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四章 愚蠢中的愚蠢
    黑沉沉的夜,仿佛是被无边无际的重重墨色的浓雾给包围着,只剩下一点点淡淡的星光还在那里努力着想为黑暗中还在行走的人们带来点点的微光。[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amp;乐&amp;文&amp;小说{}.{l}{xs520}.{c}

    星河小区侧门口,保安员正准备关门小眯一会再起来守夜,突然间耳边一阵阵的风快速飘过,保安员有些疑惑的往边上看去,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摸了摸脑袋,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明明刚才风还那么大,怎么一下子又没了呢,真是奇怪。”

    甩了甩脑袋不再多想,关上门自顾自的休息去了,毕竟守夜可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啊!

    星河小区内部一角,三个墨色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了昏暗的路灯下。

    “你们负责去看守其他两间房间里的人,必要时可用随你们自己如何处置,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出来影响到我执行任务,连羽,由我负责。”小条合子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她已经派人把连羽家中所有的人员情况一角全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这里面除了连羽之外还有二男一女,每个人每天的生活都非常的有规律,规律到几点熄灯几点起床,几点出门都完全没变;至于这个时候,他们应该都已经全部在休息了,真是他们动手的好机会。

    “是!”听到小条合子的命令,身后的两人快速的从自己右手边的两个房间而去,没一会便没入屋中。

    看到两人快速消失的身影,小条合子也快速的闪入最右边并未关紧的窗户当中。

    小条合子并不知道,华夏有一句话非常实用的成语,就叫做:请君入瓮!

    ……

    连羽的房间内,小条合子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床边,伸手陡然往床上一抓,触手的感觉让她的眉头皱起,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渐渐升起。

    怎么会没人,难道……

    小条合子心中一惊,迅速的转身便想离开。

    “呵呵,不知道这位小姐在这个时间点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呢?”寂静的环境中,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从中响起,伴随着清风吹动风铃般悦耳的笑声,还带着点古人的文绉绉的感觉。

    听到边上突出其来的笑声,床边的小条合子浑身瞬间绷直,汗毛直竖。

    “连羽。”小条合子转目看向连羽的方向,眸光中带着一丝疑惑,一丝愤怒。

    为不明白对方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意图而震惊不已。

    看着小条合子疑惑的双眼,连羽缓缓的挑了挑秀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原来还认识我啊,看来还不只是普通的梁上君子呢。”语气中的讽刺不言而喻。

    “呵呵,就算你发现我又怎么样;”妩媚一笑,小条合子不以为然的看着连羽,自信无比的说道:“凭你的身上,根本就不可能打的赢我!”

    她早上见识过连羽的身手,虽然还算厉害,但是根本就不可能和她相比,到底不过就是个小鬼而已。

    “呵呵…”连羽挑眉而笑,对于她那些自己所没有的自大和自信,讽刺的笑着,“看来这位小姐还是挺了解我的嘛,只是不知道你们所谓的那个大R帝国准本怎么对付我呢,是准备活捉呢,还是说杀了我为你们那被摧毁的秘密实验室报仇呢!”

    “看来你都已经知道了。”小条合子警惕的看着连羽;看来她实在是小瞧她了。

    其实并非是小条合子所自认为的小瞧,只是小条合子作为R国的顶级特工,对自己的能力有些太过自信和自大了些而已,她完全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井底之蛙,注定只能呆在井里看着她那井口那么大小天空,见不到真实的海阔天空。

    “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那些被你们抓去做人体研究的华夏同胞时,心里在想什么吗?”连羽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犹如是在那自言自语一般,“我当时真的很想把你们都大卸八块,挫骨扬灰哦!”

    连羽的语气中完全没有该有的愤怒,痛恨,就像只是很平淡的对着朋友讲着别人的故事一般,可是却就是这样的语气,却让小条合子打从心底升起一阵阵的凉意。

    小条合子强压下心中渐升的寒意,美眸微垂,轻轻的抬手缠绕起了自己那乌黑靓丽的秀发,深沉不已;忽的,如同变魔术似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手枪,“砰砰”两下,子弹划过空气,很快便朝着连羽的方向飞速袭去。

    现在的小条合子,压根就忘了冢本鹤交代要活捉的话,因为她打从心里感觉得到,自己对面那个连人影都看不清楚的少女,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危险太诡异了,如果自己不先下手为强,也许一会死的可能是自己了。

    连羽皱眉,无比讽刺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子弹,拉着身后的齐昊往边上一移,子弹瞬间嵌入身后的米白色墙上。

    这个女人,竟然连枪都没有消音过,看来她对自己还是挺自信的啊,还好自己住的地方隔音效果还算不错,否则真得把边上的人全部吵醒。

    小条合子枪口直直对着连羽刚才站过的方向,警惕的看着,美眸微微眯起,靠着从窗户晒进来的淡淡星光,很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情形,可惜,她并没有连羽的运气,也没有连羽的异能,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呵呵,看来你已经很着急了啊!这样都敢开枪,可惜并没有射中我哦。”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似是在嘲讽着小条合子的无用;突然,连羽的眼神眯起,无比阴冷的开口,“既然你已经出手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的反攻了哦。”

    缓缓的勾唇一笑,连羽眼底的光芒猝冰,身子忽然间速度奇快的攻向小条合子,只不过是在眨眼之间,小条合子手上的枪瞬间被夺,脖颈之上为之一紧,黑洞洞的枪瞬间便抵到了她的脑袋之上。

    没办法,黑暗,对于别人来说是阻力,但是对连羽来说,那就是动力,谁让她有一双可以看穿透任何东西的眼睛呢,更何况只是这个小小的黑暗而已。

    其实如果小条合子选择在白天和连羽交手的话,也许可能还可以跟她正儿八经的过上几招吧,只可惜她却选择了在黑暗之中偷袭,这只能是说她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小条合子有些震惊的看着连羽那张有些模糊的稚嫩笑脸,脸色瞬间被憋得通红,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招,自己便败在了她的手里,她,无法接受!

    忽的,小条合子心中一颤,忽然间便把早上的事情和她现在的情况全部联系在了一起,“你早上是在骗我的,对吧。因为你当时根本就知道我在看着你。”小条合子无比肯定的说道。

    故意在自己的面前露出破绽,故意被忍者刺伤,为的就是让自己小瞧她从而放松对她的警惕。

    这是多么深沉的心机啊,真不愧是华夏人。

    小条合子的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呵呵,”看着小条合子脸上那淡淡的讽刺笑意,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连羽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微微一笑,红唇凑到她的耳边,一张一合,清冷的声音淡然响起,“我这可是叫做兵不厌诈哦,你们R国不是很喜欢研究我们华夏的一些古人古文古事吗,这句话,应该是听说过的吧!”

    “哼!”小条合子冷笑一声,“你抓了我,就不怕你隔壁两个房间的朋友可是会出事吗,我的人,可是在那边也有哦。”这次和她一起来的是两个上忍中的上忍,可不是那些一般人能对付的了的。

    “是吗。”连羽的语气中是满满的讽刺;眉眼微挑,嘴角微微勾起,淡淡的开口,“齐昊。”

    齐昊默契的会意。

    “啪”的一声,房间彻底灯火通明。

    小条合子震惊的看着齐昊,她刚才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这个房间还有其他人在,这个齐昊,看上去更加的不简单,但是为什么资料上却显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小条合子并不知道,她所调查出来的东西,其实只不过是连羽故意让她们调查到的,她的这盘棋,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她和齐昊的身份,可都是属于国家最机密的存在,而且她身边比较重要之人的资料,也全部都已经被秘密的重点保护起来了,任他们如何查都是查不到的,这也是一号首长为了让她心无旁骛的对付他们而特别批准的。

    齐昊刚刚只不过是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而已,再加上屋内一片黑暗,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的小条合子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的到他,更何况,齐昊的身手,绝对是在她之上呢。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打开,火凰率先跑了进来,身后跟着的南宫锦和黑狼,两人一人手上都拎着一个昏迷不醒的黑衣忍者。

    看着两人手里的忍者,小条合子惊恐的瞪大双眼,怎么可能,这可是上忍里面的经验,就连她自己对付他们都不一定能赢,他们竟然……

    这不可能!

    小条合子完全无法接受,明明自己的安排是天衣无缝的,不是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她不能接受!

    不想再理会这种骄傲又自大的黑色花骨朵,连羽直接不再理会她,转头看着黑狼,对着他点了点头,“交给你了。”

    黑狼会意的点头,走到连羽的身边,将小条合子的双手反手一扣,下手是那个快很准,小条合子瞬间动弹不得。

    “你想怎么样?”小条合子既愤怒又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那张似笑非笑的绝美脸庞,尖声问道,原本的优雅妩媚已经完全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是全然的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自己竟然会输给连羽,输给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她根本就不愿意接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一句话呢!”连羽把玩着从小条合子手上抢过来的手枪,话语平淡,宛若只是在复述着实情一般,“有时候太过自信便是愚蠢,而你却不止自信还自大,这就是愚蠢中的愚蠢。”

    说完之后便懒得再看她有什么反应,转身走到了齐昊的身边,两人相视一笑。

    齐昊顺手把连羽拥入怀中,双手紧紧的如同镶在连羽的腰上一般,完全不顾何时何地,非常自然的秀着恩爱。

    连羽没有做声,也没有拒绝,只是及其无奈的勾唇一笑。

    这个齐昊,真是越来越黏糊了!

    南宫锦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上圆下尖的物品,放在小条合子的面前左右的来回不停的晃动着,小条合子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他们是在做什么,但是却知道他们要对她做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无比抗拒的不想去看眼前的东西,可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被渐渐吸引,慢慢的,小条合子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收起手中的物件,南宫锦转头看着连羽,“嫂子,已经可以了。”

    连羽点了点头,扳开围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无视齐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了已经被催眠的小条合子身边,淡淡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小条合子。”小条合子机械的开口回答,完全没有一丝的抗拒。

    “职业。”

    “特工。”

    “这次来华夏的任务是什么。”

    “活捉连羽,当做实验体带回。”小条合子依旧双目痴呆的回答。

    什么!

    除了连羽,边上所有人都不淡定了,集体愤怒的看着催眠中的小条合子;

    竟然想要抓连羽做研究,简直是不要命了!如果不是连羽拿他们还有用处,他们绝对会把这几人给碎尸万段,竟然还敢肖想他们的宝贝连羽!

    特别是齐昊,猝冰的双眸如同是要把敌人给生吞活剥了似的,毕竟对齐昊来说,说连羽就比他的命更重要也不为过。

    当做实验体带回吗!呵呵,看来跟自己料想的不错啊,R国人的心理总是那么的变态。

    连羽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淬冰的凤眸闪过一抹诡谲的寒光。

    但是你们这次行动可能只是为自己增添一个超级的定时炸弹哦,我可是非常期待看到他们爆炸的样子呢!

    “你们一共有几处秘密实验室。”连羽继续问道,虽然之前在那人口中被逼问出来了,但是,对R国人,还是多留一个心眼比较好,不是吗!

    “五处。”看来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

    “都在什么地方?”连羽真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摧毁那些让人恶心和愤怒的地方了。

    “云南,G市,L省,沈阳,京城。”

    “京城。”齐昊皱眉,就连京城都已经有他们的秘密基地了吗,R国,你们的爪伸的已经太长了一点啊。

    “京城吗!”连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的确,京城是一个人口非常密集的地方,最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都是来自外地的打工者,所以就算是失踪了也比较好处理,只要把人掳走之前随意留句话就可以了,毕竟这样便不会有人在意了;难怪他们会选择在京城下手,这可是在一号首长的眼皮子底下啊,看来这一次一号首长的怒火将会非常的难以控制啊!

    这样想着,连羽继续问道:“你知不知道具体地点在那里。”

    小条合子目光痴呆的摇了摇头,“不知。”

    听到小条合子的回答,连羽邹了邹眉,看来,小条合子并不算是他们这个计划的核心人物,所以不知道也就不奇怪了。

    看来就算继续问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了,既然这样!

    “等一下无论我有什么反应,你们都不允许打扰到我,知不知道。”连羽转头看着边上的众人,严肃无比的说道。

    她想利用精神力来控制小条合子的脑电波,然后通过她的脑电波来控制她的思想;但是她并不知道她的这个想法能不能成功,所以施以精神力时她怕会有什么她意想不到的反应。

    边上的众人看着连羽脸上那么严肃的表情,虽然不大明白原因,但都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慢慢的,连羽那双深邃的眸子渐渐闪过一丝微光,身上好像又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层不可思议的保护膜一般,眼神一拧,精神力对着小条合子直射而去。

    时间渐渐过去了七八分钟,可是连羽还是完全没有动静,只是额头上的汗珠却越来越多了起来,慢慢的便开始一滴滴的往下滴。

    火凰很担心,不由自主的便想往前走,拿出湿巾想帮连羽擦擦汗,只是手刚刚伸出去,就好像碰到了连羽身边有一层薄膜似把她的手给隔离了开来。

    南宫锦瞪大的双眼,惊奇的看着连羽,完全没有明白自己的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齐昊则是和黑狼对视一眼;

    又是这个,好像上一次羽儿发狂时身上就被包围着这一层东西,看上去是为了保护她,没想到这次竟然又出现了。

    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呢!他们突然之间很好奇也很在意起来。

    而专注的连羽完全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流露出的精神力已经引起齐昊他们的好奇和兴趣了,只是很努力的想控制好那个东游西串的脑电波。

    看来,这小条合子虽然是在被催眠状态,但是还是有那么点自己的意识的,竟然还能反抗自己对她的控制,特工不愧是特工;只可惜,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得做到!

    半响,连羽满满的睁开眼睛,缓缓的呼了一口气,淡淡的开口,“终于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