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三章 被打PP鸟
    距离连羽刚才站的地方不远处,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轿车静静的停在那里,车子的玻璃上贴着一层黑色的薄膜,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景色,而里面的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观察着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

    透过车窗,小条合子定定的看着连羽转身离去的背影,媚眼微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连羽,我终于找到你了!

    虽然花了那么一点点的功夫才知道你在香港,不过看来,你也只不过是比平常人聪明了那么一点,身手高了那么一点而已,虽说也算出手狠辣了,可以把我派出来试探你的中忍眉都不皱一下的给集体击毙了,但是很可惜,你身上的破绽实在太多,而且已经都被我看穿了,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了啊!竟然连这么几个中忍就可以把你给伤到了;不知道之后我的出手,你能不能够受得住呢!呵呵!

    小条合子带上墨镜,身体微微往后一靠,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车窗微微下滑,红唇微动,“处理掉!”

    “是。”暗处一道机器般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关上车窗,车子缓缓的离开,而原本躺在那里的十几具忍者尸体和血迹,很快也都奇迹般的消失无踪,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发现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殊死搏斗,甚至死了那么多的人,对普通人而已,一切如旧。

    另一边,连羽捂着自己手臂上那微小的伤口,有些磨磨唧唧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速度简直可以用蚂蚁爬来形容。

    其实手臂上的伤口已经不再出血,而且这么一点伤口对她也没什么影响,但是有影响的是,不知道齐昊看到自己的伤口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很生气呢。

    连羽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些什么,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躲也没用,磨磨唧唧也不是自己的性格,更何况齐昊一大早出门铁定还没有回来的。

    这样想着,连羽便放心快步的向着家里面走去。

    打开门,连羽环视了一下客厅,没有发现齐昊的身影,看来他是真的没有那么快回来,进入,然后关门。

    连羽压根忘了,齐昊出去也并不是很久,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快的回来的,除非他会飞。

    客厅的沙发上,黑狼和火凰两人非常和谐的在逗弄着金子玩。

    一见连羽回来,金子快速的从两人的魔抓之下跑下来,然后围着连羽的脚边团团乱转。

    金子脚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经过火凰和众人的爱护,金子也已经渐渐的变得活泼起来,虽然它见连羽是最少的,但是却是最喜欢连羽的,就连天天照顾着它的火凰都比不上,谁让它当时第一个接受的是连羽呢;所以连羽每次从外面回来,它都会非常欢快的跑到门口去迎接她,然后绕着她乱转。

    连羽低下身子,用没有受伤的手摸了摸金子的小脑瓜子,笑笑,“金子真乖。”

    得到夸奖的金子尾巴摇得更加的欢快起来。

    “你受伤了!”连羽一放开手,黑狼便眼尖的看到了她手臂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沉声问道。

    连羽转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无谓的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为了请君入瓮,只能稍微小小的牺牲一下自己喽。”

    “羽儿你受伤了吗?”火凰一听到黑狼和连羽的对话,快速的跑向连羽,把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全部都检查了一遍,当看到连羽手臂上的伤口时,眼神快速的闪过一丝绿光,脸上,甚至手上也渐渐的开始起了变化,如同当时在实验室一般。

    “小凰,冷静一点。”连羽赶紧拉住火凰的双手,眼睛定定的看着她渐变的狼眼和双手,柔和的笑道:“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看着连羽脸上温柔的笑容,火凰的手上的指甲渐渐回收,脸上的变化也渐渐的开始恢复,然后有些心疼的看着连羽手上的伤口,“羽儿,你疼不疼?我给你呼呼。”说着就对着连羽的伤口处轻轻的呼呼了起来。

    “我不疼的。”连羽摇了摇头,拉着火凰的手对着她继续说道:“小凰,你到我房间衣柜下面的第二个抽屉里把我的药箱拿一下,我上一下药就会很快好起来了。”

    “好,我马上去。”听到连羽这样说,火凰立马快步的登登登没几步就跑上了楼,然后冲进了连羽的房间。

    “原来这就是火凰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啊!看着其实好不错啊。”黑狼走到连羽的身边,看着火凰快速跑进房间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火凰的变脸和变化,看来她真的挺在乎羽儿的。

    连羽淡淡的点了点头,微微叹了口气,“嗯,当时救出她的时候就这样了,那时候的小凰,看着真是让人心疼。”而自己,其实也是因为心疼她,才会想方设法的让她活着跟在自己的身边吧,当自己没错看到现在的火凰时,都会觉得自己当时做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黑狼没有接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火凰消失的门口,眼神微闪,若有所思。

    很快,火凰便把药箱拿了下来,快步跑到连羽的面前,“羽儿,上哪个药,我来帮你吧。”

    连羽点了点头,“你先拿剪刀帮我把袖子剪断,这样好方便一点;然后把里面的一瓶白色的瓶子和红色的瓶子拿出来,白瓶子里面的是消毒药水,要先擦;红瓶子里面是伤药,要消毒之后才可以擦,擦好之后再绑上绷带就可以了。”

    “白瓶子里面的是消毒药水,要先擦;红瓶子里面是伤药,要后擦…”火凰一边自言自语的,一边按照连羽说的打开药箱,然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帮连羽上药,一边上药一般帮连羽轻轻的呼呼,心想这样的话连羽就不会疼了。

    “小羽子,你这伤口,一会等齐昊回来,要怎么跟他解释呢!”黑狼坐在沙发上,一便优哉游哉的吃着苹果,一边笑意绵绵的看着连羽,眼底全然都是幸灾乐祸。

    连羽直接甩了他一个大白眼,“还能怎么样,实话实说呗。”说着连羽实实在在的叹了口气,她还不知道齐昊知道后会咋滴呢,但是照自己对他的了解,自己的后果堪忧啊!

    黑狼看着连羽那自怨自艾的样子,一阵偷笑,“哎,小羽子,要不我给你一个建议吧。”

    “什么建议?”连羽挑眉。

    “美人计!”黑狼一脸的坏笑。

    “美人计…。”听到黑狼的话,连羽一个眼刀子就丢了过去,“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让她用美人计,扯毛线个蛋呐,她平时不用美人计齐昊都快忍不住了,她要是真用了美人计,那还不得被他吃干抹净一根骨头都不剩啊!美人计,哼!

    看到连羽的刀子眼和那一脸怕怕的表情,黑狼一阵大笑,笑得差点就把刚咬的苹果给卡喉咙里了,还好没事,否则第一杀手竟然是因为笑而被苹果卡死,那他的一世英名还真的毁了啊!

    “笑,是吧!”连羽一脸假笑的看着黑狼,“那你就趁现在好好的笑个够好了,否则等你以后哪一天落到我的手里,我一定会让你想哭都来不及。”

    现在很好笑啊,未来有你哭的,看我到时候不整死你!敢笑我,哼!

    其实也不怪乎连羽会那么的自信,主要是因为她曾经去看过火凰的未来,火凰和黑狼的未来可是会有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呐,更何况火凰那么听自己的,自己想要报复回来拿可是分分钟的事情啊!所以,黑狼同学,你就趁现在多笑笑吧!呵呵!

    “哎呦,我好怕怕哦,等着你哦!”听到连羽的话,黑狼继续幸灾乐祸的回道,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连羽死死的捏在手里,永世不得超生了。

    听着黑狼幸灾乐祸的话语,连羽不再说话,只是用一种非常淡然的眼神看着他,似笑非笑!异常恐怖!

    看着连羽似笑非笑的表情,黑狼一阵哆嗦,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感觉到了一股寒意猛袭而来,让他的心底无端的发凉!

    有些不自在的干咳两声,黑狼冲着连羽一阵傻笑,然后转身继续看他的最爱去了。

    没办法,惹不起的话就只能是躲了,也不能太幸灾乐祸过头了啊。

    ……

    下午,齐昊回来,身后跟着一个吊儿郎当,相貌俊逸的男人。

    一进门,齐昊的眉头便微微皱起,淡淡的看了沙发上的两人一眼,然后转身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锦,你在下面等我一下。”说完之后便大步的向楼上走去。

    因为,他的小羽儿,好像受伤了。

    刚才一进门,他就已经闻到了屋内那淡淡的血腥味,虽然已经很淡很淡的了,但是在他们这种经常见血的人的鼻子里,还是很轻而易举的便闻到了。

    最主要的是,他刚才微微观察了一下火凰和黑狼,发现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受伤的那个人是连羽。

    跟着齐昊回来的男人,也就是南宫锦,是齐昊的兄弟兼手下;

    南宫锦看着齐昊那副着急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似笑非笑。

    不知道楼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的老大露出这样的表情呢,这可是第一次啊;他还挺想见一见的啊。

    而边上的黑狼和火凰只是非常默契的转头看了南宫锦一眼,然后继续非常默契的转头看电视。

    因为既然他是齐昊带回来的人,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性,至少现在对他们而言,所以也就没必要去防备了。

    毕竟朋友的朋友也算是朋友嘛!

    看着不远处两人那及其默契的动作,南宫锦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然后随意找了张沙发坐下,学着两人的样子看起了电视,虽然那电视对他而言真的是无比的幼稚。

    楼上,连羽正在安安静静的看书,顺便等着黑狼回来。

    而黑狼开门进去,就是看到的这样的一个画面,少女脊背挺直的坐着,专注而认真,夕阳的光辉微洒在她的身上,朦胧唯美。

    忽然,齐昊的眼神一闪,看着连羽左手臂上那微微的鼓起,眼中闪过一丝丝的怒意,关上门,慢慢的走到连羽的身边坐下。

    “羽儿。”

    连羽放下手中的书,转过身子看着他,淡淡的一笑,“齐昊,你回来啦。”

    齐昊点头,很自然的把连羽抱入怀里,右手轻抚着连羽手臂上受伤的地方,声音温柔异常,“羽儿,你是不是要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呢!”

    哎,算账的时刻,终于到了啊!

    感受到齐昊身上那危险的气息,连羽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那个,齐昊,这个我真的可以解释的。”

    “我等着呢。”齐昊似笑非笑的看着连羽,脸上的表情完全让人看不出到底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好吧,其实就是生气了!

    他早上放心她一个人去对付那些R国来的暗探,纯粹是因为他相信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受了伤回来了。

    他第一个反应是担心,第二个反应便是不可能,第三个反应…那便是生气,气连羽竟然那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连羽的要求让她一个人去,他…没有保护好她。

    “其实,我是故意受伤的,主要因为要削弱他们的防备引他们更内部的人出来。”连羽一边解释着,一边表情怯怯的看着齐昊,谁让这次是她自己的自作主张呢;当见到齐昊脸上没有变化的表情时,赶紧继续说道:“其实我就是做做样子而已的,真的,我手臂上其实就是破了一点点的皮而已,还没有以前训练时受的伤严重呢,不相信的话你就看看好了。”

    说着便准备弯起袖子。

    齐昊赶紧把连羽纤细的小手抓在自己的大手里,免得她一会又弄痛自己的伤口了,那最后还不是他自己更心疼,“好了,我相信你说的。”

    “那你是不是就不生气了。”连羽眉眼弯弯的看着齐昊。

    “当然生气。”齐昊继续冷着个脸。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来吧,我等着。”连羽撅着个小嘴,可怜兮兮的说道。

    “啊…”就在连羽还在思考的时候,整个身子猛地一翻,巨大的动作惹得她一阵惊呼,一瞬间,她便趴在了齐昊的大腿上,正面朝下。

    “你要做什么?”连羽有些惊恐的问道,想站起身,可惜她完全抵不过齐昊的力气,只能在那干着急。

    “做什么啊…”齐昊若有所思的叹息了一下。

    就在连羽呆愣愣的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啪啪啪”的三下,连羽的小PP瞬间中标。

    连羽呆了,完全的呆住了,她脑子有一瞬间的发懵;她…她现在是被人打屁股了吗?上一世加上这一世,她可都还没被人打过屁股呢,这真的很丢脸有木有,有木有!

    “齐昊,你怎么可以打我屁股…”连羽猛地一个翻身,瞬间离齐昊好几米,双手捂住自己被打的小PP,咬牙切齿的看着齐昊。

    齐昊无奈的摊了摊手,完全没有一点做错事的感觉,“没办法,因为这样才能让你记住得教训嘛!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让自己受伤。”

    “哼。”连羽皱了皱鼻头,转头不理他,竟然敢打她的小PP。

    就算是自己做错事情,也不能打她屁股啊,这个很丢人的好不好,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她现在都快十五了呢。

    看着连羽脸上那别扭无比的表情,齐昊无奈的笑笑,上前一把把连羽拥进自己的怀里,叹了口气,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连羽的耳边响起,“羽儿,再也没有下次了,知不知道;因为看到你受伤,就算只是一点点,我也会心痛,甚至比你更痛的,明白吗!”

    连羽的身子猛地一颤,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齐昊的心里竟然已经重要到这样的一个地步了,感同身受吗;不,是比感同身受更深层次的切肤之痛。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连羽儒儒的说道,她以后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因为她也不想齐昊痛,因为他痛,她也会更痛!

    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布满半片天空,金色的太阳光透过纯白色的纱窗照射进房间,照射在深情相拥的两个有情人的身上,异常的唯美。

    ……

    楼上是异常的温馨,而楼下却是无比的桑心。

    南宫锦看着电视上的动漫越久就越是纠结,他就不明白了,女孩子喜欢看倒是不奇怪,可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也看得那么的入迷啊!

    南宫锦瞄了瞄面前的两人再瞄了瞄楼上;

    老大,您老什么时候下来啊,把人家找来又不说清楚到底有神马事情,而且最主要是一到这里就这么的把自己给丢在了这里,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吗;老大啊…

    哎,他真是有点想哭啊!

    就在南宫锦还在那里自怨自艾的时候,齐昊拉着连羽的手缓缓步下楼梯。

    听到声响,南宫锦猛地一个抬头,眼前的情景瞬间闪瞎了他那双钛合金的帅眸;

    不是吧,他们的老大,那个千年万年的冰山竟然会牵着一个女人的手,不对,那还是个女孩;而且还对她笑得那么的温柔,应该不是自己眼花了吧,还是说今天外面的夕阳太美,美得已经让他的眼睛产生幻觉了。

    “羽儿。”看到连羽下来,火凰瞬间丢下动漫,跑到连羽的身边,开心的看着她,眼神时不时的瞄一瞄她的伤口,不知道连羽还疼不疼。

    卧槽!

    这又是肿么回事,明明刚才还在那里冷酷无比的看着动漫的冰冷少女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那么活泼开朗是少女了,这转变也忒快了吧,还是说他有那么的不受待见啊!

    “锦。”

    不会啊,自己虽然没有老大长得那么帅,但是好歹也是一个花花美少男啊!

    “锦…”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看来真的应该是自己眼花了,今天出门真应该看看黄历来着啊。

    “欧阳锦!”

    齐昊已经忍无可忍了,这家伙的逗比状态怎么这么突然又发作了。

    “有,老大,请问有何吩咐!”下意识的,欧阳锦双手放在身后,立正,及其干练的回应道。

    “噗嗤。”一声,还没等齐昊继续说话,便有一阵笑意从欧阳锦的耳边响起。

    欧阳锦有些微愣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笑意盈盈的少女,呆呆的。

    墨色的短发垂在额间,风扬的眉梢下,深邃的凤眸微微弯起;挺直的鼻梁底,钳着一双薄而红润的唇,唇角的笑容灿烂,有些偏向于鹅蛋圆的脸庞笑意盈盈,让原本冷毅而坚韧的线条显得无比的柔和。

    看着欧阳锦有些呆愣愣的看着连羽,齐昊把连羽往身后一藏,眼神冷意凛然的看着欧阳锦。

    欧阳锦瞬间一个哆嗦,回神,一转头便对上了自个老大那双猝冰的双眸,一阵傻眼,完全没有明白自己在什么时候又把老大给得罪了。

    因为每次只要他们堂里有人犯了错,老大便会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让人如履薄冰,如同身在冰窖之中,寒冷渗入骨髓。

    “咳咳,老大。”我应该没做错事情吧!

    欧阳锦不自在的干咳了一下,小眼神怯怯的瞄了一眼齐昊。

    齐昊伸手把身后的连羽抱进怀里,低沉动听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一般,对着欧阳锦介绍道:“锦,这是连羽,也是你们未来的嫂子;来,叫嫂子。”

    欧阳锦困难的咽了咽口水,脖子僵硬着,无比艰难的转过头看着连羽。

    嫂子!

    不是吧!

    天哪,这可是天大的消息啊,让他们一度以为有断袖之癖的老大竟然有媳妇了,而且看上去还那么小,铁定定的是老牛吃嫩草啊!

    不过嫂子真漂亮!

    “嫂子!”欧阳锦无比乖巧的叫了一声,没办法,他如果不叫的话铁定会被老大给丢回炉里重造的,那样就真的伤不起了。

    这就是他们做人家小弟的烦恼啊!

    嫂子?

    连羽听到欧阳锦这么一叫,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伸手就是在齐昊的腰间一拧,满脸假笑的看着他,“齐昊同志,我什么时候成你媳妇,他们的嫂子了啊,说说看!”

    齐昊一脸痛意的抓住连羽在自己腰间使坏的手,满脸赔笑的说道:“你不是我女朋友吗,女朋友不就代表是未来的媳妇喽,那未来的媳妇也算是我的媳妇,是媳妇的话他们就得叫嫂子啦。”

    顿了一顿,然后赶紧转移话题,“对了羽儿,你不是说让我帮你找一个催眠术厉害一点的人吗,我已经帮你带来了,就是你面前的这个家伙,虽然他平时挺不靠谱的,但是催眠术还算是挺靠谱的,所以你可以放心的使唤。”

    欧阳锦一脸郁闷的看着齐昊,真是的,都不知道帮自己给嫂子介绍一下,其他的不介绍,名字总得说一下的吧,想着脸上便堆起了满满的笑容,对着连羽一弯腰,做了一个无比绅士的动作,“嫂子您好,我叫欧阳锦,绝对是一个很靠谱的家伙,额,不对,是人,很靠谱的人哦;您可以非常随意使唤我的,我保证可以百分之百的完成嫂子您交代的任何任务,完成不了你就拿小皮鞭抽我好了。”

    连羽笑着点了点头,无视了他的最后一句话,对着他友好的伸出手,“你好,欧阳,我是连羽。”

    欧阳锦兴奋的伸出手,刚准备握住连羽的手时,齐昊顺手一牵,拉着连羽快速的走到边上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虽然是兄弟,但是羽儿只能是自己的,握手也不行。

    欧阳锦看着从自己面前就这么飘走的嫂子的手,右手伸在那里,像木头人一样的站着,然后僵硬的转身,欲哭无泪。

    老大,不就是握个手吗,至于那么小气嘛,想着便找了个离连羽比较近的沙发坐下,崇拜的看着连羽,看着这个能把他们老大给一举拿下的小嫂子。

    连羽只是无奈的瞟了一眼面前那位喜欢吃干醋的齐大将军,然后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欧阳锦的身上。

    “欧阳,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嫂子您说。”欧阳锦坐正身子,认真的看向连羽,因为他知道,连羽问的很认真。

    “是这样的,我想知道,你的催眠术可以控制一个人多久,是不是也能是永久的控制对方呢?”连羽看着欧阳锦,有些困惑的问道。

    因为她有一个计划,所以这些是她必须先弄清楚的。

    听到连羽的问题,欧阳锦摇了摇头,“催眠其实就是把人催眠之后运用语言去进行暗示对方按照催眠者的意愿去做,但是并不能控制很久,只要对方一醒来,催眠者就不能再继续控制对方了,如果再施术的话,那又是另外的一次了,而我最长时间也只是可以控制对方一天的时间而已。”

    “是这样啊。”听到欧阳锦的解释,连羽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白皙的拇指肚微微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忽地一下,连羽的眼前突然间一亮。

    既然这个方法不能用了,那就只能试试另外一个方法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方法能不能成功,现在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题外话------

    谢谢亲亲ring缪,亲亲asjd,亲亲910535713的月票,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