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七章 笑笑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十一月,凉爽的秋意已然来临,枯黄的枫叶依稀飘落满地,如同飞舞的蝴蝶一般;也只有到了这时候,人们才会真的感觉到,秋天真的已经到来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枫叶,其实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也是一种回忆的象征。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传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将会得到幸运;而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就可以在心底对着它们许下一个心愿,然后在将来的某一天里,它将会悄悄的实现。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这是一个周末。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一架白色的三脚架钢琴前,坐着一位黑发披肩,优雅娴静的少女,少女纤细的手指熟练异常的在琴键上起舞,优美动听的琴声从黑白相间的琴键发出,琴声中透露着淡淡的思念。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一曲结束,少女双手离开琴键,拿起边上那片火红的枫叶,眼中的思念异常的清晰,口中喃喃自语着,“羽儿,你现在好不会?都说对着枫叶许愿,那样愿望就一定可以实现,我已经对着它许了无数次的想见你,想知道你的所以消息,可是为什么却是不灵呢,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打电话给我。”为了许愿,少女还真的找了个风吹的比较大的天气里跑到S市的一大片枫叶林里,对着那成百上千飘落的枫叶许愿,而她手上的这片枫叶,便是从那里带回来的。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没错,这位优雅娴静的少女便是连羽最好的朋友陈笑笑,如果连羽在这里,那肯定是会惊掉下巴的,因为认识陈笑笑那么多年,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她像现在这个样子,因为陈笑笑在连羽的面前,永远都是那样一个活蹦乱跳,大大咧咧的样子,什么时候这么淑女过了,在连羽那里,温柔这个词真的跟陈笑笑不是很搭边呐。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而陈笑笑刚才弹的那首曲子,便是连羽在毕业晚会上唱的那首青春纪念册,因为她很喜欢,所以便让连羽把谱子给写了下来,后来她便把它改成了钢琴曲,想羽儿的时候,她便会弹上一弹。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笑笑放下手中的枫叶,拿起边上的手机,然后打开电话簿,电话簿的第一个位置,羽儿两个字静静的映入了眼帘;陈笑笑点开号码,手指定定的停在了拨号键的上面。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她,现在打电话过去方便吗?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以往的这个时候,羽儿就算不在S市,也都会个自己打个电话的说一声生日快乐,然后陪自己聊聊天的,可是今天都下午了,她的手机却一直都还没响。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她想打电话过去,可是又怕羽儿如果有事情或是刚好在执行任务那怎么办,她要是影响到她就不好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自从上次见到连羽在电视上出现,知道了她去执行的任务是多么的危险之后,陈笑笑就有点不大敢给她打电话了,她怕如果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刚好在和坏人交手或者是埋伏,那她就会害了羽儿的,如果羽儿是因为自己才发生危险的话,那她永远都不会原谅她自己的,一辈子都不会。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其实陈笑笑完全就是关心则乱,连羽是谁,她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更何况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除了军区必备的通讯设备之外,其他的私人电话都是不允许带在身上的。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而陈笑笑,其实就是因为太在乎连羽这个好朋友了,所以明明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在她考虑来考虑去之后,就变成了一件那块复杂的一件事了,不过主要原因便是这个在乎,因为只有在乎,才会关心则乱。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笑笑,有你的包裹哦。”就在这时,邱文静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打断了陈笑笑的沉思。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来了。”陈笑笑听后微微一愣,然后回道。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她的包裹,她没听谁说要寄什么东西给她啊,孙超的礼物她已经收到了,羽儿以前的礼物也都是回来之后才补给自己的,还有谁会寄东西给自己呢?而且知道她家地址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已啊。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这样想着,陈笑笑便放下手机,快速的往门口方向走去。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邱文静因为要去帮自己的宝贝女儿定制蛋糕,所才刚回来,但是刚才刚好在门口就碰到了送包裹的快递员,所以就顺手给拿了进来。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放下手中的东西,邱文静这才有空看看包裹上的内容,刚才她签收都是随便乱签的呢。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咦,好像是香港寄过来的呢,”看到包裹上的寄件地址,邱文静对着迎面而来的陈笑笑说道,香港,笑笑有朋友在香港吗?邱文静一时间没想起来,然后继续看向寄件人,惊讶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寄件人是连羽,笑笑,这是连羽寄过来的包裹。”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羽儿?”陈笑笑原本还慢吞吞的脚步一下便快了起来,没两步便走到了邱文静的面前,一把抓过她手中的包裹细细的看着,当看清楚寄件人的名字时,脸上的笑容瞬间灿烂无比,“真的是羽儿寄给我的,羽儿一定是记得我今天生日,所以给我寄礼物过来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笑笑一边开心的说着,一边兴奋的拿起茶几上的小水果刀开始小心翼翼的拆起了包裹。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看的邱文静在边上是一愣一愣的,不过见她那么开心,她就不阻止她用水果刀拆包裹了,毕竟她这两天好像都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现在终于开心起来了,她怎么能扫她的兴呢。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因为快到生日了,可是连羽又不在,孙超也不能来,所以陈笑笑这两天一直都是没什么精神,看得邱文静都有些担心,但是现在好了,精神又回来了,看来连羽还真是笑笑的精神口粮啊。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笑笑打来纸盒,只见里面有一个精致的盒子被一层又一层的软软的材料包裹着,赶紧快速的拆开外面的包装膜,打开盒子,一对漂亮精致的紫罗兰玉镯便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紫中带绿,晶莹剔透。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翡翠手镯的美,如同是一位从山水画中走出来的美人一样,浑身上下闪烁着无限的内涵和让人难以抗拒的美丽,让人忍不住就喜欢上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笑笑小心翼翼的拿起两只镯子套进自己的手腕里,真的刚刚好,她直接当场就爱上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羽儿真好,知道自己喜欢淡紫色的东西,所以就特意给自己寄了一对淡紫色的镯子,特别是被绿色衬托着的紫色,更显亮眼。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在陈笑笑的眼里,这就是一对很简单的连羽为自己选的礼物而已,这就是连羽对她的友谊和心意。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笑笑,拿来让妈妈看看。”邱文静一看到这镯子,立马眼前一亮,都说女人对翡翠都会有一种不可明说的依恋和喜爱,她当然也不例外,只是翡翠的价格高昂,就算是她,也只有那么几件比较普通的翡翠而已。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但是对于翡翠,她还是懂一点的,笑笑手中的翡翠,一看便价值不菲的感觉。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听到邱文静的话,陈笑笑取出镯子递了上去,有些不了解自己母亲为什么双眼发亮的盯着羽儿送给自己的礼物。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没办法,陈笑笑虽然是市长的千金,但是对于这些东西,完全就不是她的菜,也不是她会在意的东西,所以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手上这东西的价值。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不过无论她懂不懂这些都无所谓,因为只要是连羽送给她的礼物,在她的心里,那都是无价之宝。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邱文静接过陈笑笑手中的镯子,触手的感觉是异常的温润而细腻,这样的手感,看来是真的了,这应该就是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啊,就算她也只是曾经在某间大型的珠宝公司见过那么一次来着,这样的玉镯,价格起码在千万以上,这连羽,竟然送了这样的一对价值不菲的镯子给笑笑,真不知道该说她大方呢还是败家,但是她却真的很开心,不是在与这对镯子的价值,而是连羽对笑笑的在乎和心意。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她哪里知道,连羽一开始最主要的就是靠翡翠起的家,翡翠对于别人来说,那是珍贵无比的宝贝,但是在她眼里,只不过就是翡翠而已,她要多少有多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至于这次为什么会选择送这么一对紫罗兰的玉镯,纯粹就是因为陈笑笑最爱淡紫色的东西,她这不是刚好懈出了一块极品紫罗兰吗,而且碰巧又是陈笑笑的生日,还有就是玉能养人,所以她就直接让翠玉轩快速的赶工出来,然后在她生日的前几天算好日子就寄了出来,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礼物而已,真的。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妈妈,你怎么了?”看到邱文静对于羽儿送给自己礼物那种爱不释手的样子,陈笑笑感到很疑惑。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难道妈妈什么时候也喜欢上紫色的东西了吗?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好吧,陈笑笑同学压根就还在状况之外。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邱文静看着自己宝贝女儿那张完全不明状况的脸,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自己宝贝女儿真的是傻人有傻福啊,竟然能被连羽这样的人放在心尖上,“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镯子很漂亮。”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送的,又是谁要戴的。”听到自己母亲说自己的礼物漂亮,陈笑笑瞬间得瑟了起来。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你啊!”邱文静搓了搓陈笑笑的小脑袋瓜子,无语的看着她,“好了,赶紧去准备准备,还有两个多小时你的生日宴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别失礼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遵命。”陈笑笑笑嘻嘻的行了个童子军的礼节,然后蹦蹦跳跳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去,边跑嘴上还喃喃自语着,“太好了,羽儿送的镯子刚好可以搭配我今天要穿的那套紫色的裙子,实在是太完美了,羽儿真棒。”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邱文静看着陈笑笑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提着自己刚才买回来的东西往卧室内走去。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卧室内,陈泽涛正靠在床边认真的看着报纸,听到开门声之后抬起头,看着邱文静一脸无奈和若有所思的样子,出声询问,“你刚刚不是去帮笑笑定蛋糕去了吗,怎么一脸心事的样子,难道蛋糕没订到?”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听到自己老公的询问,邱文静回神,笑笑的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在想刚刚的事情,你猜猜,刚才我们笑笑收到谁的礼物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礼物,今天是笑笑的生日,笑笑收到个礼物也并不奇怪啊。”看着自己妻子那一脸神秘的样子,陈泽涛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的妻子,还是那么的孩子气,也难怪笑笑那么随她,想着又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报纸。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你猜猜。”邱文静坐到陈泽涛的身边继续说道,硬是不让他继续看报纸。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看你这么神秘的样子,难道是连羽。”陈泽涛无奈,只能很认真的想着,没一会,便想到了;既然是笑笑的礼物,那就一定是她的朋友寄的,说道她最厉害的朋友,那便是连羽莫属了,但是收到连羽的礼物有什么奇怪的,连羽对笑笑那么好,会给笑笑寄礼物也很正常啊。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你真聪明。”邱文静笑意盈盈的夸到,然后继续一脸神秘的说道:“那你知道连羽送的是什么礼物吗?”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什么礼物。”陈泽涛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杯,一边靠近嘴边一边问道。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一对价值千万以上的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陈泽涛的水刚喝进嘴里,邱文静就开口说道。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噗“,咳咳咳,什,什么!咳咳咳!”然后,一听到邱文静的话,陈泽涛刚喝进嘴里的水瞬间全喷在了面前的报纸上,呛得够厉害。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哎呀,就是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啊,曾经有一次你陪我去买玉坠的时候见到过的,那价格,简直能吓死人,而且我觉得咱们笑笑手里面的那对镯子比以前看到的还要更好一点,因为我刚刚看了,那上面连一点杂质都没有。”邱文静一边拿起边上的纸巾帮他擦擦,一边继续解释道,对于翡翠,她可是研究过的呢。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而且她是真觉得,自己很久以前见到的那对价值千万的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真的没有连羽送给笑笑的水头足。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价值千万的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玉镯,这得是什么概念啊!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你确定那是真的吗?”陈泽涛不由得有些怀疑,毕竟自己女儿不就是过一个小生日吗,连羽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礼物不就是意思意思的心意就好了吗。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就像是他这次帮笑笑办生日宴,其实差不多也都是为了官场上的场面而已,让各位小姐少爷的相互认识一下,如果不是怕自己一直那么特立独行会走不下去,自己真的不喜欢这种场面上的生日宴,自己女儿的生日,让女儿自己请几个好朋友在家里随便吃个饭这不是挺好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压根也就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因为这不是过生日,这就是应酬。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百分之百是真的,我刚才摸过的,那手感,是你给我买的几件翡翠压根就没法比的,实在是那个润呐。”说完还故意的白了他一眼。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泽涛呵呵一笑,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我那点工资,不是只有钱给你们买那样的了吗,你总不能让我去动别的心思吧。”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呸呸呸,什么心思不心思的,你要是真的用动心思赚来的那钱来给我买翡翠和礼物什么的,我没准还给你砸了呢。”邱文静说着还瞪了他一眼,虽然说的话有些开玩笑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认真,因为她真的做得到。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我当然知道,从第一天认识你之后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我最爱的不就是这样的你吗。”陈泽涛宠溺的看了邱文静一眼,然后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淡笑着说道。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邱文静伸手抱住陈泽涛的腰,静静的靠着他,嘴角扬着一抹幸福的笑容,“可不是吗,你要是不是这样的,我也不会爱上你。”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说完之后两人相视而笑,眼中尽是对对方的理解和爱。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父母正直,也难怪可以养出像陈笑笑这样单纯可爱有直接的女儿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生日宴会上,陈笑笑一手挽着父亲一手挽着母亲,宛如一位高贵优雅的公主一般,美丽的让人侧目。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不,陈笑笑其实就是一位公主,S市市长的千金,也当得起公主之名。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而边上的人看到却并不是陈笑笑这个人有多么美,而是她手上那对价值不菲的镯子有多么美,一双双的眼神微微闪烁着,因为他们不相信,陈泽涛这位干净廉明的市长,真的可以买得起这样的一对镯子给自己的女儿当礼物,也不可能会有人会送这么名贵的一对玉镯给这样的一个小女好;所以,看来所谓的廉明也只不过是表面上装装而已吧。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看来,他们得让自己的孩子去和这位市长千金好好的交流交流了,也许还能抓出点什么把柄来。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随着一阵阵的祝福声之后,便大人归大人谈事,孩子归孩子聊天的分了开来。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笑笑,生日快乐。”就在陈笑笑无聊的一个人躲在一边发呆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像个娃娃的少女,有些俏皮的对着她说道。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谢谢!”陈笑笑道谢,然后继续看着手上的镯子发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羽儿,你要是在这里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这么无聊了。哎!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陈笑笑边上的少女名叫章陌陌,是S市公安厅厅长的女儿。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笑笑,你手上的镯子真漂亮啊。”看到陈笑笑看来自己一眼之后就回头继续看着她自己手上的镯子,章陌陌赶紧说道,想要引起陈笑笑的注意力,毕竟她是有任务来的。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真的吗,谢谢你。”陈笑笑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真心实意的笑容,毕竟她是在夸羽儿送给自己的礼物的,她当然开心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虽然章陌陌是故意想要引起陈笑笑的注意的,但是却是真心的绝的陈笑笑手上的镯子很漂亮;因为她父亲让她过来问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玉镯,毕竟春带彩极品紫罗兰翡翠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的,所以章陌陌不认识也不奇怪。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笑笑,你手上这对到底什么镯子呀,在哪买的,告诉我一下吧,我也想去买一对。”章陌陌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陈笑笑手上的那手镯了,忍不住的就问道,更何况这样问的话她很快就能知道父亲想要知道的事情了。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amp;nbsp;  “嗤,你以为就你爸公安厅厅长的那点低廉的工资,也能买得起她手上的这对镯子吗,简直就是在做梦。”就在这时,一道女声嗤笑着插进了两人之间的谈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