飞父母来说说看好了。”

    哼,这下看你怎么办。

    陈笑笑有些心事重重的看着手上的翡翠玉镯,早知道她就不带出来参加宴会了,但是这对玉镯漂亮了,又是羽儿送的,她根本就舍不得拿下来。

    “小怡,怎么了?”就在这时,原本就在关注着这边的s市副市长关景一见到这边已经开始起了争执了,就故意的把边上的人都引到这边来,他倒要看看,在那么多双的眼睛下面,陈泽涛要怎么解释这对手镯的事情,照他对他的调查,他陈泽涛根本就没有一个能送得出这样意见翡翠玉镯的朋友。

    但是他却忘了,表面上的事情有时候并不是都是真的,毕竟很多竖起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确。陈泽涛是没有这样的朋友,但是陈笑笑却有,他关景以前虽然调查过陈泽涛,但是却没有调查过陈笑笑,如果他调查了,便不会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了,只能说,自大的人,死的总是会比别人快那么一步。

    “笑笑,怎么了?”陈泽涛刚才也在和关景他们在一起寒暄着,看到关景往这边走来,便也跟着过来了,但是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脸上那一抹既委屈又愤怒的神色时,赶紧出生问道。

    陈笑笑赶紧摇了摇头,那么多人过来,她不想把事情闹大,等之后再和父亲说好了。

    单手扶上手上的镯子,心中还是有些疑惑,难道羽儿送给自己的镯子真的如关淑怡说的价值千万吗?

    可惜陈笑笑虽然不想闹大这件事情,但是不代表关淑怡不想,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陈笑笑的父亲不干净,所以故意很大声的对着关景说道:“爸爸,是这样的,我说陈笑笑手上的那对镯子是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可是她却不相信。”

    “哦,是这样啊。”关景故意说道,然后看向陈笑笑,脸上挂着一脸慈祥的笑意,“笑笑,你让我们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吗?”

    故意当着大家的面问,如果陈笑笑不愿意,那就代表他们心虚,如果陈笑笑愿意,那么这件事就会被摊在明面上来说,无论选择哪个,他陈泽涛都跑不了。

    陈笑笑看了看陈泽涛,陈泽涛点了点头,既然他们要看就看好了,他问心无愧,更何况,笑笑手上的这对玉镯,是那个人送的呢,那个他们这里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也得罪不起的人送的。

    陈笑笑伸出手,边上不懂翡翠的人一头雾水,只觉得很漂亮,但是懂翡翠的人却是一脸的赞叹,还有个女人竟然还想伸手摸摸,但是被陈笑笑一下子就躲开了。

    羽儿送的礼物,她才不要让别人碰呢。

    女人讪讪的收回手,一脸的不满,不就是摸一下的嘛,那么小气,看来还真是来路不明的呐。

    “这还真的是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啊,这可是价值千万的好东西啊!”看着陈泽涛,关景故意的说道:“你还真是大方啊,女儿过个小生日竟然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话外音就是,看你这次要怎么解释,一个小小的市长竟然可以送给女儿这么贵重的礼物。

    陈泽涛听后呵呵一笑,坦坦荡荡的说道:“陈某可送不出这样的东西,笑笑手中的这对镯子啊,可是笑笑的一个最好的朋友送的呢。”

    “你女儿自己的朋友,这不是说笑的吧,你女儿的朋友应该也还是个学生吧,怎么可能送得出这样的礼物。”关景继续咄咄逼人。

    而关淑怡也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热闹,她倒要看看他们还要再怎么解释。

    而章陌陌在一边有些担心的看着陈笑笑,虽然她刚刚是故意要和陈笑笑认识的,但是她的确是没有恶意,而她的父亲也只是让她过来了解一下而已,并没有别的什么。

    而且她从刚刚关淑怡的口中了解到,陈笑笑手上的玉镯,有太多的意味。

    至于其他来参加生日宴的人,和陈泽涛交好的,都是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觉得他不应该让自己的女儿带着这样的一对镯子招惹事情;至于和陈泽涛没什么交情的,虽然不似关景那么的咄咄逼人,却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毕竟如果陈泽涛落马的话,那他们就有机会往上进一层了。

    陈笑笑虽然单纯,但是却也能看得出关景和关淑怡的故意,也是冷意连连的看着关景,“我都已经说了这是羽儿送给我的礼物,你们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的咄咄逼人啊。”

    “这是你一个小孩子可以插嘴的地方吗。”自己被顶嘴,关景满脸的不悦,对着陈笑笑发怒道。

    关景毕竟成为副市长已久,身上的官威浓重,而陈笑笑算起来也还是个孩子,哪里抵得过身在官场已久的关景身上的气势,当即被吓得后退一步,但是眼神却完全不愿意服输的看着他。

    羽儿说了,没做错就是没做错,不需要认更不需要怕。

    羽儿还说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自己的身后都会有她在!只要是这么想着,她便不会再害怕,因为她也是要和羽儿比肩而站的人,就算不能比肩,她也要站在离羽儿最近的地方。

    “关景,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请你过来不是被你责骂的。”陈泽涛将陈笑笑一把护在身后,凌厉的双眼直直的射向关景。

    他陈泽涛的女儿,自己都舍不得骂上一句,他关景凭什么!

    “那就麻烦你解释清楚,你的女儿手上带着的那对紫罗兰翡翠玉镯,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关景一脸冷意的看着陈泽涛。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他也就没必要再对他笑脸迎人了,反正自己身后的靠上比他陈泽涛的靠山等级要高的多,而且一直拉不了他下马的原因也是因为实在是查不出陈泽涛有没有不干净的地方,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了把柄,他怎么可以错过;只要他下来了,那么他s市市长的位置,非他莫属。

    只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陈泽涛定定的看向关景,余光略微扫向关景身后的地方,眼神有些微愕,然后便在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淡淡的笑了开来,“既然你们想知道到底是谁送的,那就回头自己看吧,她,已经来了!”

    众人唰的一声集体回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白衣黑裤的少女正不快不慢的往他们的的方向而来,脸上挂着淡淡却又疏离的笑容。

    连羽有些不习惯身上的衣服,可是今天为了参加笑笑的生日给她一个惊喜,所以便换下了平常的运动服饰,穿回了曾经的白衣黑裤的休闲装,只是一进门,她便感觉到了里面完全不对的气氛,干净利落的秀眉不由的微微皱起。

    这是怎么回事!脚下的步子不由的开始加快。

    ……

    看着面前快步而来的少女,众人呆住了。

    “连羽!”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阵惊呼,在这寂静的环境中,瞬间如同瘟疫散播一般传遍了整个宴会厅。

    连羽!

    这怎么可能!

    连羽是谁,她是京城军区最年轻的的少校,是前段时间出现在电视中,那个可以无比坚定的对着所有人说出守护的少女,也是现在华夏人民眼中最信任的守护者;最主要的是,在她身后支持的人,可是他们华夏的一号首长;但是,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不对,刚刚陈泽涛说,他们身后的人,便是送礼之人。

    不会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瞪大着自己的双眼,倒抽冷气的声音频频响起。

    特别是关景,已经是彻底的呆住了,在见到连羽的第一眼,他便呆住了,他一直以为,自己身后的靠山比陈泽涛的靠山要强大,只是没想到,陈泽涛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连羽。

    “羽儿!”就在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时候,一道惊喜不已的声音响起,众人不由的往转身往去,只见陈笑笑一脸惊喜的表情看着连羽的方向,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众人见后,不由自主的在她们的中间让开了一条宽敞的过道,至于原因,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不自觉的就这样了。

    而陈笑笑,一见自己面前突然空旷了那么多,提起裙子便开始往连羽所在的地方跑去,“砰”的一下便扑进了连羽的怀里。

    “羽儿,我好想你啊!”窝在连羽的怀里,陈笑笑的声音闷闷的响起。

    连羽抬手,温柔的抚着陈笑笑的小脑袋瓜子,脸上的笑容不适之前那种疏离的感觉,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和温柔。

    可是连羽对陈笑笑越是温柔,他们却觉得自己越是危险,特别是关景。

    就这样过了很久,陈笑笑一直都不肯从连羽的怀中起来,慢慢的,连羽开始觉得不对劲,把陈笑笑从自己的怀中拉出,看着她的眼睛,平淡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刚她进来的时候,这里就面就是一种很冲的气氛,现在陈笑笑又是这个样子,所以她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笑笑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没事的。”陈笑笑摇了摇头;。

    羽儿刚回来,她不想让她操心,虽然事情的原因是因为羽儿送给自己的翡翠玉镯而起的。

    看着陈笑笑有些强颜欢笑的笑容,连羽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那双深不见底的凤眸静静的打量着她的脸颊,完全看不出喜怒,“笑笑,还记得我从军之前对你说的话吗。”

    “记得。”陈笑笑坚定的点了点头,她怎么可能忘的了呢,“你说,无论你在那里,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无论我遇到什么样的事情,羽儿你,都会是我最坚实的后盾。”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渐渐的,语气开始变得梗咽起来。

    “那就说吧,有我在。”连羽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一句有我在,让陈笑笑的笑脸渐渐开始崩塌,然后唇瓣开始哆嗦,半晌后,终于“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一下子便又扑进了连羽的怀里,双手紧紧的勾着连羽的脖子,把头埋紧紧的埋在了她的颈窝里,眼泪从她的脖子间滑落,“羽儿,呜呜…他们欺负我!”陈笑笑的语气中有着无限的委屈,无限的愤怒,还有对连羽那无限的思念。

    连羽回来了,一句简单的有我在,让她心中的坚强瞬间崩塌,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在这里,她就可以变回那个不用假装坚强的陈笑笑,只要有连羽在这里。

    因为连羽对陈笑笑而言,是朋友,是亲人,更是信仰。

    连羽温柔的轻抚着陈笑笑的背部,以免她哭得太伤心会噎到。

    只是明明手上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可眼神却散发着无比阴冷的煞气,连羽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光一一的扫过了边上众人那震惊惧怕的脸庞,身上的寒意渐渐由内而外散发而出。

    好!很好!笑笑的眼泪,笑笑的笑容,都是她那么努力要守护的存在,而这些人,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惹得笑笑哭成了这样。

    真的很好啊!

    连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