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六章 败家女娃
    [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我是和爷爷一起过来啊!”窝在连羽的怀里,上官柔笑嘻嘻的回答道。WwW.lwXs520.cOM

    原本她还不想来呢,觉得这里既无聊又无趣,不过现在却好庆幸听爷爷的话过来这里了,因为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师父,真是太好了。

    “咦,羽儿,你和柔儿也认识吗?”上官鹤很便快走到了连羽的身边,对于上官柔看到连羽便往她身上扑表示很疑惑,特别是上官柔刚刚还叫连羽师父,他就更加的一头雾水了,“而且刚刚小柔好像叫你师父,对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现在真的是感到莫名其妙的感觉。

    “鹤爷爷,杨爷爷。”连羽对着他们礼貌的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然后看着上官鹤解释道:“我和小柔是同班同学,而且住在同一个寝室,至于小柔叫我师父,那存粹是因为她现在正在跟我习武才这样叫着玩而已,只不过我也没想到小柔竟然就是鹤爷爷你的孙女。”对于这点,连羽自己也很吃惊,毕竟上官鹤并不是香港人。

    原来是这样啊,上官鹤了然的点了点头。

    因为自己很少会来香港,所以不清楚这边的事情也难怪,如果不是这次要来参加这玉石拍卖会,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小孙女竟然都成了羽儿丫头的徒弟了!好,真好!

    柔儿真是有眼光,就和自己一样!哈哈哈!

    “师父,原来你和我爷爷也认识啊。”听着连羽和上官鹤的对话,上官柔惊奇的发现,连羽竟然和自己的爷爷也认识,然后转头看向上官鹤,娇嗔道:“爷爷,你和我师父认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啊,这样我可以早一点把羽儿给拐回家玩。”

    看来也只有在家人的面前,上官柔才会露出这么女儿家的表情啊,可是在他们面前,却永远都是那个及其大大咧咧和凶悍的样子,不过这也挺好的,因为这样的小柔最真实了。

    看着上官柔脸上的表情,连羽突然想道。

    听着自己孙女的嗔怪,上官鹤笑得有些无奈,“怎么说呢,毕竟我认识羽儿的时候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时候羽儿在大陆不在香港,所以我也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去。只是没想到隔了几年,你们竟然会成为朋友,而且还成为了师徒。呵呵,不错,小柔,记得要和你师父好好学习啊。”上官鹤说着还特意的交代了上官柔一声,毕竟跟着连羽学习,可以学到挺多的东西的,这也是小柔的福分和跟羽儿丫头之间的缘分呐。

    “保证完成任务。”上官柔调皮的行了个童子军的礼节,都得上官鹤一阵大笑。

    “记得羽儿刚刚来到香港的时候,我还是听我家小睿提起的呢,这丫头,来了也不知道来找一下杨爷爷,明明以前杨爷爷杨爷爷的叫那么甜来着。”杨中明也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顺便还特意的“埋怨”了一下连羽,那眼神中竟然还带着点点的哀怨,吓得连羽一阵哆嗦。

    哎呦,杨爷爷,您老就别那么吓人了捏,羽儿可不禁吓的。

    “是羽儿的不是,羽儿应该在第一时间去看杨爷爷你的。”连羽赶紧笑意盈盈的赔罪着,脸上的表情是及其的无奈。

    都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杨爷爷真的是比以前更小了。

    杨中明和上官鹤看着连羽脸上那及其无奈的表情,相视一眼,瞬间笑了开来。

    这个连羽啊!呵呵!明明就是个孩子,可是他们却真的无法把她当成是一个真正的孩子呢。

    “对了,鹤爷爷,为什么小柔他们是香港人而你不是呢?”对于这个,连羽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所以便顺口问道。

    “这个啊,呵呵,其实是这样的,”明白连羽的好奇心,上官鹤笑意盈盈的解释道:“柔儿的父亲是我的小儿子,而她母亲是又个独生女,因为要继承家业,所以柔儿她父亲当时娶了她母亲之后一家人便定居在了香港,在柔儿的外公外婆退居幕后之后,柔儿的父亲便一直留在这里协助她打理偌大的家业,也很少会回内地,而柔儿也是在香港出身的,所以也就入了香港的户口了。”

    连羽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小柔的父母应该是非常的伉俪情深,非常的恩爱吧。”

    “那可不,一天到晚黏黏糊糊的也不知道腻。”上官柔皱了皱鼻头,无比嫌弃的说道。

    那两个人,都快忘了有自己这个女儿了。

    听到上官柔的话,几人瞬间露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容,看来豪门之间也还是有真爱存在的啊!

    随意的闲聊了几句,几人很快便投入了自主选料当中。

    这次过来的人非常多,但是大多都是香港这边的珠宝公司和一些有钱的富豪,或者就是各地的一些玉石爱好者,看来喜爱玉石的人还是挺多的,虽然不至于人山人海,但也算是高朋满座。

    已经有不少人手中拿着玉石鉴定的工具,往一个个的毛料上看来看去,认认真真的选着毛料!

    整个偌大的现场,好像除了连羽和跟着来看热闹的人之外,都已经开始认认真真的选起了毛料,毕竟只有一上午的时间而已,就连杨中明和上官鹤也一样,杨啸天对着连羽打了声招呼之后便跟着杨中明身后开始学习,毕竟他以后是会去接管宏宇集团的,所以对于赌石,他虽然不需要和杨中明一样那么懂,因为杨中明毕竟存粹就是因为爱好而已,就连它们集团下面的珠宝公司,也是因为他的爱好才成立的,所以他还是得对这个行业和这些东西有个大致的了解。

    而杨睿对于集团内部的事物完全就没有兴趣,所以便跟着上官柔两人一起当起了连羽的小跟班。

    连羽一边走,一边通过透视扫视着那一座座的“小山”,唇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因为这里的宝贝看上去挺多的!香港的玉石协会的运气还真是不错,竟然运回来这么多的好料,看来翠玉轩这次又可以增添不少的库存了呢!

    每一堆毛料边上都有各自的价格表在那里,连羽便直接从最低价格的开始迅速扫货,毕竟虽然价格高的容易出绿,但是对于连羽这种有着天然作弊器的人,从低价格中找内藏乾坤的极品毛料,她会觉得比较有成就感的说。

    “呐呐,师父,你觉得这块毛料怎么样,会不会出绿呢!”这时,上官柔从面前的一堆毛料中随手捡了一块大概有两个巴掌大小的毛料,递到连羽面前,笑嘻嘻的询问着。

    连羽转头一看,不由的笑了开来,看来小柔的赌运不错啊,这么随手一抓的这么一块毛料,里面竟然就是有料的,而且还是快好料。

    “带状缠绕,蟒上有松花,不错,是快好料,你可以拿去给你爷爷。”看着上官柔手上的毛料,连羽淡淡的评价道。

    上官柔手上的毛料里面是一块质地细腻的芙蓉种翡翠,算是属于中高档的翡翠,最主要的是它还是从这最便宜的毛料里面选的,这手气,连羽都要嫉妒了,看来也许是工作人员随手放错了吧,这么明显会出绿的毛料竟然会放在最低价格区。

    “师父,要不这个给你吧,反正爷爷他自己会挑。”听到连羽说的这里面会有翡翠,上官柔的心完全就偏向了连羽,把自己的爷爷给忘在了一边了,还好上官鹤不知道,否则一定会笑骂她有了师父竟然就忘了爷爷了,他以前肯定都是白疼她了,竟然认识羽儿丫头这么点时间,心就已经完全偏向她了。

    “你还是拿给你爷爷吧,你师父我最不怕的就是淘不到翡翠了,运气可是比你爷爷好多了呢。”连羽听后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她还是拿给上官鹤。

    不是她看不上这芙蓉种,而是这是上官柔第一次淘到的毛料,她想上官鹤肯定会用来帮她做一套首饰作纪念的,虽然她也能做,但是意义不一样。

    “好吧。”上官柔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既然师父都这样说了,那她就给爷爷好了,如果真的出绿了的话,她还可以跟爷爷要个奖励呢。

    想着便抱着毛料跑到上官鹤的身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连羽,表示自己已经让连羽看过了没要问题。

    上官鹤听后接过上官柔手上的毛料递给身边的助理,示意它让工作人员送到自己的休息区去,不止是因为是连羽觉得是块好毛料,而是因为这是他的宝贝小孙女第一次选的毛料,所以无论是好是坏,他都会照单全收,更何况还是那么低的价格呢。

    把毛料交给上官鹤之后,上官柔又蹦蹦跳跳的跑回连羽的身边兴致勃勃的开始看连羽选毛料。

    很快,连羽便选了十几块大大小小不一的毛料,而刘东来,只要连羽指上哪块,刘东来便招来工作人员搬哪块,完全没有考虑的样子,边上帮忙搬毛料的两位工作人员都无比奇怪的看着连羽和刘东来,为什么他们觉得,这翠玉轩的刘总有点太听那位女孩子的话了呢,宛如就是一个跟班的样子,还哪里像是翠玉轩那大名鼎鼎的老总啊,不知道这女生到底是什么人。

    照理说,这刘东来也算是个赌石高手,否则怎么可能把翠玉轩开到现在的这个规模,怎么自己不去选毛料,而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子在选呢,而且选的还那么的随便。

    那女孩不会根本就什么都不懂的把,因为她压根就不像其他的人一样经过细细观察之后再选择,全部都是随手一指而已,就好像是哪块漂亮就选哪块一样;还是说,难道她能看到里面有没有翡翠吗,这怎么可能,这刘总还真是乱来。

    只能说,这两位工作人员真的是真相了呐,这都能猜到!呵呵!

    而边上的上官柔和杨睿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连羽选料,然后再转头看了看边上那一小堆的毛料,心中无比的震惊;

    师父(羽儿)这都是什么速度啊,这是在选毛料吗,这压根就是在随便乱捡嘛!

    看着连羽这么随意的样子,边上的杨睿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的问道:“羽儿,你这样随便乱选,真的好吗!你看其他人都是那样选的。”说着还指了指连羽不远处在那认真观察的人。

    连羽转头看了看边上的人再看了看有些被自己吓到的杨睿,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没有乱选啊,我选得很认真的。”她真的选得很认真啊,都一块块的用透视扫描过去呢。

    杨睿听后一阵傻眼,然后颤抖的手指着在边上的工作人员搬在一起的那一小堆毛料,“这还不叫随便乱选吗!”她没看到这里面就她一个人是这样选的,而且还选了那么多的吗!

    “哦,我呀,靠的是直觉,他们靠的是观察,所以我们是不一样的。”连羽直接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开始选毛料。

    哎,她都已经好久没有帮翠玉轩好好的选一批毛料了呢,库存都快没了呢,趁着这次机会得好好的选选。

    杨睿听后彻底吐血而亡……

    看到杨睿那一脸不能接受的样子,上官柔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笑着,谁让他要质疑师父的决定的,虽然她也不懂师父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知道师父做事都是有她自己的道理的。

    这才叫连羽真真的铁粉啊!

    而边上的黑狼听到连羽的回答,则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连羽,直觉,她还真能扯。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连羽那可以透视的能力,可能连他也会不自觉的去相信她这冠冕堂皇的话吧,毕竟这丫头选毛料那是一个一个的准啊。

    随后,连羽继续一堆一堆的开始淘货,那快速的扫货速度,让边上的人都是震惊不已,毕竟他们也都是玉石的爱好者,参加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玉石拍卖会,但是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扫货情况,看着她的这阵势,真是吓得他们目瞪口呆的呢。

    但是看到连羽身后的刘东来时,不由得叹了口气;真是,就算翠玉轩现在已经不缺这么点钱了,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任由一个小孩子胡闹啊,再这样下去,多少钱财也是会被她给败光的!

    他们哪里知道,翠玉轩每次出现极品玉石的背后,都有连羽那抹淡淡的身影存在,连羽,才是让翠玉轩发展至今的幕后之人。

    下午两点,拍卖会正式开始。

    连羽众人各自的回到自己的休息区,杨中明他们和连羽一样,都是有自己独立的休息区的,而一些普通的玉石爱好者或者小一点的珠宝公司,就只能坐在大厅了,毕竟休息区也是能力和产业的代表。

    连羽这边,上官柔和杨睿还是兴致勃勃的跟在她的身边,因为他们觉得跟着连羽比跟着自己的爷爷要好玩多了。

    而上官鹤和杨中明,对于他们硬是要跟着连羽表示相当的无奈,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跟着连羽,有时候是可以学到从他们身上学不到的东西,但是至于是什么,他们自己也说不上来,至少很单纯是这么觉得而已。

    下午的拍卖会是由香港翡翠界的首席拍卖师罗磊主持,因为历届由香港玉石协会组织的拍卖会,都是由他主持的,亘古不变,从中可以看得出对于他对于主持这样的拍卖会,已然是熟练异常。

    一开始是主持人致辞和感谢时间,连羽靠在沙发上,有些无聊的看着台上主持人在那滔滔不绝的致辞,无语的撇了撇嘴角,为什么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行业,都一定要有那么多的长篇大论呢,而且每个地方的说辞还都差不了多少,还真是老套。

    待致辞完毕,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拍卖会也正式开始。

    连羽坐直身子,等着第一块翡翠毛料的上台,不知道这次开门红的会是一块什么样的翡翠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只见罗磊宣布开始之后便很快的走回拍卖台的后面,没一会,便和工作人员一起走回了台前,带着一块巨大的毛料,约莫有一百公斤左右,毛料已经被擦出了一点点的窗口,显现出了一些淡淡的绿色,看上去水头不错,只是还却无法确认这到底是靠皮绿还是其他什么。

    看着台上的这块毛料,连羽瞬间开启透视,慢慢的,眼神渐渐眯起,嘴角弯弯。

    不错,真是块不错的开门红啊!

    这里面竟然是春带彩的紫罗兰翡翠,虽然翠玉轩确实已经有极品的紫罗兰翡翠了,但是像是这种翡翠,连羽也还是第一次碰到。

    在翡翠中,“春”即紫罗兰,带春的翡翠也称紫罗兰翡翠。“彩”即绿色,指绿色的翡翠。“春带彩”翡翠,即指同时带有紫罗兰和绿色两种颜色的翡翠。而且如果一块翡翠石头上同时有了这两种颜色,则是会受到更多的爱玉之人的喜爱,其价值不可估量。

    通过透视,连羽发现,虽然这块毛料表面上确实是被擦出了一点绿色,但是实际上绿色的并不多,因为毛料的内部,绿色完全就是被一大片的淡紫色包围着,这不就是春带彩的翡翠吗。

    如果一块石头仅有绿色或者紫罗兰一种颜色的话,其价值都尚且如此,那么如果在一块石头上面,同时包含有紫罗兰和绿色这两种高贵的颜色的时候,那么这块翡翠的价值之高就可想而知了,更何况这里面的还是老坑玻璃种的帝王绿加上老坑玻璃种的紫罗兰,也怪不得连羽会笑成这样。

    “我面前的这块老坑石料玉质细腻,水头十足,而且边上已经擦出绿色的边缘了,低价还是一百五十万美金(比较大型或者官方一点的翡翠毛料交易一般都是用美金来计算的),最低十万起加!大家可千万不要错过这块开门红的毛料哦!”因为第一块是开门红,所以低价也并不是特别高。

    “一百六十万。”大厅中陆续的开始喊价。

    “一百七十万。”

    “一百八十万。”

    “两百万。”

    连羽扶额,明明就是一块那么好的毛料,这些人竟然还在那磨磨唧唧的十万十万的增加,烦死了。

    连羽虽然知道一般大一点的集团出价都是比较晚的,只不过她比较没有耐心而已。

    “五百万。”连羽直接就增加了三百万。

    这么大的一块春带彩的紫罗兰翡翠,就算是两千万拍下,也绝对是稳赚不赔。

    连羽一下子便增加了整整三百万美金,把原本还在那慢慢加价的人给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向发生处,瞬间了然似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翠玉轩的那个败家小女娃啊!照她的败家法,他们还真是比不上呢。

    所以很多人见到连羽叫价,慢慢的便不跟上了,毕竟他们的财力,跟翠玉轩根本就没法比。

    连羽压根不知道,由于她之前的打量扫货,已经被这些人认定为是个败家女了,不过连羽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有什么所谓,毕竟她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特别是陌生人,而且因为这个名称少几个竞争者,何乐而不为呢。

    “三百二十万。”虽然很多人已经放弃了,但是还是有那么几个人也看上了这块毛料。

    至于杨中明和上官鹤为什么不加价呢,完全就是给连羽的一个面子,虽然知道连羽叫价了,那这里面绝对是有翡翠,甚至还是一块极品翡翠,因为这丫头,从来都是非极品不找的,以前的哪一次不是这样;所以他们也就不去和她抢这个开门红了,反正后面还是会有好的毛料的,他们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连羽便还给了他们一块极品翡翠,虽然比不上这块,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更何况,如果连羽要和他们竞拍,她们也没有连羽的那种自信,因为连羽是可以完全肯定这里面的价值而收手,但是他们,根本确定不了,所以除非连羽愿意让,否则他们也不一定能竞拍的过她。

    “四百万。”连羽慢悠悠的继续开口。

    “四百五十万。”对方还是不死心。

    “一千万。”连羽已经懒得和他们墨迹了。

    ……

    顿时,众人对于连羽的败家又有了另一个高度的认识,而那个原本还要继续和连羽喊价的人,自知自己资金有限,无法和这位败家千金相比,继而不在喊价,毕竟他还是要看看之后的毛料的,而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心理;最终,连羽以一千万美金的价格就拍到了这块毛料。

    而拍卖师罗磊对于这一千万的开门红,还是比较的满意的,因为还算没有辱没他首席拍卖师的名声。

    之后,第二块原石被搬出。

    “这块石料一看这质地就非常的不错,而且表面已经磨出的出绿情况看上去成色也极佳,资金充裕的朋友可千万别错过啊。”罗磊在台上笑容满面的继续介绍,“低价四百万美金,最低二十万起叫!现在开始叫价。”

    小锤一敲,叫价开始。

    “四百五十万。”一位男人叫到,西装笔挺,看着像是某件珠宝公司的代表人。

    “四百八十万。”离他不远处的一位贵妇开始跟价。

    “五百万。”看来竞争还是相当的激烈的。

    这块毛料,连羽已经用透视看过,面前这块差不多有三百多公斤的毛料内部是正宗的苹果绿,玉质细腻,水头十足!是仅次于帝王绿的一块好料。

    只不过自己刚刚已经淘到了两块和这一样的苹果绿,虽然没有这块那么大,但是她对于翡翠并没有那么贪心,所以也就不大感兴趣了,不过,她倒是可以给杨中明他们提个醒,毕竟她也知道,她刚才可以那么轻易的以一千万美金的价格拿下她想要的那块春带彩的极品紫罗兰,也算是他们在有意让着自己的结果,所以,她总得还他们一个人情,不是吗。

    想着,连羽对着上官柔招了招手,上官柔兴奋的从对面的沙发上跑到连羽的身边,问道:“师父,有什么事啊。”

    “小柔,你去告诉你爷爷,两千万美金之内的话,就把这块毛料拍下来,如果超过两千万美金的话就算了。”看着上官柔,连羽淡笑着说道。

    上官柔虽然不知道连羽为什么会说的那么的笃定,但是由于她所信奉的是师父说的永远是对的的想法,什么都没问,很快便跑出去传话去了。

    “羽儿,你为什么就那么肯定里面会出绿呢,而且好像还知道会出什么绿似的。”杨睿显然是上次吐血还有剩,继续不怕死的问道。

    “直觉。”连羽挑眉的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噗!”杨睿继续吐血不止当中。

    羽儿,我最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为什吗要这样对我!杨睿欲哭无泪!

    其实杨睿不知道,连羽压根就只是喜欢逗逗他而已,而他偏偏还喜欢往上凑,所以这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吧!

    另一边,听到上官柔传话的上官鹤,虽然不明所以连羽为什么这么的笃定这块毛料的价值,但是他的直觉也告诉自己,相信连羽,总是没错的,毕竟,他已经在她身上看到了好几个的奇迹了。

    “八百万。”上官鹤开始叫价。

    之前已经叫到了七百万,所以上官鹤便直接叫了八百万,毕竟他叫价,从来都不会十几二十万的加。

    而边上休息室里面的杨中明对于上官鹤在这个是喊价也是有些好奇,毕竟他们以前除了开门红的那块毛料会叫价之外,都会等待后面一点的好料才开始叫价的啊,今天老鹤怎么这么的着急就开始竞拍了呢,实在是想不通。

    最后,这块毛料被上官鹤一千三百万给拿下了,毕竟很多人也都一样,在等待着后面更好的毛料,如果前面价格太高买下,那错过后面的极品料子就不好了,特别是最后面的压轴。

    其实连羽觉得,并不是后面的才是好料,因为就算是玉石协会自己,也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翡翠,毕竟翡翠是要靠赌和运气的;而且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自己一样,有这么一双利于作弊的神器:透视灵瞳!

    之后,连羽又以同样的方式也还给了杨中明一个人情,毕竟她不喜欢欠别人的,特别欠的还是人气,所以,早还早好;不过最后,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然后,终于到了压轴出场。

    “这最后一块下毛料可是我们今天的重头大戏哦!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请瞪大你们的双眼!迎接我们今天最后的一块压轴好料隆重登场!”

    这块压轴的毛料,可是已经擦出了很大的一块边角了,出绿的那里,可是水头十足的帝王绿啊,只要不是靠皮绿,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价值不菲啊。

    “帝王绿?”台下众人看到那抹亮眼的绿色,不由自主的惊呼,两眼发直。

    “不会是假的吧!”怀疑的声音此起彼伏。

    “如果是真的那就赚翻了,这么大的一块帝王绿。”众人的惊叹声。

    “但是如果只是靠皮绿的话,那就赔惨了。”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么大的一块压轴毛料,起价必定不低,如果是真的帝王绿,那还好说,但是如果只是靠皮绿,那到时候真的就算是卖掉他们的身家也是不够赔的啊,一些比较小形的珠宝公司老总如是的想着。

    也是,除非是想翠玉轩或者是像上官鹤的玉福珠宝那样的大型珠宝企业,还真的是吃不消赔啊,就算是他们,那也是够呛的。

    就在所有人都在既兴奋又担心的时候,休息区的连羽却是双眼发亮的看着台上那块足足有五百公斤重的特大毛料。

    帝王绿啊,那可是老坑起莹玻璃种的帝王绿啊,最主要的是它还是满绿,色彩均匀,无浓淡之变化,不会上浓下淡或者上淡下浓,真真是玉中极品,价值无法预估。

    “低价一千五百万美金,可随意加价。”罗磊笑意盈盈的宣布。

    竞拍开始。

    “一千八百万。”下面的人开始迫不及待的竞价了,毕竟帝王绿可是及其少见的,如果这里面真的是帝王绿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是发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只可惜,想象终归是想象,就算是帝王绿,那也得有能力拍得到再说。

    要知道,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帝王绿吊坠,都是要到上百万的价格了啊,这下面谁不是在睁大着眼睛看着呢,更何况还有连羽那个万能淘手。

    “两千万。”

    “两千三百万。”

    “三千万。”

    ……

    当价格慢慢抬到五千万美金的时候,一些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退场了,毕竟再高上去,可不是他们可以负荷的了的了。

    “五千五百万。”这次叫价的是一个资深的玉石爱好者,也是香港一家财团的老总。

    “五千八百万。”杨中明终于开始叫价。

    “六千万。”上官鹤跟上,毕竟公归公私归私,在生意场上,他们就是竞争者。

    “七千万。”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连羽循声望去,还挺年轻的,可惜没她年轻;唔,没说心理上的哦!

    “八千万。”就在女人见到边上的声音都被自己吓退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一道清脆却懒洋洋的女声响起,使得女人的脸瞬间的噎住了。

    “九千万。”女人恶狠狠的继续喊价。

    “一亿。”连羽淡淡的打了下哈欠,依旧是懒洋洋的开口,整个人都在沙发上窝着,那口气,就好像完全没有把这一亿美金给放在眼里似的,其实的确是没放在眼里,因为只要她想,这一亿美金,很快就能回来。

    “一亿一千万。”女人有些不甘心起来,毕竟再叫下去,她也已经快吃不消了。

    “一亿五千万。”连羽继续陪着她打持久战。

    “一亿五千五百万。”女人的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已经到她的极限了。

    连羽淡淡的勾唇一笑,看来已经快吃不消了啊,“一亿六千万。”

    女人咬咬牙,一亿五千五百万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只能恨恨的看着连羽的休息区,咬牙切齿。

    “一亿六千万一次。”

    “一亿六千万两次。”

    “一亿六千万三次。成交!恭喜翠玉轩夺得了此次的压轴石料。”罗磊的小锤子一敲,这块老坑玻璃种的满绿帝王绿,终归连羽之手。

    经过这一次的竞拍,众人对于翠玉轩的财产状况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特别是上官鹤和杨中明,他们虽然不是没有这么一比钱,但是却没办法像连羽这样,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这么丢出去,毕竟他们那诺大的公司有太多的地方需要大量资金运转,不允许只用在竞拍毛料上。

    而那个敢和连羽竞争的女人,连羽还非常好奇的用自己的预知能力去帮她预知了一下未来,原来这女人并不是一个公司的老总,只不过也是他们大陆那边的一家珠宝公司拍到这里来参加拍卖会的,连羽表示,对于这女人的这么大的胃口,她实在是佩服,不过那家珠宝公司能把那么的一笔钱交给这个那么蠢的女人,她更加的佩服。

    不过这女的最后什么都没有拍到,主要是因为她把带过来的所有的资金全部留在了最后,因为想拍下这个压轴然后回去邀功,因为她觉得,压轴产品绝对是最好的,可惜她运气不好碰到了连羽,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回到公司之后等待她的便是开除处理,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带回去,能力明显不足。

    其实这算起来还是连羽间接造成的呢,虽然连羽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因为在连羽的心里,这个女人纯粹就是属于自己明明没有那个能力,却还是想要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尤。

    “好的,感谢各位的参加,此次拍卖会到这里…。”就结束了。

    就在罗磊准备宣布结束的时候,便被一道清冷的女声打断了。

    “我想请问一下,最后一块压轴的毛料,我可不可以再这里当场懈开!”

    罗磊有一瞬间的呆愣,然后快速的回答,“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并不介意。”

    对于他们愿意在这里懈石,玉石协会还是相当的欢迎,毕竟如果懈出极品翡翠的话,对他们下次的拍卖会将会更加的盛大,因为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但是如果没有懈出翡翠,别人也只会认为是那人的运气不好而已,所以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连羽直接便把该怎么懈开那块翡翠划了一幅图给刘东来,顺便帮他说明了一下,毕竟这次的拍卖会除了他们各个老总和玉石爱好者还有一些玉石专家参加之外,还来了很多的记者,所以连羽,并不适合出去,毕竟她还想之后两年多安安心心的在香港读书呢。

    最后,老坑玻璃种的满绿帝王绿在众人的眼前完全被懈开,众多老板见后捶胸顿足,后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就不要这样犹犹豫豫的了,就算是把家当给压上也得把这块毛料给竞拍回去啊,现在真的是便宜了翠玉轩了,一亿六千万美金竟然就拍下了这么大一块价值不菲的极品满绿帝王绿。

    可惜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所以那些人,就只能暗自的后悔去了。

    而杨中明和上官鹤,对于连羽的佩服又是更上了一层楼,特别是在懈出连羽让他们拍下来的那块毛料出了极品翡翠之后,这佩服的感觉已经是无法形容了,他们甚至觉得,连羽根本就不是人的感觉,让他们一次次的震惊不已。

    之后,翠玉轩用一千六百万拍下了翡翠原石里面懈出了老坑玻璃种的极品满绿帝王绿的消息登上了香港各大报纸的头条,而更令他们震惊哗然的是,他们一直认为是在败家的那位少女,才是翠玉轩真正的主人,这个消息不止在香港传了开来,最后竟然还传回了内地。

    当连羽的父母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虽然原本就知道这个消息,但是还是震惊不已,一亿六千万美金,这到底是什么概念啊,换成人民币的话可以把他们家给堆满了吧。

    之后,在媒体们纷纷反应过来想找连羽的时候,连羽早就已经带着上官柔一行人先行开溜了。

    毕竟她想要做的已经做完了,香港的翠玉轩,已经彻底让香港的所有人所认知,嵌入了他们的心底,而且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翠玉轩就这么的在报纸头条上呆着,直到很久之后。

    ------题外话------

    懂翡翠的人表计较,简单纯粹都是编的,毕竟对于这些简单完全都是一窍不通的呐。(*^__^*)

    万更送上!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