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三十章 死皮白咧的齐昊
    洗完澡吹干头发,两人相携的下了楼。

    楼下,黑狼还是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已经看了N加一遍的凹凸曼打小怪兽,而火凰则在一边拿着吹风机帮已经洗好了澡的小金毛温柔的吹干身体,见到连羽和齐昊下来,抬起头冲着连羽笑了一下,然后低头继续手中的事情。

    小金毛洗完澡之后终于恢复漂漂亮亮的可爱模样了,真的如后世爱狗人士所说的:小金毛绝对是一种瞬间就能把人萌出一脸血的生物,绝对的治愈性物种!

    一看到连羽,小金毛原本乖巧的身子立马站了起来,使命的摇着自己还没全干的小尾巴,如果不是被火凰抓着身体,应该早就一瘸一拐的跑上去了吧。

    金毛其实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狗狗,甚至在犬类智商排行榜上排名第四位,所以它其实都知道,连羽就是自己的恩人,所以让它忍不住的想上前去亲近她。

    看到小金毛的样子,连羽忍不住走到火凰身边坐下,抬手摸了摸小金毛的脑袋,笑笑的看着火凰,“小凰,你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呢,我们总不能一直就叫它小金毛吧。”

    “我吗?”火凰抬起头,稍显疑惑的问道。

    连羽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从今天开始,它就是你的朋友了,我不在的时候,它可以陪着你。”

    “真的吗,谢谢羽儿。”火凰开心的放下手中的吹风机,抱起小金毛,眉开眼笑的看着连羽,然后转过小金毛和自己面对面,有些苦恼的看着他。

    这是羽儿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呢,应该要叫什么名字呢?

    火凰在心中不断着想着,可是就是想不到满意的名字。

    而小金毛什么都不懂,只能两眼汪汪的看着火凰。

    忽地,火凰的眼前突然一亮,然后定定的看着小金毛,“金子,就叫你金子好不好;好,对吧;那就这么定了哦。”

    火凰完全不理小金毛完全不明所以的表情,自言自语的便定了下来。

    金子!

    连羽听后额头瞬间浮出三条黑线,忍不住问道:“我说小凰,你为什么要叫它金子啊!”多俗气的名字啊。

    火凰抬起头,明晃晃的笑容瞬间亮瞎了连羽的眼,“因为它全身都是金黄色的啊,所以我就叫它金子了啊,而且羽儿你不觉得金子听着比较值钱吗,我觉得它就是羽儿你送给我的无价之宝。”

    呵呵!连羽无奈了,那为什么不叫翡翠呢,翡翠应该比金子要值钱吧!不过,还是算了吧,小凰喜欢就好!

    “好吧,你喜欢就好。”连羽虽然感道一点淡淡的忧桑,但是还是极其无奈的点了点头,反正小金毛也是带回来给她作伴的,就随她好了;想着便低头摸了摸小金毛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金子金子你好啊。”

    金子开心的舔了舔连羽的手心,它终于能和它的救命恩人亲近一点了,真幸福。

    “对了,我和齐昊准备去外面买点菜回来自己烧,所以今天晚上让你们就等着尝尝我的手艺吧。”连羽眨了眨眼,笑意盈盈的说道。

    被金子的事情一耽搁,她都差点忘了自己下来的正事了。

    “真的吗,太好了。”火凰听后开心不已,她可以吃到羽儿亲手做的饭喽。

    “原来你还会烧饭啊!不知道吃了会不会中毒?”就在火凰开心的点头兴奋之后,黑狼一句欠揍的话语插了进来。

    “有什么问题!”连羽的双眸一斜,似笑非笑的看着黑狼。

    你敢再怀疑一句试试。

    黑狼瞬间感到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警惕的竖了起来,赶紧继续说道:“我这不是好奇吗,绝对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们都认识那么些年了,也没看到你烧过一次,对吧,我当然相信你可以烧一桌子的好吃的喽,呵呵。”说完还傻笑了两下。

    连羽皱着鼻子对着黑狼哼了哼,“你等着吧,如果有毒,我一定会第一个先毒死你的。”

    说完转身便往外走去,懒得再理会黑狼那只幼稚无比的家伙。

    看着连羽的背影,齐昊淡淡的眼神从黑狼身上一飘而过,随后跟着连羽的脚步往外走去。

    黑狼忍不住身子一阵哆嗦,嘴中若有似无的嘀咕着;

    还真是妇唱夫随啊!绝配!

    ……

    门口,齐昊快步走到连羽的身边,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若无其事的继续往电梯走去,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心满意足。

    他都好久没有和羽儿单独在一起约会了,今天正好。

    连羽低头看了一眼两人十指双扣的手,嘴角勾起,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这样的齐昊,还真是可爱!

    两人就这样手牵手的进入了小区附近不远处的菜市场,俊男美女突然出现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边上小摊上的老板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很好奇,但是却更热情。

    “小伙子带着女朋友来买菜啊,是第一次来这里吧,看看,两人的感情真好;来来来,看看我这里的菜,很新鲜的。”边上的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看着两人一直十指相扣的手,笑着呵呵的说道,说完还不续冲着连羽两人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的菜很不错。

    “我这里的龙虾也是很新鲜哦,鲜嫩肉多,你们也过来看看吧。”说着还抓起一只比较活蹦乱跳的小龙虾让两人看看,显示自己并没有骗人。

    最后,连羽两人随意买了两斤龙虾和一些素菜和鲜肉便赶紧离开这个让她们觉得快热情的让人受不了的地方。

    甚至直到走出菜场,连羽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身后那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话语。

    走出菜场门口站定,连羽转头看着齐昊脸上那一片纠结的表情一阵大笑,“齐司令,你是不是第一次来这样平民化的地方,有些不习惯了呢。”

    齐昊舒了口气之后缓缓点头,“不是有些不习惯,是非常的不习惯。”

    他的确还是第一次来菜市场这样的地方,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一群虽然烦却显得异常可爱的人们,所以他刚才明明感到有些烦躁但是却并没有对着她们露出冷脸的原因,因为他知道他们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好奇和欢迎而已。

    “其实我也是,虽然我并不是第一次到菜市场买菜,但是却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热情的人们呢。”连羽在边上笑得有些无奈,歪着脑袋看着齐昊,“你说,看着他们,清楚我们一直努力守护的就是这样可爱的人们,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干劲满满呢。”

    齐昊故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感觉好像还不错。”说完之后两人相视而笑,齐昊一手提着刚买的菜,一手牵着连羽,两人慢慢的往家里走去,如同是最平凡平淡的夫妻。

    ……

    饭桌上,五菜一汤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香辣小龙虾,小葱跑蛋,回锅肉,油焖茄子,土豆肉片还有番茄蛋汤此刻正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味,样子看上去也还是有些色香味俱全的感觉的,让人看了瞬间便忍不住食指大动起来。

    “虽然只是家常小菜,但是我想味道应该不错。”说着连羽便夹了一块回锅肉到火凰的碗里,笑眯眯的说道:“来,小凰先尝尝看。”

    火凰拿起筷子将碗里的回锅肉片放入口中,眼睛顿时微微眯起,一边咀嚼一边说道:“羽儿,真的好好吃哦。”说着忍不住继续开动了起来。

    黑狼听后立马也夹了一片回锅肉放进嘴里,忽地,眼神瞬间一亮,“嗯,味道不错啊,肥而不腻,入口浓香,小羽子你的厨艺还真那么厉害啊。”说完之后赶紧开动了起来,好像边上有人在跟他抢似的,压根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了。

    看着黑狼吃起来那个欢快的样子,连羽无奈的一笑,也不知道是谁在一直刚才怀疑她的厨艺来着,现在竟然还好意思吃的那么香,真是的;然后再夹起一块土豆和肉片放到齐昊碗里,笑眯眯的说道:“我们也赶紧开动吧,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说完之后便也开始吃慢慢了起来。

    看着连羽夹道自己碗里的土豆肉片,齐昊原本因为连羽第一下没有夹菜给自己的郁闷瞬间丢开,也跟着大快朵颐了起来,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吃到羽儿亲手做的饭呢;边吃还非常明显的和黑狼抢菜,气得黑狼牙痒痒,很想直接上口便咬。

    吃完饭,连羽直接丢了一句碗筷就交给你了的话之后便悠闲的上了楼。

    黑狼看着连羽的背影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原本是想叫住跟在连羽身后上楼的齐昊跟自己一起的,可惜被他的一句他刚才已经给连羽打过下手的话给完全堵住了,没办法,只能乖乖的收拾碗筷往厨房走去,谁让他要吃人的嘴软。

    想他曾经也是堂堂的杀手榜第一,为什么现在却要在这做着刷锅洗完这样的毛事呢!哎!下次再也不要吃人嘴软了。(连羽呵呵一笑:你忍得住吗!黑狼:边去,别打扰我刷碗。)

    ……

    连羽走上楼梯,转身刚想关门,就看到了齐昊正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直看。

    连羽顿时一头黑线,“我说,亲,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羽儿,我今晚住哪?”齐昊对着连羽咧嘴一笑,瞬间百花齐放,璀璨夺目;恩,这就叫做美男计。

    连羽把齐昊推到一边,右手指着楼下的大门口,“诺,从这里下去,然后出门左转之后过一个十字路口,那里就有一间挺大四星级酒店,所以,别担心,你是绝对不会睡大街的。”

    美男计失败;哎,羽儿,你好狠的心啊!

    “哎,看来羽儿是不欢迎我了,那我就去睡大街好了。”齐昊继续可怜兮兮的说着,然后默默的,蚂蚁爬一样的一点一点往外挪去。

    看着齐昊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连羽扶额,为什么她会突然觉得自己很头疼呢,她实在快看不下去了,照他这种挪法,明天早上也挪不到酒店吧,算了;连羽只能出声叫住齐昊,“你先等一下。”

    齐昊瞬间停住,然后一步便跃到了连羽的面前,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连衣,如同是一只可爱的哈巴狗似得,“羽儿,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我去睡大街啊。”

    “是了是了,算我怕了你了,你睡我的房间,我去和火凰睡好了。”谁让她家只有三个房间,她、火凰和黑狼各一件,但是总不能让齐昊去和黑狼睡吧,这两人大半夜突然起来干架怎么办,这不是扰人清梦嘛!

    说完之后便准备回屋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去火凰的房间。

    齐昊一听连羽的话,立马不愿意了,拜托,要是羽儿跑去和火凰住一个房间,那他不是更加的不能亲近羽儿了,这当然不行;想着便跟着连羽走近屋内,关门反锁,把还在收拾东西的连羽一把抱了起来。

    “哎,齐昊你干嘛呢。”连羽吓得一阵惊呼。

    为什么她老觉得今天的齐昊怪怪的。

    齐昊把连羽放在床边坐着,半跪在连羽的面前,眨巴着眼睛卖萌,“羽儿,我住你的房间,你也住你的房间,好不。”

    听到齐昊的话,连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微微抽了抽嘴角,有些愠怒的看着他,“齐昊,你别得寸进尺啊,小心我真让你去睡大街去。”

    齐昊赶紧摇了摇头,“我才没得寸进尺,我这叫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这可是我的任务。”齐昊说的那是一个理所当然。

    连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垂在身侧的双手作拳头紧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谢谢,但是我想我还是有那个能力可以保护自己的,所以这点就不需要了。”

    “要,当然要,谁知道R国那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我们必须要防范于未然。”齐昊继续卖着萌,“而且羽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安安分分的不越雷池一步,所以,你就让我住这吧,好不好。”说完还故意摇了摇连羽的双腿,一步不行,半步总可以的吧!

    “不行。”连羽继续死守。

    这怎么可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人命了怎么办,绝对不行。

    “可以的。”齐昊继续进攻。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打进羽儿内部,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不行!”斩钉截铁。

    “可以的。”软磨硬泡。

    “不行!”

    “可以的。”

    “不行!”

    “可以的。”

    这样的对话连续持续了整整十多分钟,最后,连羽实在是受不了齐昊的软磨硬泡,一咬牙,答应了,“好了啦,算我怕了你了。”连羽其实就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

    齐昊听后心中瞬间感到一阵欢喜,站起身,走到床边,一把将还坐在床边的连羽抱进怀中,根骨分明的手指穿过连羽半长柔软的发丝,“羽儿,谢谢你。”谢谢你不排斥我的亲近和触碰,谢谢你,愿意让我爱你。

    连羽的脸颊微红,一把推开齐昊,从柜子里拿了一个大约有九十多厘米长的大抱枕放在床的中间,“这是三八线,记住,不许越过来一点。”

    齐昊笑意盈盈的看着连羽脸上那傲娇脸红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三八线,羽儿,你真的是很可爱也很…幼稚啊!

    “不许笑。”连羽看着齐昊脸上的笑容,知道他是在笑自己幼稚,瞬间怒了,一下子便扑了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巴不准他再笑。

    齐昊顺势把这个自动送上门的温香软玉抱入怀中,“羽儿,你这算是在投怀送抱吗!呵呵!”

    齐昊调侃着。

    “齐昊!”连羽暴怒,挣扎着想从齐昊的怀中钻出。

    “好好好,我不笑了。”齐昊轻轻的拍着连羽的后背安抚着这只快要被逼急了的小猫咪。

    “哼。”连羽傲娇的闷哼一声,侧脸轻轻的枕在了齐昊的胸前,在这寂静的环境中,齐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回荡在了她的耳边,仿佛是在为她而跳一般,让她的心脏也随着这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而变得慢慢的急促了起来。

    齐昊紧紧的把连羽锁在怀里,似乎是想将她融入自己的体内,与其合二为一;如果可以,他还真希望时间就禁止在现在的这一刻,这样他们两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感受着自己怀中这已经发育的玲珑有致的娇躯,齐昊微微的叹了口气,羽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啊;抱着你,是幸福也是煎熬啊!

    想着,齐昊环着连羽腰间的手越收越紧,头微微的靠向连羽的颈脖之间,微凉的唇瓣贴近连羽白嫩光滑的脖子,呼吸间,一丝丝的热气顺着连羽的肌肤涌入她的心间,如同有千万只调皮的小蚂蚁在她的心中爬来爬去,痒的让她难受!

    “齐昊,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连羽有些不自在的挣扎了几下。

    “不行,再抱一会。”淡淡的声音从齐昊的唇瓣中涌出,慢慢的流入了连羽的耳中,“羽儿,今生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平淡的话语,如同是浓烈的百年纯酿一般,让连羽瞬间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连羽的嘴角微微勾起,双手渐渐环上了齐昊的脖子,身子不由自主的更加贴近齐昊,眼中的光辉似星光璀璨,清冷却温柔的话语从齐昊的耳边缓缓响起,“我亦如是,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连羽,有了你,我的今生才得以完整和圆满。

    齐昊,真的谢谢你!谢谢你来到了我的身边守护着我!让我变得这么幸福!

    楼下,黑狼原本还在看着凹凸曼打小怪兽的眼睛忽然转向二楼连羽的房间,若有所思。

    小羽子,这下子你不会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吧,既然这样,记得一定要管好自己的男人啊,千万别再让他把我当成假想敌了,我真的伤不起啊!